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国画沙龙 >> 国画杂谈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水墨君子 色彩缪斯——浩千山水花鸟画观感
【 作者:施德善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12-11    文章录入:施德善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郑浩千花鸟画《非洲草原上一景》(画于1992年) 

    冬日融融。左海西湖间。有幸观摩了浩千泼墨大写意山水,和他的花鸟画。勿论是墨彩契合的《非洲草原一景》,诗意动人的《蝶梦》、《雨荷》、《红毛丹》,还是神韵飘逸的《雁荡夜色》,奇肆通灵的《雪里云山》,大气高远的《喜玛拉雅》,等等,无不给人耳目一新之感,妙理生机之趣,及游目骋怀之悦。

    浩千,年届花甲,乃华裔马来西亚艺术家,岭南画派大家赵少昂入室弟子,少时曾受教于竺摩上人。据悉,竺摩乃我国佛教界之龙象,早年追随太虚上人,也曾随岭南画派大师高剑父习画,他于诗文书画皆有精湛造诣,他的画以观音大士、罗汉等人物见长,其线条优美,庄严古雅。赵少昂之融会古今,汲取西方绘画表现形式,注重师从造化,从而笔墨简练生动,形神兼备。浩千的画则融诗书画于一体,即由博返约,于粗犷豪放中见神韵,从精细妙理间显意趣。出生于海外,又长期居住在海外,能坚持传统的中国画、书法和古诗词创作,并在世界各地举办过百多次个人画展,成为全球华人画界中一位颇具代表性人物,实是难能和不易。

    感动之余,我在福建美术馆网站“浩水千山”画展消息下留言说:从墨彩的相互倚存与契合中,让人领悟出“和谐”与“和而不同”的中国人文最深邃的涵养精神,感受到一种清新自然的国画诗意韵味,和一种落落大方的君子之风。

    走进展厅,迎面就是一盆南中国的《水仙》。以其挺拔之姿,映入眼帘,以清香之气,扑鼻而来。这幅画大小为67X44CM,以墨色为主,仅仅花蕊和盆上卵石分别点染黄与褚色。一笔一叶阔大高耸,一丛一簇生机盎然。边上以行草题诗:“来自蓬莱海上家,居然落落女神花。依稀坠入陈王梦,香气醉人倩影斜。”正是:诗情脉脉,画意深深。

    在《宋人词意》画前,有两枚印章和上面的款字引起我的瞩目。一方是白文的,刻着三个字:“长相思。”另一方为朱文:“别时容易见时难。” 款字是:“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宋人词意。浩千。”这幅画的大小为137X70CM。颇具岭南画派特色:在概括而又准地刻划对象的过程中,充分发挥书法用笔的表现力,笔墨奇恣,布局通灵,寓新奇于平淡,意趣动人。

    而《非洲草原一景》最为精彩,窃以为当为浩千花鸟代表作。画面不大,才65X51CM。作于1992年春。为浩千南非纪游之作。画面正中是两只非洲驼鸟,前面部分有点像孔雀,大大的翅翼用浓墨刻划后染以石青,显得厚重而又灵动。鸟的尾部则以渴墨廖寥几笔,草草勾勒,几近虚幻,与前身之磁实形成强烈对比。鸟的脖胫则蘸以半浓不淡的墨色,运以中锋,画出圆润生动的效果。两只鸟俯仰有神,自由自在地生活在一片繁茂的草地上。那草叶或直接用石青颜料,或用浓淡墨色,穿插其间,显得生机盎然。  

    更有趣的是,个子不高,梳着一头齐整黑发,下巴蓄有一簇花白胡须的浩千,他在一旁指着画面,向观摩者介绍说,非洲草原上的驼鸟,下的一粒粒蛋有这么大(用手比划),而且蛋壳很厚(再用手表示),即使人站上去也不会被压破。接着有人问他,你用的颜料是怎么来的?他一边指着画上的驼鸟一翼,一边笑笑说,这些用的颜料就是中国画颜料呵。  

    花鸟画中,还有“梦追春雨过江南”的大手笔呈现的《雨荷》;一轮圆月衬出一叶垂柳,上面栖息着一只墨蝶的《蝶梦》;“绿叶兮春花,芳菲兮袭予”的《墨兰》等等,一样具有笔墨简练,墨韵生动,诗意隽永等的特点。

    在浩千大山水中,几幅尼伯尔纪游之作《喜马拉雅山》、《雪里云山》等,特别令人游目骋怀,拍手叫好。后一幅133X80CM,笔墨浓渴墨间杂有淡墨,有意无意中带出奇特玄妙的纹理,且留白处也自然而然形成飘绕虚幻的云雾。画家题款:“千临仿佛是蓬莱,游目登临亦快哉。笔底奇峰描不尽,必行最是畅我怀。琼山玉树雪千堆,疑是蓬莱如梦来。美系分明非梦生,啷前幻实费疑猜。尼泊尔归来后作并句,浩千。”

    前一幅141X75CM,作于戊辰年深秋的作品,挥毫泼墨恣意奔放,层峦叠嶂气势恢宏。尤以中景山脉最为粗犷,只见刷刷刷几笔倾斜笔触,半浓不淡的墨色,酣畅淋漓,震憾人心。高远处,雪峰连绵,迭宕起伏,那轮廓线用的依然是渴笔干墨,由于运笔疾速而略呈虚玄,却别有力度,令人神往。低近处,还是多用干墨渴笔,或浓墨参之,即粗砺又不失树木妙理和山石质感。喇嘛寺庙,及花树扶疏,点缀其间,更显得神韵丰足。画幅上钤有“记我天涯游”、“惠阳郑氏”与“天涯行脚”、“浩千”等四方朱白对相对的篆刻印章。原来,浩千祖籍在广东惠阳即惠州。即使他出身于马来西亚槟城,但他还是没有忘了祖籍地,而且对祖国传统文化精神刻骨铭心。这可以从他的一幅幅山水花鸟画,以及书法篆刻印章上,明显看出来。

    浩千山水还有另一种风格,即以大面泼墨或渲染加局部细节勾勒法,达到朦朦胧胧的视觉效果。例如,扇面画《喜马拉雅山》。浩千在旁介绍,这是用不吸水的金纸画的,先将这种纸整张弄湿,然后泼墨渲染,待墨迹干后,再行勾勒小舟或其他细节。这样墨块累积,别有效果。此时,不禁让我想起岭南画派先辈,由于注重对物象的仔细观察,和对大自然生机活力的把握,即能于奔放、粗犷中见精细。

    浩千展出的这类山水多小品,而且成系列。如《雁荡夜色》、《雁荡山纪游》(系列),《红叶清溪》等。其中《雁荡夜色》画幅45X37CM,题款:“雁荡纪游之作,已酉之秋,浩千。”淡墨间我看到两座一高一低的山峰,酷似一对夫妻,相牵相拥,难分难离于渺渺大千。让人不由地想及闽东太姥山,想及云南石林等处,一些同样神奇微妙的大自然景观。

 上一篇文章: 砚边絮语
 下一篇文章: 张江舟工作室师生作品展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陈家泠新水墨画:以灵变连接深远[施德善]

  • 叶培贵行书及其《笔墨的超越》[施德善]

  • 走近翰墨经典[施德善]

  • 石破天惊邱启敬[施德善]

  •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