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国画沙龙 >> 国画杂谈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论古意
【 作者:林海钟    转贴自:福建美术在线综合    更新时间:2011-4-12    文章录入:林海钟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对意的探讨,自从绘画的产生就已经开始,并且是纷说纭纭的,其源与流及其标准是什么?那些所谓高人逸致究竟是什么样的?对我们今天来说已经相当遥远了,那些玄妙难得之意,境界之高可谓一步一重天。在此把这个标准的意称为古意,以下我只能以目前的粗浅认识作一些讨论。

  其实,画道至元已经流失甚远,松雪翁提出作画“贵有古意”,提倡复古之风,经元人的努力,构造了元代的简淡的风格。

  画史多有类似赵松雪这样的大家,他们都发自于内心且感叹于人心不古,对“古”的探讨在历代画论上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而且成为评画的一个重要标准,一幅画的优劣要看它古不古。

  总的来说,古是衡量作品的标准尺度,但历代大家对“古”的解释有多重含义。

  与古相对的另一个概念是今,中国传统多厚古薄今,古与今不能简单的看作时间概念,而有更深刻之含义。

  古今之义,其重要论述参见于虞和的《论书表》中关于钟繇、张芝、二王的一段:“夫古质而今妍,数之常也;爱妍而薄质,人之情也。钟、张方之二王,可谓古矣,岂得无妍质之殊?且二王暮年皆胜于少,父子之间又为今古”,虞和释古与今为质与妍,言钟繇的字质朴,二王则妍美,即是两种审美。陈朝的姚最在《续画品并序》中云:“质?古意,而文变今情”,谓文、质两种审美古今皆有之,其意与前者大致相同。

  以质释古意,还未能具体。历代论古的延伸意为质、为淳、为肥、为朴、为素、为拙、为老、为实、为静、为简、为厚、为重等,相对天古之意则为文、为美、为华、为化、为表、为外、为巧、为瘦、为动、为繁等。以下录历代论书画几条说明古意:《梁武帝观钟繇书法十有二意》云:“元常(钟繇)谓之古肥,子敬(王羲之)谓之今瘦,今古既殊,肥瘦颇反,如自省览,有异众说。”(今观钟元常《钟繇荐季直稿》、《宣示表》、《戎路》等帖与二王《黄庭经》、《乐毅论》、《洛神》诸帖如史载所谓古肥、今瘦之说。)《书法离钩》云:“章草须有古意乃佳,下笔要重。"
《图绘宝鉴》载:“张渥白描人物,笔法不老无古意。”北宋刘道醇《宋朝名画评》论“六要"云:“格制俱老”,“王端之老格”、“黄筌老于丹青之学”。《清河书画舫》载范宽《秋山图》:“观其石润林森,笔力苍老,纵横满幅,真有古意。”《赵氏铁网珊瑚》评二王《东方画赞》、《洛神赋》两帖云:“古意浑然,与世俗诸本顿异。”《真迹日录》载吴道子画:“绝艺入神,始用巧思,而古意稍减矣。”《珊瑚纲》评颜鲁公小字《麻姑》云:“拙而存古意”,又论右军书:“淳质古意。”

  古人释古意亦有古法之意,如《清河书画舫》记李龙眠《山】主图》“描写位置,深得古意”,并载:“六朝至唐初画者.多笔法位置,深得古意”,又评张长史(张旭)、怀素:“颠逸时出法度之外,怀素守法特多古意。”再如《画史绘要》载:“吴垸,江南人,善隶有古意。”历代论书画看是否有古意极为重要。

  松雪翁云:“作画贵有古意,若无古意,虽工无益。今人但知喟笔纤细,傅色浓艳,便自谓能手,殊不知古意既亏,百病横生,岂可观也?吾所作画,似乎简率,然识者知其近古,故以为佳。此可为知者道,不为不知者说也。”

  松雪翁论“作画贵有古意”,此正是重质之故,如无质虽然工整、细密,尤不能至佳,所以谓“不知古意既亏,百病横生”。

  松雪翁释古意谓质,谓“吾所画似乎简率”,此相对于华美。在赵氏的提倡下,简淡之意风靡元朝,然此意好像出于唐代的张彦远,其《历代名画记》载云:“上古之画,迹简意澹而雅正,顾陆之流是也。中古之画,细密精致而臻丽,展郑之流是也。"考赵松雪画,山水竹石多为简率之,人物、鞍马、花鸟则极工致,其作工写,皆能人古。画有疏密二体,其为表也,非质也。赵松雪批评时人作画但知用笔纤细,傅色浓艳,此虽是唐人法度,然图有其表,华而不实。

