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油画沙龙 >> 油画论文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解衣槃礴——试论绘境之心境
【 作者:周向一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9-10-26    文章录入:周向一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早在古代典籍中有一则关于战国时代美术活动的传说记载,说的是宋元君找来一群画师,都“受揖而立,舐笔和墨”,只有一个人很傲慢,“裸”。而被称许为真画师。这则传说生动地说明了“真画师”在绘画的情境中所追求的境界——排除外界的干扰和束缚,以达到心灵的自由,艺术个性的解放,为绘境创造理想的境界。然而在历史的长河中,有多少绘者的心灵是挣扎在种种束缚与桎梏间,这都是由于特定的社会制度,对传统的曲解与偏见,商业化的影响以及个体修养的局限等因素所造成的 。 

    正如在封建社会制度下的院画家或宫廷画家通常是没有创作自由的,由于历代统治阶级都强调美术为其统治服务的功能或为满足他们一类的审美好尚,对画师是严酷的。如宋画院,由于统治者的严格规定,进行创作不能自由行动,“宋画院众工,必先呈稿,然后上真”,因而也就大大地束缚了画家的思想,缩小了题材的范围,也限制了笔墨技巧的变化。包括表现方法与表现形式,个性的发展自然也受到限制。对有些作品,帝王只是凭个人的喜恶来定优劣,蛮横独断不时发生,有因“应对失旨”而招杀身之祸的,有的画家当奉命创作时,几乎战惧不已而不能下笔。统治阶级设立画院的目的,要适合其口味,为其服务,是十分明显的。因而统治阶级的审美标准当然要统治了画院的画风,明•朱元璋统治严酷,最早被征召入画院的赵原、周位、盛著,都以“应对失旨”等被杀,画师大都拘守格法。

    传统的束缚始终困扰着我们,特别是元明清师古摹古倾向日益严重,四王吴恽一类,他们错误地把前人技法规则变成樊笼自己创作的清规戒律。以摹古为荣,忘记自己,拜倒在古人脚下,他们泥古不化,在古人的笔墨中讨生活而不能自拔。主要向“元四家”中的黄公望学习,几乎到了“家家子久,人人大痴”〈黄公望字子久,号大痴〉的地步。即便在今天,旧有的观念与习惯性思维仍像“魔鬼”一样纠缠着你,在有意无意之间左右着你的思想与行为,甚至挥之不去。在现代社会仍有人在古人的怀抱里讨生活。

    同样羁绊于桎梏之中并为自己的本能所污染的,是艺术家们在都市生存中受商业化利益驱使、或错把西方的大众快餐文化当经典顶礼膜拜。画家要认识自己比认识他人还难,有的则试图画面讨好人,看别人的眼色画画,求“完美”而谨小慎微或投机取巧。为获取名利去钻营作品如何迎合评委的口味入选参展获奖。一旦市场上已拥有自己的“份额”,又不想打碎自己的“饭碗”而墨守成规,失去心灵的自由。

    在中国画史上,也不乏“真画师”但他们并非永远居于主导地位,总是形单影只,却曾不断地和形似、师古、摹古等倾向展开斗争,为心灵的自由解放,挣脱各种世俗的束缚,不畏政治的严酷,无视权贵的好尚,不屑市场的诱惑,克服自身的局限性,他们用自己的人格、勇气、智慧和执着,以不同方式维护独立自由的心灵进入创作,并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但为人类留下非凡的艺术遗产。“解衣磐礴”是一个生动的例子。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看到出现在不同时期的那些特立独行者的风骨。

    张澡,唐代画家,唐朱景玄的《唐朝名画录》著录张澡作画时“手握双管,一时齐下,一为生枝,一为枯枝,气傲烟霞,势凌风雨…随意纵横,应手间出”。毕宏惊异于张澡只用秃笔“或手摸绢素”问其所指授,张澡对以“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名言,大大振动了这位前辈,使毕宏“于是搁笔”。

    王墨,《唐诗记事》说他,作画前喜欢喝酒,乘着酣畅时把墨汁泼在绢上,边唱边笑,甚至手摸脚踩,或挥或扫,或淡或浓,随其形状,画出山石,云水,烟霞或者风雨之景,生动自然,还用长发蘸墨来作画。
顾况,山水画学王墨,画山水很奇特,先把绢铺在地上,叫人吹角击鼓喊叫,而他穿着棉袄,用棉缠头,喝酒到半醉时,提笔蘸墨,在绢上作画然后再着色,喜用大笔挥洒,所画景物,都能“曲尽其妙”。

    李成,宋初著名画家,生性豁达的他喜欢饮酒,以作画自娱,但是颇有骨气,不愿为权贵作画,他这种对待艺术的精神,与画院中那些以绘画获取名利的相比,似乎更加符合艺术非功利的性质,正是因为这样的艺术态度加上他独特的身世所带来的独特心境,造就了他绘画上独特成就。

    范宽,性情宽和,喜好饮酒,生性方诞,不拘世故,主张师法自然,注重个人的悟性,“与其师人,不若师诸造化”。长期居住在中南山和太华山中,观察体味自然,领略山水意趣,获取绘画的灵感。有这样的生活基础和对“造化”——大自然的深刻观察加以“对景造意,不取繁饰”终于画出自己独特面貌的山水画。

    明清时期,当文人士大夫们埋首古籍,做着毫无生气的仿古或者整理工作,而世俗生活和市民艺术逐渐成为艺术的重要一支,一直延续到今天的大众艺术。在这样的背景下,艺术更成为生命舒展和释放、获取自由的寄居之所。这就是个性在艺术中的张扬。明清时期传统艺术领域的变异,构成这个时期艺术的最为引人注目的特点,一系列人物在自己的艺术之中挥洒着鲜活的生命。

