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艺术资讯 >> 雕塑陶瓷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一方古窑话沧桑——南宋皇族与德化瓷器的亲密接触
【 作者:佚名    转贴自:弘博网    更新时间:2017-10-11    文章录入:飞寒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

  屈斗宫(国家文保单位)——这座曾经成就千年海丝文明的德化古窑,静默地卧趟在德化县城东隅宝美村的山坡上。谁曾想,近千年前,这条古龙窑烧制的瓷器,或进入南宋赵氏皇廷,或通过古海上丝绸之路销往世界各地,繁盛一时……

  然如今,朝代更迭,南宋皇廷已消失于岁月的烟尘之中,当年与古海上丝绸之路文明有关的人、物早已灰飞烟灭,千万艘海船早已枯烂消亡,甚至,当年的刺桐古港具体所在都缈不可知!那曾经齐名埃及亚历山大港、享誉世界的古海港已若南柯一梦!余下的,是我们只能借由那无数映照历史的陶瓷残片,和这默然静立的窑址废墟,穿越时光隧道,去重温那令人唏嘘的千年海上丝绸之路的繁华旧梦,以及南宋赵氏皇族那段颠沛流离的历史,以解开这恒久的迷思……

  靖康二年,金兵入侵,汴京失陷,宋徽宗、钦宗二帝,连同后妃、金银财宝等被掠往金地,北宋灭亡。宋室南渡,迁都杭州。专门管理赵宋皇族事务的“南外宗正司”,几经迁徙,于建炎三年(1129)十二月,迁入泉州。泉州是南宋时期最大的宗室聚居地,“南外宗正司”成为实际的赵宋皇室宗亲事务中心,尽管它远离首都临安。

  当时南宋朝廷将东南沿海的泉州作为“南外宗正司”驻地,是考虑由于福建山峦叠嶂,不利于游牧民族的长驱直入,且游牧民族不善于海战,一旦战乱,可退撤海上,因而将宫廷皇族驻地于东南沿海泉州。既为安全因素考虑,又为日后南宋将经济中心设立泉州带来积极作用。

  “南外宗正司”入迁泉州时,先将原“旧馆驿内西侧的泉州添差通刺厅”改成皇族居住地,“南外宗正司”司署则设在古榕巷内之"水陆寺"中。首批入迁泉州的宗室子弟仅349人,其后日益蕃衍,最终居住泉州皇族宗室近四千人之多。“宋室南渡刺桐新,凤凰冢上卧麒麟,至今十万编户满,犹有当年龙种人”是当时的历史写照。

  “南外宗正司”的驻地泉州,及赵宋皇室这个特殊群体的繁衍生息,对泉州的政治、经济、文化、海贸等方面都产生了巨大影响。 他们从中原地区带来先进生产工具,带来罗、绢、纱、陶瓷等新产品,传入制瓷、织、绣、染色、印花等先进技术,以及先进中原文化,大力促进了泉州经济文化的发展和海外贸易的繁荣。

  由于中原战火连连,原北宋的五大窑口:钧窑、汝窑、官窑、哥窑、定窑及大批民窑在短时间内关停、消失。大批的窑工流离失所,随着政治、文化、经济中心的南移,大批的文人雅士及陶瓷工匠为逃避战乱,亦举家南迁入闽。南宋初期十几年间,宋高宗赵构为躲避金国女真族的追杀,一路逃亡,几经波折,最后定都杭州后,才迎来一百三十多年的南宋偏安一隅,政局稳定之时,也正是经济发展与文化中兴的最佳时刻。

  随着政局的相对稳定,这些栖居泉州的赵氏皇族习惯了以往的奢靡生活,庞大的生活费用,除朝廷少量补贴外,大部分是由泉州地方财政承担。为了解决皇族高昂的生活费用,泉州府大力发展海外贸易,使一度由于北宋灭亡而处于下降趋势的泉州港,又重振雄风。这个时期,陆上丝绸之路由于连年战乱,北方各地被西夏、辽、金等游牧民族控制,贸易实际已经中断。伴随着我国造船、航海技术的发展,我国往东南亚、马六甲海峡、印度洋、红海,及至非洲大陆航路纷纷开通与延伸,海上丝绸之路终于替代了陆上丝绸之路,成为我国对外交往的主要通道。

  由于“南外宗正司”的入迁,一部份皇室宗亲担任海贸事务管理官员,另一大部份宗室人员直接或间接参与海外贸易。南宋时期从泉州港输往海湾地区的阿拉伯国家的大宗货物,主要为陶瓷,因此,南宋时期的“海上丝绸之路”同时亦称为“海上陶瓷之路”,另一方面赵宋皇族的支出要仰仗于海贸的政府管理收入,综上几个原因,都对泉州的海上丝绸之路贸易,产生了积极、深远的影响。

