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艺术资讯 >> 热点推荐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宋展生:大雅大美文人风 红杏后人出新意——花鸟画大师宋展生其人其画
【 作者:文/吴启钊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5-19    文章录入:宋展生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有位著名的美术评论家说,当今许多花鸟画家迷失了方向,失去了本源,在抄袭的基础上标榜传承,在艺术的表象里大呼创新,在浮躁中失去文化底蕴。我觉得中国花鸟画如果没有了传统的根基,没有了文化的底蕴,没有了对中国花鸟画史的深刻理解,再好的工笔也只能停留在概念上,只能停留在普通的视觉形象上。中国现今花鸟画坛不是缺乏传统,而是缺乏能够深入传统,出于新时代的画家。真正有这样笔墨驾驭能力的,还在少数。

中国著名花鸟画家且不说南宋的法常,明朝的徐渭,清朝的朱耷、齐白石、吴昌硕等等。当代的娄师白、崔子范、陈大羽等亦是成为一个时代的符号。他们的作品已经成为中国花鸟画史教科书里重要的篇章。近十年涌现出了类似霍春阳、喻继高、陈永锵、何水法、郭怡宗等花鸟画大师,各有特色,异彩纷呈。可是笔者总觉得当今花鸟画坛的“画室味”太重了。很久没有品读到在传统的骨子里开放着“飘逸、淡雅、大美”的花鸟画之作。

认识宋老先生已经有六七年。和蔼、热情、活力的骨子里透着客家人憨实的本性。而他的《宋展生画集》,顿时让我有如走出凡尘来到艺术的世外桃源之感。

 

品画先认人:客家人老宋

宋展生何许人也?在福建书画界,大家都尊称他为“老宋”,1946年生于福建上杭,客家人。笔名半醒子、舒一展,著名画家宋省予哲嗣,幼承家学,后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曾任福建省画院书记、院委、学术部主任。是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福建省花鸟画协会副主席、著名花鸟画家。

早先就听说宋展生为人豪爽好客,不好凡俗客套,常令接触过他的人“受宠若惊”。这一点在我与他头次相见中便体现的淋漓尽致。那是在一次画展中,老宋衣着简单,拎着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文件袋,精神矍铄,快步流星。来参观的画家大多认识他,亲切的叫他“老宋”,而他一一应和,笑容满面。时至午时,三两朋友在大厅里闲聊,老宋爽朗地说,一会是你们到我画室泡茶吧,我请你们吃午饭。因考虑到宋老师需要午休,我们改约在下午四时拜见。初次见面,宋老师的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让我们一点也没觉着他是个当过“书记”的大画家。倒觉得“老宋”这个称呼对他真是贴切。

下午四点,我们如期来到宋老师画室。宋老师递烟泡茶,说:“我爱种兰花,可是总是不开花,今天你们来了,兰花也开了。”茶过几盏,宋老师说,晚上我请客,老乡嘛,你把福州比较好的老乡多叫几个来,大家好好聚聚。”言罢开始提笔作画。

宋展生老师在福建书画界有口皆碑。此次相识,在我脑海里的强烈概念是“老宋、客家人”。

 

一鹤当先:唯我与忘我

宋老师素有“中国鹤王”之称,但是他从不以“王”自居。品读宋老师的鹤,你可以看到传统花鸟画里穿透出的一股强烈文人风。意境深幽,构图立意皆随心而发。触笔有利而洒脱,那种唯我的个性张扬而不浮躁。那种忘我的笔墨处处恣情。这或许就是宋老师为何把“半醒子”当作自己字号的缘由吧。

唯我与忘我是中国画创作的两种最高境界。唯我是一种个性的张扬,忘我是一种创作的心态。作画者要张扬个性,比较简单,而要达到忘我的状态,那是需要何等的修炼!如果可以将唯我与忘我结合,相信更是难上加难,而且,唯我与忘我的结合,不是个人意愿所能达到的。需要悟性,需要你豁达的心态、深厚的文化底蕴,不为世俗拘绊,不为金钱诱惑,不为名利所驱,大气大方,自信谦虚等等等等。

说宋老师是个画家,应该先说他是个文人,无论从他的个性还是学识中,给你的感觉他是个文人,而后才是个画家。宋老师的画作诗意洋洋,每一笔都是他激情的迸发。每幅画他都以自作诗句赋予了强烈的生命感和深邃的意境。

