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其他沙龙 >> 艺术论文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刘向东:风格实验
【 作者:[美国]乔纳森·古德曼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9-1    文章录入:刘向东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在一般的情况下,我们会把艺术家与某种特定的风格联系在一起,这种风格对艺术家而言是特定的,就如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字一样。艺术家会付出巨大的精力去改变绘画的风格,特别是当他在经济状况比较充裕的情况下更会如此。事实上,在西方艺术中,我们对毕加索也有不同的评价,他风格上的变化曾经引起人们诸多的谈论,毕加索艺术风格的变化非常著名,同样,菲利普·加斯顿从抽象派到粗犷风格的转变也是非常的丰富和令人兴奋,虽然在一开始,菲利普·加斯顿也拒绝改变。在现当代,中国艺术在风格方面的实验的确相当罕见,与其说这是风格的分离,不如说这是一个有意识的决定的结果,不只是风格上的分离,这种分离是特殊绘画词汇形成之后的结果。同时拥有几种绘画语言总是让人觉得有一点可疑,他的读者们会对他的目的产生一种不信任。但德国画家里希特却吸收了多种风格,这意味着在真正的后现代主义潮流中,没有任何一种风格会比其他风格更享有特权。抽象概念和比喻是达到目的的简单方法,因此,没有一种表达的手段会比意象性手段更具有典范性。

    至少看起来是这样。但在中国这样的国家,书法的语言就蕴藏在毛笔文化的流露方式中,图像性的现实主义存在优先于油彩在画布上的控制。同样,在中国这样一个文化象征已被经济变化所代替的社会,对社会性评论的需要尤为需要。对现实主义风格的倾向使得逼真性更加突出,这对很多领域都产生了益处,包括西方艺术史在中国当代艺术灵魂中的存在。鉴于中国工艺技术中使用毛笔,我们可以臆断,画家渴望一种现实,那就是既能对传统水墨画作出反应,又能吸收西方特色,目的是为了审美上的开放性。抽象在中国文化中仍然是一个代码,在很大程度上直接指向了西方的影响,而这源自于现代派和抽象表现主义的历史。据笔者能够分辨的是,抽象在中国是少数人的话语,相比之下,艺术家以抽象的表现作为回应,甚至以此来反对作为普遍首选的现实主义。

    当然,这些观点相对而言比较普遍,丁乙,这个上海的抽象派画家,独自一人证明着一个整体的事实,那就是抽象绘画在中国失败的命运。他一开始承认西方的抽象,他按照自己的想法而非其他,于是开始弄出名堂。他的工作足以证明,抽象风格是因为作者没有特定的文化指向,抽象风格的成就现在已经全球化,全世界的艺术家们都接受了抽象的语汇。现在,我们承认,无论西方,还是亚洲,大部分风格并非特定,显而易见的是,处理绘画的方式更多地源于选择――艺术家自觉和刻意地处理特定的世界和个人隐秘想象。这二者同样的重要,同样需要艺术技巧,我们可以把它看成是文化上的中立,是想要控制这一种或那一种,甚至同时控制这二者的个人化领地――他们是一种美学愿望上的表达,因为艺术看起来已经结束了发展某种特定的个人文化的道路,形形色色的质问都是可能的――对所有任何地方的艺术家而言都是如此。

    如此广泛的艺术自由的结果是,刘向东找到了自己的方式进入艺术和审美,书法、抽象艺术和写实艺术在他的艺术领域中互相依赖,息息相关。他于1964年出生于福建省,是85新潮运动中的一员。他资深的经历就像他的艺术一样多面:他同时拥有广告、影视、诗歌,以及现代书法方面的经验。2007年8月,他提出了“象象主义艺术”视觉理论,包括社会学和美学两方面。前者包括他的象征主义作品、装置和概念艺术,后者包括写实主义、表现主义和抽象主义。虽然这二者很难区分(至少对于西方人而言如此),但刘向东在对物质方面引发的结果却保持着清醒,他意识到他的艺术有着广泛的影响,因此,他向他的读者介绍了他的社会评论、写实叙述和抽象的形象主义。这些风格既包含着西方的影响,又反抗着西方的影响,而这一切都包括在这样一种生活对抗中的概念中――一件将扣子扣到头顶的外套,他以此表明,自己在尝试告诉我们他对生活的洞察,那就是:坚硬的新老传统正与一种强烈的物质文化需求相抵触。

