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会员文集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探索花鸟画的新境界
【 作者:孙克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7-1-3    文章录入:吴桐森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探索花鸟画的新境界

 

 

  花鸟画家吴桐森和他的作品近年来已广为画界所知,他的画自80年代以来不断出现在全国展览上,2001年中国美协举办的《百年中国画展》,他的《醉卧桃花源》入选,作为福建花鸟画家,受到中国画界普遍的关注。

  吴桐森早年毕业于福建师大美术系,师从著名花鸟画家宋省予先生,严格的训练打下扎实的基础,他的白描得利于陈子奋,功力相当深厚。1992年作《东南和风》,以六尺大幅画白描花树,以意笔画双鸟栖于崖上,构思别致,引人注目。我认识的吴桐森是个忠厚老实人,敏于思而讷语言。他对待艺术也是勤恳用功。但他在艺术探索上却不是“安分”的,近几年,他在花鸟画的风格、形式和技法上做了涉嫌性的探索,而且通过大量的实践,丰富了经验,把一种创新的设想,具体成形并得到专家同行们的认可,桐森的执着的精神,令人佩服。

  几千年来中国绘画沿着自己的道路发展着。它是中华民族特有的天人哲学、伦理观、诗歌文学和书法文化等多种因素和中华大地自然环境与农耕经济条件下缓慢而稳定地发展完成的。和欧洲绘画接近的人物画最早发展,其次是山水和花鸟两个种类,欧洲则是风景和静物画。不仅在时间上比我国晚了数百年,而且精神追求上也不同。中国花鸟画具有中华文化天人和谐的特征,和西方的静物写生全然不同,它不是客观物象的光色形体的视觉再现,而是画家心目中自然生物的充满生机和主观意识的表达。从五代徐熙、黄荃到两宋院体画家,在花鸟这一领域里,以十分虔诚的态度去发现和观察,以更为庄敬的精神去描绘,从而使花鸟画得到迅速的发展并留下后人难以企及的作品,成为中华文化瑰宝。文人画的兴起为花鸟画带来新的发展阶段,由相对写实朝向更具性灵抒发和书写意趣结合从而进入内在的诗情和外具的散逸的精神境界,我们统而称之为写意画。文人花鸟首先来自南宋文人画梅、兰、竹、石的题材开始,到元以后有重大发展,明清之际名家众多,更出现了陈淳、徐渭、朱耷、南田、新罗诸大家。直到19世纪海上画派兴起,是中国画跨入近现代阶段的开端,出现了虚谷、蒲华、任伯年、吴昌硕等多位大家。20世纪中国画历经冲击变革,花鸟画仍然充满生命力,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等大家作品受到更多人的喜爱。在中国人的审美世界里,花鸟画得到特别的钟爱。在民间美术包括年画版画以及实用装饰等,院体绘画即工笔及写实性绘画,还有文人画即写意花鸟等诸多层次上,花鸟都占据着十分突出的位置,显示着长盛不衰的源流。无可讳言的是,经过千年的发展,做为一种平面图象艺术,在表现的形式、技法和风格上,积累下极为丰富的遗产,淡然的成为后人学习继承的范本,但也增加了创新突破的难度。近20年来,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迅猛发展,中国画处于历史上最富于活力的繁荣发展时期,从事花鸟画的作者更是空前的多。但花鸟画在风格、意境方面创新突破却很不容易,特别是这个创新还要沿着民族审美传统精神方向,困难更多。可喜的是有许多画家在努力探索前进,画家吴桐森就是坚定而耐心的一员。

