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艺术资讯 >> 漆画资讯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我的导师陈金华
【 作者:百慧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5-9-28    文章录入:陈金华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我的导师陈金华

Part 1 来自远方的轻叩

已在南京艺术学院读博的老同学告诉我,8月底她在南京见到了陈金华老师,他说“百慧很优秀的”。彼时陈老师是去南京参加漆画艺委会会议,走前刚刚紧锣密鼓地辅导班里包括我在内的四张漆画作品收尾、推光和装裱,准备送到省里参加展览。装车送走的那天中午,陈老师虽已出发,但我依然准时地接到了他打来关心进展是否顺利的电话。

南艺的这位老同学是我在山东读本科时的邻班同学,后在南艺深造学习艺术批评。突然感受到来自另一个地方的与陈老师相关的认可,我还是很惊讶的。她还说,“陈老师人蛮好的。”我告诉她,我很高兴。

是的,每一个陈老师的学生应该都懂,每每得到陈老师或许不经意间的认可,这不是那种欢喜雀跃层面的高兴,而是一种让人落泪的深刻感动。自四月份准备毕业以来,我平静地办展、写论文、答辩,按部就班地找工作、安置作品、准备撤离学校。心中有太多波澜,无时无刻不渗透着导师三年来的用心教诲、以身作则,而这个来自远方的问候,则像一声轻叩,敲开了这些厚重情谊的大门。

Part 2  未送出的“特产”

二零一二年4月我被通知通过了厦门大学美术系漆画专业的研究生初试,于是我拎着大包小包的特产第一次来到离家千里的厦门。心里认定着多少“过来人”的嘱托,一定要复试之前联系导师,见上一面。然而当时的我并不知道陈老师那段时间正在争分夺秒地赶制为人民大会堂委员长厅创作的巨幅双面漆画屏风,我只是在复试的面试现场第一次见到了他,而复试前和复试后他都因时间紧迫而拒绝了我。复试结束后在回山东的火车上,我傻傻的想,完了完了,特产没送出去。

当时的我太稚嫩,其实当你经过了长久的刻苦努力,带着一份还不错的成绩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早已懂得你所经历的坚持和用功,他自然有依据去认可你的才华和毅力,愿意给你一个机会塑造你——跟特产并没有半毛钱关系。于是就这样,我幸运地成为那年唯一一个考上陈老师研究生的学生。

Part 3 严厉是慈爱的表达方式

导师陈金华是一位严师:对学术极其严谨,对教学极为严苛。每个陈老师的学生,无论跟他相处多久,无论毕业与否,对陈老师都一直怀有敬畏之情。这一方面来自于他高度的自我学术素养,另一方面他把这些素养同样带到了教学中。
 
在画面中,他常讲“搜尽奇峰打草稿”,为了完善构图、为了均衡构成、为了加深立意,任何的“大费周章”都不为过。为了给画面寻找一只可爱的麻雀,一定要去拍几十只回来挑;为了画几个儿童动态,他鼓励大家去幼儿园“贿赂”小朋友;为了画一个公车场景,可能要去坐几天的公交车;为了画一栋合适的房子,打印几十页的素材很正常;为了寻找与画面完美匹配的画框,学生曾走遍所有郊区的工厂。每一幅作品一定要达到极度的高要求,才能通过他的审核。
 
陈老师为学生的画面挑选素材

在漆画创作极为繁琐细腻的操作方面,他详细地示范每一道工序所要注意的问题和操作要领,干净利落,运筹帷幄。罩漆如何用笔才会均匀、如何贴箔才会平整、蛋壳怎么贴才有美感等等,详细程度甚至包括用完胶带一定要折角、装框锁扣如何布局最受力、旧笔刷最好用因为不会掉毛、订画框量尺寸要精确多遍。而如果你在这些细节上掉以轻心,将受到毫不留情的严厉批评。

在工具上,陈老师经常讲“工欲善其事,必先厉其器”,因此为了做好镶嵌我们会去医用器械店淘一把极尖的镊子、为了做好漆粉我们会去五金店定制等差目数的筛网、甚至会跑去修鞋的地摊讨一把敲得动漆皮的宽铁刀。陈老师调动了学生们相当敏锐的洞察力,生活中任何不可思议的东西,都有可能被拿来做工具——只要好用。

