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漆画沙龙 >> 漆画杂谈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静谧之外,一笔一画皆有意—兰福贵的漆画创作
【 作者:佚名    转贴自:收藏商情    更新时间:2012-8-20    文章录入:一手油漆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淡淡的静意,淡淡的美,一切都沉浸在一片静谧之中。

兰福贵的漆画作品《清荷》,宁静的湖面,绽放出数枝清荷,错落有致,极富层次感。三两只蜻蜓湖面嬉戏,逗留其上,清晨的第一缕光亮照在湖面上,在青翠的荷叶上反射出几许明艳。深邃的湖面,在晨光的映照下,有种寒塘渡鹤影的宁静与娇美。

其《清荷》的创作是美的,兰福贵以漆黑为背景,刻划出了清晨宁静深邃之感,仿佛只要有一缕薄薄的光芒就能打破这难得的平静,以晕金的技法描模出清荷之清之静,不再以荷花之灿烂为景,只以崭露于湖面的荷叶为美,一种淡淡的诗意,幽幽的静谧就在霞光中氤氲出来,别有生趣。

兰福贵的漆画作品注重画面意境的构造,其作品承载着一种宁静悠远古朴的韵味,在其中,安静祥和,心无杂物,仿佛能与观者的心灵进行对话似的。意境之外,大到整个画面布局,小到一根线条,一笔一画都恰到好处。

其《古迹,千手观音》为宗教题材,兰福贵旨在刻划出一种古色古香的历史沧桑感,巧用承载着传统文化的大漆,塑造了一种历史的深邃凝重和古朴之美。人物造型为观者常见的千手观音,然在造型人物的身姿、面部的刻划方面,兰福贵技艺可谓是清丽精细的。千手指指不同,造型别致;在人物面部形态上,兰福贵则作了稍微的改变,丰满的面部增添了宗教人物安详宁静的气息。

漆画之作,装饰性的人物效果类似于舞台上的人物形象。舞台上的人物形象来源于生活,却又是不同于生活的、意象化的人物类型。他们有独特的道德理想之美,性格鲜明之美和变形传神之美。丹纳在《艺术哲学》上说:“艺术品的目的是表现基本的或显著的特征。”在创作过程中,兰福贵突出、渲染造型人物的主要方面,而把人物性格中与其对立的其他方面加以淡化。

在兰福贵的工作室里,笔者看到其创作中的惠安女题材作品《迎着风儿》。作品已呈现出大致的轮廓,细节方面仍在不断的完善。

在惠安女的造型方面兰福贵作了细致的设想,比如在造型上,分为三个层次,可以以国画的调子统一布局,都以迎风朝前步行的趋势,然而在细微处又要有所差别,比如可以有挺胸向前的,可以侧首回眸的,可以手扶斗笠的。在这三种人物造型的塑造时,虽未见其作品,然而却能依稀看出整幅画面的布局,错落有致,疏密得当,并且参透出音律回环之美。

在发饰方面,兰福贵想突出随性自然之美。在姑娘们的辫子的安排上,兰福贵安排了辫子的长短,辫子在大风的吹拂下将呈现出不同的姿态:有撂在胸前的,有搭在肩上的,有在后背随风飞扬的,各种姿势随性自然。

年轻的人,年轻的心态,总想不断的尝试,不断的追求。在服装及佩饰上,兰福贵是注重颜色和花纹的搭配的。人物众多,花式多样,细节的安排可是不小的工程。目前处于构思阶段的作品,兰福贵想突出作品删繁就简、领异标新之美。关于服饰的设色,兰福贵注重色彩的冷暖搭配,他设想,若作品的背景色以暖色为主,服饰则以冷色调加以点缀。然而,作品的设色,影响到作品整体的基调和生气。为追求新意和美感,曾几次,在小饰品的配色上,兰福贵尝试了多种效果,都不甚满意。现在,其不太轻易动笔,他说必等到深思熟虑后方敢下手。

时代的发展和漆画本身的各种特性,使漆画在创作之中有更多的创新可行性,其材料在使用上具有强大的包容性。在蛋壳的镶嵌方面,兰福贵也是有考究的。目前样稿上已根据蛋壳的冷暖之色,疏密及顺逆之感作了镶嵌,并以一定的长度为单位,在等距离的情况下以不同的色调和疏密来呈现惠安女的服饰。构图上都暗含着直线与曲线相交错的美感。他想把这种同中求异,异中有别的曲直美感,恰到好处地彰显漆画之极强的表现力。 

 细看兰福贵漆画作品,整体感极强,又注重细节方面独特的塑造,在细节处凸显画面的美感和音律的节奏感。同时,在画面的效果方面,兰福贵注重画面色彩与造型人物的心理相吻合。其漆画作品《桔子红了》,把通过色彩把造型人物的心理作了最好的诠释:

一个待嫁女子,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女子,娴静犹如花照水,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

蛾眉颦笑兮,将言而未语;莲步乍移兮,待止而欲行。一曲红颜醉,为谁梳红妆,酥手为谁红,黄藤酒犹香。几思量,细思量,犹不如,不思量!然而前景茫然,未来的那个人怎样,却是一个谜团,害得新娘踌躇不安。

 兰福贵抓住待嫁女子矛盾的心理,从漆这个母体之中,兼容并包,大胆吸收和借鉴了油画、国画等各种姊妹艺术的创作理念,从题材、形式、内容等诸多方面赋予了作品别样的风貌。其借用黄金分割点的原理,在画面环环相扣,层层布局,最后重心落在黑色的窗前。以漆黑为背景,一种深邃无垠的的意境传达出前途未卜的心境。黑色纯净的背景,衬托出女子宁静秀气的娇媚。作者巧借漆材料,加以创新,刻划出如此的景致:窗的边沿,以红砖砌成的墙壁,在金晖的照射下呈现出橙黄的光芒,仿佛是朝霞的金晖映射。一种温暖喜庆的场景与窗内深邃悠远、宁静平和的漆黑形成鲜明的对比。桔子红了,不见树木,只能看到窗前的橙墙上留下的斑驳倩影。树影斑驳,线条清美,可此时此刻,何曾不是待嫁女子错综复杂的心绪呢!

兰福贵在作品完成后题以诗词,对其加以解读和升华:

桔子红了,明天,我要嫁给你了!

秋风掠过,这棵挂满我快乐与忧愁的桔树,叶落、果坠……

双手持红,樱唇轻扣,人面桃花。

凝视窗外,树影朦胧处,是否就是你?将带我远离……

正如《桔子红了》,兰福贵的漆画作品正是一个梳好红妆,待嫁闺中的新娘,在踌躇不安中期盼着,等待着那个能带他远行的知音伴侣……等待叶落、果坠的一刻,虽树影朦胧,但前方依旧有远行的路。

 

 上一篇文章: 中国漆画方兴未艾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