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书法沙龙 >> 书法论文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试论草书之神韵与创作
【 作者:赖才魁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3-11-14    文章录入:赖才魁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中国书法艺术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精彩纷呈。中国书法以汉字为载体,大体沿写实和写意两条路子并行。篆、隶、楷以写实为主,行以实和意参半,草书则以写意为主,自然也有实的迹象,否则便没有“字”的样子。唯其意而略实,最终发展成拥有相对独立符号和艺术创造方式的书体。究根而言,草书的写意始于正书的写实,而终于执意地追求自身的艺境。这是汉字高度艺术化、生命化的体现,是我们这个东方民族在母语的情境中艺术审美的乐园,是中华民族特有的道通于生命和自然的艺术哲学。

草书很美。一曰流畅,行云流水,潇洒自如;二曰气势,大气磅礴,气势如虹;三曰气象,千姿百态,气象万千。草书艺术是中国书法皇冠上的明珠,其所体现出来的用笔之旋律美,笔意墨象之精神迹化及作者的艺术人格与审美情趣,都广为世人所称道,亦是其存世价值之所在。汉文字是书法的载体,文字初创,取形于诸象,从甲骨文、秦篆、汉隶、真楷、行书到草书,随历史的变迁而变化,到唐代各类书体演变齐全,而草书作为书法中自由度、抽象性最高的形式,其挥写、结构、布局的理法,都是取源天地自然,极具自然生命的艺术美感。

草书的艺术特点之一,就是体势左绕右转,线条连绵不断,富于夸张,每个字相互连接的过程中,打破了汉字传统规矩,或拉长、或变短、或参差、或两个字相互支撑补充,乍一看好像是一个字,其实是两个相互依存的字。草书艺术特点之二,笔法与结体上和楷书完全不同,它的旋转连绕,概括了很多点画,即似龙如蛇的弯弯曲曲把我国文字笔画简化为一笔一字,兼有两笔者,最多不超过三笔。孙过庭《书谱》中论及草书“以点画为情性,使转为形质,草乖使转,不能成字。”也就是说,草书是用点画表现意象的东西,字正确与否关键在使转中成字,在使转中区分不同的字,故草书不同与楷书,它与楷书表达正好相反。楷书靠每个字的点画到位而成字,在使转中体现不同作者的书写特点与气度。草书艺术特点之三,草书富有浪漫色彩,且布局变化极大,在豪放洒脱中尽情放纵,游刃于规矩之间,狂而不乱。不同的草书大家可以表现出不同的气势,诸如行云流水、枯藤缠绕、飞沙走石……它是一种性灵的流露,兴之所致,意之所及,没有刻意布局,却天然成趣,恰到好处,笔笔行行蕴含辩证关系。正因为草书具有以上三种特点,历史上真正的草书大家,难能可贵,令后人敬仰崇拜,又让后来者无所适从,望而生畏,好像是立在我们面前的一座高不可攀的草书大山。

草书的产生、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隶书草化为章草;第二阶段——楷书草化为今草;第三阶段——今草进一步简化连绵为狂草。草书是书法艺术中最能与创作者思想感情相联系的一种艺术形式。其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字形框架十分自由,创作者不必受已有字体形象的约束,在一定程度能使创作者在宣纸上直抒情怀;二是谋篇布局亦较其他书法形式自由,创作者可以在每个字大小繁简及整体布局的安排中体现自己的情绪;三是用墨浓淡枯涩悉由创作者按自己心意情感安排,无一定规。因此,草书和人的感情关系十分密切。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凄怆激愤都能通过草书这一特殊的情感符号得到表现和宣泄,那纵横跌宕的线条,浓淡枯湿的笔墨正是人类感情的凝练和概括。

草书是汉字演变过程中逐渐产生的,汉字的演变由繁至简,秦篆以前,人们对汉字只是实用中创立许多诸如象形、意会等文字,无所谓美化汉字。汉隶兴起后,人们才逐渐认识到汉字的美化,也就出现了隶书的“蚕头雁尾”,笔画出现了粗细变化等。草书的形成主要是当时为书写方便“赴速急就”,后汉形成章草。章草也称古草,是为了区别于后来张芝创立的“今草”而言。但是章草的结构和用笔还没有脱离隶书的范畴。而今草则完全脱离隶书的影响成为独立的草书体。狂草又是对今草结构体势的夸张而发展形成的。草书是中国书法史上的一枝奇葩,在中国书法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无论古人当初创立草书是为适应快速书写的需要,还是晋唐书家在前人草书的基础上演变、完善、充实使其成为一种纯欣赏的艺术。尤其是狂草作为书法艺术的一种形式,其艺术价值,学习难度及独具特征的线条质美,高度的抽象性,草书布局的恰到好处,随意使转中的规矩法度不失等方面,都是任何一种书体无法比拟的。

