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国画沙龙 >> 时事点评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卢清:从心所欲的艺术
【 作者:林公翔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8-24    文章录入:卢清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我认识卢清已经20多年了,可以说,卢清是我“很老很旧”的朋友。当年,在得贵巷的老出版社大院,位于东南角的海峡文艺出版社小楼,我常去拜访卢清和一群编辑。特别是四编室,施群、茅林立、阮旭和长辫子的吴珊珊等后来都成了我的好朋友。那时,卢清是海峡文艺出版社的美编。那幢上了年纪的有木楼梯的三层灰色楼房,至今印象很深。

很久以来,我一直都想为卢清写一篇评论,但一直没有动笔。我以为,卢清是一位非常勤奋的人。非常勤奋的人可以分为两种:一是那种很努力,将头埋于故纸堆中,笨鸟先飞的人;另一种则是像卢清那样的人,勤奋,但却很机敏,目标明确,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什么时候出手,什么时候放手,什么时候收手。

卢清出道很早,在福建美术界,他始终非常活跃。早在1985年,他还就读于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期间,就组织了当时福建省颇有规模的一次现代艺术展——“绿草地”画展。“绿草地”画展颇像福建版的“星星画展”,由于其前卫的身份引起观众的注目。1988年, 卢清参与了由福建青年杂志社组织的“台湾海峡两岸行”大型写生活动,这项活动当时影响很大,是全国打“海峡”牌的较早的一项活动。

活动历时一个月,一群年轻的画家一路走,一路画,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参加“台湾海峡两岸行”回来后,年底卢清在福建省外贸中心展览厅举办了《卢清现代剪纸艺术展》,该展由范迪安主持,引起美术界同行极大兴趣。他还赴杭州参加由西德、中国、瑞典、荷兰青年画家联合组织举办的“杭州8·8国际交流展”。1990年,  卢清在福州成功地举办了第二次个人作品展。这些艺术活动足以证明卢清是一个创作思想极其活跃的青年画家。

在我看来,卢清的艺术是一种从心所欲的艺术。艺术能够达到从心所欲,是一种境界。从心,是从自我之心,由自我出发,而不是从他人之心。从心所欲,是一种自由的境界,这其中有一个驾驭度的问题。从心所欲是看你是否按照心的驱使去创作,有些人虽然从心所欲,但这个欲,不是艺术的自由度,而是欲望。名利这个东西,我们不能回避它,每个人都是需要的,特别对艺术家而言。但当你构思一件作品的时候,如果总是从欲望出发,而不是从心灵的自由出发,那么,你便不会出好作品。因为当欲望充斥了你的内心,你的作品肯定不会有高度。

在卢清的作品中,总是葆有一种纯净的东西,这种东西更重视对内心静观的认知和体验,它是对内心自由度的追求,而不是从欲望出发。因此,卢清的作品既很现代,善于用现代的眼光审视当下世界,又能在优美的意境中力图呈现心灵的图景和东方的情怀,构建了一种属于自己的独特的叙述方式。我曾在卢清的《意象》一书中这样写道:“卢清的作品冷艳而不轻佻,夸张而不出轨,随意而不混乱,情色而不色情,大胆而不无节制”,这正是卢清作品从心所欲而达到的高度。

在我看来,卢清的创作经历了整整三十年的探索,最终完成了自我的凤凰涅槃,从最初的自我的情绪表现走到今日的抽象的符号集合和理念诉求,对艺术家个人而言,这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但却是一个生命的升华过程,艺术获得长久价值的过程。

以历史的眼光来看,卢清的创作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一是他的现代剪纸阶段;二是他的艺术插图阶段;三是他的现代艺术挂盘阶段;四是他的现代人体线描阶段。

