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书法沙龙 >> 书法杂谈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一个书法爱好者的诗意人生
【 作者:巴客(郑国锋)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9-5    文章录入:张朝晖书法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一个忠孝两全、待人真诚、性情温和的好男人。一个进入大公司核心管理层的白领。一个勤奋笔耕的书法爱好者。一个总是带着谦和笑容的你的朋友。一个………,毫无疑问,在很多人眼里,张朝晖,这个虽有些瘦弱但目光坚定的闽南中年男人,是这个社会“疑似成功人士”之一。从哪一天起,而且究竟为什么,他又成为一个令周遭的人们赢得尊重的习诗者?

    与朝晖结识多年,最早是因由于工作联系,而后因投缘而成为私交绵延的朋友。这些年,其实我只知他拜名家为师苦练书法,直到有一天突然收到他的诗稿,我略为吃了一惊。也不必奇怪,当下的漳州乃八闽诗歌重镇,享誉至今的“新死亡诗派”即发端于此地,而中国诗歌界耳熟能祥的道辉、子梵梅、安琪、林茶居、冰儿、老皮、康城、黑枣等等,均产自该域。接触得多了,激发出朝晖的诗心,不是没有可能。不过,显然我不能就此发问,否则在情绪的深处就会多出一口媚俗的陷阱。

我们且听听朝晖的说辞:“我只是一个在语言的黑夜里追寻光明的孩童,被一些语言的碎片击中,生存充满危险,而诗歌却奔涌而出……”或许,他写诗,表明着他沉静中的形而上学的反叛器质。书法,不是他解决对世界的陌生感的唯一方式,还沉淀着他日渐觉醒的个人意识。那些威胁欢乐的东西潜伏在我们四周,永远存在,但人们未必都看得到。正直的良心,会使他的立场站在芸芸众生的苦难者一边,用信念分担他人的苦楚。人身上是否有一直都需要捍卫的东西?有。那就是尊严与自由。那么,不否定现实中的一切,以其人道主义理性和积极的人生态度参予对秩序的追求,也就是他作为一个进入诗歌现场的观察者的热诚的责任。

    “我想从深夜突围 / 与那些醉汉结为兄弟”……我们这一代又一代被剥夺了信仰的人,存在着看待世界与人生的良心问题。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热诚的责任?我们也许不知道自己的堕落,但我们知道自己不是这个荒缪人世的局外人。悲剧意味的是,我们放逐自己的青春,却找不到理性与光明的王国,因为我们与历史有着重重误会;我们不停地重复着西西弗斯的用心与努力,但有时成了自己内心的反判者。加缪说,“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的平稳性难免崩溃”,伪装终会揭去,回归心灵故土却遥遥无期。好吧!我说,朝晖不是那种与社会规范格格不入的人,却更能感受到人性中最冷僻的部分;他也许夜深人静之时感知到了人类与生俱来的孤独无依,但他对自己的忠诚永远不变:在对善与恶、道德与非道德、生与死、穷与富、博学与无知、确定与飘渺的思虑里,他的执着与激情,要献给麻木不仁的、无依无靠的族类。他在他的景色里向我们传递的情绪,要用于证实那些真实的假设。

“我不想刻意避开人流 / 然而 / 我也不想被人发现”。对世界的陌生感,使人人的故乡成为异乡,谁能看清互联网世纪流行于当下世界的娱乐情怀?这就是现实世界,我们敬重诸神,却带着最功利的想法点燃香火。就像西西弗斯,第一次把巨石推到山顶时,以为成功,因而欣悦。然后就有了沐浴阳光、滋润流水的重重愿景。但是终于发现,你的企图与你面对的现实可能极不相称,夜色茫茫之中,内心难免恐慌。人与人、与社会、与自然的关系,都很荒缪;那些人心可以体验与经历的,意义、价值、理念、情绪、胶着、绝缘、转换、断裂,意识与冲动、烦闷与疲乏从何而来?世界对人类的原始敌意永远存在,人的基本属性就是时间,人只在时间中生存。为了什么,人世中要经受着无止境的惩罚,只因你并不知情的原罪。但人却是无辜的。

“而你破碎的笑容 / 把我领向没有归期的流浪”,一旦认知命运并且无能为力,难免使人陷入忧郁。那么,发现人生的重负之后,就会企求付出代价,使生存状态得到逆转。如果可能,这些诗稿,就是留给后人的幸福手册。如果可能,在活下去的日子里相信自己的判断,享受自由。如果可能,绕过价值判断和理性废墟,以乐观的态度应对悲观的结局。

雅斯贝尔斯言,“人的烦恼是面临必须作出选择时的迷乱与战栗”;而在萨特的笔下,人的外部世界是“昏暗的”、“不透明的”、“不合理的”、“无变化和荒缪的”。那看不见、摸不着的力量,到底是什么?用什么来表现我们的生活本质以及自我心理体验?在朝晖这里,“我把一切都倒过来看 / 因为今天 / 我将变得更为明智”,当科学被看清其假说和盲目的理性的面目时,我们到底要做追求爱的享乐的唐璜、体验人生的演员,还是选择历史放弃永恒的征服者、描绘荒缪的艺术家?困窘,但不逃避;解救自我,却未必要挑战人性极限。

就朝晖的诗写而言,他可能还避不开那些一般习诗者的通病,比如一些诗句形式陈旧、意象简单,比如语言过于日常化,比如看起来还真像“碎片”等等。但这些在我看来并不重要,因为这是他作为一个“社会人”的诗意人生的重要构成,是他的内心在世界的流动中寻找归宿的音符。

                                                   ,福州。

(巴客,中国反克诗群成员。居福州。毕业于复旦大学。曾是时政杂志编辑、记者,着有新闻深度报导、时政评论、随笔约200万字。现从事网络工作。诗写历史20年以上。作品集有《迭影》(1986年),《蓝色孤独》(1999年,海峡文艺出版社),《随风而逝》(2001年,香港荣誉出版有限公司),《巴克诗选(2008-2010)》(2010年,香港中国理想出版社),《世界吊在哪棵树》(2012年,反克文丛),等等。QQ:383447397 邮箱:383447397@qq.com)


 上一篇文章: 日常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