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工艺沙龙 >> 工艺论文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汲古开新,大象无形——张昶林的瓷雕艺术
【 作者:傅翔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3-5    文章录入:美术在线官微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点击链接进入微信专题:

http://mp.weixin.qq.com/s/-qWr82L8cvUrIcOwjGyygg

 

 

 

 

实际上,不用朋友推荐,我早已打定主意要写这么一位瓷雕艺术家。那是几年前,当我第一次踏入德化瓷雕艺人张昶林的“觉土窑”工作室时,我当即被眼前古典清雅、如诗如画、新颖独到的人物震到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参观过不少德化瓷的大师名作,喜爱的有之,但这种感受,还是第一次。

我没有想到,在这亦步亦趋、缺乏创新的瓷雕领域竟也有此等高手!从《中国舞音》到《唐伎乐》,从《四大美女》到《夜上海》,从远古圣人到名士英豪,张昶林的理解都非同凡响,超尘脱俗。古代仕女的典雅温婉,楚楚动人,一举手,一投足,都极具古典的诗意与意境,带着浓郁的中国文化的基因与符号,可谓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而那些圣人与君子,如老子、达摩,如伯牙、钟子期,如苏武、关公,则仿佛旷古未有,风烟俱净,一派大彻大悟的境界。李白的酒酣意满,自在逍遥;伯乐的以马为友,心领神会;弥勒的旁若无人,坦荡开怀;关公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皆溢于言表,令人过目不忘。

回想明朝何朝宗大师的时代,他的观音与达摩,以及文昌帝君等造像,真可谓化繁为简,寥寥几笔,吴带当风,尽得神采。人物之神态,气定神闲,泰然自若,风流自现。只可惜,大师一去,一骑绝尘,德化之神韵,难觅踪迹。如今,“觉土窑”一见,真是脑洞大开,有大师再现,恍若隔世之感。

纵观昶林造像,妙在形神,巧在用色。他汲古不拘,大胆开拓,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他的人物有传统,更有自己深刻的理解,不拘泥,不唯古,不落俗,开创出德化瓷雕人物全新的格局。他先从胎土入手,女求细腻洁白,男从粗犷灰黑;釉之讲究隨上,女施青白,淡雅明丽,男施酱紫,雄浑厚重。有单色之明净秀雅,有窑变之磅礴富丽,有巧思,有开掘,有深度,堪称造化之境也。

张昶林出生于世界著名的瓷都景德镇,自幼耳濡目染,喜爱书法、绘画、雕塑,后来又到景德镇陶瓷学院学习,偏爱文学与写作,对古典文学与诗歌情有独钟。这一切都似乎预示着他日后与陶瓷的缘分。事实也是如此,虽然他毕业后经历了一些波折,工作游历于闽粤等地,也结交了不少好友与人脉,但当他偶然有一天来到德化后,他便深深地被德化的瓷雕所打动,从此立志扎根于德化。2009年,张昶林创办了“觉土窑”陶瓷工作室,开始了与陶瓷难舍难分的一世情缘。

与景德镇不同,德化的优势是白瓷,而最突出的便是人物瓷雕。最初打动张昶林的也正是这些极具神采的传统人物造像,特别是这洁白无瑕的“中国白”所呈现出来的细腻与柔美,与他心中的文学理想、艺术之梦一拍即合。这不正是一首首“无声的诗”,一幅幅“立体的画”吗?张昶林由此开始了执着无悔的追梦之旅。他的一系列仕女与大唐伎乐作品,便是这种追求的最直接代表。这些灵感直追敦煌壁画和大唐陶俑的女性造像,或丰腴雍容,落落大方;或衣袂飘飘,楚楚动人;个个造型饱满生动,灵动流畅,一气呵成,真可谓“曹衣出水,吴带当风”。

特别是《中国舞音》,这组灵感来自于秦淮河的作品,更是高度凝练与概括,有极强的象征与符号意味。十里秦淮,六朝金粉,秦淮河,这条出现在无数文人笔下的河,它的纸醉金迷,它的繁华感伤,无不深深地扎根国人心中。浓浓的脂粉气息,忧郁的文人情怀,造就的是秦淮风月卓绝的风骨与无限的忧伤。仙乐飘飘,歌声画舫,吴音软语,这何尝不是秦淮河留给我们最深的记忆与想像。五位古色古香的女子,似乎从画家陈逸飞的笔下走出,四人手执琵琶、笛子、古琴、阮咸,一人执扇,轻扭腰肢,款款轻唱。这与其说是一组瓷塑,不如说是一幅细腻柔婉、清雅秀丽的中国水墨画,是一首首古诗词的再现,依稀中,似乎还能听见秦淮河畔咿咿呀呀的“杨柳岸,晓风残月”……