漆画的繁琐牵扯各个方面,因此犯错是经常性的,每个学生都有印象最深刻的几次被批评,都对陈老师怕怕的。陈老师很少夸人,大部分都是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而如果能用到“还可以”、“继续做”这样没有否定性的词语,我们心里已经像放烟花一样美丽了;再如能用到“不错啊”、“很棒啊”、“很优秀”这样的词语,那效果就像打了不知道多少鸡血。记得在十二届美展作品即将送走的最后一晚,学妹彭悦看到玉惠那幅《织情叙意》完成后的效果惊呼“好棒!”而在一旁的陈老师听到后对她讲“你也很棒啊!”彭悦说那一整晚她困意全无,丝毫不觉得累,彻夜兴奋地推光、包装,完成要送画前的所有工作,因为陈老师说她很棒。

其实我们都知道,陈老师严厉的背后,是无尽的慈爱,是深沉内敛而又浓烈的良苦用心。人生中能够遇到一位让人敬畏的良师是幸福的,他能够让你在学习和生活中保持思考,不安于现状,始终勤勉进步。因此,严厉所带来的收获立竿见影,他让每一个学生迅猛地成长,愈发变得严谨用心,善于大胆地自我否定与探索,为了一个完美的追求有着克服任何困难的信心,渐渐的,身上都有一些陈老师的影子。陈老师经常在茶余饭后略带歉意地说自己太过严厉,但其实我们心里都贪婪地享受着他严厉背后的慈爱,愿意在还能犯错的时候,把能犯的错误都犯过,以免在以后不允许再犯错的人生中,再没有陈老师来严厉地批评纠正。

Part 4 “吃盒饭”的系主任

除了在中国美协漆画艺委会、福建省美协、福建省美协漆画艺委会担任要职以外,在学校陈老师身兼美术系主任一职,加上教学,工作量非常大。学生们基本没见过陈老师很悠闲的样子,每次在学校见到他,大都是认真用心地处理着某件事情。我们总是像一群嗷嗷待哺的雏鸟在巢内期盼大鹰归来一样,在教室眼巴巴地盼着他。而陈老师仿佛听得到我们的小心思,所以处理完各种事情总是先赶到教室来,甚至很多时候是开完会的中午、或是驱车数小时从外地赶回的晚上、或是难得空闲的周末和假期。就连师生聚餐的餐桌、外出看展后美术馆门外的草坪,都可以瞬间变为学术氛围浓厚的沙龙,同学们拿出随身携带的手稿,争相让老师点评。我们知道,在陈老师心里,他依然把教学看得最重要——他把每一个学生都看作潜力无穷的小苗,浇水施肥、砍去余枝,让它笔挺的成长;他把学生的每一幅作品像对待自己的作品一样精心爱护、时刻牵挂。

 
陈老师心系为作品加班至深夜的学生们,常来探班指导
 
有陈老师在的地方,都是课堂
 
老师带学生观摩展览作品,逐幅讲解

如果说有一件事情能够瞬间调动漆画班每一个人紧张的神经,那便是给陈老师带餐。教学季繁忙的时候,每到中午大家去食堂吃饭,一旦路过停车场发现陈老师的车在,我们就知道陈老师还在系里忙碌着。于是我们每天轮流给老师发短信问:“陈老师,要帮您带餐吗?”大部分的时候会得到肯定的答复:“带一份,谢谢。”然后就像得到“圣旨”一样狂奔去食堂,精心地打包一个盒子装老师爱吃的菜、一个盒子装四两米饭、再一个盒子装汤,细心的学姐还会记得准备一个苹果,然后用尽快的速度带回去。而如果轮到谁发短信而得到了“不用,谢谢。”这样的拒绝,大家就充满想象力地调侃说,哈哈老师一定是不爱吃你上次点的卤蛋!我们乐此不疲地为带餐的事情讨论,我们用心地记下陈老师所有的喜欢和不喜欢,想要用尽全力让陈老师满意,生怕对老师照顾不周,都是因为陈老师为我们付出的那么多,而我们能为他做的又那么少。

