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雕塑沙龙 >> 雕塑论文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雕塑的位置
【 作者:黎明    转贴自:福建美术在线综合    更新时间:2011-11-18    文章录入:黎明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11月23日结束为期一周的95院展,似乎很顺理成章地而实质是很出人意料地取得了“成功”。这样的感觉在我们参加完筹展、布展、撤展全过程,回到广州后更甚。我们所见惯的那些作品,运到北京去一弄一摆,至于“成功”吗?还“空前”?值得追究。特别是我们的雕塑专业,“好评”之前还是悬着的一颗心,“好评”之后仍是放心不下。原本是硬着头皮上京“挨克”——为促进今后的教学。不想还有那么多观众仔仔细细地在看“热闹”、看“门道”。说不成功,那是瞎话,说真成功,还真有点心虚。不禁自问:雕塑的位置如何了?

一、位置的优势

这次按专业分展厅,破天荒的把雕塑和美术学放到了主园厅。从来雕塑品只是作为平面绘画的点缀,陪衬而立于墙角甚至于转弯处。此次竟堂而皇之的面南座北,独立成厅:占尽了布置、展示、心理、导向等优势。任何一个观众都有可能因为偏见、爱好、体力、疏忽、遗忘、缺时等等原因而错过了某厅某专业的观看、品味,但他或她决不会不踏进、不驻足雕塑厅。先入为主的心理:这可能是广美的“拳头”、重点。但平心而论那些扑面而来的新颖展示,颇具实力的展品也确在抓观众。我们的展品中既有潘鹤大师那贴近时代的力作,又有梁明诚教授独具审美造型的创作以及一批老、中、青教师们不同题材、不同手法、语言各异的创作。作品可能因为师承关系,教学规范、审美情趣等因素而具有一定的脉络联系—“南派”。作为“南蛮”的群体似乎引起了北人的兴趣。传统、现代、写实、写意、变形、大作、小品等各显其形,溶于一厅。
五十五件作品的展示是以中轴对称为原则展开的。中轴的尽头是一特为展厅制作的《开荒牛》剪影巨版,组成剪影的是1978年以来雕塑系教师室内外主要作品照片。体现了群体集合的力量。版前左右位置分是邓小平和江泽民的胸像雕塑。中轴线的前端左右分列的潘鹤、梁明诚两位学科带头人的作品系列。墙面有19幅城雕大幅照片。整个展厅既齐整肃穆又充满活泼张力。其余作品则按构图、材质、尺寸诸因素陈列,依次对称展开的有《高剑父》、《李铁夫》两立像,《陈毅》、《巴金》两胸像,《樊于期》、《成吉思汗》两古人,《外科医生》、《天地间》一白一黑,《犁》、《猎归》、一铁一木,《心声》、《反弹琵琶》两铜像,《子母鹿》、《灵之光》两小品,《木雕系列》、《黑色星期六》两浮雕,《一韵知秋》、《十七岁》两探索,其他还有两木雕、两石刻、两黑、两白之类的对称展示。可以说雕塑厅因其特有的位置、独特的展示、颇具实力的作品先声夺人。

二、位置的尴尬

展出的轰动由诸多的因素组成,研讨会上的发言,展厅中观众的点评,同行朋友的称道,以及美术馆工作人员的感叹等等。研讨会上多次提及雕塑阵容的强大,说是潘鹤所开创的南派风格已有后人继承发展;说是地处南方的雕塑家们思想开放,目光敏锐;说是基础扎实而不僵死,求变之中而不幼稚;观众留言中不乏“真棒”“成就辉煌”“不要三十年才来一次”等等。工作人员感叹:你们的展览光中是空前的,只有罗丹雕塑展的观众几乎一样多。我们是真心求人家提意见,人家还没有正儿八经的当面提意见。何故?不得而知。

