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漆画沙龙 >> 漆画杂谈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转世时期的漆画艺术—漆画家陈立德访谈录
【 作者:黄坚    转贴自:福建美术在线综合    更新时间:2011-4-19    文章录入:陈立德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陈立德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作品曾获中国当代美术史上第一枚《全国美展》漆画金牌,《北京·全国首届漆画展》、《福建省三届漆画展》、《福建省四届漆画展》优秀作品奖,入选六、七、九届《全国美展》,入编《20世纪中国美术》、《中国现代美术全集》、《中国现代美术史》、《美术年鉴》、《继往开来》等国家重要美术典籍。

○黄  坚  泉州师范学院美术系教授,硕士生导师。

 

黄:你在当代漆画艺术方面做出很多成绩,七届《全国美展》你的作品《皓月红烛》荣获漆画金奖,结束了福建美术作品从未在《全国美展》获金牌的历史。你一直在坚持漆画艺术创作实践,能不能请你谈谈对当代漆画艺术的一些看法。

陈:可以。

黄:我的第一个问题,我虽然一直认为中国的漆工艺是漆画的基础,但是当代一些漆画家对漆工艺的过度厚爱似乎超过对艺术本原的追求,有时甚至影响到整个审美取向,对这个问题,你是如何理解?

陈:历史久远、积累丰厚的中华传统漆文化是当代中国漆画的母体,中外文化交流的历史大潮是当代中国漆画艺术的催生剂。漆画的定位是纯艺术。漆画是画,漆画姓漆,这是当代漆画的立身之本。

传统漆工艺凝聚了历代漆艺家的聪明才智,正是借助漆工艺,漆的材质美才得到充分的展现。当代漆画技巧也是在学习和借鉴传统漆工艺的基础上形成的。

漆画的定位是纯艺术,漆画创作必须遵循纯艺术这个范畴的规律和标准。在漆画创作中,技巧和材质美只有服从、服务于绘画空间的精神性呈示才是有价值的。比方说遣词造句是为了创造语境,而不是华丽词藻的堆砌。

黄:你是不是认为现在是漆画的高峰期或者说是鼎盛时期?

陈:不。远远不是。中国当代漆画从萌生到崛起至今,时间毕竟很短,因此应当允许宽容它的某些不成熟。

黄:还是这个问题的继续深入——漆画作为一个画种也是当代才被认可,它必须与过去的传统漆艺装饰保持一种距离,我的意思是从装饰中“解放”出来,成为纯艺术,从你的作品中我觉得你一直在往这方面努力?

陈:由于许多远见卓识的艺术家的倡导和奉献,由于许多漆画先驱开拓性的艺术实践以及许多有才华的画家和漆艺家的参与,经过一个时期的定势发展,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叶,漆画作为一个独立画种的地位得以确认。

传统漆艺多以器物装饰的形态存在,以做工精致、凸显质材美感为审美价值标准。

当代漆画是具有独立审美属性的画种,其绘画空间的精神性呈示第一。这在上面的问题中已经谈过。当然,没有熟练驾驭媒介的能力,就无法产生完美的作品,这是辩证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当代漆画家必须更深入的学习、借鉴传统漆艺,包括把握材质特性,展示材质美感的技巧和不断探索和创新的传统精神。但是,传统漆艺和当代漆画属于不同的艺术范畴,实用美术和自由艺术价值标准不同。因而在创作观念上,不是同向拉开距离,而是取向不同。

推动漆画艺术往更高、更成熟的层面上发展,当代许多漆画家都在努力,我也一直在努力。

黄:漆画与油画作为画种有着它们各自的特点,我有一个朋友说,中国就是要发展漆画才比较有前途,因为油画这种形式是公认的,油画的历史也比较长了,远远超过漆画。作为画种来说,油画的历史是超过漆画,但是你认为这有什么区别?你的油画也画得很有特点,而且你的漆画中油画的影子是很显著的,你是如何理解和处理两者的关系?

陈:油画是高度成熟的画种,发源地在西方,具有全球性的影响。它是当代漆画发展的重要参照系之一。

漆画的根在东方、在中国。它的文脉悠远,积淀丰厚。中国发展漆画艺术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有位美术理论家曾呼吁,漆画应象水墨画那样,发展成中国的国画,这和你朋友的见地相近。

我接触油画比接触漆画早,也一直在画油画,2005年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了我的油画选集。一个画家对客观物像的理解和认识是带有个人印记的,不管用什么工具、什么材料来表现,这种理解和认识总会自然而然的呈现。这也许就是你说的影子。但我的漆画讲“漆话”,我的漆画创作用“漆语”的语法创造语境。我的漆画空间多是二维或“浅箱式”空间,色彩是归纳性、构成性的,物像轮廓被赋予更多的空间结构上的意义,这使漆画本体语言的运用获得必要的自由。

黄:福建的漆工艺源远流长,李芝卿、沈福文都是现代有影响的人物,我觉得他们两人探讨的方向代表漆艺术的两个方向,一条是漆艺技术,另一条是绘画,你认为有第三条道路可走吗?

