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国画沙龙 >> 国画杂谈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从笔墨到灵魂——读永海的人物画
【 作者:傅翔    转贴自:福建美术在线专稿    更新时间:2016-10-9    文章录入:傅翔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在我眼里,永海并不是一个喜好张扬与急功近利的画家,相反,他更多的是内敛与沉着。他几乎是一步一个脚印地慢慢画着,像一头执着的牛,把眼前的草细细地啃掉,不剩一块草皮。又像龟兔赛跑故事里的龟,只懂脚踏实地埋头走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才华与成绩却日益显现出来,并闪烁着耀人的光芒,一个有着深厚国画功力的实力派人物画家就这样出现在我们眼前。

永海的画以人物见长,他科班出身,素描功底扎实,接受过雕塑训练,对人体浸淫日久。但他偏偏爱上了中国传统的笔墨,而不是西洋的油彩,因此,他注定只有用中国传统的水墨来说话。掌握水墨并开创它的境界不用说也是很多人的梦想,可真正突破的人又何其的少!永海肯定不止一次地为其感到苦恼,同时,也为如何开拓出人物世界的新格局倍感煎熬。

水墨的功力是一眼可见的,特别是人物,如何以生动准确的造型和丰富的笔墨语言去塑造,如何用简洁有力的笔墨去传神达意,从而捕捉住人物某个瞬间的情绪与心灵,这是写意人物最为重要的一步。写意人物是中国人物画的优秀传统,古人对于此早有很深的造诣与追求。古代写意人物画往往在有限的几笔中就完成了一个人物非常生动的刻画,它更多在于传神,而不求具象,如“吴带当风”、“曹衣出水”说的就是这个。一个人物,古人强调的是刻画出他的精神与气质,强调的是一种人生的境界与格局,因此无论是上官周,还是黄慎,还是近现代的任伯年、李耕、蒋兆和等,他们都承继了这一种传统人物画的精髓。他们都善于归纳与总结,把一个人物最为出彩最具特征的部分抓住,从而达到了一种传神的写意。

永海的人物走的也是写意的路子,但它与传统又有所不一样。因为他经受了素描扎实的基础,他更强调了笔墨深浅的变化,以及墨块的渲染,从而使人物达到一种更为丰富与更为立体的效果。他的线更多是粗犷的,因而显得更为有力;他的墨是浓重的,因而显得更为厚实。可以这样说,那就是永海的人物画受近现代人物画的影响更为巨大与深远,因为古代人物画重线而不重墨,重形而不重型,而永海则兼而有之,甚至花费了更多的笔墨在肌肤骨骼的渲染与着色上,从而形成自己人物画独特的面貌。

显然,这是一种对时代元素的理解与运用造成的。永海无疑知道什么路该走,什么路不该走,因此,他才会兼收并蓄,积极开拓出属于自己的路来。虽然从目前的成绩看来,永海还需要走一条更为大胆的路子,但我们已经看到了一种强烈的艺术表达,这种表达只能是永海个人的,独有的,正因为如此,永海的人物画才上升到了一个更为广阔的空间。

当然,即使是古代人物画,它的生命力也是不可小看的,特别是在他们那飘逸的衣纹背后,我们常常感受到了一种别致的人生境界。当我看到尉晓榕近年来的人物画时,我更多感受到的也是传统在他身上刻下的印迹。也就是在他原本素描成分占多的人物画上多了许多线的语言,素描的成分被大大削弱了,从而让人物更轻盈,更飘逸,画作也因此变得更简洁,更洒脱。看永海的人物画,我常常有一种设想,那就是永海的人物能否也变得更柔和更简洁一些,从而让他们看起来更飘逸更美一些呢?

永海的人物画重写生,在一个又一个模特面前,永海的功力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笔墨线条的传神与达意。从题材上看,他大多数人物都尊崇于一种写实的路子,写实色彩极重,当然,它又不等同于照搬照抄的写实,而是经过了大脑的处理与加工,特别是夸张与变形的运用,使人物特有的特征显明出来。永海善于捕捉不同人物的神采,因此刻画出来的人物大都活灵活现,寥寥几笔,极其生动。这对于写生的人物画来说无疑是极其重要的,也是它获得成功的关键。

