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名家访谈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不要把我们自己看得太重要——蔡国强访谈录
【 作者:顾丞峰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7-12-14    文章录入:飞寒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顾:这也是你为自己的搞法寻找的理由。

蔡:每个国家都在寻找属于自己文化的艺术,都在扶持自己的年轻艺术家,在最前卫的东西里面其实也有传统,比如现在国际上英国的以达米尔·赫斯特为首的一批年轻艺术家,他们对考古学、植物学和解剖学的兴趣就是传统赋予他们的,像赫斯特的劈牛。英国人在战后一直保守、冷淡地对待现代艺术, 90 年代前的英国显得艺术除了理查德·朗和美国大地艺术相呼应外,英国的现代艺术几乎不为人所知。直到后现代主义抬头,对传统文化执着的英国人才获得大放异彩的机会。

我说得太多,好像在替自己辩白,这样不好,其实应当让人家来说,而且我对国内批评界对我的批评还是感到很高兴的。这不是应付,首先由于大家不把我当作华侨而当作自己人,把我当成一样的大陆艺术家他们才这样着急;第二个原因,大家对我的批评表明他们在注意我,批评就是关心。

我是“清醒地装傻”

顾:你的作品从符号上看容易被解说,而且似乎文化的针对性也容易被判断出来,那也是大家关心你的主要原因。我今天还和费大为谈到你的艺术,他理解你的艺术是在西方艺术的已经很成熟的语汇当中加入了一种不和谐的力量,是用一种不讲究规则的方式打进去,而又对规则形成了某种颠覆,你是否认同他的看法呢?

蔡:他说的基本上是对的。

顾:如果你对自己的作品特点做些概括的话,究竟什么可以成为你作品的特点?或者说你打算努力的点在哪里?

蔡:说起来我一直在摸索“时间装置”。这在 1993 年做个展时就开始了,那时我就开始考虑和尝试所谓“流动的时间装置”。在《威尼斯收租院》和这次展示马克西莫夫作品的过程中都体现了这点。因为在空间上西方人确实做得很好,但在时间上东方人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比如日本人在行为艺术上还是很有成就的。日本的建筑在流动性上也有着西方人所没有的特点。

顾:国内学术界谈西方在对待西方以外的文化时,认为通常他们会有一种所谓“他者”的眼光。在你所参与的历次大展中,你觉得“他者”眼光是否存在,如果有的话,你又是如何处理那些关系的?

蔡:在我看来,泽曼(上届威尼斯双年展学术主持人,笔者注。)对中国的眼光并不是异国情调的,他们希望有些新的东西对现存的体系进行冲击,而正好有一些中国艺术家的锋芒比较锋利。
我们同时也不应把西方看成一整块,其实法国、英国等也在对付美国的文化,法国人对此也很痛苦。我们在事实上就是“他者”又有什么不好?上海双年展上马修·巴尼来了,他不也是“他者”?我认为这次诺贝尔获奖的高行键小说写得还是不错的,当然不要把他跟托尔斯泰那些人相比,我们这个时代的东西大多都很平常。日本当年黑泽明的电影在西方获奖,回到日本后也是很多人批评他“讨好西方”。现在大家却说他建立了一种电影语言,那时建立在东方哲学基础上的。

我们常常很担心会被看作“他者”,事实上我们就是“他者”嘛。西方的确有问题,但他们依然很强大,他们的强大就体现在他们敢于面对问题,寻找解决办法。
顾:我看了《今日先锋》上黄笃跟你做的访谈后,明白了一点:其实你的作品其实并不像你所说的那样是“乱搞”,很多想法的确有不一般之处。
蔡:我经常摇摆在两者,比如在观念与形式之间。我是很傻的,但也有人说我是“清醒地装傻”。

顾:很多东西可能从逻辑学上讲只是一种狡辩,一种诡辩,但你能使他们成立,让大家去面对。其实,很多学术讨论往往也不免会陷入到诡辩的圈子里……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文章: 记畲族女画家蓝丽娜
 下一篇文章: 两大基本原则不能背弃:钱绍武访谈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