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漆画沙龙 >> 漆画论文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中国漆文化对中医学的影响
【 作者:王琳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2-12    文章录入:飞寒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中国漆文化对中医学的影响



王琳 ( 河南中医学院基础医学院,郑州450008)



摘要: 中国漆文化历史悠久、博大浓重,它通过髹漆、漆画、漆器等形式影响和渗透到社会的各个层面,是中国 传统文化中的一枝奇葩。漆文化的繁荣与普及,也涉及到中医学领域,医学家们研究漆对人体的危害与防治方法, 应用漆类药物来治疗疾病、养生保健等。本文从政治、经济及漆文化的繁荣发展与变化入手,以全新的医学视角, 审视其对中医学的重大影响,论述漆类药物被广泛应用于临床,对免疫学、本草学、方剂学、中医治疗学、防腐医学 等的促进作用。


 关键词: 漆文化; 免疫学; 方剂学; 治疗学


 中图分类号: R222. 1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6-3250( 2011) 10-1155-04



中国漆文化历史悠久,它通过髹漆、漆画、漆器 等形式影响和渗透社会的各个层面。漆文化的繁荣 与普及也涉及到中医学领域,医学家们研究漆对人 体的危害与防治方法,应用漆来治疗疾病,利用漆器 盛放贮藏药物等,因而对中医学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1 中国漆文化的历史渊源


中国是世界漆文化的发祥地,早在距今7000 余 年前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就发现了色泽光艳的髹 漆木碗,4000 多年前的虞夏时期,就有了不同艺术 种类的漆器。《韩非子·十过》: “尧禅天下,虞舜受 之,作为食器……流漆墨其上……舜禅天下而传之 于禹,禹作为祭器,墨染其外,而朱画其内。[1]”同时 漆还被用作贡品。《尚书》有载: “兖州,厥贡漆、丝。 豫州,厥贡漆、枲。”


至战国,漆器业独领风骚,形成长达5 个世纪的 空前繁荣,漆器生产被国家列入重要的经济收入。 秦汉漆绘竞相追逐“丹漆雕几”之美,在青铜器衰落 之时,创锥画、堆漆等髹漆新工艺,使中国漆文化达 到了史上第一个高峰。如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精 美漆器多达500 余件,江陵凤凰山汉墓出土160 多 件,即是真实的写照。


两宋时期,制漆技术取得了重大突破,髹漆工艺 雕漆、填漆、描金、戗金素材兼备,相映成趣,漆器品 种增多,剔红、剔犀、戗金、堆漆等髹饰技法日趋成 熟。元代开创“软螺钿”,成为髹漆工艺上的全新装 饰手段。


明清两代,中国漆文化进入全盛时期。漆器制 作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分为14 大类,多达上百个 品种,“蟠螭金凿五色毯,钿螺椅子象牙床”,漆工艺 与建筑、家具等相结合,由实用转向陈设装饰的斑斓 新时代,形成了扬州螺钿、福州脱胎、百宝嵌、北京雕 漆等7 大工艺中心,“千文万华,纷然不可胜识也”。



2 政府对漆文化的重视


周代确立“工商食官”制度。秦政府不但官营 漆园,还有严格的律法。如云梦睡虎地出土的秦简, 就载有秦代管理漆园的法令。西汉政府设立司马官 职,专职漆园管理,如《金石索》卷五载有“漆园司 马”和“常山司马”两颗汉印。

《新唐书·百官志》:“少府监,掌百工技巧之政 ……矢簇竹漆,屈柳之工半焉。”并立“漆作直官”掌 管漆器生产工坊和施行漆艺专业教育。

宋政府不仅设立专门的漆业管理机构,还推行 漆工匠世袭制,开办榷场,进行边境漆器贸易。元政 府设油漆局,配备提领五员,同提领、副提领各一员, 掌管两都宫殿髹漆之工,负责漆器生产。

明清两代政府的制漆机构除了“油漆作”、“漆 作”之外,明代还特设丁字库,常贮生漆、桐油等物, 并于永乐至宣德年间开设了专为宫廷服务的制漆机 构———果园厂,使制漆中心由南方转移到北方,故有 “宣德之铜,果园厂之髹器”之说。另外还在南京设 立漆园、桐园,立百户二员,甲军一百余名管理,以示 提倡。



