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国画沙龙 >> 国画论文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解悟生命—浅谈我画谈生说死罗汉系列作品的构想
【 作者:杨富智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3-1-2    文章录入:杨富智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许久以来,我心头始终抹不去自我绘画语言的追问,然岁月的脚步,没有在人生颠覆的旅途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自2008年我发表《文化修养是中国画的精神内涵》一文后,我就开始尝试跨越物质转向精神领域的门槛,然这种升腾并没有让我在付诸的纸面找到天人合一的物化。更谈不上中得心源、返朴归真的妙合透醒。尽管我知道中国画要发展必须求变创新,但是这种创新不是幻想式地抛弃民族的文化共性,创作中国人根本看不懂的作品。也非标新立异,高度抽象参照物的宣泄,更不是抛离尚义的简单描摹。毕竟中国画是借物言志、因景抒情、含道澄怀的心灵表述。它既是一种特殊的意识形态,更是作者本人对生活、人生、社会高度概括凝练的意识形态的转化,通过时代精神思想,抒发表达一个民族的文化特性。阐述:“夫画者,成教化,助人伦。明劝诫,著升沉,千载寂寥,披图可鉴”的绘画社会功能,强调诚能妙写、穷尽其神、遍查其理、自识本心的自我精神世界的透析。可是作为一个画家,自成天蒙,和光同尘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若要达到一物一太极的意象言传,需要作者经年累月对精神境界及人生感悟的撞击,才有可能把胸臆演化成自己的绘画语言体系。当然,这需要顿悟,也需要多点思维,更需要修德。只有修德,才能致髙,才能将体悟付诸笔端,把“画到无求格自高”的境界推演。

其实,这种绘画语言,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瞬间的顿化。不是特意地追问和索取。尽管我蹒跚的步伐带我走过了花鸟、山水、人物、工笔、写意的崎岖之路,但是,这一路走来的回首,使我懂得了依据传之有统的方向开拓自我言语的创造,明白了人贵有真心性、独善其身的抱冲自守。艺术的魅力在于个性,更在于绘画作品缩影的理性认知,以及超然物外的画境喻示。这里面包含了作者的处世态度,人生价值观和对生命的解悟。其真感情才是触动他人,感动自己,遗其貌而取其神的唯心暗合。正是这种蓄久的心灵宣化,使我在画山水的一瞬间开悟了压在心中终极不能解决的问题,打开心灵宣泄自我绘画语言的窗口,找到了展现自我小宇宙与天地大宇宙共通的桥梁——解悟生命。

生命是短暂的,我们感叹它,是因为在我的视力之外没有完全看透生命来到人世间的真正价值。尽管生命带着一个博大的空间,将岁月的往复浓缩在时间尽头,但是,生命的流逝,并没有让我们真正体会到事如春梦了无痕的大智若愚。生命的帘幕在时间抖动血液孕育幼小的肌肤时,就注定了开阖间即生而即死的人生之道。也告诫人之初,性本善者,生命的意义在于生命的质量,而不在于生命存世的时间。

人世间,许多事或远或近,或迷或朗都因自己的固守、看透、放下、自在、随缘、超脱而改变。面对得失、生死时,更多的人没有开化心扉,反观内照。得到了喜形于色,失去了怨天忧人。然而这种感叹是我们没有在落叶间顿醒得失的真谛:失去了春天的葱郁,却得到了丰硕的金秋;失去了如花的年月,却收获了成熟的人生。其实,人生最大的“得”是跳动的血液给了我们生命;最大的“失”是沸腾的心关闭了运行生命的闸阀,进入死亡。但是,没有良知单有躯壳的“生”,是迷失的灵魂找到自我的死亡;没有让留存的生命点燃活着要义的死,是行尸走肉的堆垒。人生是一个历练的过程,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弹指间,完善的是一路清点心灵的了悟;耕耘的是生命周期种下的智慧。人握拳而来,撒手而去,索取和疏散就像人生的加减法,在运算的法则中起草对与错。人生境界的不同,采取的方式也不同,看待事物的角度更是不同。这就是境界决定人生的至高点,世智辩聪决定处世态度及生活方式。

