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艺术资讯 >> 热点推荐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思入风云 笔翻江海”丁仃书画艺术回顾展明日开幕
【 作者:佚名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9-3-22    文章录入:飞寒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微信链接:人潮涌动!丁仃书画艺术回顾展省画院隆重开幕




海报2.jpg



正值丁仃逝世二十周年,为纪念与缅怀,2019年3月19日-25日,在福建省画院举办艺术回顾展。现场展出其100多件艺术作品和多件身前物件等,彰显八九十年代他对福建艺术的巨大影响力。


丁仃,男,原名陈体申,又名陈丁仃,祖籍福建闽侯螺洲,1933年7月17日出生于上海。


1949年6月加入华东军区南下服务团,随军到福建工作。先后任福建文工团创作员、任福建日报社美术编辑。195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6年8月赴杭州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现中国美术学院)彩墨画系学习,肄业后回福建日报社,先后任美工组组长、美术摄影处副处长、福建日报社分党委委员、副刊部领导成员。


1966年 “文革”开始受迫害后被下放到闽北松溪县马坪村。1978年平反,先后任福建日报社美术组组长、美术摄影处副处长。1981—1982年借调人民日报社任美术组组长兼《讽刺与幽默》主编。


1983起任福建省文联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当选为第二、三、四届福建省文联副主席(1992年后兼任福建省画院院长),1998年3月离休。


丁仃系中国文联第五届全国委员,中国美协第四届常务理事、第五届理事,福建省美协第三、第四届主席,第六届福建省政协委员,第七届省政协常委、文教卫体委员会副主任,福建省文联第二、三、四届副主席,福建省画院首任院长、名誉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获国务院颁给在文化艺术事业有突出贡献证书和享受国务院发给的政府特殊津贴待遇。



福建省画院院长张永海作《丁仃先生像》 .jpg

福建省画院院长张永海作《丁仃先生像》


丁仃是我国著名画家,也是福建省杰出的美术家、书法家、艺术评论家、鉴赏家及文艺社会活动家,他毕生从事文艺工作和美术创作并在水墨画、漫画、版画、大篆书法及艺术评论等领域取得了多方面的艺术成就。他在艺术上追求“法度、力度与感情自由度的统一”,理论上提出“长效文化”的观点。


丁仃的出版物有书画集《丁仃书画》、《丁仃的艺术》、《丁仃大篆》、《走进历史——丁仃速写集》、《丁仃漫画》和言论集《小大由之集》、《小大由之集(续编)》等。


1999年3月19日丁仃陪同上海远东出版社副编审、编辑前往泉州组稿,途中因交通事故不幸逝世,终年66岁。丁仃在美术界享有盛誉,他先后担任全国六界、七届美展评委,八届美展总评委副主任,全国九届美展组委。香港市政局双年展94总评委。





01 丁仃个人照3.jpg


“里仁为美” 话丁师


丁仃老师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年。二十年前,我曾怀悲痛之心,写过两篇悼怀的文章。一篇是《言说的力量》,追念丁仃老师言谈的语魅如何让吾辈受益。另一篇是《与岁月同行》,从他的速写遗作中,相望人生,述说烟云。二十年过去,无论告别青春,追思华年,还是校友聚会,画友叙旧,我常常想到丁仃老师。这种想往往只在须臾之间,却总让我心存感怀。山抹微云,天连芳草,他仿佛总站在往事迢迢的天际线上,俯望众生,笑看我辈,某种与成长相关的睿智浸润心田。

《论语》 卷二“里仁第四”有言:里仁为美。意思是说乡里的人们以充满爱的行为和思想为美。看到这四个字,我便常想到成长之地福州。这座盛长植物、四季常绿的南方之城,对我有哺育之恩。这种恩在浮苍山,在晋安河,又凝结在几位谆谆师者的身上。他们在文革那种缺少爱的年代里,不趋名利,不求回报,纯然以青年的性灵来施救,来给予援手。丁仃老师正是其中的一位。我早期的艰难的创作之路,大学毕业后的工作,回美院的调动,都受到他的扶助。更重要的是,这一路磕磕绊绊地走来,他的乐观大度循循善诱。面对从艺的艰辛,他总以一种欢快和智识来抒解,并以豪沓的激情传递给我们。他的体态中存一种陶然的风骨,一种从艺者的沉醉。即便是文革后期,他仍然以这种陶然的气息,传导着艺者的睿智与丰盈,让我在很早的时候,在极封闭的年代,就对这种陶然之风怀有深深的敬仰和向往。直至今日,我都深情怀念着在他书房里海阔天空的神侃,怀念着与他沿湖畔杨柳暖风、歌尽桃花的春游。哪里有如是的生存之爱,人格的美就在哪里完成。这应该是“里仁为美”的另一层意思:与如此的仁心相伴,你的人格和心灵也会美好起来。