    事实上,根据刘向东从一种风格到另一种风格的变化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到他是后现代主义的典范,有人很容易改变自己的表达,因为他的想象并不归属于某种特定的途径。他萌发期的形象化系列在描绘虚拟现实时,看上去接近立体派艺术家,但如果深入研究画作,几乎总是与实实在在的事物或风景有联系。之后,更多的系列近作问世,它们看上去很抽象,但却有书法的味道,看上去刘向东似乎在尝试着混合不同的风格。他尝试的结果是形式自身的组合,表现的是观察者的几种方式正在被看,或者被解释。的确,刘向东几乎总是可以看作一个作品形象丰富的艺术家,但他的持续的抽象图案的许多视觉效果给他一个自主权,就是否认大多数狭隘的艺术工作者。刘向东追问着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画家要有创作某种特定风格惯例的义务?今天艺术中突出的部分难道不是特立独行的结果吗?艺术家有改变和超越的自由吗?那么,当代读者呢?他们必须忍受妨碍沟通的审美指责吗?当然,风格的问题没有消失,但当精神声称规则将被打破的时候,这个问题并没有顺从某种规定。

    到2001年为止,刘向东用红色和蓝色创作了一个年轻女孩的形象,《女孩脸上的十字架》中,女孩以一个细细的黑色十字架为特征,她长长的手和长长的头发非常明显,但他红色的衣服融进了占有三分之一画面的背景,在中间,她身体的一边有一道深深的蓝色,画的顶端则是一道暗红。然而,理解这一艺术作品时,并不是非要牵扯到刘向东的个人信仰,虽然他的个人信仰从基督教中提供了极有想象力的“象象主义”。十字架,基督苦难的象征,但比起它所代表的极度痛苦的象征,它所描绘的面孔给人更加醒目的感觉。痛苦全面影响着主色调,与此同时,艺术家又将抽象与形象一起容纳其中。把能量集取在意识上,对比出女孩简约的形象,并用十字架的造型梦幻又清晰地浮显了她的眼睛和鼻子。有一幅相似的作品,叫作《纽式女人肖像》(2003),用红色和蓝色作为背景,女人的头和肩的边缘是黑色的,十字架在她面孔的正中间,这也是她必须有的特征。                                

    十字架当然也是天堂的象征符号,充满着宗教意味。刘向东用这样一种符号告诉我们,他既表达了自己的信仰,又融合了形象,以达到特定的视觉目的,无论从哪方面说,很清楚地是,在这两幅作品中,象征充当着最重要的主题思想,使得刘向东的读者熟悉“西方”。《纽式自画像》(2000)中,白色的背景上,红色与蓝色强烈对比,而十字架成了刘向东脸部的一部分,这使得十字架的形式带上了他的个人情感。在这幅作品中,十字架大胆地用上了红色直线条,占据着刘向东脸部的正中位置,既是一种掩蔽,又代表着他的眼和鼻。作品用不同的面充当艺术家的前额、头部,以及他的脸颊和下巴,整体看来接近立体派,刘向东“修道士式”的自画像作为一种复杂的传递方式,向我们表明,中国艺术家是如何理解西方视觉艺术的成就的。美学的双重张力使得他的画作具备巧妙的说服力,包括各种不同的风格和观念。这个结果体现在“多元文化”一词所能表达的最佳的涵义中,在该艺术家分享他的各种发现时所创作出的风格迥异的画。