  海上丝绸之路的陶瓷贸易繁荣,直接带动德化窑场进入全盛期——“村南村北春雨晴,东家西家地碓声”,就是当时德化窑场生产繁盛兴旺的历史写照,对德化瓷而言,“海上丝绸之路”具有特殊意义,历史上德化瓷所拥有的世界声誉,无疑得益于这条海上通途。当这光泽如玉、温润明净、宛似象牙的瓷器进入阿拉伯地区,迅速在波斯湾风靡起来,以等同黄金的价格,成为上流贵族追逐的对象。

  也由于居住泉州的赵氏皇族人口达到了近四千人,这个时期大量的德化陶瓷亦成为皇族的日用陶瓷。如今,在汉侯博物馆的宋瓷展厅内,一些流传下来的德化宋代陶瓷碗及粉盒上,均装饰有“双凤”图案,这在等级分明的南宋封建王朝,决不是布衣庶民可享用的器物。同时,随着海上丝绸之路的陶瓷贸易繁荣,南宋的德化窑口迎来最好的发展时期。

  但繁华不等于强壮,富庶不等于久安。1277年,由于蒙元军队一路追杀,张世杰率舟师十万,奉端宗·赵昰等,放弃福州,航海南下抵达泉州城南郊法石下辇村,“欲作都泉州”。但蒲寿庚闭城拒命,张世杰只好率淮军攻城,久攻不克,便南下粤东。同年,元将唆都带兵攻泉州时,蒲寿庚降元,在城内"尽杀南外宗子及士大夫三千余人",妇幼不能免,“备极惨毒”。皇族幸存者逃至远郊邻县,四处避难,规模宏大的南外宗正司及睦宗院等建筑,毁之一炬,“顿成废墟”,后来此处被改为织染局。

  一个繁荣富庶的王朝就这样消散在历史的风烟中……

  如今,只有那泉州的南外宗正司旧址仅存的一碑一像遗址,历久弥新的南宋德化窑陶瓷见证了这段令人唏嘘不已的沧桑岁月,讲述着流转千年的历史变迁。抹去尘埃,昔日的德化陶瓷依然灿灿生辉。时间里的瓷器,古老却又永远年轻,大繁至简,镌刻在历史的记忆中,焕发着黎明般的光芒,更有无数的冒险家潜在碧波浩荡的海洋下,倾心打捞她昔日的美丽。

  2007年,在广东阳江海面出水的“南海一号”南宋古沉船上,出水了大量的德化宋元陶瓷。考古学家认为,“南海一号”的发现和打捞,其意义不仅在于找到了一船数以万计的稀世珍宝本身,它还蕴藏着超乎想象的信息和非同寻常的学术价值。因“南海一号”不仅正处在“海上丝绸之路”的航道,而且它的“藏品”的数量和种类都异常丰富和可贵,给此段历史的研究提供了最可信的模本。

  我们除了从古人流传下的笔墨文字外,还能从何处触碰这些尘封已久的历史。若你行走在放置着众多海丝文化藏品的博物馆展厅中,凝视这些或完整或残破的瓷器碎片,或许能产生那许多百感交集、无以言传的历史妙悟——人,在历史长河中不过是匆匆过客,瞬息间灰飞烟灭,而只有这些幸运得以传世的文物,释放灵性,流转千年,让我们瞥见海丝文明的最后一抹余晖!

  德化窑陶瓷文化是古海上丝绸之路文化的灵魂,德化窑陶瓷历史遗存是见证海上丝绸之路兴衰的最佳明证,也是好奇的我们了解南宋赵氏王朝消亡史的窗口。历史车轮滚滚向前,只有追源溯本,才能对过往、对历史,觉得亲切又神秘。而借由探寻、整理、仰望这些珍贵的陶瓷文化遗产,我们才能把那些神秘而零散的过去拼接成一幅完整的画卷,看到一个完整的海上陶瓷贸易兴衰时代。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一个不记得来路的民族,是没有出路的民族。”仰以察古,俯以观今,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文物,提醒我们记得来路;文物,启示我们继往开来。汉侯博物馆,在泉州“刺桐史迹”申办世界文化遗产之际,将与各国有博物馆相知相携,站在更高的起点、更大的平台上,以更加出色的文博工作,为保护和传承文化遗产、为“古刺桐史迹”申遗作出更多更大的贡献。

 

 上一篇文章: 袁崇焕文化品牌塑造开启多元化路径
 下一篇文章: 微拍堂深度参与首届建窑建盏文化博览会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