福州古称三山,南边于山、乌山对峙,北边屏山相守。三山的核心是三坊七巷与它的溪流,安泰桥石廊流风,古木怀桑,最具水色风月的韵味。丁仃老师的身上最有这样的风趣。丁仃先生是上海人,南迁周地。福州的文士素有一种“幽玄之梦”,语谈中崇尚“留有余意”。以抑制来求取表现,这大约是东方所共有的品格。丁仃先生的善言在这种幽玄美学的浸染之下,慢慢注意到某种风趣的适度,注意控制过多地流露出知的联想。所以他的风趣中,即便想纳入天地的雄大,却也只是采用象征地指示,只在以极小的光亮来蕴涵一切。如此风趣让原本难以尽言的神秘,转释出悠然不尽的情味。这便是他的“小大由之”的由来,也是他的书法篆刻中的独特气象。小与大的现象不是他的书篆的意义,而是借此指向书篆所表达的意趣。他将字体拆解开来,以笔墨的想象和韵致,在字与画中往来穿梭,信手挥洒。在某种回溯使转的过程中,寻觅那幽玄之美可资留驻的气息,独创一种蕴蓄风趣的书画的解释性结构,以此来揭示超越现象的“留有余意”的隐隐风光。这正是“里仁为美”的艺术里贵有精神志向的显现。

“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丁仃老师生命最后的几年,心中含着些许不快。有一回,我们在北京的会上相遇,在我们的言谈中,我不时地瞥见丁老师眉下浮掠的郁影。这沉郁的目光于二十年前的我是难以会意的。我原以为还有时间交流,却未想他匆匆地离去。这沉郁总在我心头闪过。我想,在那儿是否流露着丁仃老师因人生长旅而受着起落的摧折。以丁仃先生的睿智,他是一定会从无定的人生中挣脱出来,而报之以适度的幽玄之势的。丁仃先生用这样不得已的郁影,想对我说些什么,或者提醒我们不该遗忘的事,或者传达某种暂时没有出现、未来必将来临的启示。每念及此,我都越来越理解其中藏匿着的,由于时间的刻度而跬积起来的人世沧桑,并从那里预感到人类实存生命的某种记忆的道,预感到无常的个人历史复归于永恒典型的乡愁。这又是“里仁为美”作为生更之道再一次给予我们的深切教益。

二十年,一回回的怀想,正若稼轩词《水龙吟》所吟:“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丁仃老师言诗与作品中的如诗的美学,必要细思量,永难忘。


许   江      

2019年3月12日




原福建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袁启彤题字.jpg

原福建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袁启彤题字


原省政协主席游德馨题字.jpg

原福建省政协主席游德馨题字


福建省书法家协会主席陈奋武题字.jpg

福建省书法家协会主席陈奋武题字





01 丁仃个人照.jpg


众家评说


能从老丁的一张漫画、一本著作、一幅书法、一席谈话、一次聚会、一趟旅游、一个会议、一场演出、一件趣事……表现出丁仃的“气”:大气、正气、才气(如他的大篆书法、漫画、文章)、朝气、豪气等等。写出丁仃的“力”:人格魅力(如他的独立性格,不人云亦云、随波逐流;不拾人牙慧,有自己的见解)、语言魅力(如他的幽默谐趣)、思想魅力(如有真知灼见)、艺术魅力等等。勾勒出老丁的“真”:童真、率真、纯真、情真(如对朋友真诚)等等。

