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艺术资讯 >> 热点推荐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微信:土楼里的客家人:林日耕|梁明|郑烨彬
【 作者:佚名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6-10-15    文章录入:郑烨彬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点击链接进入微信专题: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DE0MDYwMg==&mid=2649634493&idx=1&sn=05e94c79fe85731ca74b22635aeb79cf#rd

 

 

 

 

阿耕:铭记家训的土楼楼主

“看!这是张大千的老师写的楹联。”在振成楼月牙形天空下,楼主阿耕指着大门的门扉说。

客家风味的普通话,爽朗的笑声,阿耕说起土楼这本“讲不完的书”,一种大家长的神态。土楼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程序启动后,他成了大忙人,每天至少讲四五场,慕名而来的游客总是让他欲罢不能,他成了土楼里的“专家导游”。

阿耕原名林日耕,永定“土楼王子”振成楼第三代主人,多次做客中央电视台,曾经为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讲解土楼。2010年2月,为胡锦涛总书记担当解说更让他成为“名人”。 阿耕父亲曾经当过福建省四个县的县长。1912年,在永定县洪坑村的深山密林里,阿耕的祖父及其兄弟耗资8万光洋、历时5年建成了振成楼。如今,这里成了福建土楼游的必到之处。

“一些国外的游客来到我们这,看土楼、吃土楼、睡土楼,开心的不得了。” 阿耕说起话来嗓音十分洪亮,快人快语的他是个标准的客家人。

20多年来,阿耕接待了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游客,早已记不清有多少人。快60岁的阿耕很忙,不仅平时接待讲解游客,时不时还要调研走访充电学习,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他正在进行一个为期半月的学习任务。当然,阿耕最忙的时候是春节。每年春节,土楼都会住满来自欧美、日本等国的游客。他们和阿耕全家一起吃客家菜,喝客家酒,过客家人的除夕夜,在阿耕的土楼世界里,这些外国人好像找到了自己的家。

当记者问起每次他介绍土楼时,必定要讲解的内容,阿耕说了两点:土楼建筑和客家文化。

土楼荫及子孙,在福建,凡是有较大土楼的地方,都有私塾学堂。土楼进门处皆设有祖堂,好像一个单位的大会议室,宗族议事、婚丧喜庆都在这里举行,可以说土楼就是客家文化,客家文化就是土楼。

“最近很多到土楼的人都是冲着电影《大雨海棠》来的,它的影响很大。电影里的节庆画面,还有土楼人和谐相处的场景正是现实生活的写照。聚族而居的客家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团结互助,最多的时候土楼都可以住600多人,这个与客家文化离不开。”说到这些,阿耕的话语中满是自豪感。

在阿耕的眼中,客家文化就是客家人的家训家规,他反复向记者强调这是客家人的重中之重。“处世事、明是非、辨忠奸、守节义、权生死,才算得上大勇。端正勤俭,是居身良法;仁恕正直,是居家良法;恭宽容忍,是居乡良法;廉洁奉公,是居官良法。”一段林氏家训,阿耕随口就背上几句,因为家训家规是要贴在大门口的,是每个人天天出入看在眼中,记在心中的,也是他讲解土楼的那个“根”。

 

梁明:画土楼最多的客家人

如果说时时刻刻不忘祖训的阿耕是土楼讲解第一人,那么蜚声全国的著名山水画家梁明就是中画土楼最多的客家人。

祖籍广东梅州的梁明出生于龙岩市区,近三十年来长期沉醉在客家山水创作写生的他也成为了土楼的“原住民”。“永定的土楼太多了,无论是高山上的土楼还是河水边的土楼,每个季节,土楼都有不同的风景。”作为从闽西走出来的画家,现为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龙岩市群众艺术馆馆长的梁明告诉记者,1988年前后,刚毕业到龙岩市群艺馆工作的他,参加了一次由福建省美术家协会组织的永定土楼写生创作,可谓记忆犹新。

“一同前往的有菲律宾和台湾的艺术家,当时我们先到长汀,再乘船沿汀江前往永定,最后到了山区,这些艺术家们跳上了当时山区马力最足的拖拉机,几经颠簸才到达土楼。震撼!还是震撼!呆了好几天,就是这个感受。”在随后的很多年中,这个深刻的印象始终留在了这个客家人的脑海中,多少次故地重游,一次次创作灵感的产生,都和土楼的“第一次邂逅”分不开。

