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国画沙龙 >> 国画杂谈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雄浑博大 自信昂扬:庄毓聪大写意和这个时代的民族精神
【 作者:佚名    转贴自:中国画院理论部    更新时间:2017-11-25    文章录入:庄毓聪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引言

  随着文化强国战略的大力实施,民族文化复兴事业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更是为广大文艺工作者提供了指导方向。大写意花鸟画作为最重要的文脉传承之一,从青藤、白阳、石涛、八大,再到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脉络清晰有序。当代大写意画家、福建美协副主席庄毓聪先生以薪传文人大写意为己任,数十载精研与锤炼,在大写意花鸟画领域取得了瞩目成就。贾德江、邵大箴等业内同仁、史论家、评论家均有高度评价。其中贾德江先生撰文指出:庄毓聪是当代画坛大写意花鸟画的代表人物,是继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之后又一个戛戛独造、极具才情的人物。庄毓聪先生作品的气象襟怀正契合了中国文化深层精神内涵,更观照出雄浑博大、自信昂扬的时代民族精神,在大写意精神传承式微乃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当代,成为不可绕过的重要学术课题。

  中国画院理论部:2017年11月10日,借“大写至道——庄毓聪大写意花鸟画全国巡回展”第四站在安徽合肥即将开幕的契机,中国画院理论部邀请了庄毓聪先生进行本次访谈,探析庄毓聪大写意语言中时代民族精神的淬炼和他的追求、坚守与探索。

 

中国画院理论部·访谈记录

  中国画院理论部(以下简称中国画院):雄浑博大,自信昂扬,是您的艺术带来的最直观冲击。中国美协传承大写意文脉、弘扬时代精神而主办的“大写至道——庄毓聪大写意花鸟画全国巡回展”已在济南、兰州、深圳等地圆满举行,此站已是第四站。我们了解到,中国文联陈建文书记等都曾亲临现场致辞,中国美协徐里书记给与大力支持并题词。虽然您有优秀的团队在专门策划执行巡展,但也耗费了您的大量精力,而且未来几年还将继续巡展。作为一名时间、精力都非常宝贵的大画家,迄今您对此最大的感受是什么,一切值得吗?

  庄毓聪: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提出要文化自信,文化走出去。我的大写意语言能被中国美协选取作为标榜来推广,首先我觉得非常荣幸,这是对我和我的艺术的高度肯定。但同时,更多的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中国画离不开中国文化和中国哲学的土壤,我们的艺术创作也应站稳文化立场,凸显自己的民族性。艺术应该反应时代的博大气象和雄强精神。在巡展过的这些地域,省宣传部门、文联、美协、书协主要领导以及当地的书画家、艺术工作者都给与高度的认可支持,以非常大的热情在研究,在讨论。地域间书画文化的交流融汇,启示,让大写意精神引起了新一轮的广泛关注,我认为一切努力都值得。

  中国文人写意画从明代徐渭、清代八大、近代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传承有序,先贤们已经奠定了一整套理法和美学体系,我们在继承和发展的同时,应该有着高度的自信和自豪感。所以在大家关注我的大写意巡展的同时,我期待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把我们民族的艺术一步一步推高,一代一代传承,就像当下我们国家的“一带一路”伟大战略,让全世界了解我们的艺术,了解我们的民族,学习我们的文化。

  中国画院:当代能够在大写意花鸟画领域有所建树的艺术家相对寥寥无几,请您结合这些这么多年的教学、评审等方面的实践工作,谈一谈造成这种传承式微背后的因素有哪些?

  庄毓聪:大写意花鸟画传承现状,与中国近几十年的经济发展及全球一体化、社会审美变迁及中国传统文化传承等大的时代背景相关联,也与中国大写意花鸟画自身的特点相关。中国大写意花鸟是最能体现中国民族艺术高度的形式之一,由古至今,在中国美术史中取得了辉煌成就的艺术家不乏从事大写意花鸟画的创作方向,而且取得了让后人难以企及的高度。梳理美术史我们会发现,以大写意为创作方向的艺术家并不多,但是一旦取得成功与突破,他们对美术史却有着极为深远的影响,一直代表着中国艺术的顶峰高度。因此,既然有高度便会有难度。这种难度表现在笔墨窍要和精神空域的双重门槛上。所谓技可学、道难悟,大写意这种高度与难度也决定了艺术家在此方向上若取得成功需要时间、悟性、心境、技道融合等多方面的积累。

