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工艺沙龙 >> 工艺论文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备极工巧:闽南民间剪纸艺术研究
【 作者:黄坚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1-6-18    文章录入:飞寒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摘 要:闽南剪纸作为南中国一个区域的一种即将消失且边缘化民间艺术形式,有其特殊的文化观念和造型手法,对它的研究将使我们了解闽南文化中处于“失语”状态的民间部分,在新的时空中重新发掘其所隐含的文化意义,对发扬光大闽南文化艺术、对在全球经济一体化中文化多元要求都是有现实意义的。本文旨在对闽南剪纸艺术的创造和形式类型作一番整理与阐释,以便为我国闽南当代剪纸的理论与实践树立一个历史维度。

关键词:闽南剪纸 造型特点 文化心象

镂金作胜传荆俗,剪彩为人起晋风。 ——唐·李商隐《人日》 不剪一样的啦,想到就剪,想到就剪。 ——现代·漳浦老艺人林桃概述剪纸是民间画工创造的一种艺术形式。“剪纸”二字,顾名思义,不外是以剪刀去铰纸片,将纸剪成鸟兽花草之形、山水人物之样。“剪纸”二字初见于元人岭安卿《栲栳山人集》,集里有题张彦明所藏《剪纸惜花春起早图》一诗,是今日“剪纸”之称的由来。剪纸也包括以刀雕镂的“刻纸”,今统称之。《史记》中有“剪桐封弟”的故事,记述西周初期,成王将梧桐叶剪成玉圭图像,赠其弟姬虞,封他到唐国(今山西西南部)去当诸侯,这恐怕也是有关剪纸的最早记载。剪纸是中国民间文化的一种物化形式,自然烙印上中国民间文化的诸多特征与性质,它具有很大的实用价值和审美价值,它的创造过程展示出民间艺人对艺术的独特感悟及他们对生活的理解,但在当代中国社会的转型期间,剪纸所依附的文化形态正在消失,剪纸也逐步走向边缘化。剪纸的最大特点是民间性,它相对于宫廷艺术,更带有一种普遍的平民文化色彩,这种艺术形式是劳动和生活环境所积淀而形成的,说到底,它是中国农耕文明的产物。西晋和唐朝年间,中原汉族大规模南渡入闽,中原文化开始的泉州传播,原土著文化日渐被同化。福建民间剪纸记载的最早是源于宋代年间武夷山民间剪纸。江南和广东的民间剪纸盛于明清两代,由此可见福建剪纸大概也在此时期盛行,因为闽南地处于这两者的中间。另有清·梁章钜《归田琐记》卷八中曾有一段文字谈及福建闽南剪纸:“近日浦城有敬惜字纸之会,诚盛举也,惟各家尚有习焉不察,竟等于不敬不惜,而不自知其非者,尝见人家馈送食物,无论大盘小盒其上每加红纸一块,或方或圆,必嵌空剪雕四字好语如‘长命富贵’、‘诸事如意’之类,不知此纸本系无用之物,一转瞬即蹂躏于童卑之手,再转瞬且论弃于圊之区,其能于收物之顷,即将此纸随手捡归惜字篓中以待焚化者,盖百家不得一二人焉,一家如此,积家则多,一日如此,积日则多,其婚娶喜庆之家所用尤繁,则所作践之字尤多,今欲骤令各家不用此纸,其势有所不能,不得已思一善法以变易之,窃以为各家用此之心不过意取吉祥,别无他说,兹以吉祥之景代吉祥之字有何二致,因杂取吉祥善事,剪作花样十六纸,分赠各家,务望照此剪雕,以代前此吉祥之字......” 描述漳州地区剪纸的昌盛,剪纸在漳州不仅用于喜庆,也用于丧事。据漳浦志书载,唐宋时代“元夕自初十放灯,十六夜,乃祀神祠……剪彩花备极工巧”,“家礼奠用香烛酒果已是随俗……剪纸为车马人物”。①宋代泉州刺绣业开始发达,那时泉州城内东隅有个“衮绣铺”,传说就是因为刺绣业集中于此而得名,因而对绣花样稿的需求推动剪纸的发展,到明清时泉州地方戏曲繁荣,造成绣制戏服需求量大,进一步推动了刺绣业的发展,如果这样的话,剪纸必然也随之发展。许多旧说泉州剪纸艺术始于唐而盛于宋,但我认为没有史料的佐证,而清末民国初的昌盛才有作品为证。泉州老艺人李尧宝回忆,光绪十八年间,泉州刻纸业十分兴隆,刻纸作坊有数十家,艺人多达200余人,但都善刻不善画,而当时之画家又善画而不善刻。“漳浦县的剪纸起源于刺绣。在古代,漳浦民间的刺绣应用广泛,不管是小孩子戴的帽子、妇女穿的鞋子、衣服,还是蚊帐上的八卦图、挂勾上都绣着花。在绣花前,需要先剪出图纸,再将图纸贴在布料上进行刺绣,这样绣出的花纹就凸现出来,具有很强的立体感。剪纸的另一用途就是在中元节里贴在各种祭祀用品上,这叫贡品花。后来,刺绣前剪的图纸和贡品花就演变成了今天的剪纸艺术。”② 闽南剪纸艺术的源头不可否认仍然是中原剪纸艺术,所以它带有中原剪纸的大部分特征,但在它的传袭过程中,因环境、生活习俗的变异而产生了自身的特征,而这种特点主要有四条,一是历时性的变化,也就是各个朝代审美观念的改变带来内容和形式的改变;二是所处环境民俗和用途对内容和形式形成新的要求;三是剪纸技术的不断完善和发展;四是受到闽南其他形式民间艺术潜移默化的影响。闽南剪纸比较有代表性的是泉州、漳州一带的民间剪纸。