陈:有。用现代艺术观念创作的漆雕。包括具像和抽象的。中国、日本、韩国都有许多艺术家在做。

黄: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杭间教授担心“漆艺进一步发展以后,会不会像现代陶艺的状态那样,完全丢失传统,而过分强调观念,将陶艺混淆于雕塑、观念艺术比如装置之类的东西,因为漆艺与陶艺在性质上来看有十分相近的地方,无论从传统的手工的、材料特征的,还是面临现代的转型,都面临同样的问题,现代陶艺在经过了九十年代中后期的繁荣后,现在已进入一种相对的停滞期,我理解这个原因是这些现代的陶艺家太注重陶艺的现代性的发展,而忽视传统的材料、传统的技术。”对此你有没有自己的看法?

陈:中国是个伟大的文明古国,有着丰厚的文化积淀,传统文化的底气很足。在这方面我们可以多一点自信。艺术在转型期,面对各种艺术观念和文化形态的碰撞和冲突,出现各种各样的困惑和迷茫,这也许是无法避免的,但是我非常相信艺术的自我完善能力。

黄:中国本位与艺术的当代性,对立足于传统的漆画,就当前创作来看,好像融合不够理想。全球架构下中国当代艺术的角度与表现,新架上绘画,陶艺的成败,所有这些我认为都是转世时期的中国漆画艺术所面对的问题,不知你有这方面的思考没有?

陈:中国本位和艺术的当代性,应该说是每一个画种都必须面对的问题,而不仅仅是漆画。

中国当代漆画经过一个时期的定势发展后呈现多元化的趋势。当代漆画家正沿着不同的方向以不同的形式进行探索,这些探索为解决当代漆画的“中国本位和艺术的当代性”问题展示了各种可能。

你问我是否有这方面的思考,我认为我的思考已表现在我的作品中。比如《皓月红烛》,显性和隐性分割的压缩空间和色彩的传统象征性构成,借助于漆画本体语言的表述,凸显了传统的喜庆元素烘托下的迷茫,惆怅和悲怆。《巨人夸文》则以直接的艺术形态把人的意志对象化。《冷血动物研究》、《暖血动物研究》、《历史悬案》、《存在》等作品,通过对传统艺术形态的解构与重构,表现了新的艺术内涵。

当然,所有艺术探索的价值都必须接受时间的评判。

黄:从我个人的理解,艺术就是要追求一种精神上的自由,而这种自由贯穿在风格、形式、技法等等,最后要刷新当代人的审美经验,这样艺术才能保持前卫和先锋,而你似乎在走一条“中庸”之道,我不知道是不是你的艺术战略或者是商业上、商场上的考虑?

陈:我同意你的理解。但是请注意,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出现了达芬奇、米开朗哲罗、拉斐尔,荷兰出现了伦勃朗,但不会出现塞尚或高更。十九世纪出现了塞尚和高更。但毕加索、米罗必须等到二十世纪才能登台。我这几句话的意思是说,特定的历史、社会、人文环境的前卫和先锋有不同的内涵,而且,前卫和先锋的实践方向是多元、多维的,它不是一个特定区域、不是一个特定点,更不是某种模式。艺术史表明,某些阶段的发展是不可能跳跃而过的,这是规律。

回到漆画,我认为,在漆画今天的发展阶段上,以它的本体定义为基点,沿着不同的方向所作的探索性、开拓性艺术实践,都应该被认为具有前卫和先锋的意味。

黄:你能不能给自己的作品打分,或者对自己的艺术生涯做一个判断?你今后创作上还有什么打算?

陈:我不想为自己打分,我一直在做我认为应该做的、有可能做的,而且我习惯于做了再说。非常感谢你的访问!你的访问同时促使我对一些问题更深入思考和梳理。希望你对中国当代漆画能予以更多的关注。再次感谢!

黄:谢谢。

 

 上一篇文章: 进入自由创造的境界—陈立德的漆画艺术
 下一篇文章: 理性与想象—江书荣的油画创作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