和丁仃共事16年之久,我们又都是福建省政协常委、负责文教卫体委员会的工作,可谓是朝夕相处。老丁的为人处事,读了纪念文章,既是温故,又是知新。如老丁既思想解放,又很重视文化的品位和作用。他谈文艺管理,以“河田鸡的放养”为喻,河田鸡之所以为名牌,和关在笼里养的鸡不同,而是放在野外觅食,由于“放养”所致。意即对文艺工作,不要管得过死,要尊重文艺规律。而针对文化界急功近利,热衷于消费文化、泡沫文化的时弊,提出“长效文化”的主张。这些都留下深刻印象。

——节选自《丁影稀声——丁仃纪念册》序

许怀中:教授、历任福建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福建省文化厅厅长、福建省文联主席




他身材不高,微胖、头大;显得魁伟、厚重、朴实;眼睛不大,却炯炯有神;嘴硬心善,关心人、乐于助人。有同学生病时,他常邀约几个人带去水果看望;有次去上海参观画展,乘车过嘉兴他买了一大篮粽子送给戏剧学院的弟弟,大家吃得都很开心……

在同窗岁月的闲聊中,得知他早年失去生母,十岁左右抗战中逃难江西寄居姑母家,耗不起灯油,常跑到戏园子去,借灯光看书,看累时看戏。特定的环境,养成他兴趣广泛。中学时在苏州求学,喜画画、文学、京戏、书法、篆刻、集邮等。十四岁在报纸上发表了他的处女作、讽刺小品文——《耗子的口红》。这给他极大鼓励,促使他不断给报刊撰稿、画漫画,从此走上了艺术的道路。十六岁在上海参加了南下服务团到福建,先后做过演员、编剧、舞美,业余搞漫画、木刻。由于发表漫画较多,1952年调到福建日报社美术组工作。为了深造,1956年调干来到美院学习。

2000年初夏于杭州

——节选《浑朴   大气   灵动   天趣——丁仃其人其篆书》/刘江

刘江:中国美术学院教授、西冷印社执行社长、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




丁仃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思维敏捷,分析问题能力强,做事麻利,没有我们身上的书生气。1985年,我任《美术》杂志主编兼美协书记处书记,时任美协常务副主席的华君武先生拟邀请丁仃来美协负责日常工作,我们都十分赞成。但因种种原因,未果。但每次负责省美协工作的丁仃从福建来北京参加美协会议,我们都相见甚欢。我们都说,只要丁仃在会,气氛便很热烈,因为他话锋甚健,且爱发表不同意见,言谈风趣幽默,友善待人。我最后一次与丁仃长谈是在1997年秋在京西宾馆的一次全国美协的工作会议上,那时他兴奋地告诉我他为福建画院建设所做的努力,以及他在书法、水墨画创作上的心得体会,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于2008年9月

——节选《不会丢失的记忆》/邵大箴

邵大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历任《美术硏究》主编,中国美术家协会书记处书记




丁仃走了10年了,今天我们在此举行丁仃艺术研讨会,我的感触尤为深切。我觉得丁仃是站在历史的交叉点上,既属于过去,更属于未来。华君武评价丁仃是多能不是一专,其实我觉得应该说他是一专多能,他的大篆就是一专,近几十年来写大篆写到他这样气势的不多。我曾经把他的大篆与吴昌硕临的石鼓文作了认真比较,吴昌硕当然是一代大师,他的字见笔,每一笔都非常清楚。但是他改造了石鼓文,石鼓文比较宽,他把石鼓文拉长了,所以你看他的字不完全是石鼓文,另有一番味道。看丁仃的大篆呢?他在浙江题刻的“石破天惊”,一看就如同他的形象那样伟岸敦厚,有一股气在里面,而且有太极的感觉。艺术是讲究创造性的,丁仃的大篆在书坛笼罩一片亦步亦趋之势的情形下,他能开辟自己创造性的一代书风是不可多得的。丁仃的言论与艺术思想,我觉得也是非常值得我们重温与借鉴的。我曾编辑了一本丁仃文集《小大由之集》,另一本就是今天看到纪念册《丁影稀声》。我深切感到丁仃的思想精神深远博大,诸多见解于今天看来还是极有借鉴意义的。我在《丁影稀声》里特意摘录了丁仃隽语50则,每每重读这些言简意赅的文字,心里都不免感慨万千。丁仃的艺术成就以及他为人为官的良好口碑,都是非常值得重温与学习的。