Part 5 言传身教的真理

有一张照片一直在我手机里舍不得删:陈老师在教室外的石凳上坐着吃晚餐,脚边趴着几只常出没于工作室周围的猫咪,等着看有没有吃剩的鱼。照片是我在同学的“掩护”下拍的,那时候正是全国美展参展作品“备战”进行到如火如荼的阶段,而这是个再常见不过的场景。拍的时候我在想,天呐厦门大学的美术系主任,竟然天天陪着学生加班吃盒饭。
 
偷拍工作室外用餐的陈老师

陈老师曾连续多届在全国美展上拿下最高奖,也在教学生涯开始后带出了一批又一批拿奖的学生。这次的2014建国65周年“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也不例外。他曾讲:“简单的事情做了有什么意义,没有难度就要制造难度”。在炎热的酷暑和艰苦的条件下,老师严谨负责、用心指导,同学们卓绝奋战、互帮互助,尤其到临近送展的时期,陈老师跟大家一起熬了几个通宵,把每一张画面把关通过,一直追踪到每一件作品的装框、包装和装车。再没有一间教室像漆画班那样灯火通明、热火朝天的气氛。陈老师的言传身教,让我们懂得把精力集中在最重要的地方。在拥挤的教室和走廊上,诞生了全国美术界最高规格展览上的一枚金牌、一枚铜牌、四枚优秀奖牌和31件入选作品。

陈老师的每一次讲解指导都使学生受益匪浅
  
十二届美展作品运送前夜,陈老师陪学生一起通宵加班
 
美展运送作品前,陈老师一直通宵跟踪指导到清晨六点装车完毕才回去休息

每年都有很多类型和级别的展览,陈老师要求学生必须参加过省级以上的展览才能通过毕业关。他常讲“把精力集中起来,做一两件大事,才能锤炼一个人”。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在他的兢兢业业和严格要求下,学生们在一次次的参展过程中得到锤炼,把看似遥远的“高水平”变为现实,拿回诸多出色的成绩。而每当庆祝的时刻,他总是那个请客吃饭悄悄买单的人;每当学生感谢老师的良苦栽培,他总是把功劳全部归于学生的个人努力,好像所有的成绩都跟他的付出没有关系。

陈老师不经意间总是有很多句子被学生们奉为“至理名言”,在不耐心、不细心、不自信的时候,模仿着陈老师的语气相互“告诫”。“你要看到最好的作品是什么样的,就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优秀的作品,那都是辛勤的劳动”、“先失去,后得到”……质朴的话从他口中说出来,因为有着实践上言传身教的检验,而让人深切赞同。这些话,讲的是创作,更是辩证而深刻的人生态度。

Part 6 责无旁贷的“革命根据地”

2013年是厦门大学艺术学院建院三十周年,作为美术系主任,陈老师主动肩负起编著《1983-2013“而立风华”厦门大学艺术学院建院三十周年美术系作品集》的重任。这是一项巨大的工程,前后三十年的老师和学生的优秀作品集,涉及到艰辛繁琐的资料收集、人员联络、排版装桢和校对。陈老师是一个事必躬亲的人,在如此繁重的过程中,每一项都是他亲自整理的。漆画班的吕璜老师和学生们,一如既往地又成了陈老师的"革命根据地"。他亲自写序言、编后记,往返于退休的老先生家中搜集历史资料和核对信息,邀请老艺术家提字提序,奔波于出版社与学院间一遍一遍的核对版式信息和装桢设计;那时候也正是准备参加十二届美展作品的初期,学生们一边做着画,一边也跟着今天去帮忙打字、明天去帮忙修剪图片、后天去帮忙标注历史图片中的人物名称。

有一次老师喊我帮忙给附录历史图片做标注,他口述我打字,一直整理到凌晨四点,结果由于所打开的压缩包是邮箱直接打开的缓存文件,在关闭后就不见了踪影,喊了班上仍在做画的几个同学过来操作,都找不到那个压缩包。我一下子急得浑身发抖,害怕得不敢说话,让老师辛苦那么久的成果付之一炬,几乎有一种"以死谢罪"的愧疚感。老师从不抱怨,确定找不到之后说“没关系,大家辛苦了,太晚了先回去休息”,然后第二天依然找了我,把这项工作重新整理完成。能够有机会把自己的失误弥补回来,再辛苦都是幸福的。每当想起此事,都为陈老师的信任和包容而感激涕零。
 
