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其他沙龙 >> 时事点评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从“刘向东状告嘉德国际拍卖行”看中国艺术的法律保护
【 作者:张光华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7-8-7    文章录入:刘向东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1985以来的20多年内,中国当代艺术不仅一直保持着茁壮的生命力和旺盛的创造力,更是气势汹汹的涌入市场经济的大潮中,不仅在嘉德、诚轩、保利、瀚海、华辰、荣宝等大型拍卖中连连攀升、惊曝天价,更是在嘉士德和苏富比等世界拍卖巨头的拍卖和收藏排行榜上跃居价格榜首。然而从2005年5月嘉德春拍结束到2006年8月,一场由“刘向东状告嘉德国际拍卖行”引发的关于艺术家权誉保障大讨论的持续升温,向全社会发出了关注艺术家著作权、制定和完善艺术法的强烈呼吁!

    在2005年嘉德春拍中,第0052号《89现代艺术展》作品(十五幅:52-1 丁方,《呼唤与诞生之一》,1986年,布面油画,120×180cm ;52-2 渠岩,《红色人体(三联)》,布面油画,174×106.5×3cm;52-3 丁德福,《作品88号》,1988年,布面油画,105.5×138cm;52-4 马刚,《无题》,布面油画,179×198cm;52-5 马刚,《无题》,布面油画,198×179cm;52-6 张立涛,《一瞬间》,布面油画,118×91cm;52-7 戴光郁,《此是彼》,布面油画,150×112cm;52-8 汪江,《珍爱旧人》,1987年 ,《木板油画》,181.3×92cm;52-9 汪江,《无题(四幅)》,1987年,木板油画,200×200cm;52-11 刘向东,《哲学手稿》,1985年,布面混合材料,168×198cm;52-10 祝锡昆,《无题(四幅)》,布面油画,145×145cm;52-12 孔翔,《白夜》, 1988年,布面油画,117×108cm;52-13 毛旭辉,《东日意向》,168×168cm;52-14 毛旭辉,《私人空间"自娱》,1988年,纸板油画,75×91.5cm;52-15 毛旭辉,《信号》,1988年,纸板油画,75×100.5cm)(1985-1988年,尺寸不一,估价:RMB 600,000-1,000,000),载附着中国现代艺术运动的历史和现代艺术精神的灵魂,以110万元的低价被屈辱的拍卖掉。这场拍卖后来被艺术家们称为“贱卖”,是对“国宝”(标的物《哲学手稿》的作者刘向东在事后发表的《刘向东:别不把自己的作品当国宝》中从历史唯物观的角度对这批老“85”艺术家的作品作了合理的价值分析,他们在中国现当代艺术史上的地位确实是应被请进国家美术馆的国宝级作品)的贱卖,不仅是因为这批作品在今天的公平价格已逾千万,更是因为这些作品晦涩的送拍背景以及这个行为过程对中国当代史、中国当代艺术制度和对艺术家进行的巨大讽刺和侮辱。

    首先,从2005嘉德春拍对这组作品作的说明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嘉德拍卖公司和与之就这批作品签订拍卖合同的委托人,对这十五件作品中任何一件做品的价值都是了然于胸的。他们引用了高名潞先生就1989年中国现代艺术展上发表的关于1989现代艺术展的历史意义和现代艺术的人本意识的高度肯定:“它告别了那种要么只求愉悦于人的感官,要么强加于人的训诫的艺术观念,从而在作者、作品、观者的相互关照和共同创造中完成了精神升华和文化濡染的过程。这就是现代艺术的人本意义。从这个意义上讲,现代艺术是大众的艺术。”以及魏运成《梦游“89中国现代艺术展”所想到的》文章中对丁方、毛旭辉、马刚、渠岩等上述艺术家及其作品的再度评价和剖析:“西方文化对于转型期中国的冲击,曾导致了中国当年的‘新潮美术’,作为一种谢幕式的亮相,冷眼观看‘89中国现代艺术展’的作品已成为美术史的片段。而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可能存在形式上的先天营养不良,但作为一种推动历史前进的创作力量,它无异是以自身的殉道,影响着后人的一种语言方式,是历史品格的价值实现。”