确实,张昶林的雕塑作品就这样深深地烙上了中国传统的文化基因,其作品大多取材于中国古典文学作品,如他的获奖作品《知音》《苏武牧羊》《大唐伎乐》《达摩东来》《达摩面壁》《诸葛亮》《十里秦淮情》等,无不深深根植于中华文化的基因与密码,浸淫于古典文学与诗歌的意境。诗意流淌,画风扑面,浓浓的新古典美学追求与取向。它崇尚简朴与自然,率性与随意,以写意或夸张的手法来强化人物的性格特征,追寻音符的韵律,赋予诗意的灵动,以达水墨的空灵与意境,真是道法自然,浑然天成。

毫无疑问,这一切都来源于昶林对陶瓷技法的得心应手,特别是对于陶土与釉面独特而精深的理解,造就了昶林瓷艺鲜明的个人风格。除了对白瓷的巧妙运用,昶林对当地的陶土进行配制和研究,从而烧制出类似于宜兴紫砂一样的颜色,这种颜色大大丰富了他的创作与想象空间。特别是在表达一系列男性人物时,这种陶土显示出来的粗犷与野性正好给了笔下的人物最好的诠释与注脚。同样,在釉面的处理上,昶林也是孜孜以求。他不仅尝试从各处陶瓷产地寻找灵感,寻访民间艺人,更是善于从传统中学习,一遍一遍,反反复复,直到发现最适合人物的颜色。从梅子青、月白、霁红到茶叶末,从窑变的瑰丽丰富到无光釉与无釉的素烧,从低温到高温,昶林可谓一一尝试,力求最完美最和谐的效果。

如《达摩东来》《达摩面壁》《知音》《苏武牧羊》等获大奖的作品,就无不是这种精益求精的结晶。《知音》以创新的紫砂色陶土为骨肉,以茶叶末釉为衣,身上的衣褶如水纹倾泄而下,两人皆坦胸露脐,不施釉,身材高大修长,大胆夸张,有一种旷世高古之风扑面而来。伯牙抚琴,安详自在,宛入无我之境;子期昂首抚须,侧耳闭目聆听,仿佛渐入高山流水之佳境。

在我看来,这些古代的圣人与英豪无疑承载了作者更多的理想与寄望,也更能代表作者的成就。虽然仕女系列可能更得观众的宠爱,也更有市场,但作为一种思想的表达,这些圣人与英雄的刻画无疑更生动,更有震撼力。无论是达摩还是老子,无论是苏武还是关羽,无论是诸葛亮还是李白……都透着作者深沉的哲学思想与深切的历史情怀,还有那挥之不去的文学情结。与昶林接触多回,但都鲜有谈及艺术的理想与追求。但我深知,在这些人物身上,昶林表达出了自己的追求与梦想,也寄寓了他深远的期待与忧思。而这一切,因为市场与经济的裹胁,正是当代瓷雕艺人所最缺乏的。

正是因此,我看到了昶林不可限量的未来。昶林是个文学功底精深、长于思想的瓷雕艺人。他不拘泥于传统,更不随波逐流,不为金钱所动,不为外物裹胁,执着于心中的梦想,在缪斯女神的引领下,孤独而坚定地走自己的路。其中的甘苦,只有昶林自知。从关于他的一些采访笔录中,我看见了他对传统哲学、人文思想与艺术的精彩论述,虽然寥寥几句,但足见哲思与智慧。昶林热爱文学,崇尚写意,奉行简洁,力求创新。他把留白、飞白、藏风、气韵等表现手法加入陶塑泥性的思考和研究,将情感浓缩在“线条”之中,创造性地通过撕扯、刮划、褶皱、切割等方式凸显泥性的自然与空间的变化。更可贵的是,他从未停止开创的脚步,从不固步自封,自得意满,一个个题材,一个个历史人物,仿佛都是信手拈来,水到渠成。这一切皆随性而自然,轻松而不失大雅,无不彰显出大师的实力、才华与创造力。

大道至简,臻于至善。此等能工巧匠,一骑绝尘,假以时日,不亦大师乎?

 


 张昶林
1977年出生于江西景德镇,儿时便受陶瓷艺术的熏陶,1999年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陶瓷艺术专业。

主要成就:
中国福州第二届海峡版权创意精品博览交易会银奖;
首届“东方明珠杯”全国工艺美术传承与创新评选活动铜奖;
福建省第二届陶瓷艺术和旅游产品设计大奖赛金奖;
第十二届西部国际博览会四川文化艺术创意设计金奖。
代表作品:《中国舞音》、《知音》、《夜上海》等;

作者简介
傅翔,原名傅其祥,1972年生于福建连城,1994年毕业于福建师大中文系。曾获曹禺戏剧奖评论奖、田汉戏剧奖评论奖、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奖、福建省百花文艺奖、福建青年散文奖等奖项,著有《不合时宜的思想》《我的乡村生活》《戏剧的背影》《古砚》《闽戏小记》《小说手册》等。现为福建省文联艺委会委员、福建省青联委员、福州市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供职于福建省艺术研究院。

 上一篇文章: 备极工巧:闽南民间剪纸艺术研究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