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设计沙龙 >> 设计论文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设计教学需要什么样的基础?
【 作者:李肇瑜    转贴自:福建美术在线专稿    更新时间:2011-9-15    文章录入:李肇瑜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摘要:基础教学作为美术学院重要的教学环节,近年来则不断遭遇尴尬。究其原因,除了有外界的因素以外,美术学院自身也存在着不可回避的现实问题。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这一问题将日益突显。因此,基础教学改革势在必行。基础教学所暴露出的问题实际上已非哪一所美术学院的简单的“基础”与“设计”教学的矛盾问题,它已是关乎艺术设计教育存亡大计的问题。本文试图通过对美术学院基础教育问题的关注,并对相关问题进行了剖析,从而引发人们对当下美术院校基础教育全面问题的积极思考。

关键词:大美术;设计基础;基础教学;基础;问题;改革。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由于国内大环境的影响,造成了教育的许多方面不尽人意。尤其是教育观念落伍,教育形式单一等等诸多问题,已经严重地影响着我国创新型人才的培养,也直接对国家经济持续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威胁。著名科学家钱学森2005年7月29日在接受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探望时感慨坦言:“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这是很大的问题。”①钱老的一番话直接碰触了中国教育的“痛”。

近年来,尽管有许多见多识广的专家也好,学者也好,呼唤教育改革的声音不绝于耳,只可惜是雷声大雨点小。即便有人鼓足勇气试图给教育改革烧一把“火”,也终因“不成气候”而匆匆过场,草草作罢。综观中国的教育现状,改革步履蹒跚。教育机构里的掌门人大都“城府”至深,他们或许出于对各种利益平衡的考量,便决定以“稳定大局”为重,对待教改之事仍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姿态,在“纤纤作细步”,更何况还有“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思想在作祟,谁都不愿去动谁的“奶酪”,彼此相安而无事。然而,这无异于掩耳盗铃自欺欺人。殊不知,只要问题还存在着,终有一天是要暴出的。如今,形势已发展到了该让我们对教育进行全面、深刻反思的时候了。过去的既已过去,失去的既已失去,是无法挽回的。但我们至少还拥有现在和未来,“亡羊补牢”仍为时不晚。

美术学院作为中国教育大家庭中的一员,在教学上所出现的流弊同样不能幸免。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社会对美术人才的需求日趋旺盛。尽管各美术学院近年来都加大了招生力度,培养规模也屡创历史新高,但美术设计人才仍是稀缺资源。这种悖论无疑给了美术学院一记耳光。于是,人们不得不开始关注并质疑美术学院的办学成效问题了。              

尹定邦②教授在为一本新教材作序言时严肃指出:“大美术”之于“设计”是有害而少益的,即我们的美术学院在过去曾把“大美术”作为设计教学的基础而一统天下是犯了一个大错误。因为“大美术”乃有名而无实,不能为“设计”提供充分的生存营养,而使设计患上了“营养不良”症。也就是说,以“大美术”作为设计基础教育的模式,并没有为我们摆脱美术学院设计教学中的普遍性缺憾。

应该说,在新中国成立以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大美术”曾为我国的美术教育事业建立了卓著的功勋。尤其在绘画领域,美术学院凭借着自身的资源优势一路独领风骚,更有所谓的名人、大家踊跃出炉。一度美院则只成了“画家”的摇篮。美院的教师热衷于美术展事,急于成名成家就成了习惯成自然的事了。不少人一旦功成名就之后,便自顾私人业务不暇,有的或干脆远走高飞另立门户。当这些“画家”们把理应为“正业”的教学悄悄易位为“副业”时,美院教学已然陷入了表面繁荣实则已惨淡不堪之境地。“大美术”本无过,可是,在“大美术”下的美院教育的“老皇历”模式自然造就了这一现象的形成,并在其后的市场经济大潮中得以泛滥。天津美院的颜铁良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得好:“应该说,我们都是业余的画家……”。是的,老师的天职是传道、授业、解惑,除此以外都可以说是“业余”。如果我们只偏爱于出“成果”而角逐于名利场,那又将留下谁来安心做教学研究?由谁来关注和把关我们手上将要出炉的“产品”在“上市” 以后是否会被市场所接受?等等诸多本属于“正业”的教学工作都将由谁来操持?事实上,学校最应该首先鼓励出的“成果”便是教学与教学理论上不断创新的成果。我们不能忘记自己作为人民教师的神圣使命,学校更不应该忘记自己应担负着培养人才的神圣职责。学校所有的工作都应该围绕一个教学中心展开,把我们的校园真正变成为培养人才的摇篮。要说“基础”的话,这便是第一基础,乃立校之大基础!用现代一点的语言说,我们应该使受市场经济冲击后的校园实现“价值回归”。同时,要与时俱进、立足现在、面向未来。如果学校脱离了这样的“大基础”,那么,教改就会成为无稽之谈了,势必也终将要落入“形式主义”的轮回里。

