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国画沙龙 >> 国画杂谈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笔乎,墨焉,格局——对话张永海
【 作者:林公翔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11-25    文章录入:飞寒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张永海(著名画家,教授,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硕士生导师)林公翔(著名美术评论家,福建省美术家协会理论学术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编审)时间:2013年1月19日地点:福州福禄坊意园

在福建的水墨人物画界,张永海绝对可以说是一位领军人物。他的水墨人物画独辟蹊径,极具个人面貌。近年来,张永海创作了大量有影响的主题性创作,如《林则徐》《林祥谦》等,赢得广泛好评。不久前,我与张永海就水墨人物画创作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林公翔:难得今天这样的好天气,心情格外舒畅,有机会向张院长讨教。在我的心目中,中国绘画的主流是水墨写意画,而水墨写意画的主流应是水墨人物画,水墨人物画从五代的石恪、宋代的梁楷、明代吴伟到清代的闵贞、黄慎、任伯年等人之后,到20世纪30年代徐悲鸿引进西画造型,加之蒋兆和的艺术实践,已与古代的水墨人物画有很大的区别,在人物造型上有本体的推进。

之后有李震坚、周昌谷、方增先、程十发、卢沉、周思聪、姚有多等人的努力,水墨人物画呈现出一定的多样性,但总体而言,水墨人物画的代表性画家屈指可数。你觉得水墨人物画的核心精神是什么?

张永海:我以为,水墨人物画创作的核心正是中国当代画坛巨匠蒋兆和所主张的“传神写心”。要真正做到这一点,其实很难很难,它要求水墨人物画家在作品中既要保持中国画传统的笔墨韵味,又能够擅长运用西画的光影效果塑造人物形象,作品构图严谨大气,画面明朗清爽,笔墨娴熟自如。

▲张永海作品《衣香人影媚春晖》

在深刻地认识人,分析人,研究人的基础上去捕捉人的外形特征和刻画人的内心世界,不仅在意境创造和笔墨技术处理上要精心独到,还要十分注重作品的丰富内涵和精神高度。

从某种意义上说,水墨人物画创作的核心之“传神写心”,就是要善于在创作中从人的内心深处去大胆挖掘,捕捉人物内心世界的微妙变化;就是善于在创作中不唯对象之形,而是表现对象之心,对象之内质,对象之神韵;就是善于在创作中调动个人的十八般武艺,充分体现画家个人的审美理想和审美追求。

▲张永海作品《林祥谦》

▲张永海作品《林祥谦》局部

林公翔:你曾在《张永海水墨人物画写生解析》一书中写道:“写意人物画是中国传统绘画中一个特有的画种,她虽历经千年却长盛不衰,在不断发展中与山水画,花鸟画等共同构建出具有东方神韵的独特的绘画艺术体系,并涌现出许多优秀的写意人物画大家,他们以独特的造型和娴熟的笔墨技法创造出不少既富美感又深具内涵的作品。

写意人物画发展到今天,已呈现出多元化的格局。笔墨当随时代,历史的发展对写意人物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你觉得如何才可以在当代语境下诠释写意人物画?

张永海:由于历史的原因,数千年来,中国画的艺术高峰,尚成就于山水画与花鸟画上,也成就于当代的工笔人物画上,相形之下,水墨人物画则逊色一筹。一直以来,水墨人物画都没能完好地解决造型与笔墨的统一。

这是因为传统水墨画艺术高峰所呈现的艺术形式是以“以貌取神”的文人画的写意画为代表的,这种古老东方艺术与后起的西方现代表现艺术极为相似,两者都是以舍弃“造型”这一绘画艺术的基本元素为代价的。

▲张永海作品《南音清韵》

但近百年来, 随着“西学东渐”, 西方写实主义被引进中国, 尤其是将素描造型方法与文人画笔墨系统相结合起来,传统水墨得到了一定的改造。针对水墨人物画长期停滞不前的现状, 五四新文化运动之际, 徐悲鸿等老一辈人物画家引进西方的绘画理念, 用西方绘画的造型方法来改良水墨人物画的造型, 极大地推动了写意人物画的发展。

特别是85’思潮之后, 水墨人物画无论是在笔墨形式还是在题材内容方面都有了新的突破, 出现了繁荣的局面。 随着西方艺术思潮的传入, 中西方文化和艺术的相互碰撞以及当下水墨人物画的创作发展, 使得水墨人物画所独有的韵味得以发展。

▲张永海作品《朱熹论道图》

其实,水墨人物画不仅是一种画风、一个流派,而是一个独立的、特殊的画科。从题材上说,它有别于山水、花鸟画,从手法上说有别于工笔、装饰画,从观念上说,有别于传统意味的文人画和现代意味的前卫水墨画 。

因此,它要求水墨人物画家具备严谨扎实的造型能力、精湛娴熟的笔墨功夫、广博宏约的人文修养和表现社会的透视能力与参与能力,在技术的驾驭难度上、艺术的创作标准上和生活的表现深度上走出与众不同的道路。

▲张永海作品《林则徐》

▲张永海作品《林则徐》局部

林公翔:你近几年创作了许多引起广泛赞誉的主题性水墨人物作品,如在《锦绣海西——福建省当代美术(晋京)大展》中那幅广受好评的巨幅水墨人物画作品《林祥谦》,如在在中国国家画院为庆祝建院三十周年而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大型美术展览中的作品《出场》,如为福建重大历史题材美术作品展特别创作的《林则徐》等,这些作品都别开生面,画面气势恢宏壮观,对主题的意象把握,贯穿了对历史事件和现实生活的深度理解。你觉得水墨人物画在表现重大历史题材和现实生活方面有什么优势?