漆画班同学们分组包装《而立风华》画册

当画册印刷出来后,漆画班又成了包装和邮寄的“流水线车间”。每一本书都要先包一层厚的防水缓冲泡沫,再包一层纸皮,并附好标签。两人一组,一个扶画册一个扯胶带——画册很大很重,不是一个人能搞定的。包好后分批次送给校内其他各院系办公室和国内各大高校图书馆以及美术界各单位。校内用货车拉到各院系办公楼,我们跑上跑下爬楼梯亲自送;校外填单寄邮政,分批拉到邮局。那段时间的感觉是筋疲力尽但义不容辞,陈老师研究出安全标准的纸皮裁剪和包装方案,我们严格按照方案执行,为了提高效率,我们私下分组进行比赛,哪个组合先包到十本,就可以多休息一会。其实为陈老师分担和解忧一直是学生们的荣幸,我们知道陈老师在做大事,陈老师心里装的是美术系、是学校、是漆画界、是美术界,从来都不是他自己。

Part 7 校庆的“献礼”

陈老师的画风温润大气,加上漆画材质高档名贵,极具东方美感和传统底蕴,因此他的画就成了厦大对外交流最拿得出手的珍贵礼物。朱崇实校长出国交流,点名要陈老师准备小幅漆画,随身带着作为对外交流的礼品。不仅如此,厦大校园内重要的场所,常可寻见陈老师无偿提供的大幅漆画作品,累计几十平米。每收到这样的“任务”,他都像2012年接到人民大会堂委员长厅的漆画屏风创作邀请那样,十分荣幸地接受,十分慎重地对待。他总是讲“这些都是对我们专业最好的宣传,务必要代表我们的最高水平”,而从来不会考虑自己所付出的创作上的脑力劳动、制作上的体力劳动、宝贵的时间和高昂的材料成本。

颂恩楼是厦大嘉庚楼群的最高主楼,是核心的行政办公楼。在一进门的大厅里,陈列着陈老师创作的大幅漆画屏风厦大全景图《南方之强》。由于技法、材质及采光等原因,在2014年93周年校庆之际,陈老师要将另选技法重新创制的《(新)南方之强》换上原处。又是一个时间紧、任务重的时期,那段时间的教学阵地再一次转移到陈老师的五缘湾工作室里。我们几个在读的研究生每天准时赶去五缘湾,帮助老师一起完成这项庞大的工程。说“帮忙”甚是惭愧,毕竟这种机会不常有,我们收获更多的是迅速而高效的学习。跟陈老师在同一幅画面上操作,他严谨的分配任务,仔细地示范标准,依然严厉地批评错误,依然偶尔来几句振奋人心的夸赞。画幅长5米、宽2米,只能平铺在地面上,因此不论拷贝、堆漆、莳绘还是打磨,全部都要趴在画板上进行——要么跪着趴,要么卧着趴,总之姿势都很劳累。我们切实感受着陈老师那份投入,感受着他在自己画面中是如何严苛的自我要求,很多他一直强调的技法要领和道理,在那幅画面上有了深刻透彻的领悟。

同学们与陈老师一起为厦大校庆赶制《南方之强》大型漆画屏风

校庆之际前夕,我们如时地把作品包装运送,悬上大厅。那时候我又想起陈老师说的“把精力集中起来,做一两件大事,才能锤炼一个人。”读研的三年期间,在陈老师的带领下经历了一件又一件的“大事”,心智迅速地成熟起来。人生能有几个三年能够如此集中迅速地得到锤炼,每思及此,都觉得无比幸运和幸福。
 
校庆前夕如时将《南方之强》漆画屏风安装于颂恩楼
 
朱崇实校长前来慰问屏风安装工作

同学们在安装好的屏风前合影留念

Part 8 “名师”的意义

老师身材并不魁梧,但他开很大的车,用很大的手机,穿着低调而品味高雅,严谨用心地做事,深沉地付出,为每幅作品取得体大方的名字,认真品味画里画外一花一鸟的生动,心中是大情怀。在我们心里,他概括了中年“大叔”所应具备的成功品质,他发自内心的“酷”。