我们的雕塑学术位置真的那么高?历史的纵横线是我们位置的参照系。

纵线:建系初期的“正统”――留法大师刘开渠先生的学生曾新泉、赵蕴修以及学习法派的蔡里安等主政教学。到五六十年代的“贴近生活”的创作及其教学――潘鹤大师开其先河而集其大成;李汉仪、关伟显、郑觐等一批人为其中 坚。他们的作品以及所形成的风格影响当时以至现在都很大,称之为“南派”而独树一格。其后六七十年代涌现以梁明诚为代表的中年雕塑家,其功底、成就直追老一辈而稳居南国雕坛。再后,改革开放带来的新一代后生已出露头角。贴近生活、紧随时代、排除教条、视觉独特、手法犀利等等逐年形成的南派风格愈加明朗坚实。

横线:广美的各专业,如果说国画的岭南派为前人所创、令人赞扬,那么雕塑在教学创作中形成的“南派”风格,成为了美院在全国最叫的响的专业之一。

在若干年段全国美术界一提起广美,雕塑是其强项。全国雕界汇战,自存南派一席之地。已故雕塑大师旧开渠曾说他寄希望于两头:一南一北,南者广美雕塑系是也,北者东北虎鲁美雕塑系,可见当时我们的学术地位一斑。

然而在今天其位置受到了来自内外部的猛烈冲击。

内部攻击在于人才。人力资源的同步老化:年龄、教育、审美、成就相近的一批人几乎同时退出了教学岗位。中年层人才的稀有,青年层的优化集结尚未形成等造成了以达令人尴尬的地步。

外部冲击在于兄弟院系的人才梯队的先期解决,出国留学的人才回留,多界美展涌现的佼佼者而相成的优秀群体,新时期的实验艺术探索,国内外的纵横大密度交流等等。他们先行一步、并已显成效。这些对我们南中国美院学府雕塑专业的冲击可想而知。再加上教学经费的制约,经济效益的左右又使我们的设备处于相对原始的状态,材料技术的发挥停滞不前。我们并不焦躁,也不灰心,冷静的分析我们的强弱之所在是有益未来发展的。远离中原、西北、古都、没有吃老祖宗的本钱,有的只是向往“神交”以及自身的发现开创。少束缚、不僵化是我们的强项。弱点也就在我们的传统根基不深,缺乏厚积薄发的力度。

地处祖国南大门,南风吹,见识广,不易为时风所左右。在接受消化之后更有改造开创的成熟。弱点不能与大都市的北京国际文化交流的广度、密度相比,锐意探索求新之风略显不足。

南派的独特体系、造型与南方艺术、南人气质相关。“南人什么都敢吃”开风气之先是我之长处。弱点在于开花后结好果不够,理论总结和扩大战果较弱。教学中我们首创的“自选动作写生”几乎不用了。“材料研究和教学”在深化上没能取得进展(这次有人提出为什么没见你们有根据材质特色而进行的创作?)为城雕呐喊实践在广东,而今天开花结果的却在北方。人家的确做出了不少较出色的作品。(第二届全国城雕艺术展作为佐证)

常言道“自己事自己知”我们是作好了上京挨“克”的促教学、创作的。现在是“出乎意料”的没有挨到,我们更是要清醒头脑,迎头赶上。把成就归于昨天,着眼未来的昨天。

三、位置的回归

缅怀当年的辉煌,有的只是感概,所要的却是信心和发奋。再创佳绩,回归到我们应有的位置,首先应是人才的回归。培养、发现、集结优秀人才成为首要的一环。研究生招收的不理想,研究生学历的梯队未形成,不论哪方面都是不过硬的。人才不能求全,求才又不能过急,但必须要有紧迫感、危机感。

立足于教学改革,培养新时期合格人才。改进不相适应的陈旧教学做法,边改边创边总结。形成新的教案、教材、教法。新的教学群体,新的教学优势。抓好创作,一切教学要围绕出成绩出人才。在国内在国际能显示的只有创作作品。以创作为动力促进基础教学。鼓励支持师生参加各类美术创作活动。

搞好学术交流,鼓励实验、求变、探索、扩大视野,适应变化,创造合理适用的工作学习环境。参与国内各种学术进修、交往、展览等活动。广交朋友,互通情报,共同提高。未来南国雕塑能否回归它应有的地位,能否真能像95院展所现轰动而又扎实稳健。成为广美强项,成为雕界强旅,雄居南国?
我们有信心!

 

 上一篇文章: 气格豪壮—黎明雕塑印象
 下一篇文章: 论城市雕塑规划的文化依据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