笔者见过不少鹤类画家,但是品读了宋老师的鹤,便有“看鹤归来再无鹤”的感觉。品读宋老师的鹤,你会有种“山不是山,水不是水”的体会,但是你已经被其意境所侵染,那种舒展的写意是传统写意花鸟的惯用手法,但笔墨无浪费之处,耐品耐读。宋老师的写意绝不是一种夸张,更不是一种表象,那是一种唯我和忘我结合而成的艺术精髓。

宋展生的画既不直白缺少韵味,又不会让人费解。在几十年的创作实践中,他秉承传统,开拓创新。在交流中,我们聊到花鸟画的工与写。工与写的碰撞,最高的境界是“有时无来无亦有”。宋老师早年潜心传统工笔,他说,没有良好的工笔基础,就不会有洒脱的写意,而如果不能超脱工笔,那充其量是个画匠。宋老师的作品往往有些小道具,而小道具的旁边是大手笔的濡染。这种自成一体的风格是几十年创作的结晶,是对艺术的深刻理解和悟道。

宋展生与著名词作家丁临川合作了一本《百花词画》,这是诗与画的珠联璧合。不仅是珍贵的资料性著作,更是一种艺术生命的在此体现。他们选取了厦门植物园100种花,每种花都以词以画赋予了生命和内涵。这就是艺术与生活的结合,难能可贵。

在一篇文章中,宋展生是如此表达他对传统与创新的观点的:“一切不被历史长河所湮没的艺术生命往往诞生于‘他杀’与‘自杀’的间隙之中。‘他杀’是东西方古今文化所构筑的围城,在这个围城里,一些从艺者进得去,出不来,泥古不化、食西不化,其艺术生命窒息于这个围城的樊笼之中。‘自杀’是画地为牢、作茧自缚式的艺术行为,其艺术生命奄奄一息于陈套、荒率、随意、熟之又熟的惰性、破碎、拼凑、移花接木、作坊式的重复。”可见,凡成大家者,要有多高的境界!

 

红杏后人:家学的使命与责任

为何称宋展生是红杏后人?这要从他的父亲宋省予说起。

宋省予,号红杏主人,宋省予早年专攻任派(任伯年)写意花鸟,后在广东结识张大千、高剑父、关山月等著名画家,从中吸取岭南派之精华。他不存门户之见,取精用宏,博采众长,在深入继承民族绘画艺术传统的基础上,学古而不拘泥于古,结合自己的创作实践,以及诗文、书法、金石等诸方面的素养,形成劲健、潇洒的画风。除精于花鸟外,在山水、人物、走兽等画作上成就亦高,草书、篆刻更有独到的功夫。正当其满怀信心为社会主义绘画艺术的发展贡献力量之时,遇上“文化大革命”的冲击,1966年7月20日弃世,终年57岁。

宋展生自号红杏后人,自然师承父祖,他精于花鸟,笔下的松鹤图出神入化,被誉为“仙鹤神笔”。1994年,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70华诞,由中国政府赠送的《万寿图》,就出自宋展生笔下,画中70只白鹤栩栩如生,令人叹为观止。

2009年,在第三届海峡两岸客家论坛上,福建省客家联谊会会长刘有长向中国国民党主席吴伯雄送了宋展生的力作《松鹤延年图》,与会人员热烈鼓掌,把现场气氛推向了高潮。2010年,宋展生的力作亦是作为最高礼物送给了台湾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先生。宋展生说,艺术是两岸交流的桥梁,作为客家人,作为画家,我愿意为两岸交流做出自己的贡献。

宋展生是背负着家学使命和责任的。他十分珍惜家父留下为数不多的作品。为家父宋省予建立一个“宋省予美术馆”是他的心愿。他说,这是国家文化的宝贵遗产,我们每个人有责任保护他。

宋展生常说,艺术当表现时代的主题,反映民族的精神。因此,与“小桥流水人家”的意境相比,他其实更喜欢辛稼轩所说的“相如庭户,车骑雍容,雄深雅健,如对文章太史公”的汉家气概。为此,他也有意识地将自己的艺术触角往上伸向秦汉,取其“大”的形式感因素,以赋予画作深厚宽大的胸怀和时代精神。鹤,是他多年以来常画的主题,他取鹤之圣洁、清雅、长寿的意象,或舞、或立、或飞、或翔、或啄、或扇、或食,或转颈整理羽毛,无一雷同,栩栩如生,表达了强烈的时代气息和他对美好人生的礼赞。

 

 上一篇文章: 阅水成川·5.15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毕业季”启幕,260余件毕业作品亮相
 下一篇文章: 相约在夏季 | 王来文:诗意原野,云水禅心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