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美术在线—福建美术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美术在线 >> 学术沙龙 >> 国画沙龙 >> 时事点评 >> 正文  
 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官方网站:
俯仰古今 独步丘壑——杨挺其人、其画
【 作者:宋展生    转贴自: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7-8-14    文章录入:杨挺
分享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杨挺,这个响亮的名字,近年在中国画坛各种高层次学术活动中频频闪耀亮相。一幅《芳池曲径惬诗怀》获“第十届全国美展‘优秀奖’”,他骤然声誉鹊起。接着,《嫩晴》、《晨光微明》等连连在大型国展中获奖,专业圈内人自然津津乐道;专业圈外人,众多收藏家、企业家,欣赏杨挺作品的兴致逐年飚高,行情看涨;山东、河南、浙江等地的约展订单频频飞来,国内多家美术刊物相继聘其特约编委,山水画万万千千,为何杨挺的画能脱颖而出,广受瞩目?为何有较高的学术价值和升值空间?杨挺作品魅力何在?“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作诗如此,作画何尝不是,杨挺张张山水画写满了他五十载的甘辛和血汗。

    坦庐岁月  广采博取上下求索

    人文荟莘、历史名城福州,闽江母亲河滔滔东流,江南烟台、长安两山遥遥相呼,像两条苍绿的巨龙逶迤西来,两山交汇处形成半珠状的闽江上渡半坡地,犹双龙戏珠。坦庐坐落在半坡珠地正中,坐东朝西,西望闽江三县洲,东枕师大美院学府,为花园式民国初住宅。

    坦庐最初,总给我新鲜、好奇、神秘的感觉。

   上世纪七十五年,一天,我在师大附小连慧碧师姐家即兴画了一幅俯视一池春水的翠鸟,连姐品评之余,突然高兴地说,“郑乃珖、章友芝就在对面坦庐,我们不妨去请教请教”,我深感意外,便尾随连姐过街,来到坦庐门前,忽见门内浓荫翳日,楼舍掩映;门前一道云墙(白墙)锁住绿意,一如苏州怡园“锁绿轩”,杜甫“江头宫殿锁千门,细柳新浦为谁绿”的意境扑面而来。过门扉,乃通幽小径,时序暮春,径边花草已绿肥红瘦。小径尽处横垣一座木楼,中间为厅,厢房左右对称,轻履上楼,嘎嘎作响,我们先到右厢房拜访郑老,郑老正在双勾花卉,一见我们忙搁笔,在我的拙作前凝思良久,添了一条鱼,鼓励我努力云云。随后我们再到左厢房拜访章老,章老见我来自闽西,忙拿出伊秉绶隶贴原稿观摩,并赠我一副隶联……。

    此后,我每每路过坦庐,总要回眸那一园花草、一园诗情画意,一园书香,一园师教,品味“孟母三迁”的底蕴,想象如果以坦庐为邻,该有多美。

    再次造访坦庐,那是十年后,由时任福建师大美术系副主任、著名木刻版画家吴宗翰先生的引荐,我初识杨挺。不久,我们双双考取师大,成为同班好友。我们是同龄人,都历练过“文革”、知青生活、回城工作,如今始圆求学梦,朝夕相处于艺术殿堂,同窗以沫,自然倍加珍惜。

    一日,课后,杨挺指着教室外山脚一片屋顶对我说:“我家就在那里,近在咫尺”,倡议同学都到他家玩玩。须臾,来到门前,让我惊诧,“这不是郑乃珖画家住的坦庐吗?”“是呀!坦庐是我家,郑老是我姻亲姑丈,他住在坦庐的南边房,我住在坦庐的正中大屋”。原来,十年前我仅访过半个坦庐,如今前花园庭芳依旧,后花园却让我耳目一新,果木郁葱,花丛簇拥,石榴飘香,“苔痕上阶绿,草色入簾青”,神怡信步,不觉登上杨挺寓斋巉岩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悬挂在正厅一幅行草法书立轴,笔酣意浓,王庭坚外张王铎凝重的风采兼而融之,别具一格。杨挺告诉我系其父杨淳之作。杨淳乃鲜为人知的书法篆刻家,抗战初曾负笈申江,就读沪江大学,创办过“美社”,主持过抗战书法展,其当年参展的“生命之火”、“保卫国土”等几方篆刻作品一直珍藏至今。杨淳的书法篆刻中深涵着吴昌硕先生的神髓,海派的艺蕴充盈着巉岩楼。我们还颇有兴味地欣赏到杨淳传杨挺的十四本线装古籍《古籀汇编》、《吴昌硕篆刻选集》和意芗陈子奋印蜕剪辑,在那泛黄的小小朱白天地里,杨淳督导杨挺,从查字、书篆到摹稿、执刀均一一执手相教的舔犊之情仿佛就在眼前。