3 漆文化的普及


3. 1 漆经济的助推


漆文化作为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影响到社会 的各个层面,在漆经济的助推下迅速发展。宫廷建 筑、庙宇寺观、车服仪仗,日常生活用具、兵器车船、 婚嫁丧葬祭祀等,无不用漆髹饰。如北宋的青溪县, 每年成千上万斤的漆供应造作局和应奉局。


“漆器千件,邑推首富”。汉代以漆和漆器作为 衡量财富的标准,官僚贵族、民间中小地主和工商业 者,都经营漆器、生漆和漆林。《史记·货殖列传》 载有:“陈、夏千亩漆,齐鲁千亩桑,渭川千亩竹,此 其人皆与千户侯等,然是富给之资也。”又载“木器 髹漆千枚……漆千斗……此亦比千乘之家。”《盐铁 论》记载有“夫一文杯得铜杯十”。


宋代商品经济兴旺,漆与漆器等作为商品走进 千家万户。淮安出土的北宋绍圣元年杨氏墓葬中70 余件漆器就有“温州□家造”、“杭州胡家造”等 黑书铭记商标,杭州出土的宋代漆碗、漆盘,也都有 “壬午临安府符家真实上牢”的朱书铭文。据《东京 梦华录》、《梦梁录》载,开封、临安均有漆行和漆店, 《清明上河图》中更有漆店的描绘。宋代沉船“南海 一号”出土文物数千件,其中发现不少漆器碎片。 明清时期扬州的“漆货巷”、“罗钿巷”、“大描金 巷”、“小描金巷”等,更是著名的生漆、漆器商品集 散地。



3. 2 漆文化的普及


漆工艺品作为馈赠友人礼品,风尚社会,是中国 漆文化发展到极高阶段的一个重要标志。如唐代鉴 真大师东渡日本,携漆艺高手弟子和大量的漆器盒、 盘和宝象等工艺品,打破漆文化的地域性色彩,使它 走向了世界。


漆学著作、制漆名家不断涌现。如五代·朱遵 度的《漆经》,明·黄成的《髹饰录》,雕漆张德刚、螺 钿姜千里,清代制漆大师沈绍安等,特别是卢映之、 卢葵生祖孙,更有“不羡前朝果园厂,扬州刻手说卢 家”之誉。


漆画作为从漆艺传统中走来的民族画种,以其 独特的美学品格和光泽,成为壁饰、屏风和壁画等的 表现形式,是人们鉴赏收藏的珍品。宋徽宗赵佶善 画各种奇花异鸟,常用生漆点睛,十分生动。而在漆 器上的绘画,如长沙彩绘车马人物花纹漆奁、信阳漆 瑟、荆门漆奁上的《迎宾图》等,更意味着漆文化的 发展进入到了一个审美自觉的时代。


漆器与丝绸、陶瓷、景泰蓝并驾齐驱,堪称中国 四大手工艺品。并远销国外,有“珍贵的黑宝石”、 “东方难得的珍品”、“髹饰之光”、“人间国宝”之 称。


以“漆”命名的诗词、书法、漆文、漆书、成语等 也相继进入人们的精神生活。《五十二病方》载有 漆王神,反映出漆文化对意识形态的影响。唐·王 维《漆园》、宋·萧崱《漆》、元·王冕《漆树行》、清 ·施闰章《漆树叹》等诗歌,对漆文化的情怀加以表 达,彝族的唢呐、琵琶等不仅取材于漆树,而且传唱 千年古曲《漆树花》。


孔子住宅的墙壁中发现的古文经书,以漆墨为 之,南朝梁周兴嗣《千字文》将此誉为“漆书壁经”。 唐·王维《谢集贤学士表》: “如臣不才,岂宜滥吹, 将何以编次漆简,刊定石经。”唐·张彦远《历代名 画记·叙画之兴废》:“嗟尔后来,尤须靳固,宜抱漆 书而兴叹,莫将棐杮以藩身。”   


另外,清代画家书法家金农创书法新形体,以 “漆书”来命名。漆烟还成为文房四宝之一,作画、写 字经久不褪,是上好的书写材料,明代制墨家程君房 的“漆烟”制墨法,久负盛名。



