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艺术资讯 >> 漆画资讯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面对当代艺术浪潮,他在大漆中寻找连接古今并指向未来的路径
【 作者:佚名    转贴自:雅昌艺术网    更新时间:2017-5-20    文章录入:飞寒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1985年,沈克龙进入进南京艺术学院学习,成为壁画专业的第一届学生。在当时,壁画艺术表现形式鲜活,多现身于首都机场、地铁等公共区域。随着公共环境的不断变化,壁画在材料和表现形式上需要不断探寻,沈克龙首要面对的便是对各种材料熟悉和应用,在学习实践中他意外接触到了大漆。大漆所具备的对环境的融合性、适应性和永久性与沈克龙的专业不谋而合,冥冥之中开启了他未来的大漆创作生涯。

数十年后的今天,沈克龙自诩是幸运的。因为机缘巧合,他能够在漆这种材料中冥冥地感受这种由古向今的传承。在他看来,楚汉漆器中的线条都是流动的,满载着自由的精神内核,流变的器形下充盈着的“气”,开启了沈克龙对于大漆的认知。

沈克龙多年来对楚汉艺术的陶醉与神游,常常在漆的调弄之间生发天趣之美遐思异想,同时感兴趣的还有西方抽象审美的愿望。他一直认为来自大自然的大漆材质,是最有深意的物质,它存在于东方,可以超然于世界,如同一种高贵的精神。工事与天趣是东方的追求和崇尚,大漆艺术代表了这种情怀,用真诚之心而为,循自然之道而作。

2008年起,沈克龙开始创作《汉赋》系列,他利用了传统的漆工艺,将自己对楚汉艺术的一种感受转化成今天视觉表达的途径和可能性。他把抽象感觉,凝固在《汉赋》这样的漆画之上,西望是为抽象绘画,东观竟是一品奇器,汉风因之沉潜,山中流淌出《汉赋》。

相比《汉赋》系列的流动着的磅礴气息,沈克龙的《观自在》系列则是繁中见约,多声部共奏而和谐相应。他书写性写意能力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可以通过时间节奏的熟练把控,使简载繁,或者使繁返约。隐约有形的菩萨造像通过阔笔写意的提练与捕捉,重重叠叠,仿佛万千佛境。这个丰繁的景象由于写意的节制、抽象的凝练、空间的流转,呈现了一种整体庄严气象的无尽与饱满,以至一丝俯视人世的温情与悲悯。

在北京大学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徐天进看来,沈克龙是一位既迷恋于传统文化,又不甘于抱残守缺的艺术家。在身处激烈涌动的各种当代艺术浪潮之中,他坚定不移地选择了“漆”这种最传统的媒材,尝试着把传统技艺及其所蕴含的文化精神转化为当代艺术形态的各种可能性,在经年累月髹饰和磨砺的过程中,似乎找到了一条连接古今并指向未来的路径。

尽管我们无法预测到沈克龙的下一件作品能够带给观者怎样的新感受,但能从他的创作随想录中,能够一窥沈克龙在大漆世界中的行走的足迹。

 

蕴含千载  漆似古哲

文/沈克龙

大漆的意义不仅是博物馆中所带来的美的惊叹,更是我们灿烂文明的重要佐证,深沉而魅力十足。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像东方文明星空中一个坐标,从苍古的初始指向期许的未来。
 
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大国,实际上首先可以贡献的成就是这文明背后的另一种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正如漆,她代表了东方先民对自然物性的独特认识与万物和谐共生的原则。

大漆的意义不仅是博物馆中所带来的美的惊叹,更是我们灿烂文明的重要佐证,深沉而魅力十足。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像东方文明星空中一个坐标,从苍古的初始指向期许的未来。
 
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大国,实际上首先可以贡献的成就是这文明背后的另一种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正如漆,她代表了东方先民对自然物性的独特认识与万物和谐共生的原则。

大漆蕴含了道性,体现智慧与哲思,培育了人性与美德争。
 
如果理解了传统精神的要义,对大漆材料的认识态度自然也就不会含糊其辞。物质上如果不纯粹,就不能上升到高尚的精神世界,犹如判别一位简单的素食主义者同一位真正的佛家之间的差别。漆的世界所以能精神饱满,蕴意深含,跟我们文明的崇尚和向往是一致的。

漆可以说蕴含了东方的文明与哲学。
 
大漆也给了我们理解和体验这种文明方式的机会,从而更好地理解漆与孕育的玄机。从割木漆液为始,(实际上不同地理气候及树种的漆体也早就提供和规定了以后不同的可能性,似为天命)由乳白转血红再转幽黑,辗转间的色彩变化,呈现了客观的生命气象。除漆外再无别物。再由液汁固化。其质坚虽不如石,而润可比玉,以至永恒。

楚汉之漆皿,有木胎者,而木尽腐,唯有脱衣如初,仿佛与时间同存。漆亦可独立为物(如脱胎者),也可包容万物(所以可以云雕、剔红、百宝镶类……)。铁类之物人漆可助幽为黑,即可状万物之态,又可抒肺腑意象。可泣天地,可通鬼神。
 
古语:生序有常,互利共生。以漆为媒,又如人与自然是一种最为友善的交流相处,也是我们人生观的一种参照。当下快速发展的社会,发展的本意又何在呢?

大概我们的文明一直就在意和欣赏生命的本意,最崇尚大自然的变化。太朴万象,阴阳互补,四时变化,五行相生。土可为陶,木可变纸,烟可为墨,脱胎换骨,羽化而成仙。所以能一次又一次从物质转化中升华到精神,生生不息,灿乎烂乎。
 
大漆与水墨、与陶瓷、与丝绸在精神上也很有意味地重合、妙契、酬唱和对语,是对道性自然的暗中度换。

但大漆古意深奥,并不是说她就没有未来。传统是精神活的流动体。在更加国际化和现代性上可保持一种辨识性。所以“漆艺”相对“当代艺术”而言,我认为首先是认识态度,保持对自然的敬畏心,对文化的尊重和理解方式。相对边缘及差异性,是漆的应有姿态。
 
在传统媒材中寻找现实的意义和表现上的自由性,实际上是对当下从事漆艺人的挑战。

选择了大漆的同时,也就认同了媒材的基本属性。尊重这种材质在传统中的创造与沉淀。所以,要有向新的气局。首先精神要有新气象,在这样深具变革的时代,东西文明交融之际,让大漆跟我们的文化价值发生更深刻的联系,蕴意深含的美学在当代更显意义,是我们的期许。

 

 上一篇文章: 古质今妍漆专场:定格清代至今漆艺发展的每一个“当代”
 下一篇文章: 刘传生:大漆家具等待“春天”到来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