纵然无常短促的人生在纷繁喧哗的生命舞台上,扮演不同的角色,或演绎短暂的虚幻;或追究看不开的得失;或放不下心中为名为利的贪念;或看不透忧思烦恼而心意紊乱;或养志而不能忘形;或志道而不能己欲立而立人;或孝悌而不能谦恭达仁;或亲师友而不能习礼仪;或长幼序而不能友与朋;或父子恩而不能人之伦;或群弟子而不能记善言;或寓褒贬而不能别善恶;或同于大道而不能离形去知,把人生要义投靠私心杂念之中,徒续荒芜的心灵。但是,眼界今无染,心室安可迷的超脱,也许在当今文化断层现象给予国人心灵荒芜的土壤,播种值得极力培植人生终极问题思考的禾苗。

正是带着这些思考,我抖动了心中欲言而不曾通过绘画语言传述人生的画笔,创作了我解悟生命——谈生说死罗汉系列的第一幅作品《乐众启人罗汉图》。在这幅画中,我采用了摄影原理,将人物的手做了微妙的夸张。通过手刻画人物内心世界的朗然大觉和鉴照万有,以及深切关注众生沉迷不化的焦虑。罗汉手中颤抖的笔点醒的不是肉身,而是心灵。昭示的是生死要义,表述的是诸行无常,寂灭为乐。心生,种种魔生;心灭,种种魔灭。然这种心有所系,反映在罗汉面部表情上,则是愁肠百结、悲天悯人的欲罢不休。有对生的诠释,有对死无价值的惋叹。在生死的人生大限上,似乎有阐述不完的见解,但又欲说不能,只能通过神情让人从中参悟。骷髅的出现,是整个画幅从单一的生死进入到了人生境界状态。笔锋的转化,由此也拉开了生也颠倒,死也颠倒的滑稽场面。我们来到人世的那一刻,颠倒地从母腹中出来,死的时候,又颠倒地离开世界。生的颠倒,是让我们在这个婆娑世界,看清自己、参悟人生、发现自我、觉性觉行;死的颠倒,是让我们在活着的时候不要颠倒地对待生命,正知正见地理解生命、奉献人生、发现人生。明白人生终极白骨一堆,但作为一种有精神世界;有高级思维的珍贵动物,人必须,应该地完善生时的价值,到死了也会在尊严的庄重中融入天宇,藉此而升天。庄子的鼓盆而歌;老子的出生入死;孔子的重生安死;佛家的出世涅槃都从本质上提出了人生存世的意义和价值取向。从生命的本根上说,生是复杂的,死是简单的。可是生命终极的问题是,一个人到了黄土盖身之时,究竟能为自己在世的生命打多少分?这个白骨是否能唤醒沉睡的心,由死亡思考生存的道德底线和具足仁义礼智信的安于死而无愧呢?如果用孔子的这句话“朝闻道,夕死可矣”来概括这幅画的主旨,我认为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生死是一个沉重的话题,这里包含的内容太深、太玄。但作为我解悟生命的绘画语言,借物喻世,本质上和文字叙述差别很大,很多细节表述需要通过人物内心和点缀物,旁证索引。在创作上不仅要求将生命的进行感、流逝感、体悟感隐含其中,而且还要把精炼的人生演示给短促的生命,从而昭示我们体会生命的庄严美好与人生的无怨无悔,以及唤醒人们对生命的思考。但愿我在以后的创作中,围绕着重点,通过生死诠释人生境界;通过世智辩聪善化本心、澈照自我、感悟生命。在觉悟妙化中启扬宝贵生命散发的无穷价值和无常生命映照出的真善美。当然这种构想在我谫陋的绘画语言中,会出现各种舛误,藉此我衷心希望藏家观者敲正!

2013年1月1日于问梅草堂

 

 上一篇文章: 从獭祭而成到气韵生动—当代中国花鸟画学习创作之再认识
 下一篇文章: 中国画的意象审美与兴象思维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