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雕塑沙龙 >> 雕塑杂谈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与女雕塑家张文霞老师的对话
【 作者:佚名    转贴自:福建美术在线专稿    更新时间:2013-6-8    文章录入:张文霞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阳春四月的一天,我们拜访了雕塑家张文霞,她的工作室在国家森林公园边上,与其说是工作室不如说一个美丽的世外桃源,有工作用的巨大工具,有雕刻一半的石头,满院子摆放的作品。在展览厅,在绿草地,我们欣赏了她和程老师多年的积累的作品,写实的抽象的雕塑艺术让人大开眼界。在工作室的木头长廊的茶桌上,她在茶香中与我们随意闲聊,她丰富的艺术经历和幽默的个性让人印象深刻,我们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曾经沧海”。

张文霞老师说话的的风趣和对艺术的理解,真让人佩服,短短的一个上午,我们的感受是喜悦,是提升。虽然张文霞老师整个聊天的内容的都很值得我们去回味,我们想还是把它整理一下,让大家分享。

问:为什么您要从事艺术?

张文霞: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为从小就是在母亲的书架,父亲的画案的环境中长大的。以前那个年代认为理工科是很成绩很好的人才能学习的,而且有一句话当年很流行: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我也挤进去学理工,后来发现自己兴趣不在那里,但是理工科的训练让我与其他艺术家的思维方式有所不同,这个在很多地方自己很有感触。尤其我对材料的敏感。现在的感觉是看到什么东西就想探究它的材料构成,就想象它能是个什么,想怎么动手改变一下它的形状以延伸我的想象。

问:雕塑是个很辛苦的活啊?你好像身体不是很强壮?

张文霞:雕塑是艺术里面的重工业,基本上是男性为主。我先生大学他们班同学没有一个女生。雕塑这个活是要强壮的身体,当年国家给每个人每月定量发粮食,学雕塑的学生比其他专业的学生要多5斤粮,从这个角度看雕塑就是体力活。但是有了现代的工具,很多还是依靠思维和造型的感觉,并不全靠体力。有句话说: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这也是说给雕塑这个行业的。因为思路走到哪里了,你用泥塑表现出来,也就是那种感觉。以前我还算强壮,现在差一点了,我估计以后还能变强壮一些,以后老了发胖也算!(笑)

说到辛苦,现在条件比20多年前好多了。记得有一次一件大型石雕作品找不到辅助打石工匠,结果我看到一个寺庙里面在建石桥和铺石板路,我就直接找到庙里的和尚,小和尚带我面见主持,主持看了我好一阵后才让我直接跟石匠谈帮忙雕刻。现在有很多不同门类的辅助工人和设备,以前完全靠自己做,搭脚手架、翻模、拌石膏等等。浑身脏兮兮的,一年到头没穿什么干净衣服似的。

那时候想要搬动一件作品之难,要到国营的工厂里去联系一台设备使用,得经过非常多的手续和人情。现在我看到各种工程车,吊车,铲车,钩机还有脚手架摆成一排排等着出租,真是感慨当年那个难啊。
问:现在您的工作条件好多了啊,工作室这么好。

张文霞:我和我先生共同从事雕塑快30年了,工作需要这样的场地,城市里面太嘈杂,我们自己也需要安静,建立这样的工作室。过程是很艰辛的,不足为外人道也。

问:你的作品,比如关于这一件《功夫》,我们看了觉得很特别,是怎么想的呢?

张文霞:由于经常朋友来工作室访问,喝茶,各种茶我比较熟悉,茶道也知道一些。这是典型的中国文化,中国功夫和茶的印象叠加在一起,本来想要做一个女性造型,发现整个雕塑气场镇不住,改为男性,模糊了面目,造型了强调双手,端正肃静,气韵渐起,外望不徐不疾气定神闲的样子,而内功在积累。后来想想有空再继续深入吧。比如下部再做处理,但雕塑作品总有一些遗憾。

问:去年您和程老师做了一件70多米的大型花岗岩雕塑,我们看了您的创作和写的关于霞浦历史的《福宁赋》,您怎么跨界去写文章了呢?

张文霞:我创作之前往往要看很多资料,尤其历史题材的创作,要看大量的资料,地方志等等,很多素材已经积累在心,本来再创作之前就要写创作提纲,作品出来了要写创作说明。我认为美术创作和文学创作是相通的,甚至音乐也是。用画笔画出来,用文字描述出来,用曲调表现出来。我把心里的想象用文字组织起来,写一个创作说明阐述作品,但仅仅说明是不够的,就加一些文学的描述,修辞的手法,就顺手写成了一片赋体文。

问:我们看了您《福宁赋》开篇里的“福兮宁兮,美哉霞浦!”,这么夸赞,要是当地人看了不知道有多高兴!

张文霞:那不一定啊,我是搞雕塑的,跨了文学地界去,文字的功夫赶不上专业的文学家的。但作为一件付出心血的作品写个创作说明,让观者理解整个作品是有帮助的。

问:这可是一个艺术家在文学界留下的佳话啊。

张文霞:谢谢!

问:那您还有关于艺术写作的计划吗?

张文霞:计划倒没有,随意的写吧,思路走到哪里就写一点,以前没有注意收集好自己的随笔,现在看来不要乱丢了。万一成了作家呢(笑),写字好像比做雕塑轻松一些,可仔细想一想,古人为吟一句诗,捻断三根须。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那可是个辛苦活啊,还得有才气,要是没有才气,一辈子也出不了作品。我还是做雕塑吧。等到做不动了再看看。

由于时间的关系,与张文霞老师的会面行将结束。我们的心却久久不能释怀。张文霞老师她在通往艺术殿堂的道路上,丰富的阅历,犹如一本厚厚的书,读懂一本书,可能只需要一周,一个月,一年;读懂一个人,真的可能需要一辈子。

 

 上一篇文章: 差异与异样—写在“视差”展前
 下一篇文章: 轻松的沉重印记—评雕塑家吴梁焰作品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