    徐渭,在《黑葡萄》等作品中,将自己娴熟的草书笔墨技法灵活运用在绘画作品中,作者的生命气息在这些作品中强烈地贯注,不仅画中物象灵动,而且画家的笔法也成了艺术形象生命的一种表现方式。“打倒一世之豪杰,开拓万古之心胸”,潦倒一生却不忘忧国忧民,艺术作品中展露的是敏感、真诚而充满激情的心灵,一个狂放而有骨气的人伫立在时代前沿,这是徐渭强烈的精神力量。他的大写意的花卉作品对后来的八大山人、石涛、“杨州八怪”,以至齐白石等都有重大影响,清初的山水画,是“四王”的一统天下,“四僧”的出现是对传统和拟古摹仿之风的一个挑战,虽然他们在当时的地位是远不能与“四王”相比的,但是,对后世的绘画所产生的影响,又是“四王”不及的。其中对后世影响最大的是石涛。他不宗一家,博采众长,主张“借古开今”师古人之心而不师古人之迹。他特别主张从自然中吸取创作源泉,主张以造化为师,“搜尽奇峰打草稿”。他提出“我用我法”“自有我在”揭力反对拜倒在古人脚下,主张个性解放。赋予笔墨以自己的心灵与艺术的激情。

    朱耷,清初“四僧”之一,借古开今,自出性灵,心随笔运,取象不惑。他的作品呈现出率意而为,自由奔放的画法,达到了笔简意胲,形神毕具的境地。在及其简约的形象中,                     采用高度的象征手法,传达强烈的情绪。在恣意的水墨渲染塑造的每一个传神的艺术形象,始终贯穿着朱耷自己的形象。   
                                       
    龚贤,金陵八家之首,在艺术思想和实践方面,则主张绘画艺术〈主要是山水画〉来源于自然——师造化,而反对当时“四王”正统派的仿古临摹,主张独创。龚贤在绘画上主张“古人之书画,与造化同根,阴阳同候。非若今人泥粉本为先天,奉师说为上智也”。这显然是对“四王”的体系而发,又说“然则今之学画者当奈何?曰∶心穷万物之源,目尽山川之势…”他追求个性表达,主张师造化,穷心源。象他这样鲜明的个人风格,是历史上所没有的,因此被誉为“前无古人,后为来者”。

    郑燮,清代画家,“杨州八怪”中最受人称道的画家,性格旷达,不拘小节,被时人视为“狂”和“怪”。郑板桥将书法用笔融于绘画之中,强调个人“真性情”、“真意气”主张继承传统“十分学七要抛三”,“不泥古法”,他笔下的竹,往往就是自己思想和人品的化身。郑板桥生活的时代正值“康乾盛世”,趋炎附势,哗众取宠的媚世之风笼罩文坛和艺坛,郑板桥和“杨州八怪”的其他人物却能在这样的时风下,在各自的领域里,进行大胆探索,推陈出新,给清代艺坛增添了一丝生气,对后世有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同样,在西方美术的历史天空中,那些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的艺术之星也都具有以上的共性。

    凡•高,他将情感和心理因素全部转嫁在他的画作中,卷曲的短线〈自发性的笔触〉并采用高纯度的对立色彩。你可以感受到凡高对表现大自然生命本质的那种激情,这些完全来自于心灵的呐喊,是一种情感语言。正是因为他生前对艺术理想的非功利性的追求和献身精神,在他死去一百多年之后,其作品仍对观众具有极大的感染力和冲击力。

    以马蒂斯为首的野兽派画家,他们挣脱传统的束缚,解放绘画语言各种因素,通过强烈的色彩去敲响人们的心灵,注重借助作品的色彩抒发个人情感,展示自我。在之后的表现主义运动中,艺术家都在追求个人情感之表达“一种极注重情感内心世界的运动”。

    康定斯基坦言“艺术的目的在于灵魂的表达,而非艺术家的技巧”。认为“文艺复兴及巴洛克艺术对于具象及叙述性方式之用心,已掩盖住了那种内在的率直手法及沟通力量”。“艺术是心灵的活动”,是“心灵震荡”。

    例举这些“真画师”可以看出他们的共同特点;他们在艺术创作时,追求适意的境界,尊重自己的心灵,一切外在的束缚和清规戒律都可打破。追求“逸”的境界,不拘常法,超凡脱俗,用无拘无束的线条和色彩抒发性灵,去展示人性中最光彩夺目的,不可一世的傲岸精神。

    如何才能做到为绘境创造理想的心境,关系到艺术家的自身修养,“真画师”所具备的人格性情,是对于人是否能顺乎万物,反朴归真的人格个性。如影响到一件具体的绘画作品,要追求的是心灵自由的境界,达到这种作品意境,则要求有一个超然物外,摆脱羁累的艺术实践过程。要达到“真”“淡”之境,必须除一切荣辱、得失、俗事俗物,胸无系累。在创造中实现自我,这是艺术的基本品格之一。在美的表现中,精神自由飞翔,心灵净化,在超脱的胸襟里,体味宇宙的深邃浩广,人格扩张。艺术家作为一个“悟者”,要能够达到精神上的解脱,心灵自由飞翔,才能达到“纯艺术”的峰顶。

 

 上一篇文章: 水彩风景写生教学札记
 下一篇文章: 范迪安为王辉专著《武夷山水与历代画家》题写书名并作序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