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油画沙龙 >> 油画论文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惠女”精神——美术创作探究
【 作者:周向一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3-5-30    文章录入:周向一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The Spirit of the Women in Huian:Talk about my Paintings for the Women in Huian

 

福建惠安女的衣着有着与众不同的、独具特色的风格,而惠安女勤劳而温婉的资秉,坚忍不拔的气质则透露出特有的惠女精神,二者的有机结合,闪烁出女性特有的光辉和魅力,备受艺术家的青睐。笔者试图以自身创作的惠女题材作品为例,梳理题材、生活、作品三者之间的关系,探究观看事物的方式和艺术表现的奥秘以及继承与创新的意义。

一、创作与思考

在笔者创作于各时期的美术作品中,大部分是以惠安女为题材,这是缘于本省的地域特色、惠女精神的魅力和深入生活的便利。从最初的好奇以及萦绕梦幻中的那一份寻觅、向往,一次次到崇武、大阼、小阼惠女集聚地体验生活,经过长期的内心工作的准备和感悟,我陆续创作了《舟》、《向大海走去》、《讨海的人们》、《正午潮高》、《暴风雨》、《永远的歌》、《盼》、《渔歌》、《大海日记》、《春潮》、《蓝色交响》等一批反映惠女劳作、生活、命运、风尚、气魄的美术作品。这是内心聚集形象的一一展现,而每一幅作品都有自己的故事:

如油画作品《舟》(曾荣获福建省第三届青年美展一等奖,作品被编录《 1978-1998中国当代美术》大型画册),表现的是一家三代人正在造船的情景,感动来自一个宁静清冷的早晨,远处传来美妙的声响,当视线寻着听觉延伸,在海、天与沙滩之间我触到了一组“雕塑”——祖孙三代围着新的船龙骨,他们有的在拉锯,有的在钉,有的传递,其中,惠女飘逸的劳动姿态是那般醒目动人,构成了美的旋律和主题——他们是在编织理想,在建造生命之舟、幸福之舟、希望之舟。又如水彩作品《盼》(曾荣获“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八十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优秀奖,福建省第四届百花文艺奖三等奖),作品主要表现一群惠安女和孩子们在渔港码头等待归帆的场景。一渔家孩子倚在码头石桩上等待、凝思、遐想,背后是一群惠女倚在或坐在木板推车上,三三两两在窃窃私语——当时,我被午后那充满期待的场面所触动,人们在静穆的码头聚集期待,几天前,男人们——她们中的儿子、丈夫、父亲、兄弟从这里带着她们的希望与祝福启航,现在她们在默默地期待他们平安、丰收归来,日夜的思念、祈盼,化为遥望海平线的目光,渐渐地,一艘艘船只驶进港湾,码头开始沸腾起来。而唯有盼归帆那动人一幕永远驻足在我的画中。如果说《盼》是一幅表现等待归帆的惠女生活场景,那么她更能引发人们产生联想,画面近处,突出刻画了缠绕在码头石桩上的船揽,那是牵连惠女和出海人、海外人的心结和牵挂……那是浓缩了几代人的期盼。构图上,海只占很小的比例,仅露出一小块的码头海湾,而以几只翱翔的海鸥和淡淡的一抹蓝灰表现远海牵引人们的视觉,引发海阔天远的联想。整个画幅以金黄的暖色调为主,那是沐浴在暖阳下的温馨家园。

二、 从“形似”到“神似”

在以惠女为题材的创作过程中,我经历了从感受到认识、由浅入深、由表及里的过程。开始阶段,诸多作品往往只是将视点停驻在对惠女独特服饰、以及当地传统风俗的关注与猎奇上,作品所呈现的只是生活表层的“形似”。随着对生活的沉潜与积淀,我对惠女的观察也从她们的服饰转移到探秘人物命运上,在更为广阔的视域中把握与呈现人物命运与历史走向的关系。

通过几次事件,我观察事物的方式发生了转变。有这样一个海岛之夜——经过一天的旅途,我和学生们都既兴奋又疲惫。这儿正刮台风。我们落宿在大队(村)部。是夜,风浪发出的怒吼声传至我们的耳中已成催人入梦的节拍。不知过了多久,在隔壁的大队会议室传来了阵阵歇斯底里的叫喊声,我们在半醒中大声抱怨,但吵声只停顿片刻又起。清醒后看表,凌晨一点,我们开门要看个究竟,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群通身湿透的渔民挤在一起,他们用本地方言发出颤栗的叫喊,没有人理会我们的出现。经打听才知道,他们的船昨晚在风暴中倾覆,他们都是落水后游回来的,但其中一人失踪了。清早,我们再次被一个女人的哀叫声震惊,向窗外望去,这时大海已恢复平静,海滩上有一女子拉着孩子,手举长长的竹杆,顶上挑着她男人的衣服——以当地的风俗招魂。另一次,在渔村的小巷里穿行,我的眼睛晃到一个院子,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厅堂里站满了真人大小的纸人,在摇曳的烛光下,满地黑黑地影子在动,充满神秘和诡谲,角落里,一黑衣女子正在造一个新纸人,当地人说那是她日夜等待的葬身大海的丈夫。再一次,同是这个渔镇,悲剧的气氛笼罩上空,有一家老少妇女哭成团,因为大海吞噬了这家三代的男人。……然而灾难并不能阻止人们的脚步,海滩上,一群群的渔民象往常一样推着渔船向大海走去,人与自然的斗争有时是极其残酷的,但人的意志却是那样的坚强,面对自然如此坦荡无畏。而更使我感动的是在后方的惠女,她们要比男人承受更大的风险——更加沉重的精神考验。

