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书法沙龙 >> 书法论文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给“十届国展”投稿者的一封信
【 作者:陈新元    转贴自:转《书法导报》2011年7月13日第28期    更新时间:2011-7-25    文章录入:吴志凌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尊敬的各位书友:

我来自中国,我的名字叫“书法”。下面的这封信是以我的名义——即“书法”的名义写给各位十届全国书展投稿者的,其主要目的是促进书法艺术的健康发展。有益之处请你们尽量吸收,冒犯之处也请你们多多海涵。

首先,你们要怡然自乐,勿作茧自缚。

书法是抒情的养生艺术,“变化气质,陶冶性灵”是我的精神所在。古往今来,悟得此道者大都身心健康延年益寿:从汉代的张芝到唐代的欧阳询;从五代的杨凝式到清代的乾隆帝;从近现代的吴昌硕到当代的晏济元,莫不如是。练字是修身养性的妙方,强身健体的法宝,置身其间其乐融融,正因如此,我才得到了人们的普遍关爱。但是,不少书作者却抛弃书法养生这一根本属性而不顾,在名利的诱惑下,背道而驰损害身心。当今书坛,沽名钓誉之风盛行,很多作者不做艺术上的原始积累,急功近利,试图旦种暮成、一夜成名。要么不惜重金进行暗箱操作;要么琢磨评委的口味投其所好;要么剽窃他人之作送国展;要么请枪手冒名顶替交作品。曾经有人,为了国展,杀猪宰羊,换来几十刀宣纸,日夜鏖战,结果由于体力、精力透支过大而命归黄泉;还有被某权威书法媒体评为“十大年度人物”的某青年作者,为了八届国展,闭门造车、苦战死战,以至于劳累过度,引起心脏病突发而猝然长逝,教训沉痛啊!而今,备战十届国展正在各地轰轰烈烈地展开,全国“金鼓齐鸣”,各种名目的辅导班、冲刺班、重点班、精英班火速粉墨登场,培训人员如过江之鲫。不可否认,有的培训班能“开悟”一些作者,或因此而挤进国展。但诸多鱼龙混杂,速战速决、以收费为标准的培训班,除了让少数量人(主要是举办者)受益外,绝大多数作者可以说先是飞鸟入笼,而后鸡飞蛋打。试想在物欲横流的时代,有几个专家会一门心思扑在传道、授业、解惑上呢?况且短短的几天“经验之谈”加上火急火燎的“当头棒喝”,就真的能产生质的飞跃么?章祖安教授说得好:“书法是一种‘慢熟’的艺术,却碰上了一个‘快吃’的时代。”没有长时期的用功积累,靠个把月的埋头苦干,甚至靠几天的培训冲刺,就想一蹴而就,无异痴人说梦。如此临渴掘井、拔苗助长,到头来只能落得个羊肉不曾吃,空惹一身膻。因此,我要奉劝你们:对待书法艺术,以修身养性、自娱自乐为主,以参展比赛、获奖扬名为辅。以平常之心去对待投稿,量力而行,避免无谓的“牺牲”,这样才有益于身心健康。否则,一旦落选就会显现往届国展的郁郁世相:食不甘味自轻自贱者有之;钱财被骗大呼上当者有之;愤愤不平破骂评委者有之;羞于见人给老婆写检讨书的有之……怨声载道,痛苦不已。把我拉进名利场,既损伤了你们的身心,对我也是极度的摧残,近些年来, 很多作者患了“书法疲劳症”的病根即在于此。追名逐利,作茧自缚啊,切忌!修养身心,其乐无穷啊,切记!

其次,你们要分清主次,勿舍本逐末。

书法是线条的造型艺术,线条的气韵是我的核心所在。你们要广收博采,从我的肢体里不断汲取营养,以充实自己、壮大自己来提升线条的质量。就拿楷书创作来说,你们既要追摹钟王颜柳,也要临习孟頫、征明;既要深入龙门造像,也要钻研敦煌写经……追本溯源,理清脉络,切不可停留于某碑某贴、某家某体上。同时,还要融合篆隶行草之意趣,贯入文史哲之涵养,采集百花,技道并进,只有这样才会根深叶茂,锤炼出厚重、雄强、老辣、飘逸、灵动、清劲等等充满魅力的线条来,从而创造出形神兼备且个性鲜明的佳作。然而,不少作者却不愿扎实自己的基本功,抛弃书法本质而不顾,急于求成,投机取巧,把主要精力花在款式章法的制作上:纸张黄黄褐褐、灰灰蓝蓝、花花草草,且裁裁剪剪,上接黄色、中接褐色、下接灰色;上贴圆形、下贴扇形,左贴方形、右贴菱形,横竖还要糊上几条杆杆,让人眼花缭乱,如此“好色重形”还美其名曰:“增强视觉冲击力,增强展厅效应。”书写布局也花样百出,有的无病呻吟,故意涂涂改改、圈圈点点;有的为求“疏可走马”,写得零零碎碎,一盘散沙;有的为求“密不透风”,写得拥拥挤挤,窒息闭塞;有的,则学起了“皇帝御览”,非把印章盖得满纸不可,形形色色,不一而足。书法是汉字的造型艺术,线条的内在气质才是其灵魂所在。形式固然重要,但如此缘木求鱼,本末倒置,对我的健康是极为不利的。因此,我要提醒你们:多在字的造型上、线条的质量上下功夫,切勿“功夫在书外”舍本逐末啊!

