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叶培贵行书及其《笔墨的超越》

叶培贵行书及其《笔墨的超越》

作者:施德善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3541

    “薄暮登台罢,云山兴不忘。门人携酒至,日落更传觞。一水星河渺,孤烟岛屿长。不愁归路晚,明月在沧浪。” 这是叶培贵书写白坡先生诗《登钓台》(之四)的一幅行书斗方。

    白坡先生,即明代著名文学家何景明,其字仲默,号白坡,又号大复山人。白坡19岁中进士,才华很高,与李梦阳等人同为明代文坛“前七子”“四大家”之一,并成为“后七子”的开山人物,且为人正直,颇有政治识见。传世著作有《大复集》《何景明诗集》等十多种。山水相对尘世乃幽静、无争的净土,其山水诗意境清新,兴象俊逸。诗中常流露向往归隐之情。

    在我个人看来,此幅行书寓意趣、情怀和神韵于笔墨线条、字行章法之中,总体上给人以清新俊逸,超尘脱俗之感,在书法艺术上映现了何景明山水诗的意境。

    叶培贵在《笔墨的超越》一文中认为:“笔墨本身非目的,人的心灵才是目的。”并提出:“技术工巧与否不是关键,精神的逍遥独诣才是目标。”结合他的书写留下的墨痕意趣,可见他十分注重释放内心独特的情怀,表现潇洒、娴雅的姿态和精神气质。如首句“薄暮登台罢”,勿论笔划的运行,单字的结构,及字与字间的行气,都显得娴静,淡雅,俊逸。第三句“门人携酒至”,更是随之线条的舒展,水墨的圆润,运笔的轻重,以及书写者的内心律动,充分体现出了一种涵蕴的生命力和音乐的节奏感。

    正如他引用沈伊默一段话说:在欣赏书法时,“不但可以接触到五光十色的神采,而且不会感到音乐般轻重疾徐的节奏”。

    叶培贵年届不惑,是从闽北走来的,曾每天一二十张宣纸地练过字。后被启功《论书绝句》深深吸引,愈发进入状态。再后来师从欧阳中石,追溯米芾、北海和右军。从而成为我国首批(共三名)获得书法博士学位的书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