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名家访谈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尉晓榕:画坛才子不了情
【 作者:秦戈    转贴自:海峡都市报社    更新时间:2007-7-29    文章录入:飞寒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尉晓榕

  关于尉晓榕“年少奇才”的江湖传说有很多个版本,其中,最经典的是,当时还是初中生的他,未经过正规画画训练,一晚,看完电影《海霞》,回家后就凭着记忆,把剧中女主人公的肖像画下来,按照当时人们的说法是:像绝了。多年以后,当年的电影主人公———海霞的扮演者吴海燕亲自跑到尉晓榕的家里去找那幅“不太成熟的”肖像画,然后是惊讶———像,确实太像了……

  真有这回事?

  事隔30多年,当年的初中生尉晓榕,如今成了名满天下的人物画领军人物,恰逢他回家乡福州市举办正月画展(初一至初七)之机,在闽江南岸的宜水居艺术沙龙,记者把这则传闻求证于他,50岁的尉晓榕笑了:那幅画去找找,应该还能找得到……

  很可能,那幅肖像画,将随着本文的刊出,而成为尉晓榕“粉丝”们的收藏热点。

  由于他在绘画方面表现出来的天分太突出了,所有亲人合力把少年尉晓榕的音乐之火掐灭了。

  出生于书香四溢的三坊七巷、成长于当时的八闽文化重镇福建日报社的大院,年少时尉晓榕的经历足让许多同龄人艳羡:吸收这两个地方的文化营养,这本身就是一种造化。有意思的是,尉晓榕最初是立志学音乐的,他对音乐的喜好,在当时远远超过了绘画。但由于他在绘画方面表现出来的天分太突出了,以至于包括父亲在内的所有亲人合力狠心把少年尉晓榕的音乐之火掐灭了……

  反正画画也挺好玩,那就学吧。尉晓榕倒也没有拂了父辈们的希冀,他玩儿似的如期考上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前身)改革开放后的第一届本科,四年后,分配到福建师范大学当老师。

  又一个四年后,中国美术学院如梦初醒:自家培养出来的那么好的一个人才,居然拱手让给了别人?就使劲把尉晓榕要了回去。

  那时,尉晓榕已不声不响地把山水画画成了准一流水平。山水画得再好,喝彩声还是不够响亮———似乎,对于中国画家的段位高低,大家都只认人物画。那就画人物吧。

  人物画中的造型和笔墨的结合,是两个难点。尉晓榕出色的速写功夫,使得他长于用线,也长于结构群像、处理人与环境的关系。他强调自己的感觉和趣味,对于人物形象,他不苛求漂亮,也不故作丑异,而是力图寻找一种不俗也不怪的中性状态———不同于直接的写生形象,又不落前人窠臼。面部刻画虽不尽深入,但有微妙的表情;作品的生活气息虽尚欠浓郁,但不乏身份、年龄、性格和情景的概括表现。这些,在他的《中国家庭式庭院的维护与使用》、《院外听课图》等新近的画作中,都可以窥见一斑。而他的一年前两平尺作品《陆俨少先生看山图》在拍卖会上,以16万价格成交,也掀起了人物画作品收藏价位的一个高峰……

  对人物画的娴熟掌控,让尉晓榕已习惯于脱稿而作———不打草稿,一蹴而就,直接在纸上作画。最新的人物小品《暖香图》,只用了10分钟就完成,作品把一个女人浴后的慵懒情景展示得淋漓尽致,有评论者称,“似乎从画上读出图中人身上的37℃的体温……”

  我的半生处世大都有感情的线索

  记者:此次,怎么想到在福州办画展呢?

  尉晓榕:乡愁,被乡愁牵引回来的。我是这里走出去的。我的半生处世大都有感情的线索,乡音乡情,总是一个不了情,又契合了这个新春佳节。

  记者:离开福州这么多年,现在重新回来,用你的眼光审视这座城市,是个什么样的印象?

  尉晓榕:这座城市营养过我,所以,无论如何我得感激她。而且,事实上,福州确实是座有底蕴的、高贵的城市。翻开近代史,就可以清楚了解这一点。福州的主色调当然是绿色的。

  记者:在我们的印象中,这些年来,你一直很低调的,最近似乎在媒体才有了些曝光量?