2009年丁仃艺术研讨会发言纪要

李大洲:又名秦岭雪,香江诗人,书法家,艺评家,香港福建书画研究会副会长



 丁仃之大篆,笔墨酣畅,气势豪壮,且书画结合,时出惊人之笔。他最爱写的是“骥”字,常写常新,不时高挂于其办公室。一日,我见其最新出炉的“骥”字,右上方几笔,如骏马狂奔,鬃毛迎风飞扬,不胜神往。

丁仃见我入神,问道:你也喜欢“骥”字?

我答曰:我属马,自然爱马。幼时家贫,与章汉弟住乡下九平米方土屋,得友人奔马图一幅,念其一能负重,二能致远,故异想天开,命书斋为“骥斋”也。

不久,丁仃从画院打来电话:我这辈子给人题写斋号,从未写过两幅相同的,现在,我给你和章汉各写一个“骥”字,好了,过来拿吧!

如今,11年过去,这幅“丙子岁丁仃欣闻佳话并篆”的一大“骥”字,依然挂在新居客厅里与我朝夕相处,其右上方的几笔依然如骏马扬鬃,迎风飘舞。

某日,一画家来访,见之惊奇不已:“此为丁先生真迹?”

我答曰:“货真价实,一式两份,另一份存章汉处。”

来客喟然长叹:想当年,某日本客商托我以三万元向丁仃求一“骥”字,终未得之。

看来,人世间有些东西,不是金钱可以换来的。

谨以此小文,点燃心香一瓣,为丁仃先生作十年祭。

于2008年9月

——《一“骥”超万金》/章武

章武:原名陈章武,福建省文联名誉顾问;曾任福建省文联秘书长、书记处书记、副主席,福建省作协主席




他豁达睿智,才思敏捷,诙谐风趣,妙语连珠。

多年来,我常想,对一位故去一百多年的前辈艺术家,丁仃先生何如依然如此尊重,如此怀有深情呢?解释只能一个:作为艺术家的丁仃,他的灵魂里头对我们伟大民族传统文化有着无比的尊崇、挚爱和忠诚;作为行政领导的丁仃,他无疑已经把挖掘、发现、弘扬宝贵的民族文化遗产化为自己的职责自觉,时刻不忘自己的文化担当。应该说,这是一种十分可贵的精神品格,不仅值得后人记取,也永远是后人学习的榜样。因为,浩浩泱泱的中华文化需要绵延不断的传承和发扬,就十分需要像丁仃先生这样的人。


2008.10.8

——节选《丁仃琐忆》/陈济谋

陈济谋:历任福建省文联党组书记。现中国文联委员,福建省文联副主席,福建省画院名誉院长




作为福建省画院的首任院长,白手起家之辛劳自不必说,而他谈得更多的是集体的作用和大家的付出。在省政协,他是一位最具人气的常委,上至省级领导,下至一般同志,丁仃完全是一副脸孔面对而言笑自如,如此内心虚静和身心松弛,而形成的君子之风,不能不说是一种修为升华为一种超然境界的体现。

这就是丁仃,轻松地做人、为官、从艺。无所顾忌便是轻松,心无挂碍便实现了轻松,有了轻松便多了几分谦和。他崇尚“情感互动”,尊重他人,尊重人性;他秉持“无为而治”,处事超脱,不包不揽;他心仪“有容乃大”,容人之量,使人气顺心齐。丁仃通晓道家虚实哲学,领悟自然大道,他常写“返朴归真”四字大篆,说明他在行为和心理上企盼抛弃虚饰,去除雕琢,超越世俗杂念,重新恢复那种纯真质朴的人性。

——节选《智者轻松——丁仃》/郭东健

郭东健:福建省画院原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

 



美术家层出不穷,年年都涌现出不少的新秀。但像美术界的领军人物丁仃先生却是不可多得。他德艺双馨,口才横溢,组织能力全面。敏捷的思路,果断的决策都显示出他那非凡的魅力。他在中国美院的高吭发言,他在美术论坛上侃侃而谈,直面现状,那洪亮的声音,铿锵有力,至今仍时常回旋在我们的耳边。