学生敬爱他,他如父般深爱着学生。除了在教学中用严苛的高标准使学生高效的成长,在教学之外亦甚是操心。每次外出考察学习,老师都会考虑学生的车旅住宿等费用,对于睡眠质量不好的他,情愿为学生省住宿费而让学生同住。十二届美展开展后,他前后做工作,向政府申请对获奖和入选学生的奖励基金,对于没有奖励的本科生,他自费补贴每人1000元去北京看展览。其他专业的学生跑过来学漆画,陈老师总是欢迎支持,并一视同仁地指导帮助。美协举办的每届漆画高级研修班,陈老师总是无偿地前去指导。学生取得成绩,或毕业生找到好单位工作,或往届学生归来母校,老师总是第一个提出请客吃饭,像慈爱的父亲一样。
 
学生在展览上获奖,陈老师邀请聚餐

今当毕业,愈发感受到三年来老师的慈爱和教诲给我带来的巨大收获。以前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凭自己有几分聪明而浮躁不定,常愤怒于无意义的肤浅。三年前我尚未做好准备融入社会,我对这个世界依然恐慌,皆因我没有建立起内心完整的价值体系。而陈老师三年来的谆谆教诲和磨砺,极大地拓展了我的视野,扎实了我的功夫,加深了我的思考,去掉了我的浮躁之气,使我变得平静深刻,使我建立了衡量世界的标准。他让我看到,在一个伟大的追求面前,人应该是什么样的姿态,同时在老师严苛的要求下,我也看到了自己的无限可能。因此我不再恐慌,我心里有一个简单而又严肃的答案,那便是踏实用功,止于至善。而今无论何职业何角色,除了违背正义的道德,唯一能激起我愤怒的,便只是对技艺的不精进。

陈老师的学生毕业后大都在各地为美术事业努力着,也大都严谨认真,承载着导师的辛勤付出和严厉要求下的品质。学生们如星星之火,从不敢愧对老师的栽培。一位好的导师,能够良苦用心地传授技艺,能够言传身教地阐释道理,能够让你树立坚韧向上的观念和极致的自我要求,并在毕业后的人生中都能持续发挥作用。我想,这就是“名师”的意义。

 

后记:

导师的每一次耐心指导、每一句良苦用心、每一个谆谆教诲,使我的学识日渐积累、治学态度日益严谨。如今我已过关斩将,用出色的成绩和表现考取了山东省美术馆的展览策划岗位。在以后的工作和创作中,老师的一言一行所带给我的深刻影响,将持续发挥作用,将一直鞭策我、激励我,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即将离厦,心中尽是感激。学生无以为报,唯有更加勤勉。谨将此文作为一份礼物献给陈金华导师,祝顺心安康。

百慧

2015.9.17

写于离厦

 

附:

在陈金华教授的带领下,厦大漆画作品2007-2015年期间入选全国性展览136件次,其中获奖46件次,入选省级展览29件次,其中获奖24件次。

2009年十一届全国美展,厦大16位师生16件作品,入选15件,其中4件获奖,1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2010年福建省晋京美术大展,厦大漆画获奖数位居全省高校首位;
2010年厦大漆画摘得第六届全国民族百花奖作品展银奖;
2010年上海市博会“中国美术作品展•漆画展”全国百件漆画作品中,厦大入选13件,其中8件获奖,获奖数位居全国高校首位;
2011年第四届全国青年美展,全国10件获奖漆画作品,厦大占4件,两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2011年中国漆画展,厦大入选19件,4件获奖;
2012年第五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全国6件漆画作品入选,厦大占3件;
2012年第三届全国漆画展,厦大漆画8件入选,4件获奖;
2012年第二届造型艺术新人展,厦大2件获奖,1件入选;
2013年中国漆画展,厦大3件获奖,7件入选;
2013年福建省第六届漆画展,厦大摘得3金1银2铜的佳绩;
2014年第三届造型艺术新人展,厦大漆画夺得最高奖,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2014年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厦大31件漆画作品入选,并摘得漆画唯一金奖和唯一铜奖及4件获奖作品,1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2015年第七届福建省青年美展厦大漆画更是包揽漆画一等奖。
2015年第六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全国6件漆画作品入选,厦大占2件。

 

 上一篇文章: 周榕清:漆画艺术之精神家园
 下一篇文章: 汪天亮─台湾国父纪念馆漆画个展绽光芒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