现代剪纸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它的探索和发现的实验精神,现代剪纸又是一门实验性的艺术。剪纸在当代的概念是一种表现力很强的艺术构成。在选择材料和处理材料的过程中,艺术家的兴味既在于对材料价值的发现与认可,又在于构成情感倾向的意蕴。卢清的现代剪纸从民间剪纸中汲取了大量营养,但又与民间剪纸拉开了距离。例如,他巧妙地用手撕纸,用现代艺术观念加以诠释传统的意象观念并将其运用在基础造形中便是一种创造。

“意象”这个概念是中国古典美学范畴里的一个学术术语,它被广泛地使用在对中国古典文化艺术的批评之中。意象境界的精神本质,就是人对自然的一种态度;反映在艺术创作方式上,它是一种创作思想和创作方法。在艺术的表现方法上,意象就如同介于具象与抽象的一座桥梁,意象给艺术家提供了更大的想象空间和表现空间。

在卢清的现代剪纸中,对意象进行了恰到好处的变形,这种变形看似有悖常理,却又总是可以被我们接纳。这种意象性解构造型,在我国古代汉像石和民间剪纸中常能见到,在毕加索的立体主义的作品中也常能见到。卢清的现代剪纸,常透着立体主义解构的影子,它更是意象造形的创作理念在其现代剪纸上的反应。

塞尚曾说过,艺术不是客观物象的简单的再现,而是在客观物象中按严密的秩序,然后重新构成画面,从而创造出新的“客观物象”。所以,卢清的现代剪纸的意象造形既保留了现代剪纸创作的意象性和纸性特性,又能从整体入眼,大处着手,不拘泥于事物的琐碎细末,特别强调对物象轮廓的影像塑造,抓住物象最富有动态情感的形。这是卢清现代剪纸意象造型的最大特色所在。

艺术插图是卢清最擅长的。卢清曾经担任多种杂志的美编,这使他有机会创作大量插图,也使他的与众不同的个人化的插图艺术得到了最大的发挥。

众所周知,视觉文化已成为当代文化的主流形态,对人们耳濡目染,影响深刻而持久。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从视觉文化的角度去阅读,可以看出人们的阅读行为在发生转向:由基于印刷文本的阅读逐渐转变为基于视觉图像的解读,由此引发阅读对象、阅读方式、阅读性质以及阅读心理和功能价值等多方面的重大嬗变。而插图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越突出。

其实,插图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美学性产物,和诗歌、舞蹈等艺术形式一样,是反映人的内心情感的一种表现形式。例如,几米就认为应让插图成为另一种清新舒洁的文学语言。在几米的作品里,总是营造出流畅诗意的画面,散发出深情迷人的风采。几米的故事引领着每一位欣赏他作品的人看到并相信世界上的美与善,同时也反映了现代人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因此每个人都能在他的故事中找到一个映照和寄托,或许这就是几米作品的迷人之处。

卢清的插图艺术最大的特点是它的简约性。从他的大量插图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的绘画天赋、独立思想、丰富创意和娴熟的造型技巧。我以为,艺术家之所以为艺术家,就在于面对繁复杂乱的自然形态有一种删繁就简的能力。现代插图的创作过程其实也是形态语言的简化过程。卢清的插图没有程式化的东西,也不拘泥于写实,他擅长以简洁娴熟的黑白画来达到他特有的动势传情和画面构成。卢清的插图总是充满了夸张变形,但分寸拿捏得当,无怪诞杂乱之弊。

正因为卢清持之以恒的努力,他的作品频频获奖。1991年,他的作品“一夜歌星”获福建省插图艺术一等奖;1995年,他的作品《囚犯》获华东地区装帧设计插图艺术一等奖,《金瓯缺》获第四届中国装帧设计艺术展优秀奖,《东方文学史》获第四届中国装帧设计艺术展优秀奖,《红楼梦》入选第四届中国装帧设计艺术展优秀奖;1996年,他的作品《摇滚歌手》获福建第六届装帧插图艺术一等奖,《担忧》获第四届中国装帧设计艺术优秀奖;1998年 ,他的插图作品《囚犯》获华东地区装帧设计艺术一等奖 ;1999年 ,他的 作品《芳草地》获福建第七届书刊插图优秀奖,《第二职业》获福建第七届书刊插图优秀奖;2000年,他的作品 《中国结》获第五届中国装帧设计艺术优秀奖, 《世界珍闻大观》获第五届中国装帧设计艺术优秀奖......