可是,只停留在写生,它的局限也是明显的。特别是当一个普通人固定了一种姿势在画家面前,他必然有着不同于平常的表情,而这种表情常常是过于僵硬的。就像是一个人站在摄相机面前,只要是为了照相,他的表情不可避免都会有“做”的成分。这点显然不同于他日常的或自然的状态。所以说,一个偷拍出来的照片与特意为照而照的照片是完全不一样的。在永海为数众多的写生人物画中,我们可以看到永海对人物独特而丰富的把握能力,在他笔下,人物是丰富而传神的,人物形象富于变化,生动而鲜活,就像站在我们面前一样。当然,在这些人物的眼神背后,我们还是或多或少地能读到一种拘束与不自然的神情,从而给我们一丝审美上的不满足。假如能够抛开写生的限制,而捕获到人物最为有神与代表性的一面,那我想,这才是一种超越常人的更为杰出的能力,当这种能力呈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才会真正为其倾倒。

在永海的人物画廊中,人物的表情语言是相当丰富的,有狡黠的,有憨厚的,有朴实的,有善良的,也有时尚的,现代的;人物身份也多样,有农民,有工人,有学生,有老师,有知识分子,有农民工,有老人,有小孩。永海的笔触极广,无论是花草鱼虫,还是飞禽走兽,他都写得活灵活现,对形形色色的人物,他更是没有禁区。永海还曾画过一系列古代人物故事与民间吉祥图案,都有极其出彩的地方,颇值玩味。从这点上看,永海已经具备了一种能力,这种能力足以让他开创出自己特有的风格。

从眼前来看,永海的画已经有了相当强烈的个人元素。在他娴熟的笔墨技法背后,我们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一种更为深层的冲击与感动。看永海的人物,我们常常会被他酣畅的线条与淋漓的笔墨所吸引,也会为人物的神情所驻足,更为可贵的是,在这种神情背后,我们还可以找到一种更为有力的东西,从而让自己惊奇,感叹,或者同情。

在我看来,人物画也和山水花鸟一样,它根本上还是要表达我们内心深处所思所想的。假若一幅画让我们感受不到画家的心灵与思想,那我们对此画的意义就有权发问与质疑。永海写了不少人物,这些人物也大多来自于底层,他们平凡,贫苦,衣衫褴褛,面容削瘦,疲倦,甚至有些麻木,但他们也显现出多姿多彩的一面,其中有不乏单纯的,乐观的,向上的。正是这些人物,让我们看到了永海对现实的一种关注与思考,特别是对普通人生存状况的一种关切。永海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他在人物身上倾注的思想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一种深切的人文关怀,特别是对小人物与底层人物的一种关爱与同情。

永海对人物画是有野心的,这种野心就在于他想要在画中强化一种现实的声音。他不想让画单纯地成为一种风花雪月无关痛痒的把玩,而是想要承载起一定的人文关怀与思想人文的含量。这种想法显然是有积极意义的,特别是相对于西方的绘画,我们中国画所承担的东西往往被削减为零,让人看不到其中的担当与力量。即使是最优秀的中国画,它出示得最多的也不过是一种逍遥与闲适思想的寄托,它追求的是隐逸与禅的境界,是对现实的一种逃避与对人生况味的一种总结。而在西方,人性与思想就占据着相当大的比重,神圣的力量主导着人体的语言,深刻的思想蕴藏其中,从而给人无比深厚的启迪与营养。

永海想要通过一系列人物的刻画来达到对现实的一种反映,一种关怀,这目的是很好的。可是,我们也要想到,一种思想不会因为你刻画的人物本身而达到,它肯定是蕴藏在你所刻画的人物身上那最深层的一种力量。也就是说,不会因为你画了某种人物,人们就会以为你对这个人物有了某种关怀。关怀不是通过表面的触及达到的,而是在于笔墨背后反映出来的气质与精神,是这个人物所出示的力量造成的。显然,这种力量只有当你的笔墨触及了人物的灵魂才有可能,而这种触及就是一种功力。从西方许多大师的作品来看,他们无不深入了人物的气质与精神,甚至直抵人物的灵魂,他们笔下的人物因此准确而生动,人性色彩浓厚,并洋溢着一种神圣与崇高的力量。

对比大师之作,我对永海寄予厚望,因为他的技法是娴熟的,他的笔墨是老到的,对人物表情的捕捉能力也极强。更为可贵的是,他不仅有着扎实的理论知识与过人的眼光,而且对笔下的人物有着深厚的感情。只要假以时日,那我相信,实在而不浮躁的他必将给我们一个惊喜,即使这个惊喜不是惊天动地的,至少也是刮目相看的吧。

2008、5、11 福州大梦山

 

 上一篇文章: 傅翔:老宋
 下一篇文章: 【开先散记】随师在庐山写生的那些日子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