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国画沙龙 >> 国画论文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关于中国画的基本理念及现状—著名山水画家陈云访谈录
【 作者:陈云    转贴自:福建美术在线专稿    更新时间:2013-2-20    文章录入:陈云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记    者:陈云老师,看了您的作品,很感人,而且形成鲜明的个人艺术风格,实属不易。为什么选择积墨、焦墨这两种高难度的技法作为您的主要创作技法?

陈   云:在中国画诸多技法中,积墨法和焦墨法是高深的技法。黄宾虹、潘天寿、李可染等都有论述,李可染先生认为:“积墨法是中国画的高难度技法,古来擅此法的画家,屈指可数”。积墨需要较长的抒写时间,笔墨由浅入深,不断叠加,繁复皴点,层层渲染。在笔墨的叠加过程中,要笔笔分明,在浑厚中也分明,叠加越多,层次感越丰富。积墨的难点,在于反复叠加过程中很容易成为黑墨、死墨一团,没有层次变化,失去了积墨的意义。焦墨技法是以饱和的浓墨,不掺入水分,渴笔作画,用单一的浓墨实现画面的虚实、浓淡、干湿的层次变化。以皴擦替代渲染,笔锋含墨量多少和下笔轻重缓疾,是掌握焦墨技法的诀要。焦墨的难点,在于不使用水的情况下,画面具有滋润感和层次感。黄宾虹先生认为:“画有焦墨法,最为古朴,须笔力健举,含深秀为宜”。潘天寿先生认为:“用渴笔,须注意渴而能润,所谓干裂秋风,润含春雨是也。近代惟垢道人、个山僧,能得其秘奥,三四百年来,迄无人能突过之”。

我认为艺术要有高起点,对自己要有很高的要求,要知难而进。在三十年的绘画实践中,逐渐形成个人艺术风格,但我清楚地知道,艺术道路还很长,我对自己的一些成绩并不满足。

记    者:您的风格主要师法继承哪些前人?外界评论您的画既具传统理法又备现代审美意趣,您是怎么解读传统和创新?

陈    云:任何技术性工作都需要基本功,更何况艺术。中国画历史悠久博大、独特精深,前人为我们留下无数传世佳作和较完整的理论体系。每一位国画家都要在学习传统中下苦功夫,西画的教学方式主要以写生入手,中国画的学习方式主要以临摹传统作品入手。我非常重视自己基本功的学习,从1984年触及到中国画以来,断断续续用十年时间,研究临摹了大量历代作品。学习传统,我有三点体会,第一:临摹大量传统作品,这是学习中国画的必由之路,是基本功。不过,学习传统只是学习技法和思识的过程,又是寻径开山的过程,而不是艺术的最终目的。第二:临摹传统作品不要局限于某一家或少数几家,一定要博采众长,要取众家之所长,主要原因,是因为艺术有先入为主的问题。如果单一临摹某家,有局限性,今后创作必然受到某家风格的束缚,很难摆脱某家窠臼,而影响自己风格的形成。第三:学习传统,最忌讳墨守成规、泥古不化。要取之精华、弃之糟粕,要活学活用,应用在创作中。

我临摹的大量历代传统作品,是我的师承,为我作品风格的形成打下基础。我很敬佩黄宾虹先生衰年积墨、焦墨变法所取得的成就,宾老变法中所呈现的乱而不乱,乱中有序的独特风格,是在法无定法,随意自然状态下产生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近年创作风格的嬗变,受到了宾老的影响和启迪。每一位画家都要面临师承和个人风格的问题,在师承过程中,我很警觉,我的作品不能是宾老作品的翻版,要与宾老拉开距离,不能学宾老的形式和表象,要解读宾老的思识,参悟宾老的旨趣,得其精髓,拓化为自我的笔墨语言。艺术创作的最终目的,是在传统的传承中形成鲜明的、独特的个人艺术风格。

传统和创新,这是弥久而常新的问题。有些人对创新的概念模糊,处心积虑地想制作出新面貌和新风格,多半趋于表面化和形式感。在我看来,这是变花样,是雕虫小技,没有多大的学术价值,只不过是过眼烟云罢了。二十世纪国画大师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以及傅抱石、黄秋园、李可染、陆俨少等名家,用他们辉煌的艺术成就,回答了关于传统和创新的问题。他们都是传统大师,也是中国画的变革大师,他们在传统的根基上,通过几十年的实践锤炼,或厚积薄发、或大器晚成,都以鲜明独特的艺术风格,展示于世人,为中国绘画史做出了贡献,他们的风格形成是真正意义上的创新。传统是创新的基础,任何脱离传统的创新都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

记   者:看了您近几年的作品,明显觉得风格上与前十年作品有较大变化,简笔中呈现乱而不乱、乱中有序、随意自然,作品更具抽象、写意性,这是您今后艺术的发展方向吗?

陈   云:我们经常看到一些画家,他们的作品从中年到晚年,几十年的面貌没有多大变化,晚年的作品甚至还不如中年作品精彩。究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它不仅是笔墨功夫的问题,还要关系到这个画家的艺术潜质、学识、人品,甚至性格等诸多因素,因而要成为有成就的画家是很不容易的,需要很高的综合素质。要树立不断自我否定,自我重塑的创作观念,这个过程实际上是不断自我提高的过程。要注意把握作品面貌上的演变过程,认定适合自己的正确道路,就要定力十足地走下去,直至成功。我的艺术创作态度是认真严谨的,对自己的作品总觉得不满意,或许刚完成时会觉得不错,过了几天又觉得不理想。不破不立,破而有立。

我的这几年作品,与十年前作品有明显的变化,由繁入简、由具象趋向意象,更加注重作品的精神内涵。在这种变化中,呈现了乱而不乱、乱中有序、变化自然。黄宾虹先生在这方面做出了独特建树,入乎规矩之中,又超乎规矩之外,不为理法所束缚,打破了传统皴法的规律和程式符号,更趋于随意自然,是用笔用墨的解放,是传统中国山水画的突破。

简笔写意山水画,一直是创作难点。纵观历代简笔山水画,传世佳作总能撼动心灵,不是空洞无物的简,更不是虚张声势的狂。不过佳作较少,作品普遍缺乏个性风格。我理解的简笔山水画,应该是以少许胜多许,笔减意不减、笔减情不减、笔减内容层次不减,作品倾注着作者的主观意识、思想和感情。在“似与不似之间”给予观者想象和遐想空间,这是简笔写意山水画的魅力所在。要画好简笔,必须经历繁笔过程,简由繁出、由繁炼简,只有画过繁笔画才懂得如何高度概括、精炼。简笔山水画的构图、笔法墨法等,更符合中国画论的要求。减之力更大于繁,趣在功外,意在化机,因此要求更高、更难。这几年,我在创作简笔山水画上做了努力,希望能予以突破,这是今后相当时间的发展方向。

[1] [2] [3]  下一页

 上一篇文章: 焦墨疏论
 下一篇文章: 赞仙源—《永远的武夷》笔谈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关于中国画的基本理念及现状—著名山水画家陈云访谈录…[飞寒]

  •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