    巉岩楼四壁不是书,就是画,层层叠叠,难忘的是我们欣赏到杨挺各个时期的陈年习作。有文革初期,他避开喧嚣的派仗争闹,躲在师大艺术系白楼里画的素描、油画、木刻;有徒步“串联”时的沿途风光、人物速写;有知青“插队”时,日间披风沐雨,夜里挑灯临摹在废报纸、信封背面上的大量小说插图、炭笔画、钢笔素描;有农闲时,跋山涉水,寻觅古迹,在汉域遗址拓下的汉时碑文、石刻图案;还有他回城后在商店当营业员时临摹的大量名家山水、花鸟;更多的是1978年杨挺考取福建画报社担任美编以来所尝试创作的山水画,林林总总,给我们以跨时空的艺术盛餐。

    临别,杨挺小心翼翼地搬来一个精美的画箧,取出近百幅装裱考究的扇面山水画,皆是近作,幅幅墨花自润,“咫尺之内,而瞻万里之遥”。

    细嚼品味百幅扇面画,有中国各朝代、各种流派山水画理念技法演变的影子,悄然让我有一种研读山水画史的感觉:有隋展子虔《游春图》春和日暖,万木吐绿的清新;有唐敦煌壁画山水的灿烂辉煌;有五代董源的麻皮皴,卵石“矾头”不装巧饰,追摹天趣;有北宋范宽“对景造意,不取繁饰”,以点子皴(即抢笔)描绘峻峰大岭的真实,郭熙《林泉高致集》表现四时不同季节特征的绘画实践也见端倪;有南宋李唐“云里烟村雨里滩,看之如易作之难”,以及米芾横点子大笔排比的方法表现云烟迷离山树朦胧的尝试;有马远大斧劈皴的“马一角”、夏圭斧劈的“夏半边”;有元赵孟  、黄公望师徒的笔墨逸趣,浅绛著色,以及倪云林的“逸品”追求;有明“吴门四家”摹拟肖似,还有清“四僧”特别是石涛、朱耷反对“四王”摹古的理念迹化。

    诚然,在杨挺百幅扇面山水中,更多的是当代张大千泼彩、黄宾虹宿墨、傅抱石破笔皱、李可染明喑置换的影子,特别是陆俨少“留白”、“墨块”、“钩云”等法运用较多。

    依依惜别坦庐,我们随即到坦庐对面的旮旯酒家小聚,时杨挺好友陈思奋欲东渡扶桑艺游,遂以践行之名,大家推杯把盏,喝得醉眼惺松,席间同学王乃通问我“班上日后谁会有成就”,我说“杨挺”。“为什么?”“家学渊深,广采博取、执着、基本功扎实,犹地基坚实,高楼指日可待”。又有人戏问杨挺初恋逸事,杨坦然说,“很简单,她家就在坦庐斜对面,从小隔着马路,她看我,我看她,日积月累相看不厌,青梅竹马,知青回城后不知不觉就坐在一块了。”

    坦庐,是杨挺梦呓的摇篮,爱情、事业孕育成长的宝地,如今坦庐已无踪迹,取代她的是闽江三县洲大桥的立交引桥,它象杨挺心灵塔起的艺术之桥正从这里出发走向八闽,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文章: 品读王来文的写意花鸟画
 下一篇文章: 林深:艺术青年的生活读本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有意思”的展生[宋展生]

  •   文章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会员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繁体版


    电话:13305008865  E-MAIL:FJARTON@126.COM
    版权所有 2006-2010 福建美术在线  闽ICP备11010453号-1
    Copyright 2006-2010  WWW.FJ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