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国画沙龙 >> 国画杂谈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范晓文 以无为而有差别
【 作者:佚名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7-5-8    文章录入:范晓文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创作过程是个漫长月复杂的过程,外人看来似乎还很艰难。我个人认为这个过程是带着已有的主观意态,寻找相应客体的借题发挥之过程。若是硬要憋个什么东西出夹,"创新"到与内因没了关系,或者随便抄几个自然界的什么影子,这些都算不得是创作。

    创作之意义在于找到一个能与你的内心世界所契合的外相,用它来承载你的理想境界、未表述你的观念或意志。其实外在的"物"与你本身的成灭规律并无二致。你能否体析外表,拨寻内在,正是关键。认识到世间万物总是一般,处处时时皆可喻心、述情、见性。如是这般应了你的心性,岂不是得了大自在吗?这颗自在天真的"心"便是书画家的生命“实体”,夷如梵高、莫奈;我之八大、髡残等等,无不是悟透了这个境地,才狂放自若,手笔追心,视天地如己身,看人情如朝露。

    我是个极端的理想主义者,有时候总是探究事物到一切了无意义。但范晓文比我人性得多,他总是在叹息万物瞬息巨变后,说:“画还是要画得像点什么的,否则就不是画的范畴了。”这倒是提醒了我,一切都归结到哲学范畴的时日在理论上的确存在,但现实当中一张质朴空灵的画作更为人们所接受。所以范晓文既是精神上相对超脱的人,又是个本本分分的画家。

    人生中的情景能留在记忆中的,其中大部分不是惊天动地的大事记,却多是那些个涓涓细细流入你心性中的平淡妙境。这些情景轻飘飘地存放在你的心性中,当你无意之中触到它的时候,它就淡淡地朝你走近,微微地展示了从前的某刻,而当你正觉得此中无比快意的时候,它却已缥缥缈缈地隐去了,不让你感到累,不让你感到有。这些才是我们艺术家所应该记录下来的“实物”,真实而长久的“实性”。它就藏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心性之上。正是在范晓文的画作中些许地读出了这些感触,渐而激发了我一些呆呆的回忆。也可能是同样的情景、同样的心境、同样的干燥和湿润、同样的坐看夕阳西下。

    文人的画作里必须要有这些类似的感情与感动,能感动自己又去感动别人的因素。自内心中悠悠地升起,于周身外不停淡淡地散发着。画家其实必须先足一个诗人,至少你是个诗人的坯子,不是普通的简单的歌者,至少你是能唱出自我心声的歌者。范晓文的画中完全是咏唱大自然给予他的感受,鲜活活地让人在平静中不时地泛着些由深处漾上来的激情。

    虚的说了这么久似乎让人生厌。就实处看——“笔”,是我一定要探讨的关键。在这个概念里,文人画严格地将“画工画”划了出去。文人的这支笔充满了神奇,文章、诗词、歌赋,又有书画,皆从之出。后者为前者之余事,就是因为涉及到了技法,言"技"便是文人所不齿的,所以者何,“进道”就成了脱离技法的严格划分。就像化蝶,就像升仙,之前你下了多少的苦功自不必言说,只需将你的笔墨潇洒淋漓,无法无矩。“写”谈何容易!写者显也,写者协也,写者泻也,写者仙也。这四个字还是不够描画"写"的寓意。文人给了“文人画”过高的理想境界,古今本来就少有企及者,过高、过冷、过不食烟火。怎一个难字了得。范晓文的书法我非常赞许,斯人御笔有盖于众。其高处有三,一曰精、二曰劲、三曰净,此三处同时具得,即使专业书家亦不多见。所以"写"在他的画中便是自然流露了。卫夫人说:每作一划,须尽全身之力。这个“力”老是由意念灌送到笔心、笔魂里去的。导注之感,由心由情,点拨之妙,任性任灵。

    斯人如斯天,爱者众矣。养浩然正气、味真正得焉。此大难之事。今之于夕,惑者诸众甚繁。然而像范晓文这样不为左右,谨守初衷者甚微。

    再者便是合于文人画的旨趣,读大学时,听文人画这一章节最是郁闷了。说文人画不用斧劈皴,用披麻皴。设色少,水墨多。逸笔草草,不求形似,等等等等。这些统统是表面现象,不涉根木。有云:“正人行邪道,邪道亦是正。邪人行正道,正道亦是邪。”引此句并无涉邪正意,“文人画”之于“画工画”之分者犹同此理之喻。我说:“文人画工笔,工笔亦文人。匠人画写意,写意亦匠人。”范晓文画水墨,也画重彩。其性真、其灵显、其境淡、其意清。正是如是得了自然之给予,感之心性、动之情态、显之丹青。才具了“文以载道”之遗风,承文人之旨趣,行抒道之大功。这便可以踏踏实实地叫做文人画了。
    范晓文是我来杭州认识的第一个老师,也最熟识。七八年前他更年轻洒脱,那时候刚刚三十出头,我从他学画的同时,也目睹了他渐入佳境的路程。至今还惯于对他抒发写画心得。偶遇默契,拍案称绝。写到这里我突然想到《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中的一句“ 须菩提言: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这也可以转述给真正的文人面家们深深地思索一番。

 

 上一篇文章: 淡淡的浮出了幽香——再品范晓文花卉
 下一篇文章: 那份执拗的守护 / 査律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那份执拗的守护 / 査律[范晓文]

  • 淡淡的浮出了幽香——再品范晓文花卉[范晓文]

  •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