老丁在主持福建省画院工作的同时也主持福建省美协工作,可谓双肩挑。他把全部的精力、时间都投入到福建美术事业上,他将画院引入高品位的轨道,与全国画院、中国美协、广东画院、浙江画院等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提升了我省美协、画院在全国的地位。举办第八届全国美展,他把福建展区的重担挑在肩,与其他理事一起推动创作,仔细观摩、认真评选。他绞尽脑汁,为福建美术建立功勋,为我省争银夺金而不遗余力。他献策献计,多方奔走,最终,文化部、中国美协尊重丁仃先生的建议,郑重地在全国美展上设立“漆画”专项,为我国艺术大展填补了一项空白。这种权威的提案,没有大智慧大手笔是无法实施的,老丁功不可没!

 ——节选《世事苍茫情愈深》/杨挺

杨挺: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国美协会员,福建省画院副院长,一级美术师




大会开得异常热闹,一个人紧挨着一个人争着上台发言。此刻接过话筒的人,神情从容,声音洪亮,振振有词,大家竖耳瞠目,聆听注视着这位胖墩墩、矮笃笃的丁仃在发表高论。是时休会间,他问我:怎么样?我迅答:头头是道,丁仃不愧为丁仃。那是1985年中国美协在济南召开全国第四届美代会上。

我和丁仃都在美协工作,虽在位地方不同,但每年至少有一次机会聚在中国美协召开的工作会议上碰头。相会是快乐的事,他总是乐陶陶、笑呼呼、精神饱满地到会。会上只要有丁仃在座,气氛活跃,谈笑风生。再加上江苏美协的徐天敏,也隽言妙语,成双一对。他俩相互争论,都摆着强词夺理的架势,乐此不疲地要说服对方,语锋幽默风趣,也使会议开得心情舒展,有箴言自然为议题出谋献策。

别人也常逗乐丁仃:大块头,看你每天精神抖擞,吃什么补品?回答是:心无挂碍,倒头香睡。谁说丁仃没有心事,为筹建福建省画院一直是他的心心愿愿,因此他奔忙呼号,劳心劳力。在他亲力亲为和同仁们的一齐奋战中,果然一座颇具规模又十分亮丽的文化单位落成了。他很欣慰,也鼓舞大家。不久,他邀约我去参观画院,当晚我就投宿在设施齐全的院中。晚上虽然这里路段停电,我们还是秉烛夜谈,沏一壶铁观音,又端出蜜饯果品,他是以画院为家。那晚聆听了他对繁荣美术事业的许多观点、设想和建议,获益良多。丁仃有智慧,有性情,用心在工作中。他真诚善待朋友,使许多与他相交、相识、相知的人,为突然失去这样一位敬业的艺术家深深惋惜!久久思念!

于2008年9月

——《思念丁仃》/徐昌酩

徐昌酩: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上海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一级美术师





春日偶成

江上何时露春意,人间三月正当时。

忽闻黄鹂鸣翠柳,春水河岸思故人。

光阴似箭,逝者如斯。不觉丁仃老师已离开我们二十年了。往事如岁月长河里翻滚起的阵阵浪花,不断在眼前涌动。往事如烟……

在那“读书无用论”的年代,除了课堂上的内容,课外没啥可读的书。与发小们一起打球、打扑克、吹牛皮成了课外的娛乐。因为自幼喜欢画画,我比发小们多了一项个人喜好。由于父辈的关系,我认识了丁仃老师。他的模样我记忆犹新:胖胖的圆脸上架着一副似乎是深度的眼镜。那时,我只是一个懵懂的少年。到福建曰报社美术组看画是我常干的事,现在想来当年打扰了美术组的前辈们,给他们添麻烦了。丁仃老师是美术组的负责人,对我一初学少年颇具耐心,循循善诱。尽力开拓我的思维而不必拘谨眼前,并言“眼力的高低决定手上功夫的高低”。    