4 对中医学的影响


漆的广泛应用,漆文化的普及,也促进了中医学 对山漆、生漆、干漆、干漆炭、漆花、漆籽、漆油、漆木 等药性和临床应用等方面的研究,并寻找防治漆所 致过敏性疾病的方法。


4. 1 用漆描述疾病


《五十二病方》最早有“漆”病的记载,并使用咒 禁之法减轻或消除: “漆,唾,曰: 歕! 漆……饮其□ 一杯,令人终身不漆。[2]”《灵枢·经脉》、《杂病源流 犀烛·肾病源流》以“面如漆柴”为证名,阐述心肾 危重病变; 《素问·大奇论》将脉来如沥漆相交,左 右相缠相傍的脉象命名为“交漆脉”。1993 年四川 双包山2 号汉墓的“涪水经脉木人”周身髹有黑漆, 红色漆线描绘体表经脉路线,成为我国最早的人体 经脉模型,为研究古代经脉医学提供了史料。


4. 2 首次发现过敏性疾病的发生机制


《战国策·赵策》“豫让又漆身为厉,灭须去眉, 自刑以变其容。”过敏性疾患,属于免疫系统功能障 碍导致的各种变态反应性疾病,在隋代以前,中医学 还未认识到这种疾病的发生机制。但随着漆文化的 发展,对漆的认知不断加深,隋·巢元方在《诸病源 候论》漆疮候中,首次记载了“漆疮”( 亦名漆咬) 这 一过敏性疾患,成为最早的免疫学研究。“人有禀 性畏漆,但见漆,便中其毒……亦有性自耐者,终日 烧煮,竟不为害也”[3]。指出此系因人之禀性畏漆, 即属漆敏感体质,感受漆气而发。故对接触性过敏 性病变的认识,尤其是对个体差异的认识,无疑是十 分正确的,极大地丰富了中医体质学说和病因学说。


在首次发现过敏性疾病发生机制的同时,中医 学还对其临床表现和治疗进行了大量研究。《诸病 源侯论》: “喜面痒,然后胸、臂、胫、腨皆悉瘙痒,面 为起肿,绕眼微赤。[3]”《千金方》:“治漆疮。汉椒汤 洗之,即愈。”《简明医彀》:“近新漆器,或漆污身,感 其气,则面身肿热痛痒。或谓木形人,患漆毒,甘草 滑石( 各三钱) 连翘( 钱半) 水煎成,调雄黄、青黛服 ……或面身俱患,甘草煎汤浴,安。[4]”《外科大成》 “漆疮初时发痒,形如瘾疹,次则头面虚肿,遍体破 烂,流水,作痛似癞,甚则寒热交作……宜服化斑解 毒汤,再杵生蟹冲酒,滤去渣饮之。已溃成疮,流水 处用生柳叶三斤水煎洗之……其未破处发红斑作痒 者,用二味消毒散揩之。[5]”《纲目》: “凡人畏漆者, 嚼蜀椒涂口鼻,则可免。生漆疮者,杉木汤、紫苏汤、 漆姑草汤、蟹汤浴之皆良。[6]”


4. 3 漆药研究


历代本草及综合性著作对其药名、性味、归经、 主治、功效、禁忌等进行了深入研究,并用其防治疾 病。

干漆、生漆一名,出自《神农本草经》,为上品, 别名漆渣、渣底、漆脚。“干漆,味辛温,无毒,主治 绝伤,补中,续筋骨,填髓脑,安五脏,五缓六急,风寒湿痹。生漆,去长虫。[7]”《别录》曰:“干漆,疗咳嗽, 消瘀血痞结腰痛,女子疝瘕,利小肠,去蛔虫。[8]” 《药性论》曰: 干漆,杀三虫,主女人经脉不通。张元 素《珍珠囊》干漆,辛,平,有毒。《雷公炮制药性 解》:“入胃、大小肠三经。”《本草求真》: “入肝、脾” 等。


清漆出自《备急千金要方》去三虫丸方。


漆树出《蜀本草》,又名山漆、渣苗。野漆树始 载于《植物名实图考》,云: “野漆树,山中多有之。 枝干俱如漆,霜后叶红如乌桕叶,俗亦谓之染山红。 结黑实,亦如漆子。”


