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书法沙龙 >> 时事点评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叶林心:涵咏大雅,追寻高格
【 作者:林公翔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8-16    文章录入:叶林心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十年前,曾经由我的朋友余道伙先生引荐,到过叶林心在福州最繁华的津泰路的工作室。工作室里摆放的叶林心雕刻的琳琅满目的寿山石作品让我大开眼界,也让我领略了篆刻艺术别具一格的美,那一次林心帮我刻了一枚带生肖虎的名字章。还记得后来我主编的刊物曾刊发过叶林心刻的十二生肖章,那十二枚生肖章构思巧妙,挥洒自如,章法严整,开合有度,驾轻就熟,同样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十年过去,虽然不曾经常与叶林心联系,但偶尔会在报章上看到他的作品,听艺术界的人谈到叶林心。在我心目中,叶林心是一个非常勤奋的篆刻家,他能够认准传统的目标坚持不懈地探索,不跟风作秀,不追逐潮流,不哗众取宠,而是在一个心态浮躁的商业化时代里显现出一种常人难以做到的定力,专心于传统与经典的的理解和研习,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不久前,林心的“印品流韵——叶林心篆刻艺术展”在福州开展,同时,《林心印语》由西泠印社出版,使我有机会系统地观赏到林心近年来的篆刻佳作。这个展览形式新颖,别开生面,品位高雅;这本书内容丰富,装帧精美,印刷考究。可以说,这个展览和这本书全面展示了叶林心涵咏大雅,追寻高格的精深的篆刻艺术。

篆刻艺术,曾被人视作“雕虫小技”,但随着人们对篆刻艺术认识的提高,篆刻被赋予了全新的含义。人们惊讶地发现,在这只有方寸之地的印面上,竟葆有如此万千气象:有如一幅画,虽只是描绘在咫尺之地,却有万里之遥;有如一幅书法,能有“凤翥龙蟠”之迷人风采;有如一件雕刻作品,或“风樯阵马”,或风神典雅。这充分说明,篆刻艺术早已不是一般的实用刻字,而是具有与其它门类艺术有千丝万缕联系又能自立于艺术之林的艺术门类。

我一直以为,评判一个篆刻家的成功与否,其标准是多方面的,天赋、修养、技法、勤奋缺一不可。叶林心恰恰这四者皆备,因而才成就了叶林心独特的篆刻艺术。他师古不囿,以勤为舟,用敏感的心灵去体会并感悟中国篆刻艺术的博大与精深,经过多年的努力和吸收融合,他的篆刻作品已自成一格,表现出一种难得的气象。

叶林心的篆刻作品形式多样,表现手法非常丰富,具有鲜明的个人艺术特色。他的印作涉猎广泛,既融古玺、汉印、瓦当、封泥于一炉,又吸收了北印自陈师曾、齐白石以来以强烈个性注入印章的创作手法,每于空灵之处着手,疏可走马、密不通风、大开大合的章法,向我们展示了他过人的艺术胆略;对于篆法、刀法的运用更是烂熟于心,常常出奇制胜,新意迭出。

这是一个印人成熟的标志,也是其综合实力的再现。如“人生知足心常乐”“知者不惑”“意与古会”的厚重、“和而不同”、“石不能言最可人”“敏于事”的清秀、“即心是佛”“修己”“大美不言”的空灵、“守拙”“君子不器”“上善若水”的质朴等,均属巧属佳构,无论在章法、刀法、字法上都可看出他对篆刻艺术具有深厚的学养及对篆刻技法的灵活运用。

“散怀”是一枚椭圆形章,语出晋代孙绰言:“方解璎珞,永托兹岭,不任吟想之至,聊奋藻以散怀”,该印结体古雅,有骨有肉,在不平衡中找平衡,给人以灵动秀雅之感;“意与古会”是一枚仿秦代铜印的方形章,气势通达,用刀沉稳,秀逸精妙,印面文字三密一疏,避免了雷同。翻开叶林心的篆刻作品集《林心印语》,这样具有思想性、开拓性、前瞻性的佳作比比皆是,这些无疑都向我们阐释了他在艺术创作上的审美致思及其在追求完美过程中的艺术境界。

与一般人不同,叶林心的篆刻作品大多都雕刻在不同的精美品种石上,这里有寿山田黄石、芙蓉石、汶洋石、高山石、荔枝洞石、鹿目田石、善伯洞石、都成坑石,有西安蓝田白玉髓、巴林冻石、广东绿石、印尼金田黄等。这充分说明了他对自己篆刻艺术的自信。有自信才能不断前行,有自信才能不断站在更高的台阶上审视自我,赢得自我。

读叶林心的篆刻作品,似乎总可以看到他一丝不苟的创作状态,那源远流长的古人踪迹,似乎清晰可循。这里既有对商周金文、石鼓钟鼎、秦汉玺印、砖瓦镜铭的咀嚼,又有对吴昌硕、赵之谦、黄牧甫、邓石如、王福厂、齐白石等人篆刻艺术的消化。转益多师,始终是叶林心习艺篆刻的宗旨,静心戒躁始终是叶林心求真务实的态度。在叶林心的篆刻作品中,有一种扑面而来的书卷气,这种书卷气是一种内悦式的美感类型,它筑基于学养的优雅,情趣的高尚,格调的雅正,个性的谦和。正是来自于这种书卷气,叶林心的篆刻作品能从精微处着眼,于从容平澹处酝酿风云,故他的作品极耐品味。

