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漆画沙龙 >> 漆画论文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带着脚镣跳舞—在北京中韩漆艺交流会上的发言
【 作者:乔十光    转贴自:福建美术在线综合    更新时间:2011-4-19    文章录入:乔十光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闻一多先生针对五四运动以来的白话诗,因废除格律而丧失了诗的最美的东西时,强调建立新诗格律的重要性,主张“戴着脚镣跳舞”。他说:“越有魄力的作家,越是要戴着脚镣跳舞才跳得痛快,跳得好。只有不会跳舞的才怪脚镣碍事,只有不会做诗的才觉得格律的束缚。对于不会作诗的,格律是表现的障碍物;对于一个作家,格律便成了表现的利器。”

    漆的艺术,也要戴着漆的脚镣跳舞。一方面要屈从于漆的脚镣,一方面又要征服漆的脚镣。从材料的不断纳新,可知漆艺的历史便是不断地屈从漆又征服漆的历史。

    天然漆浓重的棕红色,稍一厚涂即近黑色。深邃、神秘、高雅而富有美丽的光泽。中国人崇尚黑,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漆与黑是连在一起的,于是有了“漆黑”的词汇。它既是黑的极至,又是对漆的赞美。黄永玉先生就说:“漆是世界上最黑最美的黑。”吴冠中先生也说:“传统中有两样好东西,一是宣纸的白,一是黑漆的黑。”从某种意义上说,漆的艺术是黑的艺术。黑一直统治着漆艺的世界,漆艺几乎成了黑的一统天下。因此,对于古代漆器有“不言色者皆黑”之说。

    漆黑再美,也会流于单调。人们并不甘心对漆黑的屈从,历代的能工巧匠们又不断地把新的材料引进漆艺之林,开始了对漆黑的征服。

    对漆黑征服的最早也最为有力的便是天然硫化汞——银朱。中国最早的漆器便是浙江余姚河姆渡第三文化层出土的朱漆豌。从此,朱红便伴随着漆黑共同创造着漆艺的历史,红成了仅次于黑的第二大色彩。古人有“白玉不雕、丹漆不文”之说,以赞叹朱漆之美。

    漆液作为结合剂,与银朱结合为漆彩,和油画之油与彩结合为油彩一样,是最好的结合形式。可惜古代可以入漆的颜料不多,如在中国画中经常运用的石青、石绿这些铜的化合物,遇漆会起化学反应而变暗,因此不宜入漆。现代化学工业的发展,钛白、酞菁蓝、酞菁绿等颜料的出现,是漆艺色彩的一大解放。但是由于天然漆固有的棕红色的缘故,调配高明度、高纯度的漆彩仍有困难。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在我国古代就用了桐油,即以油代漆,称为“描油”。《髹饰录》有云:“如天蓝、雪白、桃红,则漆所不相应也。”战国时的《漆瑟》中的白色和黄色,当是用油调制的。

    现代工业的发展,大量合成涂料的问世,腰果漆的出现,它们以快干透明的优势或用于金银罩明,或者调配高明度、高纯度的色彩,是天然漆的有力补充。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黏性如胶的黑漆又请进了螺钿、绿松石、金银嵌于漆面,于是有了螺钿镶嵌、玉石镶嵌、金银镶嵌(汉代称金银扣、唐代称金银平脱)。它们和黑漆相得益彰。及至明清,又有了“百宝嵌”,把青金、玳瑁、珊瑚、绿松石、象牙、紫檀等镶进了画面,这时黑漆成了背景、舞台,而这些“百宝”竟成了主角,大有喧宾夺主之势。近代又有了蛋壳镶嵌,因蛋壳色白,又有雅致朴素的龟裂纹,在现代漆艺中大显身手。

    金银除了作为镶嵌材料之外,更有描金、泥金、晕金、莳绘等多种技法的运用,也是对黑漆的有力征服。如福州清代的漆艺家沈绍安,视金为黄色、银为白色,研成金泥、银泥,再调入漆彩,创造了含金蕴银的各种雅致的色彩,是漆艺色彩的新发展。日本的莳绘,充分利用了金丸粉,有的作品几乎全部为金所覆盖,有时竟让人误以为是金属工艺。

    中国现代漆画,在铝箔粉上罩漆再研磨的方法,发挥了天然漆的半透明特性,可以出现明暗层次,使漆画的表现不仅可以运用传统绘画的“计白当黑”原理,又可以利用西洋绘画的“光影造型”法则。

    综上所述,银朱、钛白、螺钿、蛋壳、金、银、铝以及桐油、合成漆等,它们被引进漆艺之林,都是对漆黑的有力征服,它们终于打破了漆黑的一统天下,使漆黑的世界变成了“千文万华、纷然不可胜识”的多彩世界。它们成为漆艺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它们不断地壮大着、丰富着漆的艺术,使漆艺发展成为一门可以容纳多种材料的综合性艺术。尽管它们有时居于重要地位,如日本莳绘中的金、韩国螺钿漆器中的螺钿、笔者水乡漆画中的蛋壳等但它们都没有成为一门独立的艺术形式,仍然臣服于漆艺的门下,维系着天然漆的主导地位。

    中国的漆艺,无论是漆器或是漆画,均应该以天然漆为主导。因为各种艺术品种的门类均是以使用的材料来区分的,如工艺类有陶瓷、染织、金工和漆艺……绘画类有油画、中国画、水彩画、漆画……不同的材料是构成不同品种的物质基础,若是否定了各自独特的材料,便是动摇了它们存在的基础。

    不可否认,在现代艺术中有混合材料的形式。我国老一辈油画家卫天霖先生就曾经有过“油漆画”的设想,想把油画与漆艺嫁接融合。如果我们的漆画家或油画家致力于这方面或其他方面的探索,我想是非常有意义的。但那是漆艺学科以外的事情。现在,我们会聚一堂,是站在漆艺的角度、漆艺的立场来讨论漆艺的问题,就应该考虑漆艺这门富有传统文化色彩的学科的独立价值。如果没有天然漆的主导地位,漆艺这门学科便存在着生存危机。

    固然,由于天然漆的价格昂贵、对皮肤的致敏以及工艺程序的繁复,给我们带来许多不便,漆的色彩也给我们带来不少局限,致使目前运用天然漆作画者愈来愈少,运用合成漆作画者愈来愈多。就艺术创作而言,对艺术家个人而言这本来是无可厚非的问题,关键在于艺术的质量。不过就目前中国漆画创作现状以及这门学科的特性,在各种材料共同发展的同时,倡导运用天然漆还是非常必要的。

    从事漆艺专业或有志于漆艺专业的青年朋友们,最好不要绕开天然漆这一关,先要服从漆的规律,再求获得漆的自由。要敢于戴上漆的脚镣,又要勇于跳起舞来。

注:此文1996年11月发表于《美术观察》

 

 上一篇文章: 漆与漆艺
 下一篇文章: 漆艺七题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