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国画沙龙 >> 国画论文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林启泉:简约入境 散淡抒怀
【 作者:林启泉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8-24    文章录入:林启泉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自开始从事水墨画创作,“简约”与“散淡”便一直是我追求的重要目标和希望达至的境界。对于这种目标的自觉追求,为我的绘画作品增添了无穷的生机,也使我更加深切地体会到中国绘画的艺术精神,更加喜欢那种简洁明晰、质朴与沉静的素雅画风。历史地看,“简约”与“散淡”的审美思想与精神境界,与庄子“虚、静、明”的美学精神是一脉相承的,是中国画传统审美系统中重要的美学思想,它们也同时构成了画家在绘画艺术创作中一种基本的人生态度和价值选择。至今,其对中国画创作的影响力仍不可低估。增加“简约”与“散淡”的思想意识,强化这种审美情趣的涵养,对于创作有高妙境界的中国画作品无疑是不可或缺的。

每一种审美境界与审美精神的体现都是以相应的文化精神和生命理想为支撑的。简约的审美境界是在审美主体观察、体验生活,领悟艺术创造原理后产生的情趣和思想,是艺术家智慧的结晶,也是艺术家心智、灵性和感情的自然流露。简洁明晰、朴实无华,也含有沉静与雅淡之意,便是这种精神和品位的体现。早在先秦时代,老子就揭示了“少则得,多则惑”的人生哲理,在魏晋时期这一思想更发展成为盛行一时的简约审美风气,且转化为这一时代的重要的审美精神之一,文人墨客品藻人物、创作诗文、绘画等都崇尚简约之美,追求清新自然、迹简意丰、含蓄隽永的审美情趣。其后,宋代文人作画同样以简为贵,黄宾虹说:“北宋人画,法简而意繁,不在形之疏密,其变化在意。元人写意亦同,以少许胜多许法也。”尤其到了元朝南宗画在笔简意高、理趣横溢上步入高峰。明朝董其昌更是深知简约得英华之理,他说:“子美论画,殊有奇旨,如云简易高人意,尤得画髓。”①恽格也曾说:“画以简贵为上,简之入微,则洗尽尘滓,独有孤迥。”②综上所述,“尚简”这一审美趣味在中国画审美体系中的地位可见一斑。这种趣味长期左右着画家的创作意念和创作形式,并因其而影响产生了大量经典作品。如:顾恺之的作品张彦远就评说“迹简意淡而雅正”,倪云林、董其昌、八大、石涛、弘仁、齐白石等人都创作了大量迹简意丰的经典作品。众所周知,创新孕育于对传统的继承和改造之中,绘画创作亦然,崇尚简约的审美传统在当代画家的艺术创作中不仅不能抛弃,而是要在继承的基础上注入更多的当代人文精神,丰富其涵养。

需要强调的是,简约不是简单的摹写,也不是简陋肤浅,而是经过不断提炼形成的精约简省,在实现形象到意象转换的基础之上提升审美品位,是“质而实绮,癯而实腴”(苏轼),是“删繁就简三秋树”(郑板桥)。欣赏简约的审美情趣就是“初如食橄榄,真味久愈在”(欧阳修),富有言外之意。

为人的繁与简直接影响到对简约审美境界的追求。如果心中填满了名利世故,未留下一片虚灵之地,“罗万象于胸中”而欲在作品中抒写性灵,开辟简约、沉静而雅淡的境界是很困难的事。此外,更不能苟简自便,不然只能使作品日趋浅薄与粗俗。所以,简约的审美境界涵养要求审美主体应顺其自然,要从尘俗中得到释放,与自然更加亲近、和谐,超越世俗的欲望,习惯于在宁静淡泊的生活中妙悟,从容淡定,心气和畅,笔随心走,才能有效地迫近于“神”的真致,表达生命之意蕴,这样便能够不期简而简,使作品既能拒绝世俗的艺术形式,避免沦于浅薄与粗俗,又能在意象表现中做到“妍而不甜”、“纵而有法”,画面中的形象不矜而妍、不束而庄之感,现不轶而豪之气,使之观之有境,品之有韵,形成笔简形具、迹简意丰的艺术效果。

如果说简约的精神境界使我得到品位和精神的提升,那么散淡的精神涵养与审美趣味是我实现抒情写意的有效保障。在我的水墨绘画创作实践过程中,始终要求自己处在一种不急不躁、悠闲自在、宁静从容、虚和淡泊的散淡境界之中,在这散淡之境中去感受和表达生命的意蕴,从而给观者呈现出一种简约素雅、沉静淡泊、从容闲远的艺术品位。所以我会经常地去感悟那种散淡的精神境界,这让我从从容容,放得下,舒的开,有开阔优游的空间,心灵腾挪的天地。