“九层之台起于垒土”是一枚颇具书卷气的作品,施朱布白,别有情趣,整体大气而不呆板,能在平正的架构内营造出意味深长的情致。白文四字分布四角,其余作朱文,没有波澜壮阔的宏大起伏却有着闲庭信步的悠然;“德不孤”也是一枚书卷气很足的作品,刚柔相济,寓巧于拙,敦厚中有疏朗之致。

特别应该提到的是叶林心的鸟虫篆。 鸟虫篆,是中国篆刻艺术中的一朵奇葩,亦称鸟书或鸟虫书,其笔画屈曲如虫,是先秦篆书的变体,属于金文里的一种特殊字体。它是春秋中后期至战国时代盛行于吴、越、楚、蔡、徐、宋等南方诸国的一种特殊文字。其名在许慎《说文解字叙》中还被列为“秦书八体”之一,可见亦行于秦代。这种书体常以错金形式出现,高贵而华丽,富有装饰效果,变化莫测、辨识颇难。

宋代薛尚恭《历代钟鼎彝器款识》载有摹秦传国玺印文“受命于天,既寿永昌”,为记载中最早的鸟虫篆。汉代私印中相当一部分以鸟虫篆铸刻。清代以降,涉猎鸟虫篆的鲜有其人,直至近现代已故篆刻大师方介堪先生倾注精力于鸟虫篆印的研创,美轮美奂的鸟虫印,始突破世俗为印坛所接纳。

叶林心的“气象万千”“大吉祥”“行云流水”“自胜者雄”“道法自然”等都是别具一格的鸟虫篆作品。这些作品直承秦汉鸟虫篆之风绪,兼取东周铭文、秦汉鉨印、瓦当及装饰图案之精华,在文字构形上和表现语言上,让人耳目一新。

“自胜者雄”是一枚圆形瓦当形式的印章,屈曲宛转,通过笔画盘曲回旋巧妙分布空间,表面上看,字形繁复,笔画宛转,如春山雨后,鸟喧花媚,实则字法谨严。“行云流水”以横向取势为特色,字型周正,“形”与“水”二字的疏朗与“云”和“流”二字的缜密形成鲜明对比,虚实相生,在严谨的规则之下,隐含着多样的变化,错落有致,独具匠心。叶林心的鸟虫篆之所以有自己的面目,得益于其师韩天衡先生,而韩天衡正是方介堪先生的学生,也是当代鸟虫篆的一代大师。

在中国篆刻界,韩天衡的名字无人不知,他是中国篆刻研究院院长,西泠印社副社长。韩天衡曾给陆俨少刻过300多方印,给程十发刻过100多方,给刘海粟、李可染也刻过几十方。李可染、吴作人、谢稚柳、黄胄、启功、徐邦达,陆俨少、刘海粟、唐云等20世纪著名的书画大师,都用韩天衡为其所治的印章,这是少见的印坛风景。

作为韩天衡的入室弟子,叶林心是幸运的,但叶林心始终把这种幸运当作激励自己不断前行的强大动力。在《林心印语》的扉页,韩天衡以特有的韩氏书法专门为弟子叶林心撰写序言:“夫游于艺者,书人少于画人,印人少于书人,可见刻剜雕镌,施朱布白之为技之难能可贵也。林心仁弟淬砺于铁笔者三十余载,远挹秦汉法乳,近承皖浙妙绪,博采三代吉金,封泥,砖瓦等文字,循规审度,不染时俗,章法深稳,用刀俊爽,笔趣盎然。其为人诚实谦恭,从余游有年,孜孜敏求,学而问之。并旁涉六书,悉心摹古,兼采今瑜。熟谙明清印坛流派,择善而从,详加考评,且言之有物,语中肯綮。近者择其称意之作与印语,付梓刊行,将以就正同道。所望虚心受教,广汲众流,以臻其胜。爰缀数言,乐为绍介。”此序言简意赅,对叶林心多年的创作经历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充分表达了老师对学生的理解和鼓励。

以刀耕石,以印传情, 涵泳大雅,追寻高格。我一直以为,注重艺术修养的提升和精神境界的拓展是一位成熟的艺术家必不可少的修为过程,坚持从经典中汲取养料,入古出新应当是水到渠成的事。

叶林心的篆刻艺术有高古之意,有自然之味,有守拙之妙,有逸品之韵,穿行自由,任性骋怀,无所挂碍,在篆刻状态上进入了放逸之境。正因为如此,他的篆刻作品才犹如江南丝竹,一派优美流畅,富丽精工,不染尘埃,卓尔不群,让人久久沉醉其中。

【2013年7月8日于福禄坊意园】

 

林公翔简介
著名美术评论家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福建省美协理论艺委会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编审

 

 上一篇文章: 翰墨飘香 艺术人生——访书法家李木教老师
 下一篇文章: 艺无止境·追求更高——小议张朝晖书法艺术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