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油画沙龙 >> 油画论文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砍伐”的背后—伊小东油画联想
【 作者:陈新元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1-10-12    文章录入:吴志凌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漪。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二、三千年来,坎坎砍伐树木的声音每天都在山谷中回荡,一棵棵树木倒下,一堆堆木材放置河旁,河水清清泛起细浪。伐木工人每天仍在袒露着黑褐褐、粗糙糙的皮肤在那儿为温饱而疲于奔命,而不稼不穑、不狩不猎的“君子”却每天仍衣冠楚楚地在那儿花天酒地地逍遥。从奴隶社会至今这种状况并没有多大的改变。——欣赏伊小东的油画《砍伐系列》,《诗经·伐檀》中的这种情况便深深地在我心中激荡。

油画家伊小东的《砍伐系列》不仅仅是一幅幅被砍伐杉木的真实写照,更重要的是这些作品蕴藏了诸多的社会问题,譬如:生存问题、生态问题、生命问题等等。

生存问题是人类要直面的首要问题。只有生存下去才能谈及文学艺术、乃至哲学宗教,但生存原本就是艰辛的。这艰辛主要来自两个方面的灾害:一是自然环境的恶劣(这还比较好办);二是不劳而获者的豪夺强取(这是导致绝大多数人群苦苦劳作却连温饱都难以维持的罪魁祸首)。当财富被少数人掠夺强占的时候,那么广大民众的生活就会倍感艰辛,芸芸众生原本平等的生命,就会像小东所画的这些树木一样被无端地砍伐,这便是残忍的“弱肉强食”法则。 ——其实,前几年小东画的《猫系列》,就是借“猫”来披露在弱肉强食的大环境下,广大低层民众那种无助凄楚而又渴望新生的生活状态。表面上看,作者画的猫被拔光或剃光了全身之毛,赤裸裸的在那哀嚎、怒目、发泄,时而张牙舞爪、愤愤不平,时而惊惊惶惶、凄凄凉凉……小东笔下狰狞而又凄厉的猫,看似动物虐待狂所为,而实质上却是作者本人当时内心世界的真实流露、是作者煎熬与挣扎的真实表白,同时更是当今现实社会的真实写照。其“猫”被砍伐了,嗷嗷直叫,其人被砍伐了,愤懑宣泄。在物欲横流、私欲膨胀、无恶不作的末法时代,谁都有可能遭到“砍伐”而倒地,而低层民众则更是难逃劫难,这便是现代社会的生存危机。绚丽的背影总是灰黑的,小东灰色基调的《砍伐系列》让人联想到这点。

生态问题是摆在人类面前最严峻的问题。人类为了满足物质欲望,无节制无休止地掏空自然,暴殄天物,在极度享乐之余坐视天灾人祸的降临。小东的《砍伐系列》让人仿佛看到山洪的暴发、瘟疫的流行。人与自然是一个统一的整体,也就是古人反复强调的“天人合一”,换句话说,就是所有的改造自然、开发自然都应以保护自然、优化自然为前提,和谐的自然生态是和谐的人类生态的保障。人类肆无忌惮的“砍伐”自然,自然反过来会毫不留情的“砍伐”人类,这本来是个很浅显的因果定律。然而,人在眼前欲望的驱动下,一切都蒙昧了,纯净的心灵霎那间变得污浊不堪:上午还在会议上讨论“如何保护野生动物”,中午便在酒桌上美滋滋地品味起穿山甲来;下午还在紧急部署抓捕嫖娼行动,晚上便迫不及待地和“小姐”上床了……这就是一种“生态砍伐”——砍伐掉真切,残留下虚伪;砍伐掉活生生的心灵,余留下骷髅般的躯骸。——小东《砍伐系列》中有这样的一幅作品:“全封山”的警示牌还非常鲜明醒目,出乎意料的是树木被砍个精光,这便是对当今社会种种“砍伐”现象的最好诠释。      

