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会员文集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金石随想录】——写于仙游一中百年校庆之际
【 作者:方志忠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3-30    文章录入:方志忠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这里有座金石山是幸运的,有了金石山,便有了文化之缘。因为,她代表深厚的传统、旺盛的青春和值得期待的未来。

    先让我们回到文字,来接近那些淹没在历史里的东西吧。

1.这块石头和她迷茫的青春

    台阶一级一级的,就象登天的路。我们或者拼命或者偷懒地读书,小心翼翼地度过青春期,昼夜兼程读武侠——这是中学时代的经典生活。恋爱经常发生,其实都是单相思。月光是朦胧的,很淡,很容易消失。

    通过竞选,我当上了班长。关键是,我不能再胡思乱想了,就开始写诗。青石小路、书卷、金石山、朗读声、满天星空……反叛伴随着自命不凡、多情夹杂着矫揉造作——不知怎么回事就发现了时空的交叉点。可以说,只有在金石山度过青春期的人,才真正知道她的意义。当这个词在一个人的回忆中反复翻滚时,诗就出现了。难道是石头的坚定造就了诗?有人说,在没有书柜和印刷术的岁月,秦始皇要知道自己读了多少卷书,就得用石头来衡量。

    在那个时代,我只学得了一句话:凡事一旦有个名称冠在上面,就会变得郑重其事,这就容易流于失真和造作。

    金石山把一生的诗都藏在脚步里,所以登山的脚步很沉。当世界是一片黑暗的时候,这座山闪亮着墨与书的光辉,堆积着一摞摞的稿纸。柏拉图说:“有常识的人将记得,人的眼睛,有两种性质不同的迷惑,一种是从光亮转至黑暗的地方,一种是从黑暗的地方进入光亮中,精神的眼睛亦如此。” 记得佛经里面有个故事。主人要远行了,对仆人说:“你要好好守门,注意拴毛驴的绳子,别让它跑了。”主人走后,邻舍丝竹声声诱惑着仆人,他耐不住性子,想去欣赏一下,他倒也没忘主人的叮嘱,便卸下门来,驼在毛驴身上。然后,牵着毛驴,听音乐去了。结果,舍中财物被盗得干干净净。主人回来问及,他分辩说,主人只吩咐看着门、毛驴和绳子,他都保管得完好无损啊。

    王国维、陈寅恪、吴宓、陈独秀、王小波……虽然他们与这块石头无缘,但跟文化有关。他们并不只是守护着那扇门。

2.有关时空与墙

    需要说明的是,我并不是在写一篇关于校庆的文字,我是在借助对于金石山的回忆,展开自己的有关或者无关的思想。因为,我首先是个画者,写作对于我来说只是爱好,写作的最迷人之处在于构筑了一个完全没有平面约束、没有可视形象的极端开放性的时空。

    许多东西会变,时空总是在变,但墙却不会变。

    在大多数人眼中,外部世界是杂乱无章的。孩子总是将这些感觉同他的书相比较,但成年人则求助于文化的介入。

    很多艺术家在缺乏独立精神的抄袭和重复中浪费时光。摹仿是艺术中唯一可能的错误,它违背了时空规律,时空就是法则。企图用古希腊、秦汉或达·芬奇、顾恺之的手法进行构造和创作,就如同用一个没有底的篮子在一口枯井中打水一样荒唐可笑。

    艺术的天才以良知为躯体,幻想为装饰,行动为生命,想象为灵魂。否则,将被挡在墙之外。

    时间现在和时间过去……

    心与物,茫然的道路和永恒的墙,都是人生苦闷与解放的关键。

    罗兰·巴特说:东方的筷子指向食物。那么,读书为了什么?艺术为了什么?为了这个下午宁静安逸,就象河流与阳光并流,轻捷跳跃的树枝抚过飞鸟的羽毛——广大的事物在心中上升,仿佛照亮幽暗陋室,在读书的那一个下午与艺术串联,获得解放。

    把一世的快乐建立在宣纸毛笔、书籍文字之上,堆积着比肉身更高远的精神。能够期待的,和不能期待的,跟明灭的渔火相似,那是一个个充盈的夜晚。

3.旧城,还有脚踏车

    我也不知道该称仙游为“城”呢,还是“镇”?称为“小城”,似乎能让自己在心理上更觉满意。

    在此之前,我从未尝试着对我的生长之地进行一番描述。因为自己的淡漠,对于熟悉之地的忽略和遗忘。

    在我读小学的时候,仙游城,具有典型的中国南方小城的种种特征。南方或许是一个地理概念,南方的民居却深具人文内涵,更是一个精神的向度。这座小城里,街上的房子都是木屋,那时的街道狭窄、弯曲、凹凸不平,青石板铺成的路面在夕阳下最动人。西门兜一带川流不息的是一些破旧不堪的脚踏车,在当时,这实际上是很奢侈的交通工具了,只供那些能够“吃皇粮“的人使用,也只有他们才能够理直气壮地骑着脚踏车来来往往于小城各处。小城里,几乎不存在维护城市公共交通的任何规定。所以,街道被个体商贩或老妇、菜农们占据着,几乎不能通行。店主们则在门前增设柜台,篮子和篓子便组成了货摊排列在街道两边,带着简单劳动工具的手工艺人藏在其间……青苔点缀的老房子,老井中的清凉一片,丝竹掩映的寺庙,一个骑着脚踏车人的被拉长的影子,我无法在文字间有效地展开这个场面,致使我记忆中的小城总是拥挤不堪。

    这些感觉已经荡然无存。

    刚刚说到狭窄的街道总是拥挤不堪,它给外来者留下的印象是:小城人口众多而密集。小城的的民居建筑主要是平房,除了院子,可居住的面积很小。我为了追求某种艺术效果,渲染了小城的沧桑感,这些只是我搜索到的记忆碎片。因此,我也无法将它做一个完整的象征或一个形象写进诗篇。

    脚踏车,被物化的机械,却散射着怀旧的微光,被固定在人文景色中。盛夏的下午,当我汗流浃背地骑着一辆近于时尚的山地车到达金石山下的教学楼,我想到了一句诗:我将用另一把锁匙打开你。

 

 上一篇文章: 【雨后语】
 下一篇文章: 王来文花鸟画册页作品网络展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第十四届亚洲文化艺术节系列活动之泓翰美术馆展览季[hhmsg]

  • 雄风——巩大川作品展在泓翰美术馆举办[hhmsg]

  • 2014.11月2日至8日泓翰美术馆将举办《云横秦岭——当代…[hhmsg]

  • 卢捷个人油画作品展将在古田县文化馆开幕[lujie]

  • 闽南画派精品展将于6月15日—25日在泓翰美术馆举办[hhmsg]

  •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