  尉晓榕:其实我个人不喜欢频频出现在媒体上,但作为一名走向市场的画家,又觉得得为我的买家们负责,也就是说,我得为我的那些画传递一些信息出去———我的那些画是好的。哈哈。

  记者:你觉得自己是个天分型的画家吗?

  尉晓榕:不全算,其实,我也很勤奋的呀。我的天分和勤奋,比例各半。在艺术上,我讲求顿悟,在学习时会有一种轻快的感觉,我的学习方法有些像蜻蜓点水,点到即悟,然后再跳开,寻找新的悟点,这要一遍遍轮着来,许多学问是在轮替中完善的。

  记者:在你的艺术生涯中,有过先锋的经历么?

  尉晓榕:有哇。1992年左右,搞过一批先锋画作,算是一种探索。但后来又不搞了。

  记者:为何?

  尉晓榕:又被传统感召了回来。

  记者:那些先锋画作有流传出去了么?

  尉晓榕:基本没有,我自己留着做纪念。

  记者:近现代画家中,有没有谁特别让你欣赏的?

  尉晓榕:在文化上,我觉得不要搞个人崇拜,佩服就够了。

  在当前的现实情境下,我只有选择把玩艺术的立场

  记者:我注意到,你对音乐的喜欢,至今没有削减。这一点,从你的博士毕业论文《论中国画与音乐的同构系统》可以看得出来。

  尉晓榕:的确,我对音乐还是很痴情。我把中国画和音乐联系起来,确实有很多新的发现,于是,就把这写成了博士论文。年少时没有学成音乐,后来有时间了,就想方设法补偿。现在,我共买了5架钢琴,我弹琴很业余,但可以满足我对音乐的向往。

  记者:你对陶艺好像也很感兴趣?

  尉晓榕:我对瓷器的爱好由来已久,但当时仅限于古瓷器的收藏。后来有人约我去景德镇画瓷,让我触发了对瓷画的热情。一段时间画下来,倒也出了几件佳制,才知道,这种作为艺术品的瓷件,也是一种介体,它承载并守护着画者彼一时的生命讯息,它们让人想起火凤凰化自烈焰的高贵出身。

  记者:对于当前画作的评判标准,你持什么看法?

  尉晓榕:这是一种满意度的问题。大众眼中,“群众鼓掌,专家点头”当然是个标准,但我以为除此之外,还要加上“自我闷骚”。我觉得一个画家的适度的自信是不可少的。自信丢了,自我也将找不到。

  记者:你画画的取材相当广,似乎什么都可以入画,无论是贵妃浴罢、新妇摆宴,还是佛家高僧、庭院百姓,都能信手拈来。你在题材上有没有什么偏好、或者擅长?

  尉晓榕:到现在,我没有所谓的擅长题材,说得“狂”一点,你点题,我都可以画。就是“命题”作画,我也不觉得难。这么多年的艺术生涯,我一直追求艺术海拔的平均高度,而不是峰高的拔升。我很欣慰,自己已能让每一幅作品显现我的基本水平。

  记者:我注意到,你喜吟诗填词,画上的题词亦庄亦谐,为作品生色不少,你写的一些小文章、短评也时有灵光闪现,听说有出版社约请你写一部散文集?

  尉晓榕:论文学修养,我是很惭愧的,只不过绘画圈对此不够注重,我倒显得差强人意。这一点上,得感谢小时候父亲在古文上对我的强制训练———那时每周让我翻译一篇古文,那时留下了文学底子。也的确有出版社要出一套名家散文集,但我做任何事情都拖拖拉拉,出版社却讲时效,两年以后,此书还是在编辑日见疲软的催促声中拖过了档期。

  记者:若早生几百年,你应该是闲适文人,着长袍马褂,过着焚香品茗吟风咏月莲社论禅的那种生活……

  尉晓榕:大概会是吧,可惜没那样的福分。在当前的现实情境下,我只有选择把玩艺术的立场,这是我目前最理想的一条道路了,既很放松、很有趣味,又能有所成就……

 

[1]

 上一篇文章: 梅之挚友郑祖斌
 下一篇文章: 陈志光:商业之手攻打艺术界?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尉晓榕:画坛才子不了情[飞寒]

  •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