在那文化荒芜的年代,有美术兴趣是一种自我喜好,并无远大目标的设想。那年月“文革”尚未结束,高考也没有恢复。只指望高中毕业后能逃避上山下乡,留城当一名国营工厂的工人。如能如此,那你就乐去吧!如果再有一技之长在工厂里可以塗塗抺抹、写写画画,搞宣传墙报而被领导赏识,可以脱离工人行列吃上行政饭那是最好不过了。想当画家在1976年的时代只能是一个梦想。          

高考恢复后考学成了我的重中之重的事了。考何种学校,如何决择?在观察我多年的绘画基础后,丁仃老师极尽鼓励我去应试中国美术的最高学府—— 浙江美术学院。这座学府是所有学画青年的向往!是一座似乎不可翻跃的大山,但在丁仃老师的鼓励和指导下,我始终抱定不撞南墙不回头信念,努力进取加上运气,终于在1980年圆了我的梦。                                    

这一路走来,我深感漫漫人生路的开端需要一位有眼光的智者来指点迷律。对我来说丁仃老师就是这位重要引路人和智者之一。古语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人生路,须努力。有智者指点便可少走弯路。        

俗话说“师傅引进门,修行靠自身”。画画是一辈子的事情,天份与努力是必须的。所谓“尽人事、随天命。”结果一切随缘。                          

谨以此文纪念丁仃老师。

 2019年2月于南京

——《记忆深处的回望》/夏晓龙

夏晓龙:江苏国画院人物画研究所畫家,国家一级美术师。1987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人物专业




丁仃前辈和我母亲孙韵曼早年都是南下服务团的战友,一九五零年他们和庄稀阿姨、我父亲王铭之一起转入福建省委文工团,在文艺队里他们朝夕相处,亲如手足。尽管后来在不同的城市生活工作,我们两家的联系不断,我从小称丁仃为丁仃舅舅。

作为南下服务团的后代,丁仃舅舅一直关心我的学习和成长,记得1985年他在济南出席全国美代会期间,专门让我到南郊宾馆会场,把我一一介绍给参会的名家老师,还专门跟当时山东省美协负责人杨松林等介绍我的情况,让他们关注我。

一九八八年三月,丁仃舅舅在得知我即将大学毕业时,专门为我书写『乐在其中』(如图)以示鼓励。

去年冬天,我回福州办个展,接触了许多同龄人,才知道丁仃舅舅曾经帮助过许多象我一样的青年书画家。福建省书协副主席陈远,早年曾为丁仃刻了一方闲章,丁仃舅舅很喜欢,在笔会上经常用,让大家关注陈远的篆刻。陈远为此心存感激,更加发奋。丁仃舅舅对年轻人的关心和爱护,一生难忘。

 ——《乐在其中》/王未

王未: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美协理事、烟台市艺术创作研究中心主任(研究馆员)






丁仃作品欣赏


雄伟装煤工(1950年).jpg

雄伟装煤工(1950年)


速写(1956年).jpg

速写(1956年)


牛棚(1958年).jpg

牛棚(1958年)


大战煤山.jpg

大战煤山


武夷云窝.jpg

武夷云窝


开会,开胃!(1980年).jpg

开会,开胃  (1980)



使劲吹.jpg

使劲吹



人物肖像.jpg

人物肖像


仕女图.jpg

仕女图



丁仃写意.jpg

写意


布老虎.jpg

布老虎







海报.jpg


思入风云,笔翻江海——丁仃书画艺术回顾展

 

主办单位

福建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福建省美术家协会

福建省书法家协会

福建省画院


学术单位

中国美术学院校友总会

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福建省美术馆

福建美术出版社

福州画院

香港福建书画研究会


支持单位

福建省南下服务团团史研究会

福建省姓氏源流研究会陈氏委员会

暨福建陈氏书画研究院

福建省陈宝琛文化研究院

福州螺江陈氏宗祠管委会


总策划

许江


总策展

王来文


学术主持

李大洲


策展人

张永海


执行策展人

陈小丁


开幕式时间

2019年3月23日上午9:30


展览时间

2019年3月19日——3月25日


展览地点

福建省画院

(福建省鼓楼区小柳路87号一楼展厅)


 上一篇文章: 承心传韵——福建省画院画家年度作品展正月初一开展
 下一篇文章: 福建省画院参加第九届中国画节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