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国画沙龙 >> 时事点评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洪惠镇:序(三)合力打造现代工笔画“闽南特区”
【 作者:佚名    转贴自:福建美术在线专稿    更新时间:2014-1-20    文章录入:闽南工笔画院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中国工笔画在唐宋时期,曾经达到辉煌顶峰,无论人物、青绿山水还是花鸟,都创造了难以逾越的艺术高度,至今还在指导一代代新秀的成长。可是,自从宋代涌现文人画思潮,元代流行文人画样式以后,集诗书画于一体的文人写意画,一直主导了元明清三个朝代的中国画坛,使工笔画整体衰微,繁荣不再。即便是在发生过“国画改造运动”的20世纪,也照样难于复苏。只是引进西方写实主义绘画观念与技法后,空前提升了工笔画的写实程度,与传统产生了质的区别,因而略有回暖。不过主要是针对人物和花鸟,青绿山水仍然一蹶不振。

人物画不但工笔,连写意也被中西结合的创新潮流所裹挟,在水墨样式里勉为其难地写实着,这与20世纪中国社会的政治需求息息相关。50、60年代的花鸟画,为主仍是推陈出新的文人画,虽然成就不逊于元明清,但因不能为政治服务,随后便在“文革”跌入低谷,难逃衰落厄运,至今无望回春。工笔花鸟画却恰好获得重生机会,这好比森林里的古木枯倒后,让出阳光、土地与水分,使新树得以蓬勃生长。

写意画在“文革”结束后的80年代,做了可能是最后的一次翻身挣扎,那就是“新文人画运动”,可惜不到10年就无以为继,原因正是工笔画得以复兴的时代文化背景。50、60年代以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为代表的现代文人画大师,实际都是传统文化结出的最后硕果,他们之后,没有人才继续维持文人画传统。因为文化教育的西方化与艺术观念的意识形态化,从根本上阻断了诗书画结合样式的延续。

而中西结合改造成功的工笔画,恰好非常适应这种时代的文化教育生态,只要受过专业训练,基本上就可以进入创作,因此新人成长迅速,在“新文人画运动”退潮的90年代中期,便崛起一批优秀的工笔画家,其中花鸟影响最大。而书画市场的兴起又适逢其时,写实性很高的工笔花鸟画比陈腔滥调的写意花鸟画,更快获得市场认可与欢迎。这反过来又成了工笔花鸟画的发展推力,因此进入21世纪以来,花鸟已经成了工笔画坛的主角。

在上世纪90年代那波工笔画新潮中,也有福建花鸟画家的身影。最早是建阳的画家,他们以田园风物为工笔画题材,是个极好的原创亮点,引起我的注意。我曾建议他们来厦大举办画展和研讨,可惜不屑一顾,很快便禁不住市场诱惑,转向世俗题材,落入陈套,失去宝贵特色。虽仍有个别画家坚守,但已势孤力单,不成气候。

稍后是分散在福州、厦门和漳州,特别是漳州的工笔花鸟画家,成了福建中国画的一股新生力量,屡屡在全国性画展入选与获奖,迅速脱颖而出,引发关注。那时省美协组成工笔画委员会,多次开展重点画家的学术交流,也在很大程度上促进这股力量的壮大与成长。工笔花鸟画从此也在漳州地区繁衍成一个实力雄厚的画种,不断涌现新人,迄今为止,包括留守本土和在外地发展者,已经多达数十人,这在全省,乃至全国,都很罕见。

近年来,在厦漳地区又活跃起一批年轻的青绿山水画家,人数之多,也是其他地区所难得一见。青绿山水原本在全国就振兴滞后,这个古老的艺术形式,有其较工笔花鸟画难度大的方面,不是多写生就可画好,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因此自明清以来,精于此道者不多。福建现代倒有已故的杨启与先生在勉力继往开来,并培养了林容生等高足,影响所及,学者渐多,并在逐渐提高水平,成为另一支工笔新军,非常喜人。

如今,漳州发起建立闽南工笔画院,力图团结厦门、漳州与泉州的工笔花鸟、山水与人物画家,在一起共同推动闽南地区的工笔画创作,是件好事,正可借此机会,合力打造一个“工笔画特区”,专门发展工笔画,创造福建“国画品牌”,意义十分重大。福建地处东南,历史上除了南宋,至今都距离首都文化中心较远,国画一直比较落后,并且只生产画家种子,成材大多是在省外。省内国画也只能接受外省影响,早则海派、晚则岭南、浙派,都重写意而轻工笔,缺乏本地艺术个性与特色。如果能够建好“工笔画特区”,就可能从根本上摆脱历史困境。

不过这项事业,任重道远。画家们除了需要不断提高艺术水准,使作品精益求精外,还需要处理好以下几个问题:一是画出自己。由于福建原本落后,画家不得不外出求学、拜师与进修,无可避免会受他人影响,因此工笔画界也和历来写意画那样,缺乏本土特色与个人风貌。这是我多年来一再指出的重大缺陷,至今仍无多大改观。如果不能在这点上突破,这个“工笔画特区”就只能像“经济特区”那样进材料、来图纸、复制别人的产品。

二是妥善处理经济效益与学术创作的关系。需要清醒地认识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工笔画勃兴,是伴随着市场经济的推力与冲动的,这种状态利弊参半。利者是可以最大限度地投入激情和较快获得改善经济条件与创作条件的效益,弊者是容易被金钱物欲所俘虏而无法自拔,从此消失在学术潮流之外。许多当年的名家已经因此沉沦,令人痛惜,因此不能不引起大家警惕,否则就会像大多数画院那样,办成自产自销的“国画作坊”。

三是避免近亲繁殖。画院画师在关系上需拉近距离,在艺术上则应拉开或保持距离。画家成堆又关系良好,很容易后进模仿先进,成名影响未名,好友互相传染,结果画风不断靠拢,最后不辨你我,这就不如不聚合成一个团体好。

四是守望故土。其意义首先是只有画你最熟悉最动情的题材,作品才能感人而有艺术价值。而熟悉与动情往往同生养我们的土地有关。如果不守望它,很容易变成无根之木,无源之水,艺术就很难走远。其次是画院要创造品牌,仅仅做成“孵化器”,小鸡诞生就出走外乡,大家在这里忙乎干嘛?有何意义?当然,画家成名,经常不得不像候鸟一样,迁徙到生存资源更加丰厚的地区,原本无可厚非。可是一旦成为外地画家,再怎么宣称自己的郡望在哪里,成就已和故乡无关。所以希望不要画好了就一哄而散,让福建和闽南永远困在“门内一条虫”的魔咒里不能解脱。

凭什么认定待在故里就不能成功?求学时期毫无疑问是需要远游的,但在成长和成熟之后,坚守故土,汲取灵感,照样可以成功。20世纪福建三位国画大家,陈子奋没有离开福州,李耕没有离开仙游,李硕卿没有离开泉州,可是20世纪中国画史,都不能没有他们。

令人欣慰的是,当今也有闽南画家一直保持自己的艺术风貌,坚持守望故土者也有不少,这样就使这个工笔画“特区”有着可以办,并且能够办好的希望与条件,愿画友们努力!

——洪惠镇 福建省美术家协会顾问、厦门大学教授

 

 上一篇文章: 余明慧的闽北艺术
 下一篇文章: 许荣勇:闽南工笔画院作品集 序(二)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