漆叶出《本草图经》“华佗所服漆叶青黏是也”。 《本草纲目》:“漆叶,主劳疾,杀虫。暴干研末,日用 酒服一钱匕。”《本草求原》: “治中漆毒: 漆叶取汁 搽,或煎水候冷洗,忌洗暖水及饮酒。”《本经逢原》: 

“漆叶,涂紫云疯,面生紫肿,散瘀。[9]”    


《本草纲目》:“漆花,治小儿解颅、腹胀、交胫不 行方中用之……漆,性毒而杀虫,降而行血,所主诸 证虽繁,其功只在二者而已。”漆子:“治下血。”


漆树木心、漆树皮出自《陆川本草》,辛,温,微 有小毒。捣烂酒炒敷,接骨。其他如漆类药物的禁 忌畏恶、炮制等研究,《本草经集注》: “半夏为之使, 畏鸡子。”《经验方》: “怕漆人不可服。”《本草从 新》:“虚人及惯生大疮者戒之。”《本草求原》: “胃 虚人忌之。”《本草纲目》: “干漆入药,须捣碎炒熟。 不尔,损人肠胃,若是湿漆,煎干更好。亦有烧存性 者。”


4. 4 创制漆药方剂


随着对漆类药物研究的深入,其在方剂中的应 用也日益广泛。如政府编纂的许多大型方书以及医 家等撰写的方剂、本草与综合性医著中都记载了大 量的漆药方剂。


宋政府《太平圣惠方》不仅有以漆药命名的干 漆汤、干漆丸、化虫干漆丸、补益干漆丸、干漆煎丸、 金漆丸等,而且其虎杖散、木香丸、芫花丸、琥珀散、 硇砂丸、延胡索散、桂心牡丹酒等方剂中均伍以干 漆,特别是干漆丸成为中医化瘀通经、治疗经来脐腹 疼痛的著名代表方剂之一。《局方》作为我国历史 上第一部官修制药手册,也记载了大量漆药方剂,如 没药散、附子散、四物汤、圣散子、三棱煎丸等。《圣 济总录》更是有7 个不同药物组成的干漆汤,另外 还有干漆散、丸、木香干漆丸、漆香散、陈漆丸、当归 丸、地黄煎丸等。明政府《普济方》记载干漆丸、油 漆膏、巴戟丸、香绵散等漆类方剂。


在此影响下,以漆药命名的各种方剂大量涌现。 如《外台》引《崔氏方》七味干漆散; 《产科发蒙》、 《鸡峰普济方》干漆丸、鳖甲干漆散; 《幼幼新书》干 漆散; 《肘后方》、《医心方》引《古今录验》、《医方类 聚》引《保童秘要》的各种干漆丸; 《伤寒微旨论》生 漆汤; 《济阴纲目》归漆丸; 《本事方释义》槟漆丸; 《疡医大全》、《解围元薮》雄漆丸; 《医学入门》漆雄 丸; 《张氏医通》漆黄丸; 《卫生总微》干漆芜荑散; 《医统》雄漆膏。其他如《外台》引《古今录验》大薯 蓣丸; 《奇效良方》五痹通治方、胀满通治方、积聚通 治方; 《妇人大全良方》穿山甲散、砂丸; 《小儿药证 直诀》安虫丸; 《寿世保元》紫金丸; 《博济方》煎麦 散、木香硇砂煎丸; 《医方考》麦煎散等方剂中也多 伍用漆药。


4. 5 临床运用


漆类药物大多药性峻猛,对缠绵难愈之奇难痼 疾疗效显著。   


 4. 5. 1 妇科疾病《千金方》卷四: “干漆汤主 月水不通,小腹坚痛不得近。”“治月经不通,脐下坚 结,大如杯盘,发热往来,下痢羸瘦,此为血瘕。疗之 之方∶ 生地黄( 三十斤取汁) 干漆( 一斤为末) 上二 味,以漆末纳地黄汁中,微火煎,令可丸,每服酒下如 梧子大三丸,不知加之,常以食后服。[10]”《圣济总 录》:“治胞衣不出及恶血不行: 干漆( 碎,炒令烟) , 当归( 切,焙) 一两,上二味捣罗为散。每服二钱匕, 用荆芥酒调下,时一服,以下为度。[11]”故干漆成为 治妇人经闭、徴瘕之圣药。《沈氏女科辑要》: “《局 方》圣散子、三棱煎丸,俱用砂、干漆。此皆峻厉之 剂,用而中病,固有神效; 若妄试轻尝,鲜不败 事。[12]”