在已逝去的岁月里,我们在“大美术”家长的关照下,虽然潇洒地走过了几十年,但是,期间教训多于经验。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完善与成熟,这一教训将愈发深刻。我们必须感谢尹定邦先生的大声疾呼,以及陈丹青先生的“辞职”。他们一个是在教学中发现问题后敢于说出并身体力行地去做;一个是有感于当下的教育体制,从源头上去关注国家的美术招生与考试制度。他们俩都不无例外地直指美术教育的“基础”所存在的问题。堪称忧国忧民的思想。陈先生的“事件”曾引起广泛关注,在业内显然产生了程度不轻的“共鸣”效应。就这一点而言,他的辞职可谓壮举。

尹教授在《序》中感言:我们放进鸡窝的不是鸡蛋,如何能孵出鸡来?的确,美术学院目前所面临的问题就是行为与目标相违。具体表现在“基础”与“专业”错位,“学校”与“社会”脱离等等,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了人才培养规模的扩大与人才资源稀缺的悖论。既然旧的学规已风光不再,那么,美术学院为创建新学规的教学改革就势在必行了。然而,改革除了需要决心和勇气外,还应该有深入了解和分析问题的能力。只要我们所有的教育参与者都自觉、认真地对相关的问题进行检讨和分析,并从过去失败的教训中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和途径,对症下药,一定能扭转美术学院目前的窘况。反观过去的基础教学,其实我们不难发现:“基础”与“设计”的确存在着“断层”。从大处看,中学美术教育与大学美术教育存在着“断层”;从小处看,基础教学与设计教学也同样存在“断层”。我们认为,造成这些“断层”的主要原因有:  一、专业教师(指设计课教师)与基础教师长期存在“各自为政”的局面,即所谓“开会时间相见,老死不相往来”,教研活动往往是你走阳光道,我走独木桥。结果是主题和目标错位,“产品”的尺寸难免是要出误差的;  二、基础部大部分的教师是“大美术”家庭出身,自然拥有大美术最纯正的血统,“绘画功夫”的思维定势与“设计构思”的思维定势有着根本的区别,在基础的认同上也有着很大的不同。在这些特殊的家族成员眼里,“大美术”的基础所指乃绘画之“基本功”。从某种程度上说,难避重技巧、轻创造之嫌。而“设计”所要的基础并非如此;  三、学校多年来的“考试文化”导致了整体思维失去活性。教学上按部就班,学生成了考试机器,课堂也因此成了“手工作坊”。学生在这里学会了“磨洋工”,也学会了应付考试所需的全部技巧。思想处于“脑血栓”状态,活力不再。学生的思维早已被习惯性地定势于被动的学习和模仿上,丧失了“设计”所应具备的创造性思维的发展机会;  四、基础课程结构单一,导致学生“营养不良”。这种状态在基础学习两年之后便足以酿成“病弱之躯”。倘若就此去从事未来两年繁重的设计劳动,其结果就不难想象了;  五、从大处看,美术高考文化带来的痼疾已积重难返。各种规模、不同级别的“统考”(注:福建实行省统考制)则使特色学校的所谓“特色”丧失殆尽。“统一”所带来的杀伤力将使原有特色强势的学校遭受致命打击。在“统一”的大旗下,的确在减少了资源的浪费,也在一定程度上杜绝了招生考试腐败现象的蔓延。从现实意义上说,安抚了百姓,也省去行政执法的许多烦恼。殊不知,这些烦恼将来是要转嫁到学校的。教育部门在顺利地完成“高招”之后便万事大吉,接下来的问题只好由各个学校自己去消化。况且由于各院校从中学引进的全是“鸭种”,大学里怎么能出“鸡仔”?而尤其在扩大招生规模后,美术“高招”中所提倡的“选优”已成为美丽的谎言,实际上只能“矮子”中挑“高个”。这里所指的“矮子”并非肢体之短,也非脑容量之小,是因为中学时代美术教育的“先天不足”。他们都经历了“应试教育”时代,即使他们遭遇了“改革”,充其量也就素质教育口号下换汤不换药的“新应试教育”而已。因此,他们的创造力其实已丧失在进入美术学院的基础部之前。 六、基础部以往在教学内容的设置上患有“偏食癖”。尽管我们在传统的内容设置中也看到了从静物、石膏到人物、风景等。表面上看去已无所不包,涵盖面不小。其实,细究起来只能算做一种叫“实物写生”的课。