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国画沙龙 >> 时事点评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素练风霜起,苍鹰画作殊——读陈文灿的《百鹰图》
【 作者:林公翔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11-25    文章录入:飞寒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素练风霜起,苍鹰画作殊。㧐身思狡兔,侧目似愁胡。绦镟光堪擿,轩楹势可呼。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这是唐代诗人杜甫的《画鹰》诗,也是杜甫早期创作的一首题画诗。此诗通过描绘画鹰的威猛姿态和跃跃欲试的神情,抒发了诗人自负不凡、痛恨庸碌的壮志豪情。诗人以十分细腻传神的笔触,再现了画鹰图:白绢的画布上升腾起一片风霜肃杀之气,令人不寒而栗,这是因为画家笔下的苍鹰活灵活现。它一竦劲身要攫获狡兔,双目侧视威猛下驯。丝绦环轴逼真可摘,画悬廊间,如真鹰呼之欲出。这样的雄鹰,应当早日放飞搏击凡鸟,血战除庸。全诗不仅章法谨严,而且形象生动,寓意深远,是题画诗中的杰作。

之所以引用杜甫的这首诗,是因为我特别喜欢杜甫这首诗的前两句:“素练风霜起,苍鹰画作殊”,我觉得这两句诗特别适合放在陈文灿先生身上,放在他笔下的《百鹰图》上。不久前,陈文灿先生刚出版了自己的《百宝图》熊猫画册,没想到陈文灿先生在不长的时间内又创作出了《百鹰图》,而且越画越好,越画越精到,越画越有节奏。他的旺盛的精力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我看到有努力的人,但没看到这么努力的人,要知道陈文灿先生已是跨越了古稀之年的老者。老者不老,画艺常青,这让人感到欣慰。

▲陈文灿

中国有悠久的画鹰传统 ,鹰也是历代画家喜爱的绘画题材之一。宋代的宋徽宗、李迪,明代的林良、吕纪,清代的八大山人,近代的徐悲鸿、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等都是画鹰的高手。其中,李苦禅最为盛名,李苦禅是齐白石的入室弟子,受齐白石的影响最大。李苦禅画鹰素享盛誉,多年的探索推敲,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表现手法。他笔下的鹰,英气逼人,如果细心看,你就会发现,画家对鹰的眼睛、嘴、爪等都作了夸张变形,是为了更好地写出鹰的精神,得不似之似。在对前辈画家进行了系统研究,在继承前辈画家的优良绘画传统的基础上,陈文灿先生别出心裁,大胆出新,他将自己多年来对水墨的理解与自己独创的水墨技法水乳交融地结合在一起。他的《百鹰图》以鹰为主体表现,或俯冲,或惊掠,或展翅,或追逐,或瞄准,或腾飞,或屹立,或寻觅,结合高山、巨岩、松拍、藤草、云水天地之博大苍雄,将鹰的无限气概表达得淋漓尽致。无论鹰立高山之巅,鹰踞巨松古柏,鹰振冀翱翔云空,造境峻峭雄浑、气势磅礴,皆与天地气象相契合。

▲孕春图

在陈文灿先生的作品中你可以看到,它们在形式上是现代的,但骨子里又是中国传统的。他对当代艺术的认知有着自己的思考和逻辑方式。他认为真正的中国当代艺术应该是从中国传统文化自身逻辑中发展、转换和生成的一种直面当代社会生活的艺术方式。因此,他认为自己的创作始终是基于中国画传统基础的现代发展。

于是,我们看到他笔下的鹰非常具有艺术表现力和感染力,体现为一是取像造型不是借赖于画谱典籍,而是源于体察自然和观察花鸟生命,在与自然万物悄寂对悟的状态下获得形象的本身属性,因此,无论形象的整体还是细节,都有引人入胜的生动仪态,传递出自然生命勃郁活脱的表情。二是布势造境的视野十分开阔,把花鸟形象与自然环境结合起来,为花鸟生命的存在营造出家园生态。这种大开大合、跌宕起伏的结构语言,将花鸟画的传统样貌导向了新颖的现代图式。

▲飞雪寻欢图

在陈文灿的《百鹰图》中,无论是《胜者为王》《谁主沉浮》《雏鹰初展》《博》《一击》《惊涛探物犹》《犹忆当年少狂时》《险地绝杀》,还是《雄睨疆域》《霸气冲天》《俯视万物》《志在苍天千万里》《晒羽》《我的世界》《展翼众山小》《囊中取物》《英雄也孤寂霸主气概》《我的天地我做主》《情系高天》等,都一如既往地承继了他探索多年的具有自家风貌的“苔藓”笔法墨韵,他以“泼墨成形”的大写意为形式,来表现他的笔墨情趣和韵味格调。用笔墨的“强其骨”,意象造型与心象内涵相契合来传达画意,妙造自然。聚天地魂魄,扬浩然正气。他将鹰的千姿百态刻画得栩栩如生。陈文灿的水墨实践在中国画传统与现代的承变与转换上凸显了自己创造性的探索。他笔下的鹰不仅远承明、清及近现代的笔墨意趣,同时大胆又恰到好处地融入现代艺术元素,从而使自己的作品达到了较高的境界。

▲心比天高

在我看来,中国画的艺术价值应该是建立在传统精神基础上的承变与创新。艺术家应做到“笔墨当随时代”,既能出入于传统,又能立身于前人之外,与前人拉开距离,与同代人拉开距离,别开生面,创新求异。从这个意义上说,陈文灿既是一位延续型,也是一位开拓型的画家。他画笔下的鹰对主体精神、文化内涵和时代空间的拓展,汇合了花鸟画的写生,人物画的传神、山水画的苍浑于一体,意境开阔,构成多变,笔墨精良,具有独到的个人艺术风格。

素练风霜起,苍鹰画作殊。中国画的传统美学推崇的是中国文化哲学意义上的审美。这种审美的突出指向是从传统精神到现代理念,从笔墨形式到传神写意。重师承、重生活、重创新,法无定法有我之法,由古人法变为自家法。从这一命题来解读,陈文灿先生的当代水墨尝试是十分有意义的。

▲远眺

陈文灿先生已越古稀之年,他以漆画立于中国艺坛,但陈文灿先生近年来把大量的精力与时间投入到水墨画的创作之中,而且一发而不可收。他善于独立思考、厚积薄发。他的《百鹰图》独标高远、气势不凡,这与他数十年如一日,坚持不懈、勤奋敏思的精神和博学精进的治学态度是相辅相成的。

我为陈文灿先生的《百宝图》熊猫集写的序言得到十分挑剔的文灿先生的高度肯定,陈文灿先生指定要我为他的新作再写序言,这让我感到惶惶然。但陈校长的事不是小事,作为多年的老朋友,恭敬不如从命,只好答应了下来并写下以上文字。

是为序。

【2017年8月2日写于意园】

林公翔简介

林公翔,比吹过的风的线条还要质感的男人。冷峻的荷尔蒙的吸引力  阳光中年的温暖的风霜,造就了的是—— 一个福州文艺精神领域上的项背;且举重若轻。

著名作家、诗人;美术评论家。已出版25部著作。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曾多年执教福建师范大学。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美协理论艺委会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编审福建省传记文学学会副会长、编审。

 

 上一篇文章: 融写意于工笔思潮的先行者——读吴东奋的水墨工笔花鸟画
 下一篇文章: 素花似锦——我印象中的方政和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