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漆画沙龙 >> 漆画论文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许江:漆园即家园
【 作者:许江    转贴自:福建美术在线专稿    更新时间:2014-9-23    文章录入:唐明修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许江(中国美术学院院长)

 

面前摆着一本即将出版的关于“漆园”的书。我以为这书,明修久已在写,在鼓浪屿南端的艺校,在鼓楼光禄坊窄巷的深处,在榕城福建博物馆的庭园中,明修久已在写。

但这不是一本书,这是一处山园的写照。在福州北岭,在人迹与自然的某个断接处,有溪流、瀑布、山林、白雾,漾着湿漉漉的绿味。即便在冬季,那优游自在的云气漫上窗台门扉,轻轻推墙而过,如烟如缕,载沉载浮,一切都浸在水里,浸润在水气之中。明修在这里觅得了漆的生活。

这也不是一处一般的园,这是明修的自我安顿。他把即将被闹市重建而拆毁的晚清老厝,蚂蚁啃山般地迁到园内。人们习惯将搬不走的东西称作家园,明修正将这些搬不走的东西迁集到这里,将它们嵌回到山水之中,重建与自然如胶似漆的家园。

我没有到过明修的“漆园”,但对福州的北岭,我却不仅了解,而且还有几分神契。因为我的整个童年都是对着这高耸入云的北岭度过的。闽中盆地的雨水,东南沿海的暖风,孕育那四季不变的青绿。北岭黛色的水流千折百回注入山脚的八一水库,又逐着沟壑蜿蜒东去,流入晋安河。每当我赤着脚淌在溪水中的时候,总把头向着云山处探望。那北岭一年中有多半时间是隐在云气中的,绿林悬在半天。明修的“漆园”正在那记忆深处的半天云水之中。

我与明修,相识久矣。八十年代初,曾一道在厦门逐岸写生。还看过他所创作的不少生动而瑰丽的磨漆画,这些画给他带来中国艺坛最早的关注。九十年代初,又曾在他的井巷深处的老厝,瞥见他储藏在阁楼之上的数十只由麻布与瓦灰脱制而成的器胎,我知道他正面临着从漆画向漆艺的回归。后来听说他花了五年多时间制作了一批以屏心为载体的大型漆画。他的漆作品开始变得如礼器一般的神秘而庄重,那是一种东方特有的仪容。近几年又听说他制作了一批“漆语”作品。在麻片之上,让大漆如日月星宿一般留下朴真的痕迹。麻与漆在那里对话,植物的纤维与乳汁分离之后,以人类命定的方式在此聚合,让自然与沧桑一道叙说恒永。我感觉明修在漆园中将自己浸淫在漆的生活之中,借着山水的静寂的舟筏,正一站一站地向着中华古漆文化回溯,由唐宋的丰腻而入秦汉的稳重,由春秋战国的瑰秘而入远古年代的朴质,他向着漆的最原初的生命世界里,同时向着自己的朴真世界去探觅漆的真意。我还感觉明修在漆园中,他的生命正随着这园而渐次“漆化”了。与当年比,明修变得平静而规矩,少言而深沉,举止中透着陶醉的神情,眉眼处流转某种守敬和乐、浑然一体的操守与自足。

历史上少有人敢称“漆园”,因为那伟大而神圣的庄子曾是管理漆园事物的漆吏。“漆园”从来就有几分命定的仙风道骨,几分守望自然大道、扶摇无有之乡、体悟生命真谛的意味。我想像中的“漆园”是一种境界,一种人与自然相安的境界,一种在家的日常胸襟与生命的远游逍遥相合的境界,一种以一己的生活去打探千古文化的奥秘,又将这种奥秘复隐在生命本有的机契之中的境界。据说,在明修的漆园中,山水是活的,云气是活的,髹漆是活的,时间、岁月、辰光却都凝冻,一抹一磨,一风一干,就是生命的十数个年头。明修打磨着真漆,岁月打磨着明修。那神奇的真漆,“那树干被刮破后流出的树汁,开始是白色的,然后变成褐色,最后静静地凝成了黑色。”这是漆的生命过程,也是漆园或明修的生命岁月,或者,也正是中华民族几千年塑成的某种生命本色!

明修的漆园中,塑成一片据称直径六米多的巨大的漆碗。那碗顶着屋脊,根本搬不出家门。搬走它只有拆房,只有拆毁家园。这是一个当代的活着的寓言:那搬不走的就是家园,那碗正代表搬不走的家园的魂。明修用日复一日的生命,髹漆这碗,这家园的魂灵……

 

 上一篇文章: 拓展漆画题材,体验都市时尚
 下一篇文章: 中国漆文化对中医学的影响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