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其他沙龙 >> 时事点评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有意思”的展生
【 作者:杨建民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6-11-15    文章录入:宋展生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在福建画院的画家群体中宋展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物。
      散淡,平和,但却至情至性。做事一丝不苟,为人一往情深。——也许我的这个评价仅仅出自个人感觉。但我相信我的感觉,因为展生始终没有从我的视域里淡出。他是一个能够在你心里驻足的人,你可以不和他交流,却不能忽略他的存在。
     我曾经在《画家》(见《福建文学》2000年2期)一文中描述了宋。宋就是展生。现在想来,当时的那个描述仍然是“有意思”的。
    “有意思”的展生右手常常捏住两样物件:一是画笔,一是烟头;而左手常常握着两只杯子:一是茶盅,一是酒杯。这四样东西,构成了展生的一副人生画像。这是展生的“意思”,用时髦一点的话说,叫做“意味”。
     我为什么不用“意味”这个词呢?我觉得“意思”这个词更能切合展生的本性。
     展生出身于绘画世家。宋氏家族1唯一能够传世的,就是那副至今没有枯竭的笔墨。展生解读这副笔墨已有数十个年头,涂涂抹抹,勾勾勒勒,渲渲染染,这就是他的笔墨人生吧!
     展生时常在掷下画笔的一刹那,露出了会心的笑意,淡淡的。笔墨消解了他心中的一些烦心事,笑意却没有纵横捭阖。这就是他的散淡之处。他是个容易站在世情之外的人,他不会轻易卷入一些恶俗得让人窒息的世情。叼着烟头的展生时常用眯缝的双眼打量着周围的世界,却从不发言。他在这个时候,是在构思着他笔下的松鹤、兰梅、清荷和墨牡丹。视野之内的与视野之外的并没有在他心中构成什么冲突。他看淡了人生,却看重了艺术。
    展生笔下藏着一片有趣的、热闹的花鸟世界。
    展生秉承其祖父宋赉臣、其父宋省予的笔墨风骨、神韵和趣味,又从其父的得意弟子曾贤谋那里汲取了一种沉雄和大气。这使得他的笔墨能收能放,能聚能散,能合能开。画家不能封闭自己的内心世界,不能紧锁自己的心灵空间。这些年来,我与多位画家交往,从他们的作品中,我有时甚至可以读出画家的人生况味和境界。贤谋和展生,是让我神往的两位画家。我常常有意无意地将他们两人提撕在一块,我甚至无意于去做什么比较。我试图滲透的,则是他们各自不同的笔墨意味。我曾经在一篇文章里,说贤谋的笔墨是一种属于南方的笔墨、淋漓大气,挥洒自如。而展生呢?同样是在南方的笔墨中蕴含着一些温婉和优雅,但绝不是那种没骨的柔软。贤谋大开大合,展生却稍有含蓄。在各自的援笔中,都寓了一种普泛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
    南方的温婉也许便是属于展生的精神。展生手下有一批女弟子,个个高挑靓丽,长袖善舞,巧指能器。这是展生的得意之处。他常常倾斜着身子为女弟子指点笔墨,明传暗授,那样子很温情又很可爱。他还常常歪着身子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城东城西地颠着,浑身上下扑满烟尘。跑什么呢?她们的事,——展生如是说。一有女弟子参加的画展,他是必定要去看的,并且拉着一班哥们去捧场。听到对女弟子的一片赞扬之声,他的脸就灿烂了起来。女弟子对他有一个颇有意思的评价:展生老师边幅不修,画面却干净得令人无法靠近。说起来,对展生的作品可以有许多不同的评论话语,女弟子尊师有道,多少看出了他的画面的“意思”。对此,展生唯唯,说她们是认真的。说完,他重重地咽了一下口水,随后吐出数轮飘逸、潇洒的烟圈。渐渐地,烟圈将他的面庞极其温婉地笼住,又轻轻散去。展生说,那是她们,她们是一堆调皮的烟圈。
    展生不寂寞。展生散在女人雾里。烟圈悠悠袅袅,却都是温婉。
    展生大道不隐。展生有他自己的艺术。 
    用传统话语去评论展生的作品,无非造型生动,构图奇巧,意境深邃之类。与其他画家相比,展生的画可能更多地表现为一种“趣”,一种涉笔成趣。其实,对于“趣”的追求何止一个展生。展生的“趣”并不在于那种简单的“趣写”,在我看来,展生的“趣”,更多的表现为构图的意趣、抒写的逸趣和泼墨的灵趣。展生的构图之妙,在于平稳之中隐含着一种“意思”,或许说,其中蕴籍着儒家文化“和”的精神;展生的抒写则流泻出中国道家文化“生”的精神;飘逸但不是那种逸笔草草。“和”与“生”,融合在展生的泼墨中,便体现出一种特有的“灵趣”,——这就是他追求的“有意思”的一面:人文关怀和文人情怀。 
    论“意趣”、“逸趣”还是“灵趣”,在展生的绘画语言里,都表现为一种“意思”。“意思”是不能被“说”出来的,“意思”更多地表现出一种原生的感染力。所以,我无法更多地对展生的作品说出什么,我只能凭借我的极其有限的感悟力,去猜测和想象他的作品的“意思”。显然,这本身就是一个有趣的过程。
    “极炼如不炼”——古人的这个意味深长的主张,曾经难倒了多少代的艺术家。“有意思”的展生在那副散淡、平和的外表之下,隐藏着许多属于中国文化传统意味的“意思”。这对于一个画家来说,也许承载得过于沉重,展生那稍稍倾于一边的肩头,常常让我感到有一种文化的“不轻松”,或是文化的“偏执”和“负累”。展生好读古书,四书五经的长期的涵泳,使得他无法脱出中国传统文化的干系和沉重。倾斜着的展生的双肩,一边挑着中国当代文化的新知,一边肩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情愫,在艺术道路上孜孜前行。这是中国文人的一副颇具典型的背影。我突然想起一位学者在怀念他的导师时写了这么一句:火湖在前。
    是的,火湖在前!“有意思”的展生没有退却,他不会退却,他依然不倦地前行。
 上一篇文章: 画贵有品--读陈济谋近作有感/薛行彪
 下一篇文章: 从传统的格局里走出来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俯仰古今 独步丘壑——杨挺其人、其画[杨挺]

  •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