“散”不是松散、散漫,是舒散,是率志委和、理融情畅,随意所适,也含有任气之和畅,任情恣性之意。“散”也包含去秩序,意味着变,是“从秩序中超越,从形似中超越,从法度中超越”。③是对古板僵滞形式的新变。“淡”是超越尘俗的审美境界,作品中的“淡”要看能否泯除人为刻饰之迹,涵融生命意蕴于自然之中。其体现在作品中的便是“韵”,如雅淡之韵、平淡之韵、玄淡之韵、清淡之韵等。“淡的天骨应自高洁虚静的心灵中来。高洁虚静的心灵是忘掉自己的一切,忘掉世俗所奔竞的一切,所以他便会投向自然,涵融自然。”④散淡,是精神、情感与审美需求最自由朴素的存在方式,是“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精神境界,是一种超然的宁静。也就是以“虚、静、明”之心去观照自然,超越尘俗世界,摆脱习惯、欲望给人的束缚,由有限通向清明澄澈的无限世界,洒洒落落,潇潇散散,事过而不留心,赢得自由从容的心灵。散淡的精神境界能让人们涤除机心,使人在生命低谷中保持平静,在逆境中不迷失本真。中国画家以散淡的精神境界去感受审美世界,充分融入自身精神体验,在行笔淬墨的艺术表现过程中笔简意深、回环自如,无不入妙,画面则呈现或恬淡渺阔、萧条淡泊而韵漫境足,或笔简意深、炼洁飘逸、平远境足而给人以清新明澈、旷达闲远、舒散放逸之感。

在我的水墨画创作实践中,所追求的散淡之美就是不忸怩、不造作、不虚张声势,在作品中展现中国绘画平淡天然、空灵悠远、静谧幽深等美学风尚。当然也含有像朱良志说“散淡之美,在散中有紧,放中有收,散缓中有奇崛,澹荡中有波谲”⑤,以丰厚散淡气息的审美境界。

简约与散淡的审美情趣和思想境界是在审美主体以共同或相近的心智和性灵,互为映衬、互为交融,使每一个绘画的表现语言都能有效抬升绘画作品的品位与境界。如笔墨的简约与散淡之美不仅仅是技巧的问题,更重要的应当是与审美主体的心性和审美涵养紧密相连的。因笔墨本身是不具有简约的品位与散淡之美,它的简约与散淡只有在审美主体以简约和散淡的审美思想与精神境界氤氲之下,在心无负担,笔无重缚,全身心自然释放的情况下,笔墨回环自如,使线条与形体、形象与意象、虚与实同笔墨的有效契合才显现的,这就是所谓“自然天成”。当然简约与散淡的审美理想从偶然性到必然性的实现,除了心性与涵养以外,还必须通过审美主体对生命意蕴表达的不断重复实践才能达到。

简约入境,散淡抒怀。追求简约能提升作品的精致品位,追求散淡使写意的审美境界得到更加灿烂的释放,这一目标的实现,要求画家既要继承传统简约与散淡的美学思想,又要有所超越,以当代人文精神升华自我,从而使其审美精神的内涵更加深厚。我现在作画,不管写生还是创作,都不先起草,意在让本真与率真更加顺其自然地有效释放,散淡中使新的生命意蕴在笔墨的恣意铺陈中呈现。虽然不能每次都成功,但是在每一次闲散淡泊、从容的铺纸陈墨过程里面都有新的感受与收获——就是更加迫近生命本真的神韵,使画面溢散出率真之美,洒脱自然之美,清雅飘逸之美。诚然,每一次淋漓尽致的释放,都是在广收博取之后的呈现。这就是“简约与散淡”的精神因素和强大的审美文化内涵给我带来的无穷启示和滋养。

 

参考文献:

① 葛路,克地《艺海捉象》,安徽教育出版社,2013年,第136页。

② 徐复观《游心太玄》,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第208页。

③ 朱良志《真水无香》,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第121页。

④ 徐复观《游心太玄》,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第221页。

⑤ 朱良志《真水无香》,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第137页。

 

林启泉,男,1969年出生,福建武平人。现为龙岩学院艺术与设计学院副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主要研究方向:中国画。

 

 上一篇文章: 论华喦写意花鸟画中的隐逸情怀
 下一篇文章: 兰华生:工笔花鸟画“写心”思考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