    然而,这些作品还是被“挥泪大甩卖”了,作为嘉德这样有投资眼光的商家来说,他们在艺术作品身上获取的利润虽说已经相当丰厚,但这并不能成为他们放弃几百万高额利润的理由呀,谁会和这么大笔钱过不去呢?对于委托人来说就更是想不明白个中原因了,难道他急需用钱?在窘迫的境况下,每个人都希望实现利益的最大化,况且他还会考虑到这批画的升值潜力,相比之下他自然更希望高额抛出了!通过这几位艺术家的控诉我们才知道整个事件的真正原因。原来,在这十一位艺术家中,除丁方等两三位画家当年已经获得相应稿酬外,其余艺术家的作品均属于流失作品,且大多是在1989年现代艺术大展后由于经济条件的限制暂时搁置他处时丢失的。也就是说,首先按照《物权法》的规定,这些作品作为动产,既没有通过公示也没有通过赠与方式进行过物权的转移,所以它们的所有权依然归属于作者,因此可以断定,这几件作品是被人“盗卖”了,而且是一次性质十分恶劣的偷盗行为。进而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规定,在作品的著作权没有发生转移的情况下,著作权人享有作品的获得稿酬权,也就是说,作为这些艺术品的附加值,也随同作品的流失而转移到了其他人的手中,作者以完全失去了自己的劳动成果。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拍卖法》第六条规定,拍卖标的应当是委托人所有或者依法可以处分的物品或者财产权利。第七条,法律、行政法规禁止买卖的物品或者财产权利,不得作为拍卖标的。第十八条,拍卖人有权要求委托人说明拍卖标的的来源和瑕疵。第四十一条,委托人委托拍卖物品或者财产权利,应当提供身份证明和拍卖人要求提供的拍卖标的的所有权证明或者依法可以处分拍卖标的物的证明及其他资料。第四十二条,拍卖人应当对委托人提供的有关文件、资料进行核实。拍卖人接受委托的,应当与委托人签订书面委托拍卖合同。根据上述《拍卖法》的规定,唯一能证明第0052号《89现代艺术展》作品不是被非法拍卖的方法就是,委托人向观众出示他对标的物拥有处分权和财产权利的证明材料,和依法可以处分拍卖标的的证明及其他资料;嘉德拍卖公司作为拍卖人出示要求委托人提供相关材料并尽到核实等相关注意义务的地证明材料。然而,事到如今,我们依然没有看到这些证明材料的出现。所以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场“贱卖”的幕后隐藏着的非法交易。也不得不质疑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清洁度。

    其次,0052号作品的拍卖人和据说为网上皮包公司的委托人,之所以可以这样明目张胆的“贩卖”他人的作品,缘于中国法制制度的不完善和包括广大艺术家在内的人民大众对法律程序的认识盲点。就拿这个案件来说,刘向东以自己的艺术作品在没有转让著作权、没有获得任何稿酬、没征得本人同意的情况下被嘉德拍卖行非法拍卖为由,向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要求被告嘉德国际拍卖行返还其被拍作品。但是东城区人民法院以原告认定被告主体有误为由,驳回刘向东的上诉,原因是在这个拍卖过程中,嘉德公司不是此标的物的占有人,而是善意取得第三人,为保护第三人的利益,所有权人不得请求第三人返还原物。根据法律程序,东城区人民法院的判决还是比较公平的,法庭毕竟是一个讲证据将程序的地方,被告不成立,起诉就无效。那么,要想把官司打下去,把权利维护下去,刘向东应该怎么做呢?他应该重新书写起诉状,被告“89现代艺术大展”组委会或主要负责人和送拍人陈义丰,第三人嘉德国际拍卖行,诉讼事由为被告侵犯自己的财产权,请求作价补偿。因为刘向东是标的物的所有权人,“89现代艺术大展”组委会或主要负责人是此标的物的代为保管人,也是无权处分人,也是标的物流失或转让的第一责任人;在没有转让公示的前提下,陈义丰作为委托拍卖人即标的物的转让人,也是当然被告;嘉德拍卖行也要进行善意第三人举证才能证明自己的行为是否属于善意取得。

