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名家论坛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师从造化,境由心造—杨新武画作印象
【 作者:傅翔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6-9-30    文章录入:傅翔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新武姓杨,杨家在闽西原本就是望族,宋时著名理学家杨时即其先祖。新武老家地处闽西梅花山腹地万安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梅花山曾经因华南虎的存在而举世闻名,被称为“北回归线上的绿洲”,在以往,交通不便,人迹罕至,蛇虫出没,鸟语花香,只有青山绿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在如此闭塞的深山老林,新武是如何走上画画的道路,我们自然无法得如。我可以想像的是放牛娃王冕画画的场景,还有乡贤上官周、华喦、黄慎等留在闽西的传说。新武是否受过他们的激励,是否遗存了他们的基因,我们无从考证。我们只知道,新武靠他的勤奋苦读来到了大学,来到了城市,并选择了美术,从此扎下了根。

新武长我一两岁,都是70后,上的也是同一所大学。相较而言,他却远比我刻苦,直到考研,工作也顺利得多。这是否源于他家乡的偏远与闭塞,贫困与落后?他逃离了那个生他养他、耳熟能详的老家,这个情形,我想与家乡的先贤画家们如出一辙。这与其说是逃离,不如说是飞跃,是对故土爱恨交织的情感的升华与涅槃。

新武最终选择了水彩与油画,我以为,这是对童年与家乡的一种眷恋和回返。童年的记忆与故乡的景物一定时时刻刻触动着新武的神经与心灵,在画中,便是氲氤的湿气与变幻莫测的色彩。新武从水彩开始,也成名于水彩,他对水彩的理解既是传统的,也是现代的。传统的是那淋漓的水墨般的写意,现代的是写意中表达出来的人物的迷惘与孤独,以及山水静物中情绪的渲泄与抽象的意念。新武以水彩写人物,并试图传达出对时代与社会的理解,这是他独有的面貌。他的人物常常充斥着斑驳的色块与灰黄的色彩,如《十八岁·单车》《融》以及一系列人物肖像、人体写生等,像是一帧帧发黄的老照片,留给人岁月的联想与过往的回忆。

在这一组水彩人物中,新武的主观意念显得相当强烈,但又有些模糊。他并不刻意表达什么,也不宣扬什么,只是朦胧地传达出自己对于这个时代与社会一种浅浅的印象与感受。人物的孤独与茫然,甚至无所适从,也只是轻轻地点到为止。这与现代派、后现代派的强烈主张似乎遥相呼应,但又大相径庭。我以为,这根植于新武对尘世的热爱与接纳,而不是一味的反叛与抗拒。他对世俗的警惕与思考,以及他对人间的关注与同情,都没有离开他的笔端,所有才显出了如许复杂与矛盾的面貌。其间既有传统与诗意的书写,也有现代与灰暗的渲泄,既清新又混沌,既唯美又驳杂。

这就是新武的水彩画呈现给我的直观印象。可以说,新武的水彩语言是相当独特的,但又是略显模糊的。想要从它身上总结出什么主义、什么流派,我以为是相当困难的。因为新武只对水彩的本义感兴趣,也倾注了他所有的热情。一者是水,一者是彩,新武都还在路上,还在探索,但又呈现出鲜明的风格:水是淋漓的水,氲氤漫漶,如宣纸的水墨,如乡间的浓雾;彩是浓重的彩,斑驳重叠,如废弃的杂物,如发黄的记忆。

大概是出于对色彩的痴迷,亦或对于风景的迷恋,新武更多地选择了油画这一样式来传达风景对于内心的冲击。在风景内容的书写上,新武也有明显的分野:一者来自现实,一者来自内心。现实的是思考,如高速题材,古村落、古民居题材,工厂题材等,它思考的是时代的变迁,诗意的远去,风景的消逝,污染的加剧等等。内心的则是理想与诗意,如田园风光,如写生小品,或庭院一角,或乡间小路与小溪,或午后的阳光与门前的池塘,或几棵老树几幢老宅……这些扎根于脑海深处与童年记忆里的风景,就这样肆无忌惮地充斥在我们眼前。不太讲究的构图,浓重的色块,模糊的边界,不太清新,不太明丽,也不过于美好,但却强烈地刺激着你的眼睛与心灵。

对了,那就是你儿时的乡村,童年的影像,是你最熟悉的风景。没有太多田园牧歌式的夸张与赞美,更多的是一种印象里的朴实无华与随意。没有粉饰,没有美化,只有平实,只有自然。色彩是深沉的,略显灰黄,形象是模糊的,略显老旧,但一切又是那么自然与自在,仿佛就是你记忆中的,心灵里的。这与其说是一种写生,不如说是画家心中强烈的情绪与过往的印象,就像梵高笔下的静物与风景,传达的更像是一种刻在心灵深处的印记与梦呓,与童年与潜意识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造访过新武在城郊的画室,画室地处青山之畔,为一简易的农舍。房间宽敞明亮,简陋而不讲究,画作数量惊人,堆满一地,随意得像一个工厂。这点就像他的油画一样,色调深沉浑厚,色彩斑斓绚烂,笔触抽象而现代,诗意而节制,充满着浓浓的情绪与印象。这点也似乎正好应和了这个时代的特征,这是偶然,还是新武早有思考?我们不得而知。

近年来,除了介入一些主题与现实题材的创作,新武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写生之中,包括前不久俄罗斯之行的写生,我相信,这对于新武而言,必将是一个新的开始与转折,也是一次重大的收获。如今,新武的成就已经有目共睹,全国参展、入展并获奖也甚多,如何师从造化,重返自然,去找寻内心的渴求与需要,去找寻自己的出路和方向,这对于尚在不断探索的新武来说,无疑至关重要。当然,相比写生,我更期待新武能够扎进书堆,倒空自己,重新梳理一下美术史与哲学的历程,去追寻大师的足迹,并有所领悟,重整自我,找到自己的不足与未来。我想,这才是新武当前更应该做的。

 

 上一篇文章: 我的书法情结
 下一篇文章: 先生之风——记梁桂元先生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