    刘向东的画作中的“纽式”系列里,有这样一个形象,一个人完全被一块布紧紧地扣住头和身体,看上去与其说是一种个性含义上的视觉象征,不如说更像是一种综合评论。这个引人注目的形象告诉我们,在“传统”里就像被蒙在鼓里――不能完全地展露自己。在“纽式”第一幅画中,在黑暗中,两个人,一个是蓝色,另一个小一些,红色,默默地祷告,很难看清,因为他们身上所披的布,我们不知道他们为何要在黑暗中。两颗正在发光的星星,红色的那颗靠近蓝色的人的头,蓝色的那颗靠近红色的人的脖子,似乎象征着情感的爆发,但我们不能理解其中的原因和情况。系列2号作品中没有形象,又用一块布完全地盖住头,默默地站着,面对着看作品的人,在这2件作品中,艺术家在用一个谜挑战他的读者,这个谜解释起来似乎带有批判色彩,是对人类的自由界限的评论。另外有一张照片,长衫把一个女人从头到脚地盖着,而艺术家则穿着一件类似中山装的衣服站在她身后,这是一件普通的衣服,但却很突出。两上人都站在操场的环形跑道上。但在另一件作品中,艺术家把场景安排在地铁站台,他又穿着一件中山穿,站在穿着长衫模特的背后。

    很明显,穿长衫人的寂静无声是一个寓言:人们不说出,或没有能力说出言语。结合艺术家的其他作品来看,“纽式”系列是一种超越普通绘画形式技巧的途径,是一种前沿的视觉探索。在这种名义之下,刘向东自我抑制的寓言将穿长衫者转变成艺术自由的承担者,却不幸被中外传统所压制。在最近的例子“象象主义”(胚胎形象形式?)系列中,艺术家回到十字架,看上去不像纯粹的抽象画。但之后,刘向东用他的标题给我们一条线索:《十字架在书法中》的1号作品和2号作品,二者都是水墨画,准确地描绘了标题所说的内容。在1号作品中,一笔黑色穿过画面,又向自身弯曲; 在顶上,黑色直立的延长部分上,是一个红色的十字架。在2号作品中,刘向东向我们展示另一个引人注目的黑色笔触,它一直伸向顶部,又落到画的底部。在左下方,我们又一次看到在白色背景上的红色十字架。

    就如我先前所说,十字架对刘向东所有的作品而言,只占局部位置,这个形式是西方文化中痛苦的象征。艺术家也许是基督徒,也许不是,但绘画的真正的价值体现在十字架被关注时的情感中。把这个普遍性的符号当作空洞的历史意义来使用是不可能的,因此,刘向东把这个西方的标志看作他自己外化的图式。然而,就像许多优秀艺术家一样,他借用他能借用的东西来致力于自己的美学。很明显,刘向东希望传达出他绘画风格产生时的光芒万丈,以及象征符号中的知识分子意味。鉴于刘向东的勃勃雄心,我们可以看出,十字架是他作为观察者去塑造意义的众多形式中的一个。他接近于抽象的画作悦人眼目,将纽扣扣到头顶的形象标志着他的处世立场,他的书法作品传达着爱的笔触,以及根植自己文化背景的需要,这与国外的情形十分相似。刘向东在不同的风格中思考着不同的东西。他多样的作品并不是要把读者弄糊涂,而是要激起新的思考。他是这样一个拥有非同凡响智慧的绘画者,拥有安静的独立性,以及风格的赢家。(翻译:余婷婷)

乔纳森·古德曼(Jonathan Goodman),《美国艺术》(Art in America)专栏评论家,纽约普拉特学院、帕森斯设计学校教授。

 

 上一篇文章: 刘向东的艺术精神
 下一篇文章: 养德兼充学  大道求诸野——关于弘一法师德学研究中的民学精神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刘向东状告高名潞抄袭事件的简要说明[刘向东]

  • 工笔写意  自然率真[施德善]

  • 刘向东的艺术精神[刘向东]

  • 真假“中国馆”[刘向东]

  • 刘向东:建立“艺术法研究基金会”的梦想[刘向东]

  •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