张永海:历史题材主题创作是用艺术为历史留下视觉的记忆,而非借助历史题材表达自我观念的一般意义上的绘画创作。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将精神投射到历史的语境之中,极力寻求这个时代的表情和这个事件之间有机的链接,力图表现当代人对历史事件的独特思考,这是我在创作此类题材作品的基本思路。

中国传统人物画的造型法则,一目了然地集成于《芥子园》等数本画谱中,这些源之观察、得之实践的画诀,是古代人物画艺术成就体现的一个方面。但这些忽略了对人体造型结构解剖与不重写生的概念化画诀,千百年来维系着传统中国人物画学,使人物画从根本上固步自封。

及至以蒋兆和为代表的将西洋素描与国画水墨相揉和的人物画,才开起了现代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之先河,其宏幅巨制《流民图》标识为中国现代水墨人物画的里程碑。

▲张永海作品《出场》

新中国成立后,李琦、李震坚、方增先、黄胄、王盛烈、杨之光、刘文西、周思聪、刘大为、刘国辉、赵建成、苗再新、冯远等诸多优秀水墨人物画家,都相继以现实主义手法创作出了一大批表现历史题材与现实生活的水墨人物画力作,并在探索实验中迅速地建构起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的理论体系,使人物画得以史无前例的蓬勃发展。

而这些作品的成功要素之一,就是严谨、生动的人物形象。这些形象或得益于素描、或得益于速写,都具备扎实的造型。水墨人物画在表现重大历史题材和现实生活方面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完全可以说,水墨人物画可以记录一个民族的命运、可以承载一段历史的沉浮,可以勾勒一个时代前进的步伐!

▲张永海作品《步入虚掩的门》

林公翔:时代呼唤水墨人物画新的图式与语言,但如何才能在寻找新的图式与语言时正确处理笔墨与作品的格局之间的内在关系?

张永海:多种多样的水墨实验,无疑极大地丰富了水墨人物画的造型元素与感染力。水墨人物画主张关注社会、关注生活,表现时代,这是它的社会职责。一幅好的水墨人物画作品在技术上至少涵盖着两个方面:一是与油画表现力相匹的写实的造型,二是与文人画艺术性齐肩的写意的笔墨。

其艺术准则是用个性化的精湛笔墨随心所欲地表现出人与物的准确形神,创造出夺目动心的图式。其中蕴藉着多对有待妥善解决的矛盾:笔墨与造型,主体与客体,外形与内神,题材与图式。

笔墨是中国画的创造,是应物象形、表情达意的特有的水墨语汇,其品质的高下,取决于画家自身总体的修养与书法的功力,笔墨形之于宣纸,出现的是各种不同的笔触、水迹和墨痕,呈示出具象的形态,但就其本质,是抽象的,只有将其组合、归属到具体的造型中,才产生质的变化,那便是由抽象的笔触转化为有生命、有情感的形。

当代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是站在既有的古代笔墨传统和现代造型传统两者的基础之上,向更高的目标迈进,这便是在继续加强造型、回归笔墨传统的同时,探索、建构适合表现当代生活与当代人审美的新笔墨。笔乎,墨焉,但在笔墨之上还有更重要的东西,那便是格局。

▲张永海作品《陈子奋独步图》、《宋省予先生》

格局就是作品的精神品格,在倡扬文化自觉,自信,追求文化自强的当下,毫无疑问,中国画家被赋予了更明确的文化传承与艺术创新的使命,因此,中国画家应该有更伟大的担当。

格局就是作品的精神走向,在全球化的语境之中,我们不能否认艺术的多样性,但在“全球化”中不能模糊和消解中国艺术和中国文化的身份。中国传统文化的诸多精神不仅可为当代艺术包括当代水墨人物画提供滋养,还可为我们提供艺术实现超越的精神指向。

格局就是作品的审美立场,日常生活是每个人无时无刻不以某种方式与周围发生的关系场域,看似碎片化的日常生活中埋藏着现代人在城市生活与消费社会中的生命体验和生存困境,这正是艺术创作观念生成的起点。

在物质主义,消费主义至上的时代,我们更渴求以艺术的诗性超越物性,以审美理想超越功利诉求,以追求美的塑造超越技术理性的束缚。格局有了,作品的气象便呼之欲出。

林公翔:我们今天聊得非常开心。其实,艺术就需要这样经常性的碰撞,碰撞才会产生火花,才会激发思想。谢谢张院长!

张永海:不客气!我也希望与你这样的美术评论家有更多这样的交流机会。

 

林公翔简介

林公翔,比吹过的风的线条还要质感的男人。冷峻的荷尔蒙的吸引力  阳光中年的温暖的风霜,造就了的是—— 一个福州文艺精神领域上的项背;且举重若轻。

著名作家、诗人;美术评论家。已出版25部著作。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曾多年执教福建师范大学。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美协理论艺委会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编审福建省传记文学学会副会长、编审。

 

 上一篇文章: “左海扬帆-姚舜熙作品展国际学术研讨会”专题报道(一)
 下一篇文章: 李可染之子忆父:与齐白石惺惺相惜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