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国画沙龙 >> 时事点评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古冠今戴—观《林海钟山水画展》有感
【 作者:佚名    转贴自:福建美术在线综合    更新时间:2011-4-12    文章录入:林海钟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林海钟山水画》于10月28日在常州画院美术馆举办,这一消息笔者是在《常州晚报》上得悉的,且陈传席在文中极力推出林海钟是第三代浙派的重要领头人,加上林海钟是中国美院的教授头衔,故笔者兴致勃勃赶去常州书画院,领略林海钟之风采。

走进画院,扑面而来的是一幅巨制古画,细细品来是一幅仿制品,本以为是画院用来教育用的,但一看题款为林海钟先生,真是当头一盆冷水,但还是耐心地仔细看完了林海钟的展出作品。笔者的感觉有点错位,总感觉是在哪里见过的作品,可能是进入返祖复古的幻想之中。

林海钟的画并不像陈传席文中所说的“林海钟的山水画有明显的自家法则,以线为主,追求高格调和丰富的内涵”,“有古人的精神,更有海钟新的面貌”。笔者看完整个展品,见不到一点“有明显的自家法则”,也见不到“更有海钟新的面貌”。陈传席简直是在误导观众。笔者看到的作品,有的是倪云林的石头上长了几棵渐江的枯树,或是宋人的石头旁搭了今人的仿古建筑,再夹杂着平淡无神的枯枝,整个画面给人的感觉就是平淡、轻薄的仿古,很像一位老干部穿着古人的衣服,面无神态,无精打采,更像一位退休的老钳工,脚穿宋人的鞋子,套了一条明人的裤子,穿了一件元人的衣服,头戴一顶宋元之冠,还留了一条清人的“尾巴”,看上去今不今古不古的,怪腔怪调。

笔者举一个例图,常州人民都看到在晚报上刊登林海钟的一幅《轻扬图》,整个画以一棵枯树为主,左边一披麻皴的小石头,画中的枯树与清·渐江的《古槎短荻》图中小屋前的长在水塘边的一株枯树没什么两样,但渐江的墨笔《古槎短荻》图,笔法枯、瘦、简、洁,意境极为清幽,而林海钟的《轻扬图》笔法柔弱无力,浅浮僵硬,仅是有了古人的样子而已。从林海钟的画可以看出他学的是倪云林及浙派之法。倪云林枯木之法,得于范宽、李成、董源,比较之,难及诸君。浙江山水学倪云林笔法,但又出于倪法之外。而林海钟学倪云林用渐江,又夹杂他人的技法之样式,而且也见不到林海钟“自家的法则”啊。

古人评画之笔墨“以苦涩为基而点染蒙睐,则无墨而无笔,以堆砌为基而泼发不出,则无墨而无笔……”可见古人已知有“今日之林海钟”先批了他的作品,让林海钟知道学古人应学古人之优秀处,不可学古人之糟粕耳。作为中国美术学院的教授,是培养人才的最高学府的老师,更应吸取清四王的复古主义教训,着重向美院的师辈先贤,如林风眠、黄宾虹、陆俨少等等学习。如能学到美院先贤的创新精神和笔墨的大气淋漓,今天的林海钟又何用粘皮搭骨之法呢?

陈传席言曰,林海钟是“浙派第三代”,“浙派被后人列为北宗一派”,笔者不敢苟同,山水画派分为南北两宗,北宗首推李思训、昭道父子,流传为宋之赵干及伯驹、伯驌,下逮南宋之李唐、夏珪、马远,入明有庄瑾、李在、戴进继之,至关伟、张路、钟钦礼、汪肇、蒋嵩,而北宗僭矣。南宗推王摩诘为祖,传而为张藻、荆、关、董源、巨然、李成、范宽、郭忠恕、米氏父子,元四家,明则沈周、唐寅、文徵明等。举凡以士气入雅者,皆归焉。浙派发端于沈、文各君,陈传席何以将浙派归于北宗呢?难道要将北极熊归于非洲种群?

陈传席文说林海钟的画“气息近于晋唐,而格调之高,非俗手可及。”陈传席的眼界实在太差了,搞不清中国画的优劣,不应再在美术学院误导学生了,应该回家抱孩子去了。古人评画有四病或三病之说,四病说:一是僵,用笔没有法度,不能循环运行,如僵尸之体,没有灵动之感;二是枯,笔法枯槁的林木,燃烧后的残剩干枯之木;三是浊,如模糊的镜子,混浊之水;四是弱,运笔没有骨力,无内劲,单薄脆弱。四病之中林海钟之画占了三病。三病之说:一为板,二为刻,三为结,林海钟之画全占。林海钟之画仿古人之笔而没有仿出古人之神韵,仅是类似而已,就像是类人猿,不知格调高在何处。从林海钟的仿古作品中可以看出他主要仿的宋元和新安之法,于晋唐无关联,何来“气息近于晋唐”之说?

“凡学画山水者,看真山真水,极长学问,便脱时人笔下之套;更可出古人之束缚,故画山水而不亲临自然,徒摹仿旧人楼阁瀑布溪水,终是模糊丘壑,未可便得佳境。山水画原是风流潇洒之事,与写草书、行书相同,不是拘挛用工之物,故北苑之若有若无,南宫之点墨成烟云,子久、元镇之树枯山瘦,皆毫不着象,真是千古也”。林海钟不去看真山真水,抱着古人的糟粕一味仿效,剥古人之服,而穿戴己身,全无自然之趣也。

中国美院成立以来,出现了一大批当代画坛巨匠,如林风眠、吕凤子、黄宾虹、潘天寿、李可染、陆俨少等前辈先贤,为世人所称道。而先贤之后中美院的人才可以用“脱节”、“断层”来说之。现在中美院的中青年教师们,特别是林海钟这个年龄层的教授们没有很好将先贤的精神、艺术发扬光大,而是走回头路,走复古复辟路,是伪仿古、活死人,致使所谓新浙派的作品呈现的是复古风、轻浮风、单调风,新浙派的作品失去了笔墨之精神和霸气,剩下的是萎靡不振、一片病态。

 

 上一篇文章: 孤帆远影
 下一篇文章: 林海钟访谈:三小时二十一分 Visiting“林氏森林”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