梁明爱土楼,如痴如醉,常常是有人提起一个他尚未去过的土楼,他便要走上一趟。当记者问到,是不是所有的土楼都已经走遍,梁明笑着说,“那怎么可能!土楼之大,土楼之多,我还是处在发现 ‘新大陆’的阶段中。”

2015年冬天,永定迎来了一场难得的雪,正巧朋友给梁明介绍了个新土楼——“石城坑”。“雪中的土楼!”,梁明的语气中透出兴奋。顾不上道路的泥泞,满是创作写生热情的他开启了说走就走的旅行。看那热情劲头,不要说“石城坑”或者“雪坑”,就算是“火坑”也要提着客家人元宵节的火灯笼去走上一圈。

1993年梁明创作的以反映客家人元宵节庆的场景作品《正月》被中国美术馆收藏,火红的灯笼正是客家人民俗文化的象征。这张作品是梁明长期以来在土楼生活、工作,对土楼的一切目闻目睹,了然于胸的创作结晶。

多年来,带着一种深厚的人文关怀,这位客家人以勤奋的精神深入到土楼建筑群的生态环境中,以一种家乡人的视角反复观察土楼,感受土楼,画出了一系列土楼的彩墨丹青。2013年9月,梁明把一批“土楼时空”作品带到了法国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在2015年的欧洲艺术行中,他请人将《正月》画作中的图案绘制成丝巾送给挪威美术学院的院长,在海外,我们的土楼受到了广泛的赞誉。

“外国友人对土楼的认知度很高,一次湖南写生,一位没有到过土楼的德国摄影师,在看了我的土楼照片后,马上指出说,‘嗨!土楼!嗨!客家人!’”。

 

郑烨彬:客家人的孩子

“是的,我是客家人的孩子!”出生在永定的郑烨彬直到23岁才离开那座居住的方形土楼。龙岩师范求学、福建师范大学深造、福建省艺术职业学院任教、创作公共雕塑以及作品入围全国美展,哪件事都少不了土楼情结,土楼养育了他,他也一直惦念着家。

说起童年,郑烨彬告诉记者,冬暖夏凉的土楼很适合居住,玩伴多的他,是当年孩子中较大的一个,读书、打架、玩耍、放牛,一个都不能少。

“客家人每一个土楼形同一个家庭。土楼里居住的人都有一些亲缘,也因此,一个土楼一个姓氏是常有的事。在一些地方,小孩出生后,胎盘要埋在土楼里,表示根在这里,年纪大了终要回来。” 作为80后土楼原住民,郑烨彬的父亲、叔叔、婶婶、哥哥和他自己都是老师。小时候居住的土楼是爷爷在50多岁时号召乡亲们共同建起来的。

人说土楼是活的,要是养的,土楼最喜欢的就是人气。当年,工匠们夯实墙体所耗费的时间,现代人再也没有了耐心,也因此,如今,这样墙体制作已经绝迹。福建地区每年降雨充沛,很多土楼经历风风雨雨,外墙遍体斑驳龟裂。郑烨彬十分惋惜地说,随着邻居们的搬迁,自己居住过的土楼最后空了。没了人的土楼,墙体开始明显的变形、坍塌。学雕塑专业的他如今对土楼祖屋中的那些大梁柱念念不忘,那是儿时仰望的天空,也是家人们日日团聚围绕的“根”!

好在,爷爷20多岁时建的一栋土楼,至今还屹立不倒。这不得不归结于郑烨彬今年94岁的奶奶。他告诉记者,奶奶从未离开过那栋土楼,几个儿子在外面盖了房子,想接老人去住,老人却不干,一句话:我们的土楼盖起来近百年了,人老了,喜欢宽松。

奶奶喜欢住土楼,以前过惯了邻里相串的日子,喝惯了自己亲手冲泡的茶。虽然现在她独自一人守护着那栋土楼,但却过得十分安逸。两年前还可以下地务农的她,身体十分硬朗,生活自理,时常自己煮一些菜干、黑豆、苦瓜、豆腐和肉类。

“奶奶现在还可以喝客家米酒,啤酒红酒会在过节的时候让老人家解解馋。”当记者问到老人长寿秘诀的时候,郑烨彬说,“土楼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客家人与土楼的关系就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和谐相处,平静守望,这就是大自然对客家人的最大恩赐吧”。

 

 上一篇文章: 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福建省美术作品展在龙岩美术馆隆重开幕
 下一篇文章: 微信:国画与国石的强强对话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有意味的视角—梁民近作观后[梁明]

  • 对自由和创造力的本能追求[梁明]

  •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