生命问题是人类最根本的问题。关注生命、热爱生命、提高生命质量是人类永恒的主题。然而,善良的生命、美丽的生命、珍贵的生命、柔弱的生命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奴役、被暴虐、被摧残、被蹂躏。——一次次地起义、一次次的革命、一次次的改朝换代都无力摧毁这个残酷的事实。当可贵的生命如此这般地被砍伐的时候,那生命的意义又在何方?——小东《砍伐系列》的灰色与冷峻隐隐地透露着他对暗淡生命的忧思和哀伤。在稍纵即逝的生命面前,人们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寻找到美好的皈依,拥有真正的解脱、真正的自在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在真正实现“众生平等”的那一天起。但这一天遥遥无期,因为有“私欲”这个魔头在屠戮着它,就如同画家笔下的这些被砍伐的童龄(从树龄看)树木,美丽与希望很快会被肢解,很快就会灰飞烟灭。

在极端个人主义、功利主义高涨的今天,社会处处都在乱砍滥伐,任人都有被砍伐的危险。即便是被人当作避风港的宗教,也会被“披着羊皮的狼”伪善地砍伐,想从朝拜和祈祷中寻求心灵的慰藉,很有可能才逃脱虎口,又陷入狼窝。在人心不古中,每个人的生命都危机四伏。这即是我从小东油画《砍伐系列》背后所引发的一些联想和思考。

高层次的文艺作品要给读者以丰富的想象空间,给读者以再次创造,就如“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一件优秀作品的美感效应,会因时、因地、因人的不同而歧异百出。鲁迅先生在谈到《红楼梦》时说过:“单就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观看小东的《砍伐系列》,伐木工人会讲述山林篝火,木材商人会瞥见叠叠钞票,失恋者会勾起爱河滴血,官场失意者会伤感前程渺茫……这就是小东油画的社会效应和艺术魅力之所在。

小东画出这样深刻的作品是有其内在原因的,这个内因来自于残酷的现实与他艺术观的矛盾。——小东的创作情境,酷似18世纪末欧洲浪漫主义绘画的先驱之一戈雅。戈雅一生的世界观和艺术观充满着极度的矛盾:他醉心于新思想,又无法逃避那个病魔般的时代,他的绘画善于运用强烈的对比、集中的光线、豪放的笔触来突出主题和意境,用独特的、富于感召力的艺术语言,面对现实,抒发肺腑之言。

绘画作为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对世界的一种解释,是对社会挑战的一种回答。——在绘画精神上,小东的油画,是对自然、对社会以及对人自身的认识上的形象化。《砍伐系列》呈现给人们的,仿佛就是现实中感受到的实景,在形与质的体现上总是具有强烈的视觉可靠性,物象的设置都是根据视角要求安排的,并且所有的设置都是富有秩序性和节奏性;同时,用砍伐工具阴沉冷峻的色调来渲染画面效果,更富于视觉刺激,强化了在灰色世界中处处隐藏“砍伐”这一主题,画家那忧郁而又深沉的心声被抒发得淋漓尽致,显现出艺术家对现实的关注与使命感。

鲁迅先生说过:“悲剧是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小东的油画,流淌着这股气息。由此,是否还可以借鉴俄国批判现实主义画家希施金和列维坦的风景手法,或法国印象派画家莫奈、雷诺阿、高更的色彩,来尝试刻画另外一组优美的砍伐系列,比如,千年古木被砍伐倒地的瞬间,点缀上珍稀的野生动物,使色彩、场景美妙化、诗意化,以此来蕴寓深化这一主题。

绘画和文字一样,最终的比拼在于思想的广度和深度上。画家要从人们习以为常的事物(如劳动工具、稻草、苍蝇等)中挖掘出不平常的东西。从小东的《砍伐系列》,以及其他画家的“平常”系列(如何大桥的《灯泡系列》)中,我有一种预感,就是油画界将刮起一股“灰色”旋风——这股旋风以人们平常所见的、和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又容易被人们忽略的景物为描绘对象,用写意的笔触赋予物象以人情味和思想性,以此来反映自然、反映社会,进而审视历史、审视心灵。如此,作品自然就闪耀着思想的光芒。

优秀的艺术,不论古今中外,都能超越时空的限制,在终极意义上进行沟通,让读者超越时空局限,在广阔的意义上去领略人类文化的丰富性与复杂性,以开启我们的心智。小东的油画具备了这种特质。

“坎坎伐轮兮,置之河之湑兮,河水清且沦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囷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鹑兮?彼君子兮,不素飱兮!”坎坎砍伐树木的声音,仍在山谷中回荡……

——2011年10月1日于翠城

 

 上一篇文章: 不断刷新自我的艺术家—写在油画家薛行彪作品泉州展之前
 下一篇文章: 论绘画的符号化现象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