从汉代到唐代,草书艺术已进入了辉煌的全盛期。期间尤以张旭《古诗四帖》、怀素的《自叙帖》和孙过庭的《书谱》三件作品为代表。先看张旭的传世墨迹《古诗四帖》。其笔势如扁舟泛于惊涛狂浪中而神态自若。起笔便有气势万均之力,而其行气则有寥廓无穷之意,虽是精神峻峭,却能谨严无紊而行笔有矩。似崎侧还平正;似平正还崎侧,不见错杂之笔,线条周旋于顾盼呼应之间,进退有序而非宕逸无方者。起伏跌宕,神采飞扬,正式张旭草书之主要艺术特点。

怀素的《自叙帖》熔张芝、王羲之、王献之、张旭草法于一炉,参篆籀书意,瘦肥、方、圆兼纳,用笔疾速,飞动圆转,随手万变而法度具备。充分体现了怀素具有相当扎实的基本功,对用笔和构字能做到游刃有余,意在笔先,轻灵驰骤,或放或收,或提或按,或逆或顺,或方或圆,任其翻卷上下,骤雨旋风。《自叙帖》是怀素对历史与现实,传统与自我的沟通交融。它取象于自然生命的模仿,富有生命力的线条有飞鸟出林,惊蛇入草之捷,笔画映带,势如飞瀑,九曲回环,婉转东去,极富节奏感、层次感、整体感,它是唐代书坛的狂草巨制,在中国书法史上别树一帜。《自叙帖》是怀素思想境界、生活阅历、艺术修养诸方面工夫的总和,它以绝对的艺术高度使后人望而生敬,它和李白浪漫的光辉诗篇一样,以狂放和独特的姿态,在中国书法史上独领一方风骚。怀素生性疏狂,不拘小节,身处佛门,常饮酒吃肉,但“心本自觉”,能把“即心我心”、 “顿悟见性”等佛陀精粹融入书理。观赏者可从中看到枯藤、古松、蛟龙、光电等,真乃无奇不有,意象万千。

怀素《自叙帖》以精熟迅疾之笔法,奥妙理识之结字,生情定势之章法,笔墨都成了气韵之神采,冲破传统书法的桎梏,十分强烈抒情节律的墨舞之中表现出书家豪迈不羁的个性和超凡脱俗之胸襟,把中国书法推到最自由、最写意的艺术境界,其抽象点画和文字内容组合之表情达意,达到完美的统一,使狂草艺术走向成熟。

孙过庭《书谱》虽非鸿篇巨制,但包容了博大精深的书学思想,论笃、情真、文华、书美,融四绝于一体,为中国书法艺术史上所仅见的无与伦比的艺术瑰宝。孙过庭在《书谱》中举凡书法史、书法批评、书法创作及书法继承与革新等重大问题都作了精辟的阐述。其最具特色之处在于全文贯穿了孙过庭的儒家审美理想与人生价值观。这种弘扬政治理想与艺术理想统一的书法家高尚完美人格的艺术观,正是孙过庭有别于其他书法家的主要特色。

浸透于《书谱》始末的艺术人格论思想的更多精辟之处,是把对人生哲理的体验与领悟寓于书法艺术哲理之中。他认为重视对艺术生命的体验,能使人在学书之中参透人生哲理。惟其能于学书之中参透人生哲理,方能熔铸学书者的艺术品质和人格,使书法不致仅仅成为入仕的敲门砖,而同时具有“化成天下”的巨大社会功用。孙过庭第一次在《书谱》中把书法提到“立身安命”之“本”的高度,他引用《论语》的观点论“然君子立身,务修其本”。这是他鲜明的艺术价值观,是以书法“化成天下”的积极入世的价值观,也是他艺术人格论的基石。

谈到草书,不能不提王铎和傅山。王铎,字觉斯,又号嵩樵龙道人士,河南孟津人。王铎博学好古,能诗文,善书画,晚年作品有《拟山园帖》共十卷。清人评论王铎书法,笔力苍劲,雄视一世,其草隶篆各体皆能。他的草书直学习二王,临习之作水平甚高,大幅草书书法圆润遒劲,气势雄伟,沉稳凝重。傅山,山西阳曲县人。傅山自幼聪明过人,博学深思,不仅对哲学、历史、文学、艺术深有研究,而且对医学也有很深的造诣。现代国学大师姚奠中先生评傅山草书:“园转之中富于顿挫节奏,笔力苍劲,气势逼人。以邓石如之专攻,郑板桥之奇趣,被书法界推为佼佼者,比之傅青主,真不啻瞠乎其后。我以为宋元以来,“堪与比肩着,唯有王铎而已”。 王铎和傅山的书法风格非常接近,主要是他们的草书都直接学和继承二王,居然在张旭、怀素之后创造了草书新的高峰。王铎和傅山在明亡以后思想上都有很大的转变,思想上的波折变化也直接影响着他们对书法艺术的探索。明亡后王铎降清,但我们可以想象,作为一名明朝东阁大学士,变成清朝礼部尚书,降清后思想上不会没有深层的反思和苦闷,更不会没有内心世界的无奈和迷茫。这时最好的发泄办法就是书法艺术,王铎寄托书法写情,抒发心中矛盾心态。傅山则是明亡清初时的反清志士,被捕下狱,出狱后誓不做清官,隐居山林搞学术研究,遍及多个领域,尤其草书艺术达到了很高的境界。