如果把所培养的“写生”的思维直接套用于“设计”中,这无异于让一个哑巴来谈发声技巧。其实,基础部在课程的设置上应该要充分考虑“设计”专业所需。 “设计”是一种特殊的思维活动,具有创造性思维活动的特征,而造型只是设计思维活动的结果,是思维的外化(或称物化)。设计思维所仰仗的绝不是单一和孤立的技巧性之类的知识经验,它必须是多样综合相互关联的知识基础。我们现在所提倡的“宽口径,厚基础”的口号却是与之不谋而合的。陈丹青先生在一次回答网友提问时,有位网友问:“你认为基础的衡量标准是什么?”他的回答是:“你得常识健全,常识健全就是基础,现在的素描教学是反常识的。”当网友接着问:“‘常识’指的是什么?”时,陈先生耐人寻味地回答:“比方说做一件事情要有决心、耐心、恒心……”在对话中,陈先生无疑已经把“基础”的问题说得很清楚了。  七、美术学院传统的基础教学从教学手段上看来,似乎也难逃俗套。至今依然沿用着“两片嘴皮打天下”,再辅以“手脚相加(板书、指手画脚)”的模式进行授课。健谈者多说少做,少言寡语者多做少说,当然也有不做也不说者。已“轻车熟路”的学生们按老规矩画图,老师悠然于其间,面对学生的画图则“熟视无睹”。直接的理由是“眼睛看坏了”,无从说起。雅一点的说法叫“审美疲劳”。而学生这台“画画机器”大凡每天在运转一段时间以后,就要如期停歇下来,于是接踵而至的有“吃早潮”、“手机聊天潮”、甚至“追打玩笑潮”。我很理解学子们的这种行为,因为毕竟人乃灵肉之躯而非草木之身。然而,我们是否已经思考过现象背后的实质问题?过于陈腐的教学手段已不再适应时代的要求,新时代已经把教育者与被教育者的关系由原先严格的“师生关系”忽然变成了现在的“朋友关系”(教育专家提倡)。如此巨变,我们再不能以“以不变应万变”的哲学传统来指导现实问题了。因此,教学手段要更新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很显然,在教学中广泛应用多媒体教学,是提高教学效率的有效途径。多媒体技术在教学中的应用,不仅可以为老师节省大量的备课时间,还能为学生带来传统教学无法企及的知识容量。例如,传统的范图只由课任老师独家提供,不具典型性由此可知,更何况要面对诸多口味挑剔的学子们?多媒体技术恰好能填补这一空白,实现教与学“双赢”。  八、在我们激烈地谈论“学科基础”的时候,往往忽略了作为人的所谓“人文基础”。人们往往习惯于从事物的结果处找原因,而非从源头上找原因。人作为万物之灵,是有感情的动物,在寻求物质满足的同时,还需要精神的交流与沟通,有时甚至精神上的需要要胜过物质上的需要,更何况说“精神可以变物质”。学校可以通过加强对校园文化的建设,协调教职员工的工作和生活,增进教职员工之间的情感交流,把构建“和谐社会”行动落实在打造“和谐校园”的具体行动上。以“团结协作”来取代“孤军奋战” ,以“务实进取”来取代“消极浮夸”,真正实现教师的“精神”与“价值” 的回归。

在各行各业不断呼唤创新人才的今天,学校无疑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从更大的意义上说,学校教育肩负和执掌着国家和民族的前途与命运。因此,我们不应该只狭隘地急于寻求单一针对某一基础学科的美术学院的教改,而应该要在更高更大层面上的,更具宏观规模的基础教育的全面改革。我们没有理由轻视学校看似很小但很具体的教学改革,因为,它直接关系着我们的学校是否能够培养出具有创新能力的合格人才的大事。教学之于学校是基础,学校之于社会、之于国家是基础,基础之间是不分大小互为关联的,更是不可或缺的。倘若我们不重视这个“基础”,去建设好这个“基础”,那么,倒下的将不是一个专业和一所学校,而是一个国家和民族。         

注:

①《海峡导报》2005年7月31日版。

②尹定邦,广州美术学院教授。

注:该文发表于《中国美术教育》2006年第四期。ISSN1005-6300  CN32-1300

 

 上一篇文章: 信息化环境下美术学院教学的思考与转变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