  中国画院:上世纪乃至现在,很多艺术家依旧迷失在中西文化碰撞中的浪潮中。青年时期您在福建工艺美术学院雕塑系和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接受过引西入中的系统学院教育。您怎么看待西画观念,这对您的大写意体系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庄毓聪:关于中西文化的碰撞,我同陈传席先生在刚刚过去的九月份有次探讨,观念大体相同,也有一些分歧。中国传统书画在中国有着深厚的文化根基,其在当今时代的发展同样有着巨大的文化发展惯性,我们可以将西方艺术形式中适合促进当代中国书画发展的部分进行借鉴与有机融合,但不能对中国画进行生硬的改造,特别是对“离形尚意”的最高审美标准的写意花鸟画而言。艺术家的迷失是往往源于不自信和一定程度上的盲目崇拜,可能源于对中华传统文化渊源,包括西方文化发展变迁都不够透彻了解。我们是根植在中华传统文化的土壤上的,然而坚守传统精髓和包容荟萃的理念不可偏废,所以“立今承古”和“立中承西”是我坚定的艺术主张。

  几十年来,我先后多次去了佛罗伦萨、威尼斯、罗马、米兰、巴黎、伦敦等西方艺术名城,系统地研究了西方绘画史,对西方绘画的古典主义、浪漫主义、印象主义、抽象主义等流派艺术的要义都进行了学习和分析。结合雕塑、解剖学的结构观念和体积感,西方绘画的造型、色彩与现代主义特征我有选择地化用、吸纳到大写意笔墨体系之中。在我一些画作中的透视关系、点线面组合、空间感及大场景笔墨的厚重布局,都有这些技法的借鉴运用,旨在更好地表现传统文化内涵精髓,但又突破具体形态的束缚。写意笔墨赋予的是抽象化、个性化、人格化的形态,是精神的载体,传统文化艺术的高妙和永恒魅力就在笔墨舒展的神韵空间。

  中国画院:作为一位面貌鲜明的传统艺术大家,能否简单分享一下关于“创新”的心得与经验。您怎样看当代艺术现象中的一些新奇理念?

  庄毓聪:“创新”并非形式主义的标新立异,而是当艺术追求到达某种瓶颈后,所有艺术家不得不面对的“变法”这个生死玄关,所以为什么说继承是创新的前提。文脉传承没有捷径可走,只能沉浸在浩瀚、博大的民族文化里面,从历代的名家里面,吸取精华,博采众长,归纳和总结,研究和继承。在传统的大文脉中扎稳脚跟,深挖得艺术精粹璞玉,才可借他山之石,如西方绘画的表现,还是各方画派的个性,现代审美观念、大时代精神等,不断洗刷淬炼,融汇。外有熟控的干枯浓淡湿的水墨冲击,老辣苍劲的书法线条,筋肉并存,融汇构图观念,得心应手后,再寻求不期而遇的艺术韵律,塑造鲜活的艺术形象。在内就是在大文化主脉中汲取营养,在儒释道的哲学思想,诗性语言,历史积韵里去观照和体验,升华和提高自己。读书养气,内外融通。人格画品,息息相关。

  至于当代艺术是很宽泛的概念,艺术有它的包容性,所以有当代艺术中纷呈的现象,它们得以合理地存在。抛开艺术本体不言,每一个思索者和探索者都值得尊敬。然而回归艺术史论和美学的长河里,助力、汇流的新宗派会被历史所承认,无传承根基的自我行为则往往会被淘汰。这些都留待后来者定论。

  中国画院:大写意笔和墨的魅力如何体现?

  庄毓聪:对于大写意花鸟画而言,它是一门讲究诗、书、画、印相结合的综合艺术表现形式,当今很多国画家往往只重画,从而忽略其他三种艺术形式的功用价值,特别是对于中国传统书法的学习,这是不可取的。中国大写意花鸟画体现在技法层面尤其注重笔墨,中国画的核心是笔墨,国画作品给观者的第一感受不是物像的形,而是给读者扑面而来的生生不息的笔墨气息,笔墨层次决定了其艺术作品魅力值的高低。笔墨在技法上是统一体,但可以将其拆分解析,国画中的笔墨包含笔法与墨法。中国画用笔讲究笔力、笔气、笔韵、笔性等要点;中国画用墨大有文章可做,墨通过用水调和在中国所特有的宣纸上作画会产生无限奇妙的晕染效果,墨与水的不同配比又可产生浓、淡、干、湿等多样的效果,具体的中国画墨法又分宿墨法、积墨法、蘸墨法、焦墨法、泼墨法、破墨法等,而不同的墨法都会使画面产生不同的艺术表现效果。