  吴桐森的花鸟画成就不凡,以他的功力水准在国内相当知名,岁月积累,工夫老到,自可到达成功境地。几年前我去福州,在他的画室里,看到他的大胆探索令我颇感意外,他在画上落墨甚多,花与鸟反衬成浅色,看惯传统样式的我一时还真难以适应,虽然肯定他的求索精神,但如此吃力是否“讨好”,一时难以评说。去年冬天在到福州,看到他一批新作,他的探索有了进展,他的执着有了回报。他这种被称为“黑白颠倒”的追求,确是使观者体会到了幽静、幽深和宁静的意韵,是一般写意花鸟绝无的幽然的境界,笔墨表现也更丰富完满了。

  艺术和人类其他活动一样,开始也意味着冒险。譬如走路,前人开通的路无论是否宽阔平坦,后来人总会方便平安一点,到达终点也比较可靠。如果有足够的功力修养,健康长寿,你可能登得更高一步。然而一座大山毕竟有人们未到之境,有人会舍熟路而开新径,这难免要冒险和辛苦,辛苦自不必讲,所谓“冒险”在于放弃比较容易到达的目标,而选择未知之途,便有碰壁、无功、夭折的可能,然而总有勇者在,否则便无进步可言,新境界便是这样发现的。吴桐森的开拓精神是勇敢的,然而他并不冒失,就如一个上路的人,他有很充足的准备,几十年的实践经验,令他在造型、笔墨、色彩乃至西方绘画等都有丰富的积累,同时他还清楚他要行进的方向和目标,这一点尤其重要,那种以“创新”为名,丢弃传统,任意胡为的做法,不是年轻无知便是有意欺世。吴桐森“弃白从黑”的想法,不是偶然之举,乃是他的生活体验、写生经验对他产生的“创造压力”促使他思改、选择的结果。他自述去西南写生在云南石林的一次视觉体验,在巨大岩石背影下,花草呈现了意外明亮夺目的效应,使他联想到武夷山中曾经有过的经验,并促使他下决心做一次表现的尝试。初次的失败没有令他却步,毕竟这一个观念和视点的变化,在技法上引起的牵动要复杂深刻的多,不仅仅是把写意花鸟画黑白颠倒来个“底片化”就可以的。现在他把画面做为一个空间来处理,意境向“实景”靠近,在幽暗的背景下解决造型、空间层次、主从乃至笔墨的灵动、书意、色墨比例等课题。吴桐森作品中,比较好地渲染出幽深的意境,对传统样式显然是一个突破。同时,保持着意笔造型的传神简练,墨色的浓淡浩焦多变,运笔转折纵横的书法意趣,细看他的画面,黑重部分并非浓墨板结一块,而是笔意变化,层次微妙的观者在黑色隐显之间,又可感知许多视觉影象的联系。

  另外我还注意到吴桐森充分发挥了宣纸水墨技法的特点,在写意画的若不经意中其实是相当仔细和匠地安排抽象、笔墨和色彩的,因此,他的画上极少出现用白粉厚涂之处。用重墨衬地并不是不可一试的,但如何不因为到处用粉把一幅写意中国画搞成不中不西的水彩画,却不大容易。

  回顾中国画的历史,中国画并非不善于写实的再现,如宋代院体画就曾努力向细节的真实具体等写实方向发展。但文人画的兴起令中国画走向写意一途,“似与不似之间”是很有代表性的概括,这种艺术的追求固然反映了儒家文化“中庸”论的影响,也是文人画家的业余性所适应的。这种数百年单一的发展情况,在20世纪晚期有所改观,但人们的文化惰性心理,加上花鸟画自身题材对象,审美习惯的传统的影响造成花鸟画面目难于改观。不过,我们也不必担心,人们在关注传统花鸟画发展的同时,已经在现代人的自然观和更开放的文化视野中稳健而坚定的扩大了花鸟画的境界,丰富其技法,材料也扩大,形成可喜的多样性局面。

  吴桐森的艺术探索,正是我们期待的当代花鸟画迈出的稳健、坚定而又富有成果的一步。

 

 

00三年五月

于不孤斋中

 

 

 上一篇文章: 同桌方华   陆昱华
 下一篇文章: 我要记住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