    但是,刘向东迟迟没有再次提起上诉,原因是,在传统的以道德为价值判断标准的认识观念中,法庭上的被告都是坏人,而忽略了法庭只是一个判断事实真相的地方。而且,这个案件是中国现当代艺术发展史上的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它本身并不涉及对任何人的道德判断。但是,出于认识上的误区和江湖义气,刘向东始终没有走出这一步。对于其他几位同样是受害者的艺术家,或者是出于对法律业务的不熟悉,或者是出于对社会制度的悲观态度,或者是个人生活经验中的消极思想,也始终没有联合起来打一场维权战,而把挑战艺术生存秩序的艰巨使命留给了刘向东一个人,“合”字虽然不好写,但是社会问题更需要每一个利益相关的社会成员的共同援助才可以唤起更高的社会关注程度。正如法律专家所说的,中国关于艺术作品、文学作品保护的部门法规法条有很多,但是艺术家却不懂得用,这与艺术届向来散漫、不讲秩序的习惯是由直接原因的。

    政府的文化产业主管部门近几年也逐渐认识到现当代艺术在中国文化产业建设中的“重量级”,然而他们依然忽视现代艺术在改革开放至今三十年中经济和文化巨变对人民群众的思想、物质生活造成巨大冲击而充满矛盾的社会中,对各种矛盾和痛苦的揭示和折射,进而抚慰观众心灵促进社会和谐发展的透镜般的作用。不能站在历史发展的高度,建立和完善艺术管理制度,维护艺术市场的有序发展,政府的这个失误不仅导致了大量“国宝”的向外流失,也使得当代艺术这一巨大的文化产业市场在没有良好监督机制的情况下无序甚至畸形发展,助长了艺术侵权事件的屡屡发生。

    隐患险于明火。“刘向东状告嘉德国际拍卖行”的事件并非偶然,也并不孤立。过去的几年内不断有艺术作品的侵权新闻发生,引起艺术界的阵阵聒噪,比如说1999年蔡国强参加第四十八届威尼斯双年展的作品《威尼斯收租院》引发的关于《收租院》著作权问题的官司;1989年在中国美术馆发生的枪击作品《对话》,因为没有现场公证而遗留了一场延续至今的,公婆之间为作品“验明正身”进行的口水战;《为无名山增高一米》也因为中国没有严谨合理的对行为艺术作品及作品的照片保存介质的保护规定,而被一次又一次的复制;等等。这几个事件只是刚好因为当事人的觉醒才浮出水面而已。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只是那些艺术家依然在沉默,因为他们知道喊出来也不能被救助,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信任当下的艺术法律制度。这种由于制度的落后与缺陷造成的艺术家对法律和制度的不信任,才是中国当代艺术环境面临的真正的困难。

    要解决这种矛盾,除了政府从国家整体民主法制制度的改革入手,促进文化艺术产业领域的秩序建设以外,艺术家自身观念的转变才是更重要的。我们需要借鉴国际上的先进发展和管理经验,其中很主要的一项就是建立艺术基金会,遇到法律纠纷艺术家难于解决时,可以申请基金会从经济上或者从相关专业领域给与艺术家支持和资助。今年是知识产权战略年,各行各业,尤其是那些高新技术产业领域都积极加入到了支持知识产权保护的行列,采取法律做事保护自己的劳动成果。《物权法》的出台,也为公民的财产等合法权益提供了保障依据。艺术工作者更需要关心这些与权益保障息息相关的知识和动向,弥补这方面知识的不足,否则“盗版”、“复制”、“消逝”将不再仅仅是当代或后现代艺术语言,而将成为现实社会中无法回避的真实。

 

 上一篇文章: 旧文PK冯晓刚
 下一篇文章: 谁在恶补当代艺术?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刘向东状告高名潞抄袭事件的简要说明[刘向东]

  • 刘向东:风格实验[刘向东]

  • 刘向东的艺术精神[刘向东]

  • 真假“中国馆”[刘向东]

  • 刘向东:建立“艺术法研究基金会”的梦想[刘向东]

  •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