最后谈谈草书的创作。当今书法创作,流派纷呈,风格多样。然而草书的创作多年来一直显得平静甚至有些沉闷。这就说明发展草书需要更新观念,解放思想。当代书家胡抗美先生,一直致力于草书的创作与研究,成就显著。胡抗美先生在继承传统的同时,以发展的眼光,结合自己数十年的创作体会,对当前的草书创作提出了一系列的个人看法,鞭辟入里,深入浅出,富有真知灼见,颇具启示价值。关于临创结合,由临入创问题,胡抗美先生有几个体会。第一,临帖一定要分析,要有选择。善临者,于临中求笔、求意、求神。临习碑帖,即便形体酷似,还不能用于创作,如果满篇作品都是精美绝伦的古贤字形,那绝不是创作,南宫集字,以假乱真,最终以米字招牌跻身宋四家。倘若米芾终身集字,书法史上便没有了米南宫。第二,要进得去出得来 。有的书家说,要用百分之百的力气打进去,再用百分之百的力气冲出来。胡抗美先生认为要用百分之百的力气打进去,再用百分之二百的力气冲出来。临帖,进亦难,出亦难,进出自如难上加难。第三临草帖必先识草,不认识的字临了也白临。“入草”有两把钥匙,一把是晋人草书,一把是孙过庭《书谱》。要学会使用这两把钥匙。第四,临帖要由专到广。专是指初始阶段认准某一碑一帖,临就临它个以假乱真。但仅仅专还不够,还要广。广是指具有形似的能力之后,要广泛涉猎各朝各代、各门各派的草书字帖。第五临帖要改难点。难点结合是特点,是创作需要的重点。从方法上讲,可以把特点分而学之,或研究取神,或研究取韵,或研究取势,或研究取形。古为今用,古为我用,关键在取。第六不要把古人的衣服穿在自己的身上,而要把自己的衣服穿在古人的身上。也就是谈书法创作要古质藏于内,个人形象露于外。只有这样才能通过临帖在创作中建立自己的风格。临帖的目的全在于运用,临创分离就失去了临帖的意义。第七创作不出作品就临,在临中寻找感觉,一旦感觉找到了,就跟着感觉走。有些书家集古字而创作,这也不失为一种办法,但不可永远这么走下去。

书法讲究变化,在临帖时如何去追求这样变化?胡抗美先生认为,就是要通过读帖、临帖去追求变化,去发现变化,去理论变化。发现变化的钥匙是形似,千百遍地用心临帖,慢慢就会体会到古人造型、用笔、用墨、布白的法,这就是形似。这种法的载体是字,是谋篇布局。只有达到真正的形似,变化便在其中了,法便在其中了。书法作品无论是外形还是内涵都是这样的。因此,无论是初学者,还是对书法有些了解的人,甚至是书法大宗,临帖都要在形似上下功夫。临帖的最高境界是神似,那么,检验神似的标准时什么?当然首先是形似。形似是神似的桥梁,神似产生于惟妙惟肖的形似之中。米襄阳是由形似到神似的实践家,他从集古字到自成一家,走的就是形似之路。实践证明,要想神似,必先形似,没有形似,何谈神似?

草书创作成功的一个支点就是笔法与造形。笔法在草书创作中是一个基础条件,历代草书大师的笔法都十分精到,正所谓“用笔千古不易”。但真正成就这些大师的,笔法仅仅是一个阶梯,只能算是成功的一半。更重要的另一半就是造形。“用笔千古不易”前面还有一句叫“结字因时相沿”。这话说得很好,好就好在造形要与时俱进。草书创作造型应该放在首位。然而,在当今草书创作误区中,重笔法,轻造型仍然是个普遍问题。历代草书大师王羲之、孙旭、怀素、黄庭坚、张瑞图、王铎等等,他们的创作之所以能为古人传颂,重要原因是他们有各自的面貌和不同的风格。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独立设计汉字的方法和设计理念。他们都是汉字造型的设计大师。有人说一部中国书法史其中就是一部书法造型史。因此,草书创作要有自己的个性和风格,就一定要由重笔法转向重造型。要知道,笔法是为造型服务的,笔法是实现造型的手段而已。

 

 上一篇文章: 浅谈行书之韵
 下一篇文章: 论正书在历史形成中的嬗变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