闽南民间剪纸的造型特点:

闽南剪纸造型风格为秀丽柔美、玲珑剔透,透光感特别好,剪纸中细腻的线条较多,线条婉转流畅、疏密相间,倾向于华丽纤巧,这跟北方剪纸夸张粗放、形简意赅有着较大的区别。吉林省通化师范学院美术系王纯信教授也这么认为:“南方的东西比较精道。像做菜就是这样,特别讲究,色味香这个都一样。它的剪纸艺术也是,都是特别的细,精雕细刻,能表现得特别深入。……就拿装饰纹样来说,在一方寸的纸面上就可以刻出四十条纹线条。”③闽南剪纸纤巧秀逸、剔透雅致,在我国众多的剪纸艺术中代表一种风格。

由于剪纸的材料纸张和工具限定了剪纸造型必须平面化,这是剪纸的造型的一个重要特征。剪纸造型手法的本质是镂空,力求简约,但闽南剪纸却有追求细密的倾向。符号性和抽象性使剪纸的造型手法形成某种程式化,而这种程式化,是民间艺术世代创作经验的积淀结果,并得到人们的普遍理解和认同,如一些纹样等。平面性、装饰性、符号性、抽象性是剪纸的造型特质,而最能体现剪纸本身的是它的符号性纹样。那闽南民间剪纸艺术在造型中使用哪些程式化的表现手法:

锯齿纹和几何纹用的较少,或基本上不用,几何方形偶尔用一下。

弧纹在江南一带剪纸常用来表现物象的灵、巧、秀、俊;人物剪纸中常用为衣纹。

圆纹在闽南剪纸中不像北方剪纸常用来表现动物的鼻孔、骨骼的关节,器物结构的交点,而是多用于植物的花心和果实部分。

闽南剪纸中用的较多的是植物纹和自然纹——如植物的藤、蔓、枝、茎、叶、苞、蕊、花、果。

云水纹、旋涡纹在闽南剪纸中应用的最多。

闽南地区剪纸纹样并不那么类型化,但以线带面的剪法在漳州地区显得比泉州地区更为明显,同时闽南地区剪纸的造型不像北方剪纸有点玩具化,那么好玩有趣,而更多有去民间化的迹象,对生产过程的表现不大关注使闽南剪纸中人物题材和形象较少,因而想象力偏弱,少夸张的成分,在纹样的形象类型也是如此。概括地说,北方剪纸象是儿童画,而闽南剪纸是儿童画向文人画过渡的一种类型,比较成人化,它表明闽南剪纸在造型审美上对艺术有一种追求宫廷审美趣味的模糊意识。漳浦的传统剪纸有自己另外的风格:以阳剪为主,阴剪为辅;以写实为主,也不失虚拟想像、夸张、变形,因而真实生动、细腻雅致。

闽南民间剪纸的艺术手法:

闽南剪纸以其精巧秀丽的表现手法和艺术特色而自成风格,纵观闽南的剪纸作品,其表现手法突出细而匀的线条,且多用阳线构图,画面上空白均衡,这与北方剪纸多用阴线,多留板块的特点形成鲜明的对比,闽南剪纸注重以线相连,以线相界,虽有线条细若游丝,却丝丝入扣,它体现了一种特有区域中特有创造观念,同时它在提炼、概括对象的外在特征上、在极普通材质的把握与利用上,集中的体现了民间艺人创作的思维方式和独特处理手法,虽说是在二维空间的形式中创作与表现,却突破地进入了三维空间,甚至是脱离了时空的限制。闽南艺人在剪纸中的主要处理手法有以下几点:

