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从《走出历史》作品谈寿山石雕刻艺术表现力的创作认识

从《走出历史》作品谈寿山石雕刻艺术表现力的创作认识

作者:张贵凌|zgznh@163.com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2575

 

寿山石雕刻艺术具有丰富的民族文化内涵,因为“品有清浊厚薄,格有高低雅俗”,寿山石艺术创作者的情性、修养、和对寿山石文化的认识和对艺术的思考都表现为作品,寿山石雕刻艺术表现的节奏和性情反映了作者的思想境界,是寿山石收藏爱好者寻求心灵对话,认识客观宇宙的媒介。

笔者十多年来致力于寿山石材料的雕刻艺术创作,在不断的学习和创作过程中也留下了一些作品,其中有不少作品获得了行业和收藏家的认可和好评,也获得了一些省市相关寿山石文化研究机构和文化传播机构的嘉奖。就寿山石题材创作这一块,笔者认为寿山石材料的艺术创作要体现三性,这三性是石性、语言性和技巧性。笔者依托自己近期创作的一个作品《走出历史》的创作感想来阐述对寿山石材料艺术创作的三性。

《走出历史》的基础是一块寿山石的大山料,这在行业内被认为是普通石料,比较难做出较高市场价值的东西,但笔者认为要创作比较有气势的作品必须利用这些原来不被市场看好的相对便宜的材料,而且在艺术的表现力上任何材料只要用好,突出材料语言的特性和作者的表现力都是好作品。笔者利用大山材料的天然机理和色彩,以白玉质感为基调,在大量点斑色纹从偏红到偏绿的过渡中找到灵感,确立了以屈原怀璞投江的题材创作,从激情的想象力到如履博冰的生活现实,生活和命运的遭遇在石头的色彩过度上找到了相似性。
笔者认为石性就是从与石头对话过程中不断联想引升,根据材料的天然色彩甚至自然造型确立表现主题。也就是说通过材料的天然习性找到它的内在语言,并把这些已经存在的形式语言应用到作品上。寿山石的每中材料都有它独特的语言性,象《走出历史》的材料是大山料,又有很好的内在机理,用在表现历史英雄人物,体现他们大山一样的历史印记是很有意思的石性和石缘是寿山石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笔者在十多年的创作体验中认为寿山石雕刻艺术一定要重石性,如果用名贵通透田黄、荔枝,细腻如芙蓉的材料来表现屈原题材就不一定有这样的表现力效果了,而且诚如笔者这样的新派艺术家是很难有机会接触到大型的并可以赋予张扬表现空间的田黄、荔枝材料。

从材料的审美取义到艺术表现体裁的选择都是以语言性认识为基础了,作者赋予作品以生命力的前提是作品供给人们以丰富的语言特性,比如说寿山石雕刻艺术中常用的观音题材和弥勒题材都是福建禅宗历史和社会影响力的体现,以观自在和有容乃大的象征寓意使作品获得了生命力。笔者对屈原题材的偏好是以历史语言的象征寓意表现当代艺术家和艺术作品不容易被社会认同的感伤,怀璧沉江是艺术命运的一种悲剧情怀,笔者把原来这个作品命名《大风歌》,后来有朋友指点把这个作品更名为《走出历史》,利用作品的造型,将屈原主题看成一个奋力走出方形历史舞台的不特定人物,将传统的剧场表现方法的背景淡化,形成文化或人本身的一种境况隐喻,我觉得很好。

在作品表现的技巧性上笔者认为现代作品的技巧性和构成技巧的方法论是多元的,甚至一个作品可以用多种表现形式,只要符合作品意旨的需要,而如何理解自己的表现意旨这就是一个艺术家的技巧修养了,寿山石艺术一直强调取巧,所谓“一相九工”就是借助色彩和纹理的形式走向获得作品的表现空间,用现代艺术语言就是如何增强作品的形式感,让人们通过表现手法获得作品形成过程的参与性,并在作品上强调动感,动感意识是静态雕刻艺术家的一种艺术修养,通过局部细节的突出和造型的夸张放任都可以带动作品解读意识中的动感,同样利用方向性的协同可以造成一种气势感,表现在作品上它们都是作者内在思想与表现内容的统一,也是作品语言的一部分,而这些也是可以通过学习获得的表现技法。

《走出历史》的表现技法构成了独特的意境,一是表现主题形成为中心的意象,一个奋力走出历史的人物,表达摆脱时间感的束缚,二是利用外在元素形成剧场效应,把作品的意境放置在一个寿山石章料的方行田格上,利用芦苇极度的弯曲表现人物处境的压力状态,通过现代雕刻表现手法,让作者“气质之情的表现”变成读者自然流露的“率真感悟”。

寿山石雕刻艺术的创新是寿山石文化面对现代艺术的思考必然,而表现力的当代作品是寿山石文化《走出历史》的集中愿望,当代性的表现力寿山石艺术作品反映了寿山石文化品格的表现力、感染力,使寿山石文化走向更高层次,为当代寿山石艺术增添了意味,提高了品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