 4. 5. 2 儿科虫积《幼幼新书》: “干漆散,主 小儿疳蛔心痛。”《太平圣惠方》治小儿蛔虫咬心痛, 宜服化虫干漆丸方。干漆( 二钱) 胆子矾( 一钱) ,。 上件药,捣罗为末,用葱白汤煮面糊和丸,如麻子大。 二三岁儿,以石榴皮汤下二丸,日三服。三四岁儿三 丸。[13]”   


 4. 5. 3 内科心痛、痨瘵《圣济总录》: “治九 种心痛,冷热吐逆,刺疼痛,干漆散方。”“治九种心 痛及腹胁积聚滞气。干漆丸方,干漆( 炒烟出) 二 两,捣罗为末,醋面糊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五丸至七 丸,温酒下,醋汤亦得,不拘时候。[11]”尤其对肺痨等 疑难病肺病的治疗,宋·杨仁斋《仁斋直指方》提出 “治瘵疾,杀瘵虫”。李中梓《医宗必读》确立了“补 虚以补其元,杀虫以绝其根”的治疗大法,认为“能 杀其虫,虽病者不生,亦可绝其传疰耳”,强调杀虫 的重要性。而干漆具有追积杀虫之力,是为良药。 对因瘀血而成劳瘵者,张仲景用大黄丸,于补剂之 中,加大黄、干漆、水蛭之破血之药。《本草经疏》: “干漆,能杀虫消散……然亦有瘀血停积,发为骨蒸 劳瘵,以致咳嗽者,得其消散瘀血之力,则骨蒸退而 咳嗽亦除也。[14]”喻嘉言《医门法律》认为,用干漆 “此干血劳之良治也。血结在内,手足脉相失者宜 之……今世人一遇五劳羸瘦,用滋阴而不愈,则坐以 待毙。呜呼! 术岂止于此耶?[15]”《本草纲目》:“漆,性毒而杀虫,降而行血,所主诸证虽繁,其功只 在二者而已。”故漆类药物增加了中医肺病用药范 围。   


干漆除内服外,亦有火烧熏鼻、吸烟之法。《本 经逢原》:“干漆灰,性善下降而破血,故消肿杀虫通 月闭,皆取去恶血之用……削年深坚结之积滞,破日 久凝结之瘀血,斯言尽干漆之用矣。”《圣济总录》: “治喉痹欲绝不可针药者,干漆烧烟,以筒吸之。” 《本草原始》:“妇人产后血晕,以旧漆器烧烟熏之即 醒。[16]”《解围元薮》雄漆丸外用,治烂风疮、秽臭恶 者。


4. 6 养生保健美容

明·高濂《遵生八笺》作为中医注重身心统一 的养生专著,在《燕闲清赏笺》中把赏鉴清玩漆器、 漆画等作为养生的一个重要内容。


漆及漆类药物在养生保健美容方面也发挥其积 极的作用。《本经》曰: 生漆“久服,轻身耐老”。 《本草崇原》: “久服则中土之精,四布营运,故轻身 耐老。”我国民间有食用漆油、漆蜡酒、漆蜡茶、漆花 蜜、漆腊肥皂等养生保健、美容的习俗,如滇东北傈 僳族将漆蜡作产妇和绝育手术者的滋补保健品。 《华佗传》中记载了华佗授彭城樊阿以漆叶青黏散 方,使其年寿百余。《千金方》以干漆、柏子仁、山茱 萸、酸枣仁各等分,为末蜜丸,治五劳七伤。《太平 圣惠方》的地黄煎丸均伍用干漆,适宜中老年人精 血亏虚、须发早白、腰膝酸痛者服用。补益干漆丸则 对虚劳膝冷冷疼、下元伤惫效果显著。《医方类聚》 引《千金月令》地黄干漆丸,“久服走及奔马,八十有 子息”。