(1)物象图案化:大部分闽南剪纸在造型上追求作品形象与观众在感情上能取得共鸣,把物象形体平面化、典型化,具体而又概括。它常常是重意舍形,求神减形,突出内容,不拘泥于具体透视解剖和比例关系,这也是民间剪纸的共性。

    (2)构图均衡化:大多数剪纸严格遵循以大观小的构图法则。用均衡的构图给人以丰富、清晰、饱满的感觉,观众有如置身于花圃之中看花一样,牡丹、玉兰、山茶,丁香互不遮挡。但闽南泉州剪纸吸取许多传统国画的构图,因而画面中常带有一丝“文人气”。

(3)曲线装饰化:闽南剪纸很注重空灵透光,所以它必须整形端庄、艳丽饱满,花叶组合流畅而富有动态。这些剪纸式样为此常用曲线波浪形或云水纹样来整合均衡,其本身就带有浓厚的装饰性。

(4)轮廓白描化:闽南剪纸以线为主,交代得比较清楚,有借鉴传统白描手法,难度会大些。

闽南剪纸中在风格和艺术手法上比较有代表性人物是泉州李尧宝、漳州林桃。

李尧宝,又名国富,光绪十九年(1893年)出生于泉州棋盘园,自小随父李九史(漆画名师)学油漆画,并与哥哥李其学刻纸,18岁即以漆画、刻纸为业独自谋生,并创造了阴刻刻纸图案和立体刻纸艺术——料丝花灯,出版有《李尧宝刻纸集》、《李尧宝刻纸图案集》。

林桃,福建省漳州市漳浦县旧镇镇苑上村人。1903年9月26日农历10月25申戌时出生。三岁就给人当童养媳,16岁开始剪纸。林桃的剪纸风格线条简洁变化,有浓烈的原始趣味。作品收入《中国民间美术全集·剪纸卷》。

闽南民间剪纸的取材特点:

在许多真正的民间剪纸作品中,我们可以发现就题材而论,很少有繁琐的栽种、收获等劳动过程,而更多的是表现了劳动成果,如肥壮的牛羊、丰收的果菜、跳跃的鲤鱼……在优秀作品中,常常是表现鱼、省去水;表现鸟,省去云;为了打破空间和时间的限制,往往在鸟的腹部装饰飞鸟,老虎的腹部装饰虎仔,侧面的兽脸表现正面的五官,四季花朵可在同一场景开放。闽南民间剪纸在表现农耕生活本身缺乏一种生活图景,但更多表现了普通大众功利性的心理需求——祈福辟邪、多子多寿的理想与愿望。这种强烈的心里需求使题材较为集中一两中图形中,通过图形来寓意象征他们的愿望。“传统的民间剪纸甚至已能做到从一朵花、一个昆虫中阐发了阴阳合生万物这一宏大的宇宙发生学说。”④

闽南剪纸创作题材十分丰富,大致可分为四种,一是用于春节美化环境的吉祥如意题材;二是用于婚娶装饰洞房的喜庆题材;三是用于制作家具、刺绣、花灯的底样及图案;四是用于迷信礼仪神像、灶王爷、招魂纸人等。

闽南民间剪纸的风格成因:

一种风格的成因虽然取决于地域文化的各种因素,但也取决于创作者的审美观念,中国民间剪纸大多是农村劳动妇女的创作,许多女性是一生都没有离开家乡,对传统社会习俗和观念的认同程度比较高,加上主宰社会的是“男尊女卑”的儒家文化,许多农家妇女并不以“艺”为生的,她们并没有把自己作为一种独立的创作主体,大部分女性还是承担着传统家庭妇女的单一角色,忽视自身的价值和需求。剪纸在过去年代是每个女孩所必须掌握的手工艺术,而职业的剪纸艺人则常常是男人,因为只有男人才能在作坊里一起劳作并挣工钱。由于闽南妇女剪纸的风气并不广泛,影响着闽南民间剪纸的发展和风格的形成,这种差异在一定程度上与北方剪纸有所区别。第二,闽南的传统习俗,使剪纸在农村的实用功能并不十分明显。第三,闽南剪纸更多作为一些工艺品、器物上的纹饰、花边或装饰图案,在一定程度上它是满足近距离观看和小物品的边饰,跟北方剪纸作为建筑的附加装饰在功能上有着明显的不同。第四,地理环境及气候的影响。剪纸从大的区域来看,南巧北拙的分野极为明显。南方湿润多雨,窗花不多见,灯花、刺绣花盛行。为了便于近观,多用细密而流畅的线条组成画面。第五,家族相传,邻里相授。传承的小区域交流促使风格在一定时间段中只是家族的传统风格,第六,闽南历来是重“士”不重“艺”,以“艺”为生的人在闽南主流文化中没有受到特别的重视,其作品和思想更谈不上进入主流文化价值体系,虽然有的艺人有相当的知名度,但也不可能进入所谓的上流文化界。最后,其他姊妹艺术形式的影响。比如雕刻、刺绣、漆艺是南方擅长手艺,他们对纹样的要求也必然影响到剪纸的风格,而这些姊妹艺术的风格也跟剪纸的风格是同一的。