卢清曾出版过一本画册《卢清现代挂盘艺术》,挂盘艺术是卢清的一种探索和尝试。对艺术而言,当形式的创新不再作为目的的时候,改变交流方法与传播方式就变为艺术推进的可能性之一。形式不再是一种绝对的权利美学,虽然它需要在交流中携带美学;形式不再是态度的结果,而是态度本身就是一种形式。

对艺术,卢清总是充满了热情,并且将这种热情转化为行动。对挂盘艺术的尝试和探索就是卢清的可能性的艺术态度的表达方式之一。夸张和变形是卢清现代挂盘艺术的最大特征,也是卢清现代挂盘艺术常用的一种艺术表现手法。夸张与变形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艺术手法,在卢清的现代挂盘艺术创作中,他不仅传递自然形态中客观物象对你产生的某种感受,他还同时借用某种表现手法去强化你的这种主观感受,从而使你的情感得到宣泄。

最后我想说的是卢清的人体线描艺术。我一直以为,卢清的人体线描是卢清近期艺术的可能性的突破之一。他的线描作品具有震撼的力量,而且颇堪玩味。卢清的线描作品多以女性身体为主要符号,他笔下的女性丰腴饱满,可画面中女性的脸要么被省略,要么被某种意象掩去或替代,只留下最具女性特征的身体器官,画面中异常突出的女性躯体和一种内敛的神秘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

翻开他的线描作品集《意象》,你会有一种波涛汹涌的感觉,那些由线碰撞出来的女性身体具有独立的审美价值,更有第一次所未曾触及到的独特感受。任何一件作品都脱不开作者的个性,纵观卢清的线描作品,我们可以看到,他的每一件作品的生成过程,都是一个始终尊重自我和内心的感觉,依照自我心理的流向发展形式的过程。他对女性人体是熟悉的,正是这种熟悉,使他总是能够捕捉异样,放大偶然,将个体生命中的偶然异样,变成洞察生命存在的某一侧面的契机。

他对画面中模糊而生涩的触觉力量的渲染,那种回避惊心动魄之后的平静,那种令观者似懂非懂,似曾相识的暧昧感,都让人浮想联翩。

从卢清的线描画可以感触到他骨子里对自己的“放纵”,画面细腻而敏感,没有按照所谓流行的图式去“拷贝”,而是以对绘画本身的敬仰和内心的感受出发,完成自我的创作。那些旖旎的线条是他的“造梦空间”,他从心所欲,为自己的感觉和思想脱下所有不必要的伪装,赤裸上阵。只有身心与艺术融为一体的人,只有不安于某一种形式,不固守某一类风格的人,方能在自己的笔下,呈现如此多姿多彩的生命颂歌。一般意义上而言,卢清的线描只是视觉上的东西,而我却认为,卢清的线描是用一种视觉的表现方式达到感官和内心的双重震撼。

艺术家的成长之路从来都不是单一的线条,而是一个精神世界不断成长、不断丰富的过程,是内心不断强大、优胜劣汰的过程。对卢清而言,从心所欲意味着旧的在消解,新的在建构,意味着华丽的转身,灿烂的蜕变!


【2013年10月6日于福禄坊意园】


林公翔简介
著名美术评论家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福建省美协理论艺委会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编审

 

 上一篇文章: 邓伯元:“鸡王”眼里的乡野世界
 下一篇文章: 张永海:有力单纯,志归完璞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卢清:从心所欲的艺术[卢清]

  •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