再次,你们要独辟蹊径,勿步人后尘。

书法是不断发展变化的艺术,创新是我生命的源泉。纵观我的历程,从殷商甲骨文到春秋战国时期的钟鼎文;从秦朝小篆到汉代隶书,章草;从魏晋小楷、行书到南北朝石碑、写经;从唐代的大楷、狂草到明朝的小楷、行草;从清代的篆隶到当代的学院派书法、现代派书法,

无不演绎者求新求变的轨迹。我的历史实质上就是一部破旧立新的风格史,是人生情感和社会变革相融合的个性史。张芝、王羲之、颜真卿、怀素、米芾、王铎、伊秉绶、齐白石、启功等巨擘都是以其革故鼎新,展示鲜明个性而彪炳千秋的。缺乏新意、没有个性或者个性不明显,那么艺术家及其作品就很难进入我的史册。创新、凸显时代和个人风采是任何朝代的主旋律,尤其是在全救化的今天更是如此。然而,绝大部分作者却缺乏创新意识,作品毫无个性。要么沉睡在古人的窠臼里:不是“钟张羲献” ,就是“欧褚颜柳”;不是“苏黄米蔡”,就是“赵董徐铎”。要么投胎于今人的槽子里:不是摹仿张三,就是复制李四;不是抄袭王五,就是拷贝杨六,处处雷同,处处相似。特别是“二王”一路(以米芾、王铎为主),书坛行草书几乎被其笼罩,历届展览作品让人似曾相识,要不是署名,真不知“甲”、“乙”、“丙”、“丁”、“戊”是哪家真面目。“二王”固然韵致十足,但多了也觉乏味。试想一个展厅挂了一百个“西施”能好看吗?有一个西施足矣,其它留给昭君、貂蝉、贵妃乃至村姑们去展现。吴昌硕说得好:“古人为宾我为主。”书法创作,学习古人自然是必经之路,只有吃透古人之法,千锤百炼打好深厚的基础,才有可能推陈出新。但古法练得再精深,哪怕炼成王铎转世也只是“宾”,而不是“主”,“主”就是以自己为中心自立门户。因此,我希望你们:创作和投稿不要重复古人,不要重复今人,也不要重复自己。不要去追风模仿,更不要去复印剽窃;也不要执迷于“获奖经验之谈”,因为往届获奖者同样面临此次国展的考验,同样要防止“故伎重演”,要知道经验往往是制造雷同的“元凶”;对于培训班中导师们的“高谈阔论”和“窃窃私语”也要提高警惕,以免落入他们的巢穴之中,生出一个又一个的“克隆”。

国展是最高层次的展览,是各流派大显身手的舞台。除了古典主义、传统流派外,我热烈欢迎民间书法、现代派书法、实验书法的踊跃参与。我特别渴望那些技术精湛、意境深远、风格迥异的作品。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去观赏你们争奇斗艳的风姿,进入到你们别有洞天的艺术情境中,仿佛让人体验到狂风暴雨、古漠大野的激烈壮阔,感觉到丽日和风、幽兰空谷的清爽柔和;仿佛让人倾听出蝉鸣呦的悠扬婉转,品味到满汉全席的酸甜苦辣。如此,你们就真正进入到我的堂奥之中,我也就自然而然健康壮大起来。否则,爷爷的棉袄孙子穿——一幅老态龙钟样儿,那我就不得不拒你们于国展之外了。

最后,我还要再三嘱咐你们:千万不要为书展累坏了身体,更不可唯利是图患得患失,而要以积极的心态、饱满的激情去创造出千姿百态的崭新作品。

此致

敬礼!

你们的朋友:我——书法

2011年7月5日

 

 上一篇文章: 一身浩然之气挥洒于纸间—谢道勇书法艺术评析
 下一篇文章: 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指导书法学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