《圣济总录》揩齿秦椒散方,特以干漆为君,每 日早晚揩齿,髭发白即变黑。陈漆丸延年养性,黑须 发。《普济方》油漆膏,用香油浸漆滓疗头疮。新疆 阿斯塔纳531 号唐墓出土了一件外表涂有黑漆的木 质假鬓,上面还绘有白色忍冬花纹,颇为奇特。“白 赛雪、红似血、黑如铁”,生漆以其独有的特质,起到 了装饰美发的作用。故民间有“髮光泽如髹漆”之 称。


另外,髹漆的漆筷、漆器食盒、药盒、药柜以及用 漆树木材做成的家具、马桶等,也在防虫、防霉等卫 生保健中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如长沙马王堆的凤纹 漆食盒; 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明万历太医院专用黑漆 描金双龙纹药柜,可盛药140 种; 北京御生堂中医药 博物馆清代的医用冰箱等。


5 对防腐医学的影响


尸体防腐固定是防腐医学的一个古老多领域的 研究课题,传统方法很多,如用酒沐、冰盘、汞、砷与 酒精等处理,阻断空气、恒温、深埋等。《考工记》 曰:“漆也者,以为受霜露也。”漆用作棺椁的防腐处 理,也属尸体防腐固定中的一个环节。


《礼记》记载帝王的棺要四重,而且要用水牛、 雌犀牛的皮革作棺被,一层一层用漆咬合,各厚三 寸,合为六寸,此为一重,达到“棺柩黑光照人,刀所 不入”。


1973 出土的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的女尸,凤凰 山168 号汉墓的男尸,时逾2100 多年均形体完整, 全身润泽,成为防腐学上的奇迹而震惊世界。女尸 其六层大型梓属彩绘棺椁,内外髹漆,色泽如新,内 棺盖口还用胶漆封固,避免水湿和虫蛀,并赋予棺椁 良好的密闭性,在减慢尸体氧化、防腐中也占有重要 的位置。   


总之,中国漆文化以其博大精深的历史内涵,对 中医学产生了重大影响,对漆过敏性疾病发生机制 的首次发现,深化了免疫学的主体研究,极大丰富了 中医体质学说和病因学说。漆类药物被广泛应用于 临床,促进了本草学、方剂学、中医治则及临床医学 的发展与进步。


参考文献:

[1 ] 韩非子. 韩非子[M]. 沈阳: 辽宁教育出版社,1997: 23.

[2 ] 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编. 五十二病方[M]. 北京: 文物出 版社,1979: 116.

[3 ] 隋·巢元方. 诸病源候论[M]. 沈阳: 辽宁科技出版社,1997: 168.

[4 ] 明·孙志宏. 简明医彀[M].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1984: 506.

[5 ] 胡晓峰. 中医外科伤科名著集成∥《外科大成》[M]. 北京: 华 夏出版社,1997: 627.

[6 ] 明·李时珍. 李时珍医学全书[M]. 北京: 中国中医药出版 社,1996: 877-878.

[7 ] 清·顾观光. 神农本草经[M]. 北京: 学苑出版社,2007: 101.   

[8 ] 梁·陶弘景. 名医别录[M].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1986: 37.

[9 ] 清·张璐. 本经逢原[M]. 北京: 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6: 189.

[10] 唐·孙思邈. 备急千金要方[M]. 北京: 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1998: 66.   

[11] 宋·赵佶. 圣济总录[M].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1962: 2612,1031,1032.

[12] 清·沈又彭. 沈氏女科辑要[M]. 南京: 江苏科学技术出版 社,1983: 79.

[13] 宋·王怀隐. 太平圣惠方[M].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1958: 2969.

[14] 明·缪希雍. 缪希雍医学全书[M]. 北京: 中国中医药出版 社,1999: 219.

[15] 明·喻嘉言. 喻嘉言医学全书[M]. 北京: 中国中医药出版 社,1999: 336.

[16] 明·李中立. 本草原始[M].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2007: 231.


收稿日期: 2010-12-06   

 作者简介: 王琳( 1956-) ,女,副教授,从事中外医学史 研究,河南省郑州市金水路1 号河南中医学院67 号信箱, 450008,Tel: 13137136826,E-mail: 813147753@ qq. com。

 上一篇文章: 许江:漆园即家园
 下一篇文章: 福建现当代漆画艺术述略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中国漆文化对中医学的影响[美术在线官微]

  •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