闽南民间剪纸的文化心象:

闽南文化是历代闽南人民智慧的结晶,它吸纳融会了古越文化、中原文化、海洋文化的精华,相对于中原,闽南剪纸的用途还停留在工艺品的纹饰上,并未扩展到节日的仪饰上。明清时期,闽南大部分地区仍处于的农耕经济社会,虽然有些人以讨海为生,可外来的海洋文化对剪纸这种依附于广大农村的本土文化形式影响不大,当然,可能在个别纹样上会有所借鉴。虽然生活景象在剪纸上会有所反映,但反映的力度并不是很强,故闽南剪纸的人物表现不是很多。同时闽南民间信仰对剪纸的内容表达的也起着相当大的作用,特别对待善恶的一种判断。闽南艺人通过剪纸寄托着美好的理想,才有许多是反映幸福安乐、吉祥如意的内容,这类内容的剪纸构思非常巧妙,很多用吉语的谐音,或是吉祥的寓意隐喻,他们通过这种托物寄意的手法来表达对生活的憧憬,常见的吉祥题材有:福、禄、寿、喜、如意、鹤寿双全、吉庆有余、长命富贵、金玉满堂等。还有一点闽南剪纸隐蔽着性的象征意味,主要体现在它以交枝花和瓜瓞绵绵作为主要象征物,它以形状象征一种衍生交合的生命意象。

一件工艺品的流传过程,都是经过许多人的增、删、改,在这过程中不断的加工、充实、发展,它是一种集体性的无意识,一代一代人按照所处时代的要求、生活环境、风俗习尚和艺术趣味,根据自己的所爱、所想、所盼,保留和继承前人留下的精华部分而不断传承、增添、变异。民间剪纸、绣花也是这样,一旦有一个好的剪纸样、绣花样,姑娘常常相互借阅、传递,观摩与改进。闽南剪纸并没有固定的喜好,而更着重于一种式样的传承,剪自己所喜爱的,正如漳浦老艺人林桃所言:“要龙要凤什么的,我就自己画了。”从题材上看,闽南剪纸表达出对财富的向往和对仕人生活方式的向往,故在闽南剪纸的内容和题材集中在琴棋诗画、麒麟八宝、仕途登科、鼎器兰花等几个类型。

结语

回顾历史,民俗剪纸作为一种传统的趋吉避凶的装饰纹样,伴随着小农经济度过了几千年,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必然会有新的转换和变化。多层次、多功能、多元化的当代剪纸已随着时代的节拍和人们的要求,迅速向独立的欣赏形式和生活应用发展,向现代生活转移而伸向室内装饰、大型剪纸壁挂、电影动画片、插图、单幅画、现代藏书票等领域。从一种形式变换成另一种形式,从民俗观念转向为现代生活服务。这样,剪纸艺术发展的道路就更为宽阔了。闽南民间剪纸艺人在其生命的展示和从艺的过程,个人生命得到了新的升华,虽然整个闽南文化中民间部分处于“失语”状态,但他们的努力使闽南文化艺术在新的时空中重装上阵,从边缘靠拢我们日常且普通的生活中心,因而对它的研究是有其深远的意义。

2006年2月3日初稿于闽南泉州

[参考文献]

[1]《漳浦县志》[M].

[2]康敏.《访谈感想》.北京大学《中国妇女民间艺术研究与展示》课题

[3]王纯信.《剪纸的地域风格》

http://www.wmcn.com/arts/mjysj_bt.jsp?zid=2003101813235096942

[4]黄坚.《艺术之沙》[M].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02年,第157页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下一篇文章: 汲古开新,大象无形——张昶林的瓷雕艺术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