您要打印的文件是:文人的“性灵”——傅翔其人其书印象

文人的“性灵”——傅翔其人其书印象

作者:王飞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885

傅翔与我同龄,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年长”我仅三个月有余而已,但他做学问的态度与所获得的成绩却远高于我。

同龄人可称之为文人的少之又少,而傅翔,是同龄人中少有的极纯粹的文人。文人,不仅是会写一篇好文章那么简单,还要多方面去涉猎,去进行深入研究。傅翔的一部长篇记事、纪实散文《我的乡村生活》就已奠定了他的文学地位了;一部文艺评论集《不合时宜的思想》就已奠定了他文学理论的地位了;一部关于戏剧的评论集《戏剧的背影》就已奠定了他戏剧理论的地位了……怨不得贾平凹誉他为“天才”,是“出思想的人”。傅翔还对古砚、古瓷、字画及当地的寿山石颇有研究,时常把玩,精于鉴赏。所以,我敢说,傅翔是同龄人中少有的文人。

与傅翔相识、相知十余年了,与他相识真是人生中的一大幸事。

傅翔一直有着书法的情结。凡为“情结”都是难解的,也是难以释怀的。傅翔不无感慨地写道,“到了大学,学的是中文,书法是必修课,刚好是那个出了名的朱以撒做老师。据说,他还是因为写了一手好字才当上大学老师的。第一堂课一上,我们才知道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书法的功底,顶多知道如何握笔而已。就像英语老师说我们都是‘音盲’一样,我们英语的听力真是一片空白……”。对于书法而言,说实话,我们这代人大多只有小学大字课的功底,比不得在课余上各种兴趣班的后来者。似乎同龄的我们只是肯下死功夫、笨功夫,如江湖人言“山后练鞭”。

如今书坛“追古”、“溯古”之风气渐起,因展馆、展线问题,其整体面貌还多显“做”的迹象,一气呵成的总在少数。如今,因为展览体的盛行,也将书法艺术重新“退”回到具有艺术性特点的装饰地位了。全国大展的手札可称为精品、逸品的有,但极少。

傅翔的行书脱胎于“二王”,无论是墨法、墨气、神韵都已有自己之特点,体现出那种文人的“性灵”,更体现出那种文人的自在之态。自笔法上看,笔画粗细有致,轻重缓急的变化极富韵律感,有着很强的节奏感。如同一曲绝妙的古琴曲,起初若隐若现的琴音缓缓传来,每个音符却都有着极其丰富的变化,仿佛可以想见抚琴者手指的挑、按、抖、拨的细节。恰是这些细节使得每个音节巧妙地连接起来,使得旋律逐渐丰富起来。从章法上看,纵有行,横无列,却错落参差,给人一种意态飞扬之感。他的书法呈现出的是更多的文气,不急不躁;行笔不疾不徐,有着沉静之气;谋篇布局,有着“老派”之貌。

最近,傅翔书写对联、四字横幅偏多,这也是因某些机遇、某些工作上的原故吧。其大字多用“外拓”手法,开张之余又含内敛神韵。他的大字阔达,给人舒朗大气之感。但,我更喜爱傅翔的手札。

手札,是古人的私信来往,其间透着一股自在、率性、随意之美。傅翔的手札,无论抄录古诗词,还是信笔偶感,其间透露出来的文人情怀,完全是一种古貌。那股古风扑面而来,展开瞬间,你的心便是静的了。他的手札用笔更为自由,更为洒脱,满纸映出的是他自己的逍遥,着实令人艳羡。手札中,傅翔的笔墨掌控能力非常强。笔墨,尤其是好的笔墨(有艺术价值、有情感的),必须建立在人文情怀的基础之上,是书家心理再现的频谱仪,亦是书家情感的切片。笔墨的背后,隐藏着书家自己的艺术标准、艺术态度、艺术取向和艺术趣味。傅翔手札中的笔墨给人的便是瞬间情感的再现,是“有我——无我——有你”的艺术的交流,是直达你我内心的“真”。这个“真”,是真性情、真情感,是文人的“性灵”全面的呈现。

我手里有傅翔的手札,时常展开欣赏、把玩。他的手札用笔挺拔,结字恰到好处,字体匀称和谐且变化自然,“内撅”手法展现得淋漓尽致。展览体书法看多之后,坐在书房,展开傅翔的那几页手札,便有着远离世俗尘嚣的生活的质感。欣赏之余,偶尔便会想起与傅翔一起把酒言欢的日子,此实乃一件快意的事情。

 

2018、3、27,于京东静心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