  特别说到书法,中国书法产生比绘画早,有着自身完备的发展体系,书法中的线条有着多样的艺术性,其中饱含着中国艺术的写意精神,尤其是草书与大写意绘画在境界层次上有所趋同。一位懂书法或研究书法的画家,一定会重视书法中起落顿挫的用线法度及其所含有的格调精神因素,并将这些要素融汇到绘画的创作中,从而真正避免下笔无方、落墨无法的不足。中国书法的锤炼一直是我教学体系里的必修课。

  中国画院:庄先生您给我们的感觉是一位非常儒雅的学者,为何在画作里能有这么强悍气势,甚至粗犷的原始力量感?

  庄毓聪:艺术家的热情、才华和生命力量在精神空域,丘壑格局在胸中,只有在执笔的时候才会彰显。

  中国画院:您的大写意作品中我们也有注意到,有些作品画面里有毛茸茸鸡雏的温情小景,也有如冷月、枯荷、寒雀等清冷的意境。请谈一谈这类诗性语言。

  庄毓聪:我父亲是读书人,也是书法家,早年在上海工作,对中国古典文学、绘画、书法颇有所得。在这样的家庭中耳濡目染地长大,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和热爱是融到骨子里的。源于对这个世界的爱意,所以会呈现多元化的意境和格调,在大墨大笔挥洒中的忘我快活中,也有人文关怀、诗性等方面的笔墨语言。鸡雏的温馨,冷的秋思气息,都让人生出对时序流转,一切生命都从喧闹、蓬勃归趋于安静、岑寂的生命思考。

  儒释道哲思是中国绘画长远以来的主导,深深地浸透在中国文化的各个领域,这是世界文化中最精粹,最优秀的一部分。广泛研习诗词歌赋,包容兼蓄西方哲学思想,博览经典之学识,是铸成画作进入逸品境界的根基。这种境界包涵着气象高古,逸风回荡,厚重的文韵,宽博的人文情怀及对历史文化的思考和关怀。

  中国画院:贾德江、邵大箴等业内同仁、史论家、评论家认为您是当代画坛大写意花鸟画的代表人物,经常以您的艺术比肩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等国画大师。对此您怎么看?

  庄毓聪:传道受业解惑为师,前贤们皆可称师,这种比肩更多是同仁们抬爱、期待和鼓励。不薄今人爱古人,尽管我的创作方向以大写意为主,但也对小写意花鸟、工笔花鸟以及书法都进行了研究。对明代的徐渭、明末清初的朱耷以及近现代的吴昌硕、潘天寿等名家,对他们的生平、笔墨风格特点曾进行了深入的剖析,了解各家之所长。如徐渭的用水、朱耷的造境、吴昌硕的用笔、齐白石的用墨、潘天寿的画面布局等等。但我并没有对其技术语言层面的笔墨特点进行过多研究,即使临摹与学习,在自我消化后也会提醒自己及时从中退出来。更多注重用心品读,重点体悟他们的作品与个人心境、时代背景的形而上的关系层面。因为我清醒的认识到优秀艺术家需要具备自我鲜明的艺术风格,以及这种风格与所处时代的相得益彰的融合与统一。

  与前贤一次次不断地心灵晤面中,我既不激进也未妄自菲薄,而是用批判的眼光学习,他们的优秀一点一滴吸收,不足之处用当代思想和大文化来补充。前贤的学养、才华,相比较今人更加薄厚,专注,他们具有时代开创性,我们无法时空穿越,永远无法比肩。而我们要做的是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事,能够提炼升华当代艺术的精神内涵,昂首阔步地完成大写意精神的解放,扛起时代精神的旗帜。

  中国画院:感谢庄先生的一番解答。

  中国画院:路漫漫其修远兮,庄毓聪先生和他的花鸟大写意,对这个中华文化大繁荣的时代产生的意义和带来的惊喜,我们持续关注并拭目以待。

 

 上一篇文章: 关于宋省予艺术的随想琐言
 下一篇文章: “左海扬帆-姚舜熙作品展国际学术研讨会”专题报道(一)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