  可见,古人言象,亦不离古意,虽言华表,实属言质,不知者难以理解,以为古人毫无逻辑,自相矛盾。故昔虞和评王羲之之妍美,实属言其质,由此而得钟、张、二王一体。

  又如《清河书画舫》,评赵千里“妩媚而无古意”,又评:“《戏鸿堂帖》中妩媚而有古意,真名迹也。”同是妩媚,赵千里无古意,为何《戏鸿堂帖》中有古意?此说之意又在重质,妩媚是表、是华,去其华求其质,所以有古意。《幼舆丘壑图》后赵孟頫跋语:“笔力未至而粗有古意。”此语又是重质,质在,笔力未至也佳。《画鉴》载:“裴文睨工画牛有声,然形似有之,古意不足。”此意又在重质。无质,形似有之亦不能佳。

  可见质与妍、实与华有古与今之意。厚古薄今,提倡古意,意在重质。所以尚古即是古代高人逸致,重质、重朴素即尚古,以今人论即是注重内在,去其外在和表面。

  尚古意,从更大的范围来讲,来源于人文的崇尚,张彦远的“夫画者:成教化,助人伦,穷神变,测幽微,与六籍同功”这句话基本可以概括。绘画的功能正是在于成教化,助人伦。即是以什么样的人为榜样,从这个意义来讲,人是源,画是流,人是质,画为表,画意的根源来于人品,所以画的标准就是人的标准。因之,古意本于我国先民的美德。

  我国先民以朴素、淳真为美德。什么是朴素、淳真呢?朴素之义见于《四书集解》:“朴素者,万物之质。”淳见于《老子》5 8章云:“其政闷闷,其民淳淳”。王弼注云:言善治政者无形无名,无事无政可举,闷闷然卒至于大治,故日“其政闷闷"。其民无所争竞,宽大淳淳,故日:“其民淳淳”也。

  真,前述《庄子·渔父篇》说:“真者,精诚之至也”,又说:“真者,所以受于天也,自然不可易也,故圣人法天贵真,不拘于俗。”前者指真之华,后者有朴素之意。

  关于教化,古人也十分重质,《礼记·经解篇》载孔子之教,云:“入其国,其教可子知也,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疏通知远,《书》教也;广博易良,《乐》教也;洁静精微,《易》教也;恭俭庄敬,《礼》教也;属辞比事,《春秋》教也。故《诗》之失愚,《书》之失诬,《礼》之失烦,《春秋》之失乱。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而不愚,则深于《诗》者也;疏通知远而不诬,则深于《书》者也;广博易良而不奢,则深于《乐》者也;洁静精微而不贼,则深于《易》者也;恭俭庄敬而不烦,则深于《礼》者也;属辞比事而不乱,则深于《春秋》者也。”
六艺之教,《诗》教居首,“其为人也,温柔敦厚”。温柔敦厚是《诗》之教,也是人之教,《癸巳论语解》云:“温柔敦厚深笃乎人伦之际。”《讲义困勉录》云:“圣人且以为温柔敦厚。"所以温柔敦厚是圣人君子之质,又是诗之质,所以诗之华出于此,故《论语精义》云:“盖诗之情出于温柔敦厚。”孔子又云:“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而不愚”不愚而含大智慧,所谓大智若愚而不愚。品画云大巧若拙,此意正出于此。

  近代学者马一浮论为学之道称:“正其心,养其性而已,中正而诚。"教人归于朴素之意,上古先人之意于淳朴,意未发之,故其心“中正而诚”,后来者心意已偏,所以要“正其心,养其性”,意在复归平淡、朴素。因此,历代画圣贤达者作画均不离中正,此既是古意,也是古贤之意,愚者不明此意往往纵其情至于邪僻。

  把朴素作为绘画之美的本质,较早见于春秋时代的《考工记》,云:“凡画缋之事,后素工。”指的是绘画先要素底,看来底子不朴素,就难画了。

  《论语》载: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后素。”孔子认为.巧笑之倩,美目顾盼,皆因有素的底子,可见朴素的重要:不仅如此,朴素本身即是所有美的本质。

  《老子》云:“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言奇是谓此意。

  《庄子》论北宫奢为卫灵公制钟亦云:“既雕既琢.夏归于朴。”可谓绚烂之极复归平淡。

  可见,朴素作为绘画的至高境界在春秋时期已经早为吾国先民所认识,到了魏晋时期,开始有“古意”之说,的确,对魏晋人来说,朴素已经是远古之意了。因此,古意可以称之为古贤之意,前述陈朝姚最《续画品》和虞和《论书表》中对古意的认识即是指注重朴素、内在的思,所以之后的画论对朴素的认识,似乎多以古意冠名,到赵松雪的“作画贵古意”及董其昌的“南北宗论”,可谓一脉相通,照耀古今,与绘事长存,因此它是一把开启艺术大门的钥匙,也预示着绘画发展的将来。

 

 上一篇文章: 眼界
 下一篇文章: 追求艺术的优雅—青年画家雪岛散记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