然而,在海岛的生活中,感受到更多的是令人愉快、令人振奋的情景,在海滩上,人群中常常能看到惠女们勤劳的身影,在海天之间,她们光彩夺目,那充满亲情和着温柔的海风和阳光的劳动场面让人感动。在繁忙的码头,更能感受到人们对生活的热爱与激情,每当渔船出海或归来,惠女们都会站在岸边用一串串响亮的鞭炮声为亲人祈求平安、庆祝丰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代代相传。每当我置身其间,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诸多命题就不断涌现———正是它们,成了我观照生活、进行艺术创作的一个重要聚焦点。

缘于这样的经历与感受,也正是在惠女的这种自强不息精神激励下,我创作了表现人与自然那种大刀阔斧的情感和意志作品,如《海潮》(人选首届中国油画展)、《渔歌》、《向大海走去》、《永远的歌》(入选第九届全国美展、被中国美术馆收藏)。等;而《讨海的人们》、《正午潮高》、《暴风雨》《蓝色交响》等作品表现了顾全大局,齐心协力才能共同抵御住狂风暴雨和艰难险阻的题材,在表现形式上强调力之美,强调整体气势,是惠女精神的集中体现。

歌德曾说过:“我们在投向世界每一瞥关注的目光的同时也在整理着世界”。因为我们要是对于我们所看到的东西不加思考,那我们等于什么也没看到。看到也就是一种认识。巴尔认为:整个绘画史永远是一幅看的历史,看的方法改变了,技巧就会随之而改变。技巧为跟上看的变化而改变自己,看的改变同人与世界的联系相关。人对于这个世界持有什么样的态度。他更抱以这样的态度来看世界。因为所有的绘画史也就是哲学史。看的转变带来了艺术的转变。

三、继承与创新

在美术创作的过程中,我经历了对西方艺术从惊奇、崇拜到摹仿直至最后力图摆脱的过程。在经历一个时期以惠女为题材的美术创作后,对我的艺术观产生了深刻影响,思考如何学习、认识、继承前人的思想成果,认为只有勇于实践并落实在作品的创作中。

中西绘画中有许多瑰宝,如写意与表现,对我以惠女为题材的美术创作产生很大的影响。

中国传统文人画家的艺术观,强调不以模仿自然为高,主张在写实的基础提炼和升华。探索物象的规律——抽象的规律和精神实质。强调画家的内在修养,强调“神似”,这是对自然主义再现方式的反拨。唐•张璪所说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道出了绘画艺术必须把反映客观物象的真实性和表现思想感情的主观能动性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宋•苏轼“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则强调绘画表现不能只满足于“形似”,应该重在“神似”的表达。元•杨维桢所说“画以神似之得为高,专以形似之求为末”看法是:塑造形象,要重在神似;创作方法,要求“遗貌取神”。

一九零九年以康定斯基为首的新艺术家协会团体提倡:艺术家除了对外界自然有自己的印象外,更要不断地去积累内心世界的感受,对艺术形式的探索,必须摆脱一切烦琐的细节,突出表现最本质、最主要的东西。他们已再不愿意按其易变的外形描绘自然,而要把他们对对象的感受集中起来,他们要对这些感受加以提炼,直到找出其独特性为止。他们希望把个人的感情鲜明地表现出来。蒙克是表现主义先驱,“我要描绘的是那些触动我心灵眼睛的线条和色彩,我不是画我所见到的东西,而是画我所经历的东西。” 西方表现主义画家重内心意境抒发的艺术手法,是以真诚的内向的形式来表达他们精神上的追求和对整个时代的思索,对光明和美的向往。对表现主义画家来说,表现精神的美是最重要的,画家根据他观看事物的方式去创作,从“可见的”通向“不可见的”他们对事物观察时透过表象深入到其后面的真实中去,以发现人与世界在现实的冲突中的矛盾。表达强烈的生活情感。那些从内在的,从精神境界迸发出来的东西是美的。

中国传统文人画写意的表现方式和西方表现主义的表现方式一样,值得我们进一步去研究、继承和发展;学习和研究这些艺术遗产,有利于提高自我艺术修养;在创作中这可以在提升艺术表现技巧的同时,丰富画面的表现力,更增强艺术感染力,重要的是在忠于客观自然的基础上表达真实感受。努力尝试如何在立足于民族绘画的格调与趣味基础上,把传统文人画的写意语言和西方表现主义绘画的精神追求巧妙地糅和在一起,机智地处理“融合”这个课题。把创作的重心聚焦于开放的气氛、创新的立意,真诚的表达,力求用发自内心的语言说话。

当下,随着时代、社会的飞速发展,商品经济大潮的迭起、冲击,现代化进程的加快、经济的转型和生活方式的急剧变迁,多元文化的渗透,致使我国的文化、艺术通俗化,惠安也不例外,其特有的价值传统文化正在逐渐削弱,风俗在异化,传统的风格在流失,甚至于体现与惠安女命运息息相关的民族气魄也在逐渐散失……如何在地域传统文化与现代化之间找到富有生命力与活力的生长点,如何守望自身的文化根性,如何在传统风格与创新精神方面达到和谐统一,这都是值得我们认真对待的全新课题。我深深感到,作为一个画家,文化的使命和创作的使命一样让我体会到什么叫做任重道远。

 

 上一篇文章: “再写生•共写意”引言
 下一篇文章: 相似的“眼神”—试论东西方绘画的写意与表现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