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名家访谈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不要把我们自己看得太重要——蔡国强访谈录
【 作者:顾丞峰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7-12-14    文章录入:飞寒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顾:你对自己试图做过归纳吗?

蔡:没有。归纳是评论家的事。

顾:有时受到评论家的影响吗?

蔡:有时候会,比如日本的策划人南条史生,那天他为写一篇文章打电话来问我:“要用一句最简练的话说你的创作和世界上同时代的艺术家比较有什么不同。你怎么说?”我说,这正是我要你来告诉我的。后来我想了一下,对我来说,东方与西方、传统艺术与现代艺术,国际性、全球化和民族化、本土化体制内与体制外等等,我认为更有意思的是包容所有这些,或从这里跳来跳去,并寻找这之外的另外一种可能。我比较中庸,并不太像前卫斗士。

APEC 上的烟火作品

顾:在 APEC 的烟火作品实施的过程中,我看到国内传媒并没有太多在作为艺术家的你身上着眼,更多是烘托一种欢腾的气氛。有人说,艺术家蔡国强被大众给淹没了,被消费掉了。你是怎样看这一说法?

蔡:你如果看到日本 NHK 电视台拍的电视节目,就会发现与你在国内看到的节目完全不同,他们将着力点放在艺术家和与主办者的冲突上以及比如纽约“ 911 事件”等社会问题对艺术家、对作品的影响本身。在烟火作品计划安装的过程中,我开始也很苦恼,后来明白了,这并不是我个人的作品,是国家的作品。那么有人会问:那为什么你还要做呢?我的助手也问我:为什么要辛辛苦苦地做这个?我说,至少因为我们的参与,这个晚会会更好些。这就是我的理由。

由于中央对这次活动定位为“空前绝后,绝无仅有”,所以我的方案一开始就被通过了。虽然后来也做了修改,但并不是因为什么政治原因,而是因为美国发生了“ 911 事件”,原来我计划在空中要有一个天梯,烟火顺着天梯直上天空,天梯要用飞艇吊上天,但后来上面决定天空禁止飞行物。还有一项没能实施,就是原计划用三千门雷炮在天空齐爆,一声巨响,是真正的大爆炸,把外滩照得像白天一样,那是多么辉煌。当然,那个计划没能实施,因为我们要考虑美国人的心情。

顾:就这样国内批评界还是有一些批评的声音,北京就有人说你这次作品是在讨好“二老”(老百姓、老干部),对此你想说些什么吗?

蔡:我们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我们经常死守着一些所谓的先锋派英雄模式。当你为中国做这样一个盛典时,你就是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在出力,有什么不好呢!因为我还是比较中庸,比如我还是较喜欢画家的东西,在 MOMA 这种较综合性作品的美术馆做展览时,我还是更喜欢到过去的作品展厅里去看印象派作品,我从不掩饰我这种感情。

顾:像你所说的中庸,是不是不前卫的意思,使我想起在国内有相当一段时间里,如果你平和地做艺术,就很难引起别人的注意,很多艺术家会选择一种批判的对象或激烈的方式,或者用国内批评界的话语说是必须具有一种文化针对性,那样才能被批评或公众所注意。

蔡:这几天,有不少媒体都要问我,对国内的前卫艺术行为艺术怎么看,我的态度很鲜明,我们要允许他们做,如果触犯法律可以追究,违反了什么理论道德可以去批判他,但要容许人家先做,最怕的是老老实实、没有精神和旗帜的优等生。

我这个人是“胆敢”中庸,因为想中庸也是要有胆量的。我想用龙就用龙,想用灯笼就用灯笼,有人说那是多俗气,我不管。有记者问我:你跟张艺谋谁先用红灯笼的?我说,那当然是他。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不在乎一种怀旧的、摇摆的、对绘画有留恋的情绪表露,我现在想,我童年时代做的艺术家梦其实就是当一个画家的梦,在我那些火药的草图里看得出过去国画的踪影。我也丝毫不掩饰对石涛和八大山人的崇拜。如果说现在绘画有什么错了的话,那不是古人的错,不是古人对不起我们而是我们对不起他们。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文章: 记畲族女画家蓝丽娜
 